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第一百七十六章 “冤枉”(月底求雙倍月票)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商见曜转过身体,对驾驶座的白晨道:
“停车停车。”
白晨没有拒绝,因为蒋白棉未第一时间镇压商见曜的行为。
等到吉普放慢速度,停到了路边,商见曜推门而出,直奔帕兰迦的身旁,锲而不舍地问道:
“大劫究竟指什么?”
穿着灰扑扑补丁衣物的帕兰迦半低着脑袋,和刚才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商见曜调整了步幅,让自己与对方并肩而行:
“法师,你我皆是佛门中人,慈悲为怀,以普度众生为己任,为何不开诚布公,将大劫的事情告知我等,告知于世人,让大家能提前做好准备?”
还整得文绉绉的……以极慢速度驶于旁边的吉普上,蒋白棉已和格纳瓦交换了位置,凑到了靠这边的窗口旁。
而商见曜之前就已经按下了车窗。
帕兰迦终于开口:
“我‘苦行部’不讲慈悲为怀,没有普度众生的意愿。
“佛陀是导师,而非救世主。”
以商见曜胡诌的能力,这一刻竟然也有点被噎住。
他迅速调整了思路:
“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能说大劫的详细情况吗?”
帕兰迦略微低头,合十了双手: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
“法师你是在打机锋,考我的悟性?”商见曜突然兴奋。
旁听的蒋白棉忍不住想捂脸。
帕兰迦没有回应商见曜,自顾自地领着那群苦行僧往前行走。
商见曜快走几步,跟了上去,摩挲着下巴道:
“法师你既然不愿意讲,那我也不强人所难。
“我记得你之前说的是‘预兆已现,大劫将至’,能告诉我‘预兆’指的是什么吗?”
他完全没有屡次求问却未获答案的羞恼。
帕兰迦的脚步顿了一下。
他终于抬起脑袋,侧头望向商见曜,语气极为复杂地说道:
“圣地开始坍塌了。”
“佛门圣地?”商见曜眼睛略微睁大,反问了一句。
帕兰迦回归了之前的状态,半低着脑袋,合十了双手,低宣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
商见曜未再追问,饶有兴致地岔开了话题:
“法师,需要达成什么条件,你才愿意分享大劫之事?”
帕兰迦没有因一直被纠缠而恼怒,简单回答道:
“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商见曜的脸庞肌肉明显扭曲了一下:
“我最讨厌和你们这些和尚交流了!
“不会说人话!”
很显然,这些和尚是包括“普渡禅师”在内的。
帕兰迦侧过脑袋,看了这家伙一眼,似乎有点诧异他为什么连自己都骂。
很快,他若有所思地说道: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既见如来。”
普渡禅师商见曜挠了挠头,不是太懂。
这野狐禅自惭形秽,双手合十道: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贫僧就不打扰法师了。”
他转过身体,飞快逃到吉普旁边,打开了车门。
蒋白棉示意格纳瓦往另外一侧的窗户靠,自己向内挤了挤,空出了一个座位。
等商见曜上车坐稳,白晨下踩油门,让吉普奔跑了起来。
没过多久,他们就把帕兰迦那群苦行僧人甩得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
又开了五六分钟后,商见曜突然一拍大腿:
“原来我们是被冤枉的!”
“啊?”不仅龙悦红、白晨,蒋白棉和格纳瓦也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这思维也太跳跃了吧?
商见曜正色解释道:
“那些佛门圣地被毁掉是大劫将至的表现,不管我们有没有参与,都会出现同样的结果。
“不能再说是我们毁掉那些佛门圣地了,我们只是恰逢其会!”
他越说越是语重心长。
竟然还真有几分歪道理……蒋白棉“呵”了一声:
“你还不如说我们只是被安排的工具,要怪就怪幕后黑手。
“这就像我给了你一枪,你要埋怨的应该是我,而不是枪。”
“是啊是啊。”龙悦红也觉得“旧调小组”不能把毁掉佛门圣地的锅背在身上。
商见曜瞬间严肃了起来:
“不过,从另一个侧面可以看出,佛门之中某些流派对圣地被毁是有预料的。
“这或许真与所谓的‘大劫’有关。”
龙悦红正要点头,商见曜又补充了一句:
“有些位嫌当初旧世界毁灭的还不够彻底?”
