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639章 告訴豐臣:緒方一刀齋正在大阪!【5400】分享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叮!使用榊原一刀流·水落,击败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120点,剑术“榊原一刀流”经验值120点】
【目前个人等级:LV40(2500/6400)】
【榊原一刀流等级:14段(965/14000)】
绪方连做2个深呼吸,胸膛的起伏节奏再次变得正常,从“无我境界”的状态中缓缓退出。
刚才,在安芸在那叽里呱啦、自顾自地讲着那堆绪方根本没有在听的废话时,绪方已默默地再次用出“源之呼吸”。
然后靠着“无我境界”的力量将此人给一击秒杀。
对付此人,绪方其实并不需要进入“无我境界”,在常态下绪方也能将这人给打败。
只是没有办法将他给一击秒杀而已。
毕竟此人还是有些水平的,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软脚虾。
常态中的绪方,在不使用无我二刀流的情况下,至少也需要3、4招才能将此人给放倒。
用3、4招来打倒安芸?绪方才不干。
绪方要的,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绪方要的,是好好教训下这个家伙。
安芸刚才所说的一句话,让绪方感觉非常地刺耳。
就是那句“女人就不该拿武器,女人拿起武器,只会让被她们所握的武器想要哭泣而已”。
这句话让绪方回想起了自己在虾夷地所结交的那帮朋友——奇拿村的村民们。
少了大半青壮男性的奇拿村,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灾祸所打倒。
村中的大半女性拿起了弓箭和长矛,十分坚强地将男人和女人的活都给干了。
绪方一直都十分敬佩奇拿村中这些坚强的女孩。
安芸刚才的那番话,是对奇拿村那些坚强的女孩的冒犯。
自己所尊敬地朋友被如此冒犯——这让绪方非常地不悦。
安芸让绪方觉得不爽的,还不仅于此。
他对一色花下如此重的手,这种行径也同样让绪方感到不悦。
安芸刚才对一色花的那一刀,不论怎么看都超过切磋的范围了。
绪方不清楚安芸和一色花是不是有啥过节,才让安芸的下手如此之重。
他也不想知道安芸和一色花到底有没有过节。
他只要知道一色花是他的朋友,而他的朋友差点被人打得要在床上长期躺着就可以了。
综合以上种种原因,绪方在从一色花的手中接过木刀后,他便打定了主意——这人刚才是怎么秒杀北原那些人的,他就要怎么秒杀他。
在解除了“无我境界”后,绪方垂眸瞥了眼已经彻底昏死过去的安芸——他右肩和右脖颈之间的位置,现在已经肿得老高。
根据刚才顺着木刀传回来的手感,这家伙的右肩的骨头和右锁骨大概都已经断了。
不过断归断,还是能接回来的,绪方还是手下留情了,没有下太重的手。
此人的种种作为虽让绪方极其地不悦,但罪不至死。
否则,绪方若是全力出击,凭他现在20点的基础力量,再加上“无我境界”所加持的增幅,哪怕是用木刀,也能将这安芸给轻轻松松砍死……不,是砸死。
——我本来只是想静静地当个看客的,为何事态会发生成这样呢……
绪方转动着脑袋,扫视了一圈自己的周围——坐于道场边上的众人,除了直周和一色花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摆出了相同的表情:
像是失了魂一般,呆呆地看着绪方。
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跟失了魂一般,所以道场现在格外安静,落针可闻。
过了好半晌,这份死一般的寂静才终于被打破。
“快!快把你们师弟给抬回来!”元明馆的馆主八木慌忙地朝身旁的几名弟子喊道。
那几名弟子收到八木的命令后,慌慌忙忙地冲上前去,手忙脚乱地将安芸给抬下来。
在安芸被抬下去时,绪方则默默地将头上的斗笠给稍稍压低,提着刀朝他刚刚所坐的位置大步走去。
他走到哪,众人的视线就跟到哪。
时不时地能听到点吞咽唾沫的声音。
自安芸突然开始“发疯”,向南条发出挑战开始,众人的情绪就像坐了起伏极大的过山车一般。
原本寂静的道场,现在也总算是陆陆续续有说话声出现。
“喂,这个戴斗笠和面巾的人是谁啊?一色剑馆啥时候多出来这么个人了?是一色剑馆最近新请的食客吗?”
