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笔趣-第822章 賢者之石和崩玉 (上)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美漫之手术果实
“这把斩魄刀如果给蓝染,除了友哈巴赫以及零番队那个和尚之外,恐怕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吧,话说他是没有发现这把斩魄刀,还是说因为其副作用的关系,放弃了。”
在更加深入的了解艳罗镜典的能力之后,沈飞越发的发现这把斩魄刀的强大,其模仿斩魄刀,并不是只能在同一时间使用一把,而是如果想的话,是可以同一瞬间使用复数的斩魄刀的能力,这些斩魄刀的能力是共存的。
简单的说,在使用了千本樱之后,在使用灰猫,是可以让千本樱和灰猫共存攻击敌人,在此时依旧可以使用的斩魄刀的力量。
对于灵压不足的人来说,这样的斩魄刀或许是一个鸡肋,但如果是像蓝染那样拥有强大至极的灵压的话,说句不好听的,完全可以同一时间使用十几把,甚至几十把斩魄刀,这其中有些有些斩魄刀的能力完全不下于镜花水月。
尸魂界这么多年,诞生了多少斩魄刀,恐怕除了零番队的那个和尚,根本没有人知道,那怕是纲弥代家也没有办法知道所有斩魄刀的始解的,不过就算现在知道的,也已经足够用了,比如说十一番队的前几任的剑八的斩魄刀,有些就是非常的强大,甚至其中一人现在还被关押在无间地狱呢。
“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模仿卍解,如果可以模仿的话,那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虽然没有在纲弥代时滩的记忆中,找到这方面的记忆,不过沈飞不认为这把斩魄刀做不到,而是可能是时滩的实力不足,做不到模仿卍解而已。
=
=
=
=
=
=稍后替换
=
=
=
=
=
=这些黑衣人看起来十分的敬业,那怕已经失去了五人,剩下的三人也没有丝毫撤退逃走的想法,而是逃出身上的短刀向着时滩冲去。
“只能反射远程的攻击吗?”
宠妻无度:无盐王妃太腹黑 小说
在一边观战的沈飞,看着时滩用一脸兴奋的神情用斩魄刀应对三人的攻击,心里随即如此想道。
“是一个喜欢偷税的家伙啊。”
以时滩的实力想要杀死这三名黑衣人,很简单,但是他偏偏没有那么做,而是用斩魄刀一刀一刀的只砍向黑衣人非致命的地方,一边砍,一边还露出偷税一般的笑容,到了后面那怕把三人砍的血肉模糊,依旧没有停手。
“room,屠宰场。”
在时滩砍的正十分开心的时候,沈飞突然出手了,瞬间把其手中的斩魄刀置换过来,然后一刀砍下了其头颅,时滩那怕本身实力不弱,有着队长级别的实力,但以沈飞的实力偷袭,在加上此时他处于兴奋状态,自然是来不及反应了。
“哦,我这是死了吗?这样的死法,还真是有意思啊。”看着自己的脑袋飞出去,时滩露出的竟然不是恐惧,而是疯狂的大笑起来。
不过下一刻,笑容戛然而止,因为沈飞的左手抓住了其脑袋,对于这种疯狂的人,他可没有兴趣和其说什么,直接读取记忆就行了。
“这还真是令人完全没有想到啊。”
纲弥代时滩的记忆,让沈飞一下子就沉默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疯狂的家伙身上竟然隐藏着那么大的秘密,纲弥代家不愧是尸魂界的历史啊,要说尸魂界谁了解的秘密最多,毫不意外就是纲弥代家了。
“家传石碑,宇智波斑如果知道了,恐怕和其有着共同语言。”
在纲弥代家内部,有着一块记载了尸魂界,虚圈,灭却师,乃至灵王的秘密的石碑,这块石碑本来是纲弥代家的传家宝一样的东西,不过很可惜在时滩看过之后,就立即给毁了。
“原来不是九天镜谷,而是艳罗镜典啊。”
看着手中和一般的浅打没有什么区别的斩魄刀,沈飞心里异常的感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所谓的九天镜谷,是一个假名字,只是一个半始解而已,这把斩魄刀真正的名字叫做艳罗镜典,是一把异常恐怖的斩魄刀。
因为其能力是模仿,可以模仿尸魂界所有死神的斩魄刀,当然了,这里面有一个前提,就是知道其他死神斩魄刀的解放语。
