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第三千五百一十二章 須陀洹白銀樹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是啊,所以你来得很不是时候。”
狼祖低声向张若尘传音:“神尊受伤了,是为回谷养伤。”
张若尘心中震动,以怒天神尊的修为,寻常伤势哪需要回白衣谷养伤?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为何命运神殿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
狼祖带着张若尘,来到万佛林。
这里的树木,很像白银浇铸而成,散发金属光泽。
每一棵树的树干上,都长有一尊佛,姿态各不一样,有的闭目冥想,有的盘腿打坐,有的侧卧沉睡,有的手捏降魔指……
每一棵树都在呼吸,不像是死物。
狼祖道:“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张若尘望着眼前的万佛林,道:“佛门七宝之一,须陀洹白银树,好大的阵势。狼叔,我就只是想要见绝妙一面,与她谈一些事,谈完就走,至于这么难吗?”
“都说你来得不是时候。”
狼祖露出爱莫能助之色,径直离去。
张若尘走进万佛林,立即听到诵经声,沿声寻去。渐渐的,天色转暗。
大概一个时辰后,完全暗下来,再也没有一丝光亮。
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四周的白银树,与万佛的影子。
以张若尘现在的目力,这绝不正常,就在他准备催动真理神目的时候。
一道声音,从前方的开阔处传来,道:“张若尘,贫僧言输,你过了我这一关,才能出万佛林。”
张若尘没有催动真理神目,看向数十丈外那个僧人的轮廓。
他背对而坐,像是一个虚幻的剪影,但能看出光溜溜的头颅,与健硕的身躯。
张若尘道:“言输!阁下就是绝妙的生父,怒天神尊唯一的子嗣,空严苏前辈吧?”
“俗世之名,早已舍弃,何足道哉。”
言输禅师道:“贫僧如今所坐的位置,是万佛阵的阵眼。万佛阵是六祖和印雪天联手布置,一旦启动,便是诸天前来,都能困住几天。贫僧这一关,你过不了!”
“但,并非完全没有法子!”
张若尘道:“禅师不妨直言。”
透視漁民
言输禅师道:“贫僧为了对抗枯死绝,生下绝妙后,便一心修佛。听说,六祖留下的明镜台和菩提树在你手中,你若愿意捐赠其一,便是大功德。贫僧慈悲为怀,必放你过关。”
张若尘一阵无语。
出家人也贪恋宝物?
“天下珍宝,皆是身外之物,我从未多么看重。我可以轻易的送出,但,若有人索取,那就请拿出真本事,直接抢更好一些。”
张若尘五指紧捏,手上的麒麟拳套散发一圈圈光华,雷电闪烁,又道:“我早就想见识六祖和印雪天的手段,今日算是如愿以偿了!”
话音未落,张若尘已抢先一拳攻伐出去。
“轰隆!”
拳劲将大地震碎,雷电如横流的瀑布,刹那间,已攻到言输禅师背后。
在距离言输禅师仅只有一尺的地方,一圈银白色的佛光爆发出来,形成一个明亮的圆球。
圆球带着言输禅师飞起,地上的须陀洹白银树,随之一起飞到半空。
每一棵树上的佛都活了过来,有的诵经,口吐梵文。
有的打出指印,化为神力光束。
有的呈降龙伏虎的姿态,打出印诀。
……
张若尘不动如山,浑身神力宣泄,一拳又一拳打出。
但万佛齐出手,神通太多了,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飞来。
能够与亥子囚分庭抗礼的不动明王拳,在这里却被压制了!
海邊的Q
打碎了东边的一片神通,西边的又压了过来。打碎西边的百种神通,头顶又有掌印落下。
张若尘疲于应对,左冲右突。
哪怕是停下一瞬间,必会被大片神通击中。
“须陀洹白银树在吸收我的神气,又封闭了我与外界天地的沟通,不能这样耗下去。”
张若尘激发出太极四象图景,神山、神海、玉树墨月、幻灭星海齐齐呈现,将从四面涌来的佛门神通挡住片刻。随即,他拿出地鼎,调动神气注入进去。
“哗!”