“好像不是,这人似乎就只是一色先生邀请来观看‘大试合’的宾客而已。”
“宾客?一色剑馆是从哪请来的这么一位剑豪?”
“一色剑馆竟然还和这么一位强大的剑豪有着关系……那以后还有谁敢去惹一色剑馆啊?”
“太强了……那人刚才的动作,我完全看不清……”
“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真岛吾郎。”
“听这人刚才的声音……他似乎还很年轻啊……感觉其年龄大概也就20岁上下。”
“太不公平了……同样是20来岁,我连‘目录’资格都没有拿到,人家的剑术就已经登峰造极了……”(目录:剑术中低免许皆传一等的级别)
“可恶啊……真是羡慕啊……不仅有着如此厉害的身手,还和一色小姐的感情很好的样子……刚才一直看他和一色花小姐在那聊天……”
“糟了……他刚刚和一色小姐在那聊天时,我还咒骂过他……他应该不会听到我刚才对他的骂声吧?”
“年纪20岁上下,还有着如此厉害的身手……希望他的长相不是一色小姐所喜欢的那一型……”
……
虽说场内几乎所有的人现在都用呆愣的表情看着绪方,但不同的人,其表情的“精彩程度、“震撼情绪饱含度”还是各有不同的。
表情的“震撼情绪饱含度”最高的人,是刚与安芸交过手的那俩馆长——南条和志村。尤其是南条。
他们俩都和安芸交过手,所以安芸的实力几斤几两,他们都一清二楚。
虽败给安芸,这让他们非常地不甘心,但他们不得不承认——安芸的实力的确是极强,安芸对他们的胜利,没有任何运气的成分。
安芸都如此厉害……那将安芸给秒杀了的这个“斗笠人”……又将有多厉害?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因全副身心都放在了绪方的身上,所以南条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嘴巴自刚才开始都张成了小小的“O”形。
他对绪方的了解,仅有“他是一色直周所请来的宾客”而已。
南条不仅是个武士、剑客,同时也是个剑馆的运营者。
在震撼过后,南条的大脑迅速转动了起来。
他现在正在认真思考着——思考着之后该如何加深与一色剑馆的关系,以及该如何通过一色剑馆的这层关系,抱上这位“斗笠大剑豪”的大腿。
和如此厉害的剑豪是友人的关系,一色剑馆大发了!
赶紧与大发了的一色剑馆搞好关系,绝对有利无害!
论表情的“震撼情绪饱含度”,是南条夺魁首。
但若论表情的“精彩程度”……说来也巧,在这方面夺得魁首的人,也是全兵馆的人——正是北原。
此时……人类的任何词汇都难以形容北原现在的表情。
望着绪方缓步走回座位的背影,一个念头在北原的脑海中缓缓浮现:
——原来……这才是一色先生他如此礼遇这人的原因吗……?