换成一般的死神,这点非常难以做到,不过谁让纲弥代家在尸魂界权利很大呢,在加上其家族掌握的映像厅,可以说死神的斩魄刀的解放语,时滩都知道。
秀才家的俏長女 雋眷葉子
那怕是蓝染的镜花水月其也可以使用,沈飞之前疑惑那些长老为什么会把其蛆虫之巢放出来,就是因为时滩对他们使用了镜花水月。
不过时滩这人十分的恶趣味,并没有完全用镜花水月控制那些长老,听他的命令,反而是十分兴奋看着长老对他无可奈何,又雇佣刺客杀他失败失望的神情,可以说时滩是一个完全扭曲的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时滩是少有的纯粹的恶人。
“厉害是厉害,不过这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对于艳罗镜典的真正能力,沈飞自然是非常兴奋的,尸魂界强大的斩魄刀可是数量不菲的,比如说山本总队长的流刃若火,日番谷冬狮郎的大红莲冰轮丸,还有朽木白哉的千本樱,都是十分强大的斩魄刀,更不要说可以用蓝染的镜花水月了。
那怕威力和原版相比有所不如,也够了,毕竟所谓的威力,主要是看灵压的强弱,以沈飞的灵压,那怕是用雏森桃的飞梅,威力也足以打败队长,到时候对蓝染用镜花水月,肯定会让他十分懵逼的。
然而艳罗镜典强大归强大,但是这是一把氪命的斩魄刀,就是这个副作用,让纲弥代家历代家主,对于这把据说是从灵王时代流传下来的斩魄刀,退避三舍,死神的寿命虽然很长,但也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活太长,想要找死的。
更不要说,纲弥代家的主家,不知道什么原因,历来实力都不强,实力不强,在尸魂界自然就寿命不长了。
在发现艳罗镜典的副作用之后,沈飞对于时滩不得不佩服起来,对别人狠,很正常,但是这位对自己同样狠,那怕是氪命的斩魄刀,他也经常用,这是真的用命来创造快乐。
这点沈飞还真做不到,那怕他知道自己的寿命很长,也没有必要为了用这斩魄刀的力量,来消减自己的寿命。
“这家伙目前看来还不能杀啊。”
在发现时滩的目的之后,沈飞决定暂时留他一命,纲弥代一族的身份在尸魂界可是非常好用的,比如说可以随意的进入大灵书回廊,这是只有纲弥代家才有的特权,那怕是其他三大家族,想要进入,也要和其打招呼。
“真没有想到,灵王竟然是这样的存在,还有乱菊之所以在蓝染剥夺了灵魂还没有死,不是其天赋有多么惊人,而是因为灵王的碎片。”
乱菊这边情况完全出乎沈飞的预料,不只是乱菊,还有银城空吾,他那边也是一样,当年银城空吾突然背叛尸魂界,正是因为纲弥代家派人想要抓住他。
还有就是当东仙要的好友歌匡,沈飞曾经就很好奇,以纲弥代家族的地位,怎么会娶一个流魂街出身的死神呢。
朽木白哉当初为了娶露琪亚的姐姐,绯真,是付出巨大的代价的,朽木白哉为什么对这次露琪亚的处刑,没有什么特别举动,就是这个代价,让他不能行动,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动用朽木架子的特权了。
别的不说,起码可以免除露琪亚的死刑,如果这样,中央四十六室依旧判露琪亚死刑,那就说明中央四十六室有问题了。
这还只是朽木家,纲弥代家在这方面更加的高傲,时滩娶歌匡,完全就是为了纲弥代家的计划,然而时滩对于纲弥代家可没有什么好感,之后终于被他找到机会杀了歌匡,还有另一个死神。
不得不说现实真的非常的讽刺,时滩杀歌匡,是罪大恶极,但是如果从结果来看,却避免歌匡成为了纲弥代家的试验品。
恶人只有恶人磨,纲弥代家作恶多端,结果出现一个更恶的人,把他们绝大部分都解决了。
“灵王,完现术者,道羽根阿乌拉,银城空吾,这家伙有些计划倒是可以拿来用一下。”
时滩现在是处于潜伏期,明白镜花水月是什么能力的他,自然是蓝染真正的面目的,他和长老之间的暗杀游戏,就是处于潜伏期的他,给自己找的乐子。
不过他并没有揭穿的想法,自然去帮忙解除镜花水月的事情也不会做的,艳罗镜典是可以解除镜花水月的。
对于时滩来说,他心里更喜欢蓝染的计划成功,尸魂界,甚至整个世界的毁灭,才是他最大的乐子。
“其他的可以之后再说,艳罗镜典这边能不能避开其副作用呢。”
如此强大的斩魄刀,让沈飞这么放弃实在有些可惜。
这些黑衣人看起来十分的敬业,那怕已经失去了五人,剩下的三人也没有丝毫撤退逃走的想法,而是逃出身上的短刀向着时滩冲去。
“只能反射远程的攻击吗?”