“呃……”龙悦红心头一沉。
真要是再来一次旧世界毁灭之事,“盘古生物”就算藏在地底,也未必还能幸免。
他才觉得生活充满奔头!
“该来的迟早会来。”蒋白棉用这句话对刚才的讨论做了总结。
害怕也避免不了。
…………
到了晚间,“旧调小组”抵达了一片风景极美的原始森林。
他们于边缘找到了一个旧世界遗留下来的护林人小屋,清除掉表面堆满的藤蔓,简单收拾了下凌乱的房间。
“今晚不轮值的人就睡里面。”简单吃过晚饭,蒋白棉下达了命令。
老实的格纳瓦主动请缨:
“你们可以都睡房间,我守在外面。
“反正这里也不能充电,睡眠模式下,我对周围的动静还是能做出一定反应的。”
“不行。”蒋白棉摇起了脑袋,“不患寡患不均。”
她随即做起进一步的安排:
“今晚我和喂先值夜,小白和小红睡屋里,老格到车上休息,用太阳能充电板回点血。”
“好!”商见曜答应得非常快。
龙悦红当然没有意见,选择默认。
消了一阵食,开完内部讨论会,蒋白棉挎上一把“短脖子”冲锋枪,对白晨和龙悦红道:
“你们休息吧。”
她推开护林人小屋的门,走向了黑暗的外面。
商见曜和格纳瓦紧随其后,前者还相当细心地把门给带上了。
突然之间,小屋内部一下变得极为安静。
龙悦红条件反射般有点忐忑,左右看了一眼道:
“赶紧休息吧,到了凌晨还得起来替换组长他们。”
“好。”白晨坐到了那张洒了生物驱虫剂,铺了行军被的木床上。
龙悦红隔了一段距离,也坐到了床边。
他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用十几秒调整了下状态,他终于憋出了一个话题:
“小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问完,龙悦红差点抬起右手,给自己一耳光。
对,右手。
白晨想了下道:
“自从我父母过世,还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小心翼翼地对我。”
逆流1982 刀削麪加蛋
龙悦红一时既心花怒放,又没什么自信,本能就要念叨那句“我做了基因改良才一米七五……”
就在这时,白晨补充道:
“而且,你是一个勇敢的人。”
龙悦红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白晨看着他,反问道: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龙悦红用左手挠了挠头: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我们之间逐渐有了话题那会,也可能是我们哪怕不说话,待在一起也感觉很自在,不用费尽心思去想怎么活跃气氛之后。”
“你现在好像不太自在。”白晨一针见血。
龙悦红尴尬地笑了笑,接着“哎呀”了一声。
“怎么了?”白晨问道。
龙悦红换用右手抓了抓头发:
“我之前,之前专门看了旧世界某些娱乐资料,上面说,和喜欢的女生相处时,不要问为什么喜欢为什么不喜欢这些又直接又容易让气氛尴住的话题,结果,我刚才全部忘记了……”
忘记了……
白晨眼眸微动道:
“那上面说该怎么相处,聊些什么?”
龙悦红正要回答,霍然看见外面火光映照下,白晨眼角略弯,眸光如星,嘴唇微启。
刷!
蒋白棉拉住商见曜的后领,将他拖离了护林人小屋的窗口。
这家伙刚才鬼鬼祟祟地试图从侧面伸出脑袋,降低对光芒的遮挡。
“好好巡逻!”蒋白棉松了左手,放开了商见曜。
吸血鬼盯上我
商见曜理了理衣服,压着嗓音道:
“你就不好奇吗?”
“呃……”蒋白棉犹豫了一下。
她随即板起脸孔道:
“做人要有礼貌!”
“是啊。”不知哪个商见曜深表赞同。
他开始认认真真地巡逻。
…………
过了五六天,一直往东北方向行进的“旧调小组”发现周围的建筑逐渐密集。
这意味着他们的前方很可能有一座城市废墟。
而从缺乏参照的地图看,这有可能是台城,也可能不是。
PS:月底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