北原回想起刚才他在剑馆门外找绪方的茬,然后被直周训斥的一幕幕。
他当时只以为绪方应该是什么高官的子孙、巨商的后代,才能以如此年纪被直周这般礼遇。
这番自我辩解过后,北原还隐隐有些瞧不起绪方,觉得此人只不过是蒙受祖上的蒙荫,和他这个自食其力、靠自己的实力拼出一份事业的人相比,实在是差远了。
直到现在,目睹了绪方刚才秒杀安芸的惊人一剑后,北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才的那番自我辩解,实在是太可笑了……
此人会如此受直周的礼遇,才不是因为什么他是什么高官、巨商的子孙……
这时,北原脑海中这纷乱的念头猛地一变——一串记忆片段在北原的脑海中浮现。
这一连串的记忆片段,一张张人脸。
全都是一色花的那些好友的脸。
北原想起了这串记忆片段是啥了。
这是北原询问一色花的那些好友“一色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时,一色花的这些好友回答北原时的一幕幕。
他收到了不同的回答,但绝大部分人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一色花喜欢剑术强悍的人。
这一串串回忆片段在北原的脑海中飞掠完毕,北原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他的目光像有意识一般,自动转到了一色花的身上。
在转到一色花的身上后,他恰好看到了……一色花面带淡淡的笑意,看着缓步走回来的绪方。
……
……
刚才,在看到绪方帮她接下安芸的那记若是硬接定会受伤不轻的斩击,以及绪方仅以一击就秒杀了连败南条、志村,不可一世的安芸时,过往的回忆在一色花的眼前闪现。
她回想起了此前和绪方一起抗击海盗的那一幕幕。
当时的那一幕幕,和眼前的光景,出奇地吻合。
都是在她差点受重伤之际,绪方及时现身,接着帮她打败了那些差点弄伤了她的人。
认识绪方以来,这是她第二次被绪方所救。
一色花现在感觉自己很奇怪。
之前,在与绪方合力抗击海盗时,被绪方所救时,她的心情是有些沮丧的。
她是个好强的女孩。
因实力不济而被他人所救——这让一色花有种自尊心受挫的感觉。
然而,神奇的是——今日再一次被绪方所救后,她竟神奇地没有再感到分毫的沮丧。
不仅不感到沮丧,看着缓步走回来的绪方,其嘴角还微微上翘,一抹喜色和笑意随着上翘的嘴角而浮现。
一色花现在还不仅仅是感到淡淡的喜悦而已。
在看到场内所有的人都在以敬畏的目光看着绪方后,竟还有种……类似于自豪的情绪于一色花的心底里浮现。
“真岛先生。”在绪方回来后,直周赶忙迎了上来,“刚才,实在是太谢谢您了,若不是您及时的出手相救,我现在恐怕得急急忙忙地将小女抬去医馆了。”
“不用谢。”绪方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
向绪方郑重地道谢过后,直周将严肃中带着怒意的目光,投向现在表情不知为何,非常难看的八木身上。
“八木又八郎。”直周直呼着八木的全名,“刚才贵馆的安芸右之助与小女的较量,想必你也看到了吧?”
“贵馆的安芸右之助刚才对小女所用的那一击,不论怎么看,都超过了切磋的范畴。”
“若不是这位在下请来的贵宾及时出手相助,小女现在恐怕已经被慌忙送去医馆救治了。”
“我可以对贵馆弟子捣乱‘大试合’的这种种行为视而不见。”
“但贵馆弟子对小女刚才的那些作为,我不论如何都要追究到底。”
“八木又八郎,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能让我满意的交代。”
对于直周的厉声责问,八木没有立即回答。
而是瞥了眼旁边那正被慌忙抬上木板,准备立即送去医馆就医的安芸一眼后,才幽幽地说道:
“……我知道了。刚才在我弟子与令爱的比试中,的确是我弟子做得不对。”
“待我弟子醒来后,我会带着我弟子来郑重地上贵府,向你与令爱致歉的。”
“定给你一个能让你满意的交代。”
在直周在那责问八木时,绪方已经屈膝坐回了他原先的位置。
他刚一就座,一色花也重新在他身侧坐定。
“……大人。”
“嗯?怎么了?”
