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仙在此-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我認識他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兽人是洪荒宇宙的灾祸。
因为信仰混沌邪神,所以大部分的兽人种族都崇尚暴戾,毁灭,杀戮,喜欢鲜血,对于创造缺乏兴趣。
只有少数纯净派的兽人,相对温和,建立了自己的文明,却处于同族和异族的压榨之中,发不出什么声音。
红皮红魇兽人。
绿皮战源兽人。
这两支,就是暴乱兽人中的典型。
袭击飞鱼臂旋星区补给线的,正是红魇兽人‘火烈’军团的战帅詹斯极其麾下。
自从飞鱼臂旋星系的那场帝战之后,红魇兽人内部就分裂了开来,陷入混乱,‘火烈’军团是其中一支宣誓效忠荒古族的兽人力量。
“欧克欧克,这次真的是运气不错。”
‘火烈’战帅詹斯眼睛牢牢地盯着米如烟,被这个人族的美人儿所吸引,眼睛里闪烁着毫不掩饰的淫.秽之色。
兽人的种族基因里,就有淫.秽的因子。
哪怕是半步星帝级的红魇兽人强者詹斯,也不能克制种族基因的劣质。
他们的审美与人类趋同。
尤其是喜欢人类美女。
詹斯看到美丽如仙的米如烟,欣喜若狂。
无穷无尽宛如赤潮般的红皮兽人大军,将米如烟等百余伤兵死死地围在甲板上。
鲜血,在甲板流淌蔓延。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放过他们。”
詹斯盯着米如烟,一步一步地来到伤亡惨重的剑士们面前,眼神死死地盯着米如烟,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
“亵渎米帅,和你拼了。”
一名剑仙战将怒而出剑。
剑光如虹。
噗。
詹斯随手一拍。
斗气涌动。
这名星王级的剑士,瞬间化作血雾。
“不遂我意,你手下的每一个剑士,都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庞大的红皮身躯上前,一步踏下。
轰。
可怕的准星帝级气息碾压下来。
百余名伤残剑客顿觉天倾一般的恐怖威压覆压而来,齐齐被锁定在原地,竟是不能动弹。
其中十人,更是被无形斗气凌空摄起。
活在天真優雅的世界
噗噗噗噗。
血花飞溅。
一柄柄白色的森寒骨矛,将这十名剑士的手脚刺穿,活活地钉在虚空中,鲜血横流。
剑士们看的目龇欲裂,但却不能救下自己的袍泽,只能看着他们生生受苦,鲜血染红了一片虚空,生机一点一滴地流逝。
“你若遂了我意,我便让他们生。”
詹斯盯着米如烟的眼神,仿佛是要活吞了她:“把你的衣服脱了。”
米如烟体内真气疯狂地燃烧,直起了身躯。
她一寸一寸地抬起手中剑。
“你也配?”
她淡淡地笑着,美丽的眸子里又说不尽的轻蔑和鄙夷:“你这个红皮杂种,也配?”
詹斯一怔。
然后被激怒了。
咔嚓咔嚓。
斗气的扭曲之下,被钉在空中的十名剑士,四肢扭曲如麻花一般,骨骼尽碎,鲜血喷涌。
米如烟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但她的眼神却无比地坚定。
“每一个剑仙剑士,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就算是无尽的地狱烈火焚烧,我们亦心无所惧,死亡和痛苦只能扭曲我们的肉身,却不能扭曲我们的意志……剑,可断,不可弯。”
“剑,可断不可弯。”
“战,战,战。”
幸存的剑士们一个个燃烧着真气,发出怒吼咆哮。
詹斯冷笑。
“人族啊,你们的名字,叫弱者。”
“你们那愚蠢而又可悲的尊严……呵呵。”
“女人, 你不愿意配合也无所谓,我可以打断你的四肢,拔掉你的牙齿,卸掉你的下颌骨……兽人有太多太多的办法,让你这种人族女人生不如死……”
他一挥手。
无形的斗气爆发。
被钉在虚空中的十名剑士,瞬间粉身碎骨如血雾炸开。
詹斯狞笑着,抬手朝着米如烟的前胸抓去。
红色的手掌,如恶魔之爪。
米如烟身上神光爆闪。
手中的长剑终于可以行动自如。
叮叮叮。
长剑斩在詹斯的手掌上,溅起一簇簇火星。
彼此实力差距太过于巨大。
眼中泛起一丝绝望,米如烟的剑反手朝着自己的脖颈削去。
人类女子,落在兽人的手中,将会遭受什么样的凌辱,她很清楚。
生不如死。
死,并不可怕。
尤其是在那个家伙,已经陨落的时代里,米如烟对于自己的宿命,早就有了觉悟。
剑士,死在战斗中,是荣耀。
这场为他复仇的战斗,她不是第一个死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战斗永不休止。
直到黑暗溃散,或者光明湮灭。
在利刃即将割裂脖颈皮肤的一瞬间,米如烟甚至有些轻松。
不知道死亡降临之后,自己还能不能见到他?