一座洪荒世界,以地鼎为中心爆发出来,本源神光向四方激射。
顿时,万佛林被震散,所有佛门神通皆被打得湮灭。
张若尘没打算去和言输禅师分胜负,抓住地鼎的鼎足,脚上始祖靴闪烁,准备直接脱身。
反正冲出万佛林,就算过了这一关。
“好小子,有几分本事!之前,绝妙说,对你下手轻一点,贫僧也就只引动了万佛阵部分力量,看来压不住你啊!给我回去!”
随着言输禅师的爆喝声响起,悬浮在虚空的须陀洹白银树尽皆燃烧起来,如银光火树,在急速疯长。
这些白银树,每一株都冠盖如伞,枝叶冲入云端。
我成為了白天鵝公主的黑天鵝母親
树上生长的佛,化为巨佛,每一尊都大如山体,挤满张若尘的视野。
“破!”
张若尘以地鼎开路,横冲直闯,将巨佛和须陀洹白银树不断砸碎,化为银粉。
但,这些银粉还没落地,就又长出根须、树干、树枝、佛。
最开始,他还能应对,但随着巨佛的力量越来越强,就连地鼎也很难将他们击碎。
不多时,地鼎衍化出来的洪荒大陆,反被万佛击碎,张若尘被逼到极为狭窄的空间中。空间是越来越凝固,太极四象图景缩小到十八丈内,以他的修为,身体竟难以动弹。
很显然,言输禅师并没有吹牛,印雪天和六祖留下的这座万佛阵,的确有困住诸天的力量。
卧牛成双 小说
“啪啦!”
张若尘体内的骨头,被挤压得响动。
第一时间,他想到了玉树墨月下的无月、木灵希、黛雪女王、泉中生,他们岂能扛得住这一股力量?
寒門
真要就此认输不成?
言输禅师的声音响起:“认输吧!认输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反而是一种大智慧,大心性。放下一切,自然立地成佛。当然,你若改变主意,向白衣谷捐赠菩提树,或者明镜台,贫僧就算你赢。”
“而且会将今日之事宣扬出去,告诉天下修士,张若尘破了万佛阵,已有诸天级别的实力。这可为你扬名!”
绝妙虽然腹黑,但也没有这么无耻啊!
其父怎么是这样的人?
张若尘陷入沉思。
片刻后,他笑了起来,道:“原来如此!”
“哗!”
张若尘放弃对抗,将地鼎、太极四象图,包括所有神气全部收敛回体内。
任何力量都不外泄,犹如变成一个凡人。
霎时间,悬在半空的须陀洹白银树,没有了攻击性,快速缩小,逐渐落到地上,重新化为一片寂静的万佛林。
言输禅师站在一株白银树下,眼神复杂的看着张若尘。
“多谢禅师指点,否则若尘肯定破不了这万佛阵。”张若尘躬身一拜。
言输禅师摇头,道:“与贫僧无关,是你自己本就不是争强斗狠的偏执性格,所以才能悟透‘放下一切,立地成佛’的真谛。”
毫无疑问,所谓的万佛阵,是敌越强,阵就越强。
若张若尘从始至终不出手,阵法根本就不会启动。只要收敛所有气息和力量,阵法自然停止运转。
当然若是张若尘刚才真的听言输大师的话认输,那也就真的输了!
被迫认输,与悟透放下。
一个是生心魔,一个是生心佛,天差地别。
言输禅师问道:“张若尘,你的愿景是什么?”
“海纳百川,包罗万象。”张若尘眼神坚定。
言输禅师道:“狗屁!跟须弥一样,都在做梦。世间哪有海纳百川之心?哪有包罗万象之法?”
张若尘道:“晚辈知晓,人心之地狱,绝不会空。那的确是圣僧的梦!晚辈也知,海纳百川,包罗万象是梦,是花费十个元会,二十个元会,都不可能达到的境界。但前辈想过证道始祖、证道佛祖吗?”
言输禅师眯眼凝视。
“那何尝不是前辈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的境界?但前辈何尝放弃过向那个境界前行?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
张若尘径直向万佛林外走去,道:“点一盏灯,照不亮整个宇宙。哪怕有满天星辰,天下依旧有很多地方黑暗无光。但,黑暗中,总得有个人去点灯,否则怎么看得清前路?”
“我能容得下天使族、精灵族、夜叉族、不死血族、罗刹族,容得下昔日生死之敌阎无神、血屠、缺、泉中生,能将摩尼珠赠于绝妙禅女。那么,自然也能容得下冥族!”
张若尘很清楚言输禅师问他愿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