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是我瘋了 愛下-第二百八十二章:會談相伴

是我瘋了
小說推薦是我瘋了是我疯了
八阶出现的一瞬间,神树之前还龙蛇起陆的根茎全部趴伏收缩,甚至叶片都不断收拢。
像是触碰到了极度危险敌人的野兽,摆出了最谨慎的防御姿态。
而在祂的树冠下,神树之城留守的超凡者们,见到远处的阵仗,毫不犹豫的开启了文明秘仪。
璀璨的光芒在神树之下亮起,形成了犹如圣境的环。
可是那边中的气息太强大了,高位超凡者大规模出现的污染纠缠酝酿,即便透过秘仪,也有浓郁的污染飘散,让靠近这个方向,或者注意到远处情境的人们,大片晕倒。
在那黑火燃烧的第一时间,辛难和爱德便低下了头。
这是出自本能的提醒。
但宴雨慢了一拍,然后便直接看到了戴眼镜那位秘仪学大师背后火焰。
她的双眼无力的反白,身躯噗嗤一声,便有一片骨头破肉而出,飞快附满肉瘤,形成了一只丑陋的肉翼。
辛难连忙喊道:“快发动能力!”
只要进入眷者模式,她就能提高污染抗性,若是能够发动第二能力,那么就可以完全无视。
但宴雨此刻听不到了。
她的位格,刚好在极度脆弱,又能够深入查探的地步,好死不死还刚好看到了恐怖的东西。
没有当场失控已经算是幸运了。
辛难无奈将她打晕,这才避免了更进一步的畸变。
但即便如此,那只翅膀还是带着一大片血肉脱离了宴雨的身躯,无力的挥动着,要向远处逃离。
辛难一脚将之踩爆,然后将她抱起,冲向楼下。
失去了后背血肉的宴雨,正在大出血,必须赶快止血。
既然辛难已经出手了,那么爱德便没有必要去打下手,不如继续注意场中的后续。
有了宴雨的前车之鉴,他小心翼翼的不去看天空中那些给他传来了极度危险感的东西。
而在远处。
对峙中的气氛越加剑拔弩张。
龙看着对方还在犹豫,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心中也是怒极,此刻喝道:“李元你个没卵蛋的孬种,犹豫个什么!解封!”
闻言,戴眼镜的秘仪学大师再不犹豫,咬牙就要彻底释放出黑炎中封印的底蕴。
但他马上心头一松,将黑炎中的虚影压制,重新收回了身躯。
比李元更快的,空中的所有埃国超凡者全部被法老收起,然后那些出现在地面,压出了整整五个深坑的金字塔也先后缩小,重新回到法老的背后。
可以看到,他捏着法杖的手已经无比苍白。
想必那张黄金面具下的脸,也不会好道哪里去。
唯物局的人就是疯子。
神童賽菲莉亞的下克上計劃
他们竟然真的敢释放底蕴。
他企图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提前让自身子民入主神树的计划破产了。
神树边缘,七八个人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都是其他各国超凡组织的首领级人物,也不知道何时开始看戏。
此刻见到危险解除,他们才缓缓接近。
龙一言不发,深深的看了一眼众人,才伸手邀请他们靠向某座肉山。
災難代號零
期间,再没有人说要去试探神树。
文明的秘仪,也终于缓缓解除。
接下来的时间,又有十几个超凡组织的首领先后到来。
当人数到达四十后,便很久没有人出现了。
“多少年没有这样的会面了,呵呵,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
“异星的事情,有谁查探了吗?”
“我们去看过了,侵蚀范围已经靠近京都边缘,樱花国刚完成全部撤离,正在跨海。”
“深潜者也已确认,有人还和星之眷者交手了呢,呵呵……”
法老一言不发。
门格列夫一边喝酒一边道:
“该来的都来了,龙局,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们也足够代表超凡领域了。”
龙局点头,首先便道:
“第一,神树现在很可能是人类唯一的希望,我们不团结起来,那么下场就只有灭亡。”
“所以唯物局愿意跟大家一起建立神树之城。”
这是早有预料的。
这也不是什么圣母。
龙局的视野,早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利益,而是看到了生死存亡。
他愿意进行这样的尝试,不仅仅是为了求生,甚至还想要更进一步,和那些诡秘分庭抗礼。
溺宠农家小贤妻 小说
这本身就比那些只想着苟延残喘的家伙,更加大气,也更加残酷。
因为他和唯物局,和炎国的普通人为此已经做出了牺牲!
有人冷笑道:
“可是我们庇护的火种点,每个少说都有百万人,神树之城容纳的了这么多人吗?”
这一点,也是众人最关心的。
资源的有限,就是原罪。
龙想要团结大家,那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超凡组织之间,必有龌龊。
龙环视一圈,笑道:“如果我说,神树之前只笼罩数十公里方圆,才经历过一次升华呢?”
此言一出,周围的众人几乎同时眼中精芒闪烁,下意识看向了神树。
龙的意思是,祂还能升华?!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也许真的可以。
众人中,一个胡须长的几乎等身,苍老的不成样子的老人,眼睛都快红了,突然激动的道:
“升华之路,从祂的身上是不是可以窥探到升华之路!如果可以窥探到九阶,不,甚至只需要让八阶的底蕴拥有理智,那么,那么……”
众人心头顿时一震。
是啊,刚刚只惊骇于神树还可升华这件事,却忽略了这一点。
这下子,场中许多人的呼吸都粗重的起来。
对于超凡来说,存在即意味着步入深渊。
千百年来,超凡者的归宿,不是死在诡异手中,就是失控畸变,变成没有理智的怪物。
这是谁也逃不掉的宿命!
但现在,一切都好像有了一丝可能。
在场之人,均是高位超凡,此刻浓郁的情绪沉淀彼此碰撞,在他们上方的虚无中形成了种种异象,甚至幻化出了雾霭般的活化之物,正在四处逃散。
可想而知他们的心情是何等激动。
方想 小說
艾米丽娅突然咳嗽了两声后,问出了此刻她最关心的问题:
“龙局,我们超凡者似乎无法进入神树范围,为何贵局的人又可以呢?”
只有进入,才可能研究、窥探。
要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听到这句话,大家也情不自禁看向了龙局,其中尤以哪个长须老人的视线最为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