活着的时候,两人的距离被越拉越远,曾经一起同生共死过,那个云梦城外郊区的小仓库里,留下过她生命中最美好的短暂时光——虽然那是蒙冤逃难。
对于米如烟来说,那时少女梦中的情景。
但可惜的是,在那之后,他与她之间的互动就变得越来越少。
他的身边围绕着那么多优秀卓绝的女孩子,她就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的笨小孩,被不断地往外推往外推,到最后只能远远地站在人群之外,静静地看着那个光芒越发璀璨的他。
一直到听到他陨落的消息……
米如烟经历了如毁灭般的痛苦煎熬。
这无人知道。
无数个夜晚她辗转反侧,泪水曾打湿了无数个枕头。
她很清楚,自己只是诸多绝望少女中的一个而已。
独特,但却也普通。
但今天,一切都要解脱了。
死亡并非是她所愿。
可如果是因为复仇而战死,她亦心甘。
但是——
叮。
红色的巨指捏住了剑刃。
詹斯凑了近了,呵呵冷笑:“想死,经过本帅的同意了吗?你就……”
话音未落。
米如烟奋力一挣。
嗤。
一抹血光闪过。
“嗯?”
詹斯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齐肩而断。
红色的手臂重重地砸在甲板上。
他看了看对面。
米如烟的脸上,也露出了意外之色。
她看了看自己手中剑。
不对。
不是自己的剑,斩掉了这个兽人战帅的手臂。
而是……
她扭头观望。
却见不知道何时,一个身穿黑袍,黑发披散宛如流瀑一般的高大男子,出现在了身边。
他面目俊朗,五官端正,古铜色的肌肤,眼睛灼灼有神,散发出一种凛然正气。
米如烟不认识此人。
只觉得手中剑,在微微震荡。
似是在参拜这黑衣男子一般。
斗气涌动,詹斯手臂迅速再生,他盯着黑衣男子,眼中流露出警惕之色,道:“你是何人?”
“剑魔独孤求败。”
黑衣男子缓缓开口。
剑魔独孤求败?
从未听过这样的名号。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突然出现的?
詹斯还要说什么,只见对面的黑衣长发男子猛然抬手,掌心一握。
一股沛然莫御的无形力量涌动。
詹斯只觉得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扭曲了起来,然后自己身体不受控制漂浮而起,四肢如麻花般扭曲,骨骼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一寸一寸地断裂。
“啊,我……啊啊。”
詹斯发出惨叫,却无力挣扎。
红魇兽人特有的强悍肉身和斗气,在这样的无形力量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仿佛是面条一样被扭曲,骨茬刺出肌肉,鲜血喷射。
仙帝归来 小说
身体,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挤碎。
“大帅?”
“救大帅。”
“杀。”
十几名红魇兽人强者,疯狂涌上。
黑发男子屈指一弹。
咻。
指风化作剑气。
剑气破空。
连爆声中,冲上来的红魇兽人强者瞬间被弹爆,化作一蓬蓬犹如红色烟火般的血雾,在空中绽放开来。
秒杀。
“犯我人族者,死。”
黑发男子轻语,抬手一挥。
那些死去的剑士们手中的剑,跌落在甲板上的剑,嗡嗡震动,突然如复苏了一般,漂浮了起来,剑刃散发光辉,剑尖对准了周围的红魇兽人。
咻咻咻咻。
万剑破空。
剑光掠过,凶残的红皮们,就像是农夫锋锐镰刀之下的麦秆一样,齐刷刷地倒地。
挥手间,敌酋灰飞烟灭。
四千多红魇兽人精锐,在这号称剑魔的黑衣男子手下,化作了残肢断臂,魂断星舰。
清场了。
伤势严重程度不一的剑仙军部剑士们,看着周围宛如修罗血狱一般的画面,深深地陷入到了寂静之中。
“啊……”
詹斯的惨叫声打破了平静。
这个强横的准星帝红皮兽人,庞大的身躯被挤压成为了一个肉球,鲜血滴答滴答流淌下来,试图催动斗气恢复,但迎来的却是无尽的痛苦。
嘭。
一声爆炸。
詹斯最终被一寸一寸地挤爆,连灵魂都湮灭。
‘火烈’军团的战帅彻底陨落。
剑士们看向黑衣男子的眼光中,除了震惊,还有崇拜以及感激。
这个时候,谁都看出来,此人是友非敌。
“多谢前辈。”
米如烟第一时间行礼。
黑衣男子看着眼前的少女,目光中露出一丝柔和之意,似是也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地、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米如烟却陡然一惊,旋即迅速后撤。
她抬头,眼睛里有了一丝戒意。
这个动作,不该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做出。
何况男女有别。
何况她早就心有所属。
黑衣男子怔了怔,旋即后退了几步,道:“抱歉。”
米如烟道:“剑仙军部‘米’字部,多谢独孤前辈解救,不知道前辈您……”
黑衣男子摆摆手,笑容清朗,打断道:“不用客气,我与你们剑仙军部的创始人有数面之缘,对其极为钦佩,今日能够遇见你们,施以援手,亦是个中机缘。”
“前辈认识我部大帅?”
米如烟一怔,忍不住追问。
“是啊,剑仙林北辰,当世人杰也,我被他的无双风采所慑,曾与他击剑论道。”
剑魔独孤求败说着,无比感慨地道:“我一生修剑,自以为剑道无双,遇到剑仙,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界上竟然那般风华绝代的人物,可惜……天妒英才。”
几句话,说的米如烟湿润了眼眶。
而其他百余名剑士,亦都红了眼睛。
——–
西安的小伙伴们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呀。
硬广宣传一下公众号【乱世狂刀】,每天说下小剧情,还有攒劲的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