“……谢谢。”
“不用谢。”绪方洒脱一笑,然后用刚才回答直周的那番说辞又用了一遍,“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
末了,绪方补充一句:
“你没事就好。”
“……谢谢。”一色花低着头,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再次朝绪方说了声谢谢。
……
……
“大试合”变成了现在这种狼藉的模样——各剑馆的馆主都没有那个心情再接着举办下去。
于是,诸位馆主一番商量过后,决定——就让今年的“大试合”到此为止吧。
一年一度的“大试合”,就这么草草落幕了。
率先离场的,是一色剑馆的众人。
在绪方跟着直周等人起身,朝道场外走去时,场上的众人纷纷像是目送君王一般,以敬畏的目光看着绪方的离去。
“真岛先生。非常抱歉……”刚踏出道场,直周便满脸歉意地朝走在他身旁的绪方说道,“您不辞辛苦地莅临此地,却让您看到了如此狼狈的景象。”
“一色先生,没关系。”绪方笑了笑,“意外这种事情,总是难免的,虽说这‘大试合’无疾而终了,但我也看得很尽兴。”
Digital Monster Art Book Ver.X
为了礼貌起见,绪方决定撒个善意的谎言,说自己看得很开心。
“唉……”直周重重地叹了口气,“八木他究竟怎么了……他以前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天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竟然纵容他馆内的子弟在‘大试合’上捣乱……”
正说话的功夫,他们一行人已经离开了全兵馆。
身子刚离开全兵馆,绪方便顿下了脚步,朝直周等人说:
“那么——一色先生,我就先离开了。”
“真岛先生,你要走了吗?”直周惊呼。
“嗯。”绪方点了点头,“毕竟我只是答应来看看‘大试合’嘛,现在既然‘大试合’已经结束,那我也该走了。”
“真岛先生。”直周连忙道,“今日不幸让您看到了如此不雅的一幕幕,为表示我的歉意,我想请您吃一顿饭。恰好现在已经快要中午了。”
因为“大试合”被迫中断,“大试合”本来应该在中午12点才会结束的,结果绪方他们现在才11点出头就从全兵馆内出来了。
“谢谢你的好意。”绪方摇了摇头,“但不必了。我今日已经叨扰你们太久了,就不再继续叨扰你们了。”
见绪方毫不犹豫地回绝着他的邀请,直周的脸上攀上犹豫之色。
在犹豫了半晌后,直周才重重地叹了口气。
“……好吧。那么——真岛先生,我们有缘再见吧。”
直周朝绪方深深地鞠了一躬。
随后长叹了口气。
“唉……此次一别,真不知道下次再见到绪方先生,会是什么时候了啊。”
绪方躬身还了一礼,微笑道:
“我和你们又不是永远都不可能再见面了。”
“我在大坂人生地不熟,唯独只认识你和一色小姐。”
“等哪天空闲了,或是在大坂遇到了什么需要麻烦你们帮忙的事情,我定会上贵府叨扰你们的。”
“哈哈哈。”直周发出爽朗的笑声,“没问题!日后若真岛大人你遇到了什么需要人帮忙的事情,就尽管来一色剑馆找我们!”
“凡是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
“那我可是记住你这诺言了哦。”绪方以开玩笑的口吻说。
虽然刚才嘴上那么说,但绪方其实自个心里清楚——自己之后再和一色剑馆有交集的机会,多半是没有了。
正忙着与直周寒暄、互诉道别的绪方,此时没有发现——正将双手交叠放在身前,以优雅的姿势站在直周侧后方的一色花……现在正垂首看着自己小巧的足尖。
眼中挂着淡淡的失落。
……
……
大坂,某座没啥人气的居酒屋——
吱呀……
居酒屋的大门被缓缓拉开。
阳光顺着被拉开的大门,照射进这座因铺面位置不好而人气惨淡的居酒屋。
这座居酒屋的生意惨淡到此时此刻只有一名姿色普通,其模样应该是这座居酒屋的老板娘的中年女性在那以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擦着居酒屋的桌子。
在居酒屋的大门被打开后,这居酒屋的老板娘停下手中的工作,侧过看去——打开房门者,是一个神色冷峻的青年。
“般若,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在白天的时候来这儿呢。”老板娘笑道。
被称为“般若”的青年没有理会老板娘的这句玩笑话,而是迅速关上大门,然后快步走到了老板娘的身前。
“快去告知丰臣大人。”
般若一字一句地正色道。
“刽子手一刀斋绪方逸势,现在正在大坂!与一色剑馆关系匪浅!”
*******
*******
推荐大家一部电影:《殿下,给点利息》。B站就有这部电影可看,是免费的。该片的大概内容,详见下面的“作家的话”,老*色*批们一定要来看看这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