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三千一百九十七章 建木精髓?展示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原皓真尊的脸色开始迅速变好,甚至是肉眼可见的速度。
但是现场的真尊都不是好糊弄的,情知这是真尊的肉身底子,才能发挥出这样的效果。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疗伤也是一样的道理。
原皓伤成这个样子,想要彻底恢复,没有个百八十年,根本不可能。
若是冯君时不时帮忙推演调理方子,倒有可能缩短一些时间,但也不会少于五十年。
所以原皓的变好,只是表面模样,短期内基本没可能动手,除非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但是原皓觉得自己好了一点之后,直接挣脱了冯君的控制,“我好了。”
冯君也很无奈,“颐玦都上场了,你起码要适应一下现在的身体吧?”
原皓活动一下身体,脸色又是微微一变,“好吧,第三场是我的。”
他很想强行出场,但是真的力不从心,跟肉身的关系倒不大,但是搬运灵气都不顺畅。
灵气都运用不畅的话,怎么跟强真尊原柘交手?
善良
他觉得自己想要恢复到能强行出手的水平,起码也得一天时间。
还是那句话,岁月的伟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得到的。
“老大不小的人了,你会不会说话啊?”冯君听得一翻白眼,“呸,真不吉利!”
原皓闻言顿时不做声了,原柘干掉颐玦,才可能出现第三场好不好?
按说场外的救治,不会影响场内的战斗,但是……这主要是看仲裁者的心情。
已经到了大能的层面,耽误点时间,看一下救治伤者,也是无所谓的。
花顏策
关键是盼兮真尊对冯君的治疗有点兴趣,于是先停下流程,兴致勃勃地旁观。
对于擎植的陨落和原皓的重伤,也有人心中暗叹可惜。
然而……这就是修者生涯,没谁是天生冷血,可生生死死的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反正早就约定是生死斗了,注定是有真尊要陨落的。
见到原皓不再坚持,盼兮真尊才将注意力转回战场,“第二场决斗的道友,报字号。”
其实真没什么必要,但流程还是要走。
颐玦脸上不见什么愤怒,淡淡地表示,“灵植颐玦,此番赌斗,两场足够了!”
“灵木原柘,我会扼杀掉灵植道的天才,”原柘仙风道骨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原本他还是很淡然的,但是第一场的失败,极大地震撼了他。
首先,擎植的死超出了他的算计,最起码……他应该跟对方拼个同归于尽才对。
其次,原皓使出的手段,实在太过惊人了,更坑的是,理论上讲,原皓还能拼掉他。
而刚才他绞尽脑汁,不想让原皓上场,也被别人看到眼里了,实在是太伤面子了。
原柘当初为了扼杀灵植道,也使用过不少见不得光的手段,他本身并不是道德楷模。
但是当着这么多大能的面,他露出了怯懦的一面,这让他愤怒异常。
他知道这时候愤怒是不该有的情绪,但是适当宣泄一下,也有助于调整心态。
所以他的表现就有点丑陋了,竟然还多加了一句。
“听说你在寻找对付我的法子?真是可笑,大不了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的话,算是平手,双方还得再出真尊,那时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此前每家来俩真尊,那只是一种姿态,证明必得之心,应该还是有真尊没露面。
而原柘真要豁出去,铁下心思跟颐玦偕亡,想必也没谁会怀疑——他应该做得到。
三场下来,甚至很可能打成平局,然后……两道依旧不能统合。
但是那样的话,灵植道已经输了,因为道里最璀璨的天才已经被毁了。
可是他现在说这话,实在有点不成体统,别说跟形象不符,关键是用心也险恶。
颐玦淡淡一笑,“原柘,你已经是将死之人了,不要让我太看不起你好不好?”
“叮”地一声传来,却是盼兮真尊伸出纤纤玉指,轻挑了一下琴弦。
她淡淡地表示,“决战尚未开始,原柘道友试图扰乱对手心性,还请注意体面。”
冯君也猜到了原柘的打算,不过他现在想的是,这琴声……有点惊堂木的既视感?
盼兮警告一下,制止了原柘的小动作,事情也就算揭过了。
然后她继续走流程,“诸位做见证的道友,有谁对他俩的身份有异议吗?”
异议当然不会有,在两道的合并中,这都算得上是正主对决了,怎么可能假得了?
见到没人出声,盼兮似乎也有点意兴索然,直接宣布,“琴弦三响,见生死!”
