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重生大時代之1993討論-第182章,我喜歡你的味道(求訂閱!)讀書

重生大時代之1993
小說推薦重生大時代之1993重生大时代之1993
白天忙着买东西喝酒。
晚上习惯性看书,写作…
凌晨三点左右,打算睡觉的张宣又听到了外面客厅有动静。
张宣眼珠子一转,猜测是文慧被饿醒了,起来找东西吃了。
不想这个还好,一想这个到东西,张宣发现昨晚光顾着和老邓喝酒水了,没吃多少饭,现在竟然他娘的也饿了。
就离谱!
怎么能说饿就饿呢?
把笔放好,把稿子归拢到抽屉,张宣也是出了房门。
往厨房一看,文慧正在泡牛奶,热面包。
张宣腹诽,改性子了么,今晚竟然不吃水果了?
無理總裁癡心愛
见他突然出现,文慧先是一愣,接着不着痕迹移开一步就从容地问:“你也饿了吗?”
张宣点头,视线扫过牛奶,扫过面包,接着扫人…
感受到他的目光,文慧依旧,只是整个人显得特别宁静,纯净的黑白盯着正在加热的面包一动不动。
15瓦的昏黄灯光下,静静地像一幅美人画。
张宣拿了3个鸡蛋,问:“你要吃煎鸡蛋吗?”
文慧迎着他的目光,没拒绝,说:“好。”
厨房又安静了。
张宣正在安心煎鸡蛋。
文慧手捧着牛奶立在原地,看他煎鸡蛋。
喝了一口牛奶后,她想了想,又拿过一个干净的玻璃杯,给张宣也热了一杯牛奶。
接着还给他加热了两个面包。
见状,张宣笑着说:“谢谢。”
文慧跟着爽利一笑,没接话。
牛奶好了,面包好了,煎鸡蛋也好了。
两人默契地坐在餐桌两侧,各吃各的不说话。
要是视线偶尔碰到一起了,下一秒又各自移开,埋头继续吃。
张宣是男人,又是个老油条,没什么讲究,吃的快,吃完就睡觉去了。
文慧安静地看着他离去,看着他进卧室关门,又安静地看了会他吃过的牛奶杯,也是慢慢吃完东西进了房间。

次日。
迷迷糊糊做着美梦的张宣醒了,是被人叫醒的。
打个哈欠,半睁开眼就下意识问:“几点了?”
杜双伶晃了晃右手腕,嫣笑着说:“9点11了,起来吃早饭吧,等会文慧要去机场呢,赶时间。”
“哦,好。”
张宣发觉自己睡懵了,要不是时间紧迫,双伶同志怎么可能舍得叫醒自己?
一点儿都不带含糊的,穿衣起床洗漱,一气呵成。
由于文慧中午要坐飞机,早餐中餐一起吃了,吃的米饭。
大厨邹青竹走了,文慧接过了班。
桌上有四个菜。
有松鼠鳜鱼,有梁溪脆鳝,还有蒸蛋。
最后一个是大白菜。
瞅着松鼠鳜鱼和梁溪脆鳝,张宣眼睛都直了,不说好不好吃吧,光这卖相就把他这个吃货给征服了。
啧啧!
这刀工,这成型,这颜色,这勾芡…
绝了!
是真他娘的绝了。
张宣抬头,一脸稀罕地问:“这真是你做的?不是淮扬菜馆买来的?”
文慧从容一笑,说:“第一次做给你们吃,我选了最拿手的两个菜。”
张宣点点头,心想这是什么样的家风啊。
长得好就算了,言行举止还看起来自然舒服,舒服就算了,还特有气质,会弹钢琴。
关键是会做菜…
嗯哼,张宣是个升斗小民,想象不出来什么样的家庭会把做菜、持家纳入血脉传承里…
不过想不通没关系,不妨碍他吃。
张宣就是一个吃货,是个疼人的吃货,夹一筷子松鼠鳜鱼给杜双伶,就说:“来,双伶同志,这么好的东西你先试试。”
杜双伶笑盈盈地看了看他,也是伸筷子,给文慧夹了一筷子:“文慧,辛苦了。”
文慧望着两人有些哭笑不得,没有客气,也是吃了起来。
松鼠鳜鱼味道很棒,很正宗,张宣这个刁钻的胃算是彻底实诚了。
妥帖了。
吃完松鼠鳜鱼,又吃梁溪脆鳝,味道还是鲜美。
左手油,右手油,嘴巴上都是油,吃得心满意足的张宣突然鬼使神差来一句:
“文慧,你手艺这么好,以后要多来家里做客啊,我喜欢你的味道。”
先婚厚愛,殘情老公太危險 君飛月
说完,张宣感觉空气一滞。
他瞄瞄两人,猛然醒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暗道自己糊涂啊,这话以前对邹青竹说,没一点问题。
可是对文慧说,他娘的,问题大了去了。
这里有个笑面虎呢。
果然,听着这话,杜双伶嫣笑着的眉眼,又弯了几分,笑容陡然灿烂了几分。
文慧倒是平静自如,大大方方看两人一眼,装着不知道似的,爽利笑笑没接话。
恶女世子妃
我的後宮靠抽卡
癡女圖鑒
10点过。
张宣和杜双伶掐着时间送文慧到校门口,那里有一辆面包车在等她了。
面包车里有一对中年男女,文慧管他们叫“姨”、“姨夫”。
目送车子离去,杜双伶转身笑盈盈地看着他说:
“亲爱的,你喜欢的味道走了,晚上我们吃什么?”
得,报应就来了。
张宣果断投降,“口误,口误,刚才纯属口误。”
杜双伶学着他的样子眨巴眼,然后说:“你这么好吃,要不我跟她们学做菜吧。”
张宣举双手赞同,“可以有,这个真的可以有。”
杜双伶微抬头,犯难地问:“那我跟谁学?”
张宣想也不想就道:“跟邹青竹学吧,川菜的做法和湘菜差不多,更适合我俩的口味。”
杜双伶有些犹豫,最后用商量的口气道:“可川菜重油重辣不养生,色香味跟淮扬菜差远了,为了身体健康着想,我还是跟文慧学淮扬菜吧?”
张宣心一突,知道又来了。
不啰嗦,直接推着她的肩膀往租房方向走。
一边走,一边特担当的样子说:“算了算了,你学做什么菜啊,你还是学你妈相夫教子吧,学学驭夫之术吧。
做菜是男人的事。寒假回去我要跟杜叔叔好好学学,把你喜欢的干锅鸭啊、红烧鱼啊、铁板牛肉之类的学一遍,杜叔会的我都要学一遍。”
杜双伶听得嫣笑连连,知道他在一本正经地说胡话,但还是喜欢听,还是满意。
临了临了,轻轻白他一眼,不再追究。
因为聪明如她,知道点到为止,过犹不及。
ps: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