在一边观战的沈飞,看着时滩用一脸兴奋的神情用斩魄刀应对三人的攻击,心里随即如此想道。
“是一个喜欢偷税的家伙啊。”
以时滩的实力想要杀死这三名黑衣人,很简单,但是他偏偏没有那么做,而是用斩魄刀一刀一刀的只砍向黑衣人非致命的地方,一边砍,一边还露出偷税一般的笑容,到了后面那怕把三人砍的血肉模糊,依旧没有停手。
“room,屠宰场。”
在时滩砍的正十分开心的时候,沈飞突然出手了,瞬间把其手中的斩魄刀置换过来,然后一刀砍下了其头颅,时滩那怕本身实力不弱,有着队长级别的实力,但以沈飞的实力偷袭,在加上此时他处于兴奋状态,自然是来不及反应了。
“哦,我这是死了吗?这样的死法,还真是有意思啊。”看着自己的脑袋飞出去,时滩露出的竟然不是恐惧,而是疯狂的大笑起来。
不过下一刻,笑容戛然而止,因为沈飞的左手抓住了其脑袋,对于这种疯狂的人,他可没有兴趣和其说什么,直接读取记忆就行了。
“这还真是令人完全没有想到啊。”
纲弥代时滩的记忆,让沈飞一下子就沉默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疯狂的家伙身上竟然隐藏着那么大的秘密,纲弥代家不愧是尸魂界的历史啊,要说尸魂界谁了解的秘密最多,毫不意外就是纲弥代家了。
“家传石碑,宇智波斑如果知道了,恐怕和其有着共同语言。”
在纲弥代家内部,有着一块记载了尸魂界,虚圈,灭却师,乃至灵王的秘密的石碑,这块石碑本来是纲弥代家的传家宝一样的东西,不过很可惜在时滩看过之后,就立即给毁了。
“原来不是九天镜谷,而是艳罗镜典啊。”
看着手中和一般的浅打没有什么区别的斩魄刀,沈飞心里异常的感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所谓的九天镜谷,是一个假名字,只是一个半始解而已,这把斩魄刀真正的名字叫做艳罗镜典,是一把异常恐怖的斩魄刀。
因为其能力是模仿,可以模仿尸魂界所有死神的斩魄刀,当然了,这里面有一个前提,就是知道其他死神斩魄刀的解放语。
换成一般的死神,这点非常难以做到,不过谁让纲弥代家在尸魂界权利很大呢,在加上其家族掌握的映像厅,可以说死神的斩魄刀的解放语,时滩都知道。
那怕是蓝染的镜花水月其也可以使用,沈飞之前疑惑那些长老为什么会把其蛆虫之巢放出来,就是因为时滩对他们使用了镜花水月。
不过时滩这人十分的恶趣味,并没有完全用镜花水月控制那些长老,听他的命令,反而是十分兴奋看着长老对他无可奈何,又雇佣刺客杀他失败失望的神情,可以说时滩是一个完全扭曲的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时滩是少有的纯粹的恶人。
“厉害是厉害,不过这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对于艳罗镜典的真正能力,沈飞自然是非常兴奋的,尸魂界强大的斩魄刀可是数量不菲的,比如说山本总队长的流刃若火,日番谷冬狮郎的大红莲冰轮丸,还有朽木白哉的千本樱,都是十分强大的斩魄刀,更不要说可以用蓝染的镜花水月了。
穿回古代做國寶
那怕威力和原版相比有所不如,也够了,毕竟所谓的威力,主要是看灵压的强弱,以沈飞的灵压,那怕是用雏森桃的飞梅,威力也足以打败队长,到时候对蓝染用镜花水月,肯定会让他十分懵逼的。
然而艳罗镜典强大归强大,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