得,她连弹琴的兴致都没了,可见心情真的很一般。
三声琴弦响过,颐玦丝毫未动,原柘则是第一时间一个瞬闪,闪到了二十万里之外。
闪到二十万里之外,他先是给自己拍一张真君级的防御符,然后又是一个瞬闪。
很显然,刚才原皓毅然决然的一记神通,让他心里忌惮大增,生怕第一时间被重创。
瞬闪之后,他抬手打出一张符箓,却是真尊级别的“禁空”。
这禁空不是禁止飞行,在这种环境里,禁飞没有任何的意义,禁止空间挪移才是真。
颐玦依旧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禁空符箓的施法范围,正正地笼罩住了她。
然而,她的身上青芒一闪,没有出现别的反应。
就在原柘瞬闪的时候,颐玦给自己拍了两张符箓,一张防御符,另一张……不好说。
反正在场的真尊,没谁能认出这是什么符箓,就是一张青色叶子。
但是原柘的眼睛瞬间一眯,“这是……看束缚!”
束缚是禁锢类神通,这种类型的神通,家族阵营以轩辕家最擅长,宗门首选灵农道。
原柘的战斗很有章法,先保证自己不被攻击到,然后再发起攻击。
而且他频繁使用瞬闪,发出一道攻击之后,先来个瞬闪,然后继续攻击。
身法轻盈其实是很重要的,低阶修者很需要,对真尊也是如此。
而且原柘是处于不断地试探中,看什么样的攻击,能给颐玦造成影响。
看得出来,他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虽然年纪大了,但他体内的灵气还足够浑厚。
不过所有人都确定,他绝对不缺乏爆发性的攻击力,只不过现在没必要使用。
原柘打算先游斗,通过丰富的经验,找到对方的弱点,或者拖入自己擅长的战斗节奏中。
像他现在不住瞬闪就是如此,看起来是有畏战嫌疑,要不住地躲避可能遭到的攻击。
歷史在圖書館裏
这么想倒也没有错,毕竟原皓真尊一击,实在太恐怖,谁知道颐玦还会什么大神通呢?
但是谁要是以为,原柘这么做,仅仅是因为畏惧攻击,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频繁地挪移,对方按说也会跟着做出反应才对。
然而,颐玦真要如此应对的话,那就算进入了原柘比较擅长的节奏中。
不住地瞬闪和游斗,并不是他最擅长的战斗方式,但是对付颐玦足够了。
终究是活了小六千岁的真尊,原柘使用这种战斗方式不知道多少次了。
颐玦总共才经历过几次恶战?对这种战斗方式肯定不是很熟。
他带起这个节奏来,就是想用自己足够丰富的经验,打败并杀死对手。
颐玦可以不配合,但是一个游走一个站桩,她会陷入极大的被动中。
不过颐玦的反应还就那么奇怪,她稍微动了一下,瞬闪距离不过千里。
卿如絲
对方是发出了禁空符箓,但那禁止的是空间挪移,而不是瞬闪。
她的移动范围,还是在束缚神通的范围之内,所以正正地被笼罩住了。
然而紧接着,她的身上青光又是一闪,接下来,她瞬闪了……不过百里。
至于说攻击?她根本就没有发出攻击。
但是这一幕,却是吓坏了原柘,他的身体又是一闪,出现在了十余万里之外。
现身之时,他的面孔异常狰狞,“建木精髓……灵植道的老东西,都疯了吗?”
建木是什么无需多说,关键是作为传说可以支持整个世界的伟岸植株,它有很多特性。
坚不可摧只是特性之一,如果没有实体的建木枝干做支撑,防御能力也就那么回事。
建木的特性之一,还有“万法不侵”,可以免疫大多数的术法攻击。
它不能免疫所有术法,但是最擅长免疫的规则之一,就是空间规则。
建木自身能支持起一个世界,本身就蕴含了相当的空间规则在其中。
原柘开始也没有认出对方的符箓,不知道禁空是否奏效——这不着急,可以慢慢试。
但是看到自己的束缚神通都劳而无功,他终于反应过来,对方使用的可能是什么了。
如果真是建木精髓的话,禁空肯定也无效了。
怪不得她会有恃无恐地没什么反应,只是小范围挪移,万法不侵了还怕什么?
原柘其实并不确定,灵植道是不是又得到了建木,只是几千年前,有过这样的传言。
他并不是很相信传言,两家的关系实在太糟糕了,没准是灵植道给灵木道下的套。
但是看到颐玦的表现,以及攻击落空的反应,他有点相信是真的了。
一时间,他忍不住大怒,建木……是这么糟蹋的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