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暑假開始修真 – 第583章

小說,小說推薦
從暑假開始修真
我們總希望能夠從頭再來,卻很少談起從頭再來所要付出的代價。人的一生只有一次,同樣許多時候機會也是隻有一次,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重來,因為我們付不起重新來過的代價。有時候機會失去了就不會再有,那是稍縱即逝的光,只有抓住了從有了走向光明的可能,否則我們可能將永遠徘徊在黑暗走不出來。
畢業大考,平常人一個人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錯過了,便是永遠的嘆息!
羅成接下來的目標有兩個,一個就是蒐集一些靈物,將腦中火炎蟲再次孵化,不然以火炎蟲的生命力恐怕撐不了八年半,便會死亡,這個到也不是太急,至少還有半年時間,另外一個就是早日達到凝氣大成境界通過高考。
而凝氣境界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許多天賦不錯的人勤奮刻苦修煉的話大約都是在畢業兩三年後才能逐漸開始凝氣,至於更高的凝氣境界大成,則越發舉步維艱、遙不可及,大多數人甚至一生都止步於此。
從一開始,羅成的目標就是,跨入凝氣境界,然後拿下高考!
對的,拿下高考!二十七天的時間從內氣第三關連破數層,直接飛到凝氣大成!
他必須要這麼做,高考一生只有唯一一次!他要用這百倍修行速度完成一個月跨入凝氣大成的壯舉!
九州學府的考核和錄取歷來都是極為嚴苛的,凝氣大成以下,一律不取!
羅成對自己其他方面功課信心十足,唯一的不足就在於修為,如今,修為這個唯一的短板在融合伴生靈蟲後即將補全,接下來就是發了瘋的修行拿下高考。
思考的時候,手指不自覺的再次伸到燭火邊上,忽然一股灼熱傳來,難忍的刺痛驚醒了羅成,他發現自己的手指險些被燒傷。
忽的從地上拔地而起,臉色頓時大變,浴火的能力竟然失效了!這讓他瞬間聯想起剛剛吞吃火焰到後來有種相似的疼痛。
他有些害怕,不是害怕疼痛,而是害怕伴生靈蟲失去了浴火的能力,害怕眼前的一切都是鏡中花水中月,害怕明天醒來之後,發現只是一場黃粱美夢,飛一般的修煉速度像泡影一般被陽光一照便會煙消雲散!
腦海裡的紅色光繭,似乎感應到少年的惶恐和不安,忽閃忽閃了幾下,又一道意念傳入少年腦海,羅成的臉色慢慢平靜了下來,每次10秒鐘,12個時辰一次。
換句話說,每次使用不能超過10秒,而且兩次使用能力的間隔最少需要12個時辰的冷卻!
看來,這個通靈伴生蟲的能力也不是毫無限制的,而羅成狠狠的撥出了一口氣,只要這能力沒有失效了就好。
雖然有些可惜,本來想要再次用能力,加速修煉,一口氣突破成凝氣境界,現在看來,想法破滅了,有些不切實際啊!想想也是,想一口吃成大胖子果然是不可能的,修煉還是需要持之以恆。
不過27天的時間,足夠了!
強烈的患得患失讓這個十五歲的山村少年徹底的失去了安全感。
另外,現在他的浴火能力,只能夠是最基本尋常之物的凡火,像是岩漿之類的恐怖火焰,恐怕羅成一碰到便立即會被燒成灰燼!
羅成有些竊喜,又有些困擾,雖然比融合之前翻了一倍,但是10秒鐘依然很短,10秒鐘這麼短的時間能夠幹什麼?
他苦笑了一聲,他現在大概是個秒射男吧!目光一轉,忽然想到了什麼,目露思索,如果這個雞肋的能力再時間長一些,免疫的火焰能再厲害些,也許在某些特殊的時候能夠起到一些特別的作用,精神不自覺一振奮。
想要浴火能力更加持久,更加強大,就必須努力,努力讓火炎蟲成長起來,最起碼得重新孕育破繭重生!
畢竟現在的火炎蟲還十分弱小,弱小到還沒有孵化出來。
至於火炎蟲的成長,羅成並不太清楚,因為破書中的有些細節地方被玷汙,暫時看不清楚。
思緒萬千,雜念翻飛,但是右手卻情不自禁起身將那本破書重重的握在手掌心,就像是握住自己的性命,怎麼也不肯放開。
這一刻少年的眼睛精亮,一抹奇異的光芒在眼底深處閃閃發光,那是少年的希望,也是少年的野心。
“也許,這是屬於我的奇蹟!我羅成的奇蹟!”
靜謐的黎明忽然響起一聲清澈嘹亮的雄雞啼鳴,熟睡的羅成慢慢醒了過來,朦朧的曙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
窗下靠著一張有些年頭的半褪了漆色的長木書桌,光是看看被衣袖磨的圓潤髮亮的桌角,就知道這張桌子平日裡要被使用很長時間。
桌上擦的很乾淨,邊上擺著一碟殘墨,一隻已經乾涸的毛筆擱在硯臺上。
除此之外便是一疊疊書籍,厚厚的書集足有一人多高,一排排排列的整整齊齊,書籍雖然有些舊,但是卻打掃得很乾淨,書頁上沒有一絲灰塵,書頁雖然有些泛黃,但書頁儲存得很完好,顯然主人是個愛書之人。
書的種類有很多,有道經,有四書五經,衣食住行,醫藥病理,等等等等,五花八門,囊括了生活很多方面。當然最下面也很小心的藏著幾本寶貝,那也是寄託少年美好的憧憬和幻象,同時也是開啟和接觸外面世界的大門的鑰匙,這個年紀的少年人最愛看的詩集和小說,大概都有詩和遠方。
而少年懷裡依然抱著那本破書。
耳邊熟悉的雞鳴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由遠而近,又由近而遠,帶著不茲不倦的清脆,在整個孫家堡的清晨迴盪。
睡眼惺忪的眨了眨眼,余光中看到地上並排立著兩盞油燈,羅成精神蘧然一振,而後徹底清醒過來。
地上一盞完好,一盞缺了一半的油燈,鮮明的告訴羅成,昨夜發生的不是做夢!
昨夜發生的事情太過於刺激,現在想想依然覺得不可思議。大悲大喜,擔驚受怕很容易讓人疲憊,說到底,他只是個剛過15歲的鄉村少年,並未曾經歷過太多的風雨。從出生至今為止,經歷過最重大的也是最嚮往的事情就是,那種萬人空巷的嚮往、人聲鼎沸的歡呼,一個人壓萬人的神奇場景至今讓他歷歷在目。每每想起,便熱血沸騰,心馳神往!
常言道:生死之間有大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