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漢世祖 起點-第289章 趙普使蜀3熱推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沉重急促的脚步声响在宫廷廊道间,一步一声,都透着股愤懑与烦躁。后边,是几名蜀国大臣,亦步亦趋,紧随孟昶。
一直到进入文贤殿,随手拿起一方玉圭,狠狠地掷在地上,碎片甚至溅射到跟在最前的王昭远身上。孟昶阴沉的脸色也绷不住了,帅气的面庞一时竟有些扭曲,一抬手,怒声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陛下息怒!”群臣皆慑,宰相毋昭裔上前一步,轻声劝慰道。
“此怒何息?”孟昶扭头瞪着他,握紧了拳头,压抑着胸中沸腾的怒气,冷声质问都道:“北汉的和议条陈,方才殿中你们也都听见了,说说吧,如何回应!”
“陛下,就赵普所倡四条,分明没有一丝和谈的诚意!其于我蜀宫正殿,骄慢放肆,轻视我君臣,更是无礼在先!”王昭远立刻跳了出来,言辞激烈:“陛下勿需多虑,北汉要战,我朝可奉陪到底!”
王昭远言罢,宰臣李昊当即出言反对:“王枢密气愤之言,实不足取。赵普表现倨傲,未尝没有故作姿态、以势凌人的意思,不可当真。既然两国皆有和谈之议,就该宁心静气,冷静探讨!”
“依李相的意思,是要答应北汉那些荒唐辱国的条款?”王昭远凝视着李昊,双目中的不满几乎快溢出了。
王昭远的愤慨,不只是赵普的讥讽与北汉的强权条议,还是就是李昊、毋昭裔这些宰臣开始抬头,敢正面与他作对了。
当初,孟昶隐忍十五年,终于将权臣张业与专权贪纵的前枢密使王处回给处置了,王昭远以皇帝旧人,得以通奏使知枢密使,主理军机要务,其后稳步升迁,权位渐固。
而王昭远这个枢密使,实则是集军政大权于一体,位至人臣之极,似毋昭裔、李昊这些正牌宰臣,都要低他一头。这数年间,王昭远之声名权势之显赫,是没有一丝折扣的,否则也难以得到北汉君臣那般“重视”。
然而,随着在对汉战争中的屡次战败,兵力大损,国力大衰,作为署理军机的第一负责人,孟昶对王昭远的信重,也开始动摇了。
王处回之后,孟昶之所以用王昭远,主要有几点考量,一自然是亲近之人,知道根底;二是他受够了那些老臣权将的制约,提拔上一个资历浅薄之人,用以平衡朝堂力量;其三,王昭远此人,也确实有几分才情,若完全草包,孟昶就是强行扶他也扶不上。
但是,再深厚的信任,在不断的失败之下,也终将被消磨掉,如今虽然还在枢密使的位置上,但孟昶对他的态度也明显有所变化。毋、李等人察觉到了,是故开始在朝堂抬头针对发声;王昭远也察觉到了,所以他的内心近来也充满了焦虑、急躁。
人 皇 纪
不敢抱怨孟昶,只能针对李昊这些宰臣了。而此时,迎着王昭远那生冷的目光,李昊却是一副淡定表现,悠悠道:“王枢密可不要曲解老夫的意思!”
说着,向孟昶一礼:“陛下,老臣以为,对于汉使所提和议条陈,不必太过当真。纵使市井买卖,亦有讨价、还价之说,而况于国事之重。我朝虽受挫于边事,但尚有川蜀之险固,也不是任北汉予取予求的,即便北汉有饕餮之贪欲,也不至于如此不智,提出此等苛刻要求,只不过欲以诈术从我朝攫利罢了!”
听李昊这么说,孟昶也冷静了下来,略作思量:“李卿的意思,可谈?”
“正是!臣以为,北汉遣使而来,就证明了,北汉也有言和之意。鏖兵日久,又抗冬而战,北汉付出的代价,想来也同样严重!”李昊自信地说道。
“陛下,北汉既有议和之心,我朝则更不能示弱,受其敲诈!”看孟昶几乎被说动了,王昭远忍不住了,高声道:“根据汉中细作所报,北汉君臣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凤、成、阶、兴等地已是民怨四起,怨声载道,我蜀民受不了繁重劳役,屡次相聚反抗暴政。
不顾天时,为了攻取西县、南郑,前后伤亡过万。如今,包括汉中在内,有饥荒之像,汉军兵力,也不过两万,还需分守各县,以作镇守弹压。
是故,汉军根本无余力南下,陛下万万不可受其虚言恫吓,轻易与谈,更不可答应其无理要求!”
“王枢密此言,只看到目前,可曾着眼将来。如今尚处隆冬腊月,汉军固然人困马乏,粮草难继,但来年呢?若休整数月、半载,以汉军之强盛,届时又如何抗之?”毋昭裔开口了。
“尔等身为大蜀宰臣,为何屡屡出言,誉敌而抑己,难道北汉,就如此让你们这干公卿大臣畏惧吗?”王昭远激动地质问道。
“王枢密熟知兵略,自诩经国之才,掌握戎机,为何屡战屡败?向使能够御寇于国门之外,我等又岂会同北汉虚以委蛇?”李昊瞥着王昭远,淡定地反驳道:“我早就说过,北汉雄起于中原,兵强马壮,非我朝可以相争,
当遣使修好。王枢密却要效武侯之事,屡次兴兵北伐,触怒强汉,致有北兵之祸。如今,丧师陷城,汉使西来,又当付出多大的代价,才可使两国复归于好?”
“都不要吵了!”见两方的争执有扩大化的意思,孟昶当即呵斥一声,严肃道:“前事不可追,朕召尔等,只想听你们说些真知灼见,说些又用于和议之策,不是听你们争执的!”
“陛下,据臣探得,汉使赵普此来,身负汉帝以全权。臣观赵普此人,贪财好色,若能买通此人,或可修得一份两方都能接受的和约!”毋昭裔主动道。
闻言,孟昶眉头先是一凝,思量几许,逐渐舒展开来,扫了眼毋昭裔与李昊,吩咐道:“毋卿、李卿,就由你二人,去与那赵普谈一谈吧!”
“遵命!”见皇帝定议,二人齐声应道。
在蜀国君臣就“赵普四条”愤而争议之时,汉使离开蜀宫之后,则抱有一份闲适的心情,开始在成都城里游览起来。
万井云措,百货川委,亲身体验了一番,成都之繁荣,还是有些超乎赵普的想象。当然,市井之间,也的确带有些乱象。赵普是一路走看,细细体会着成都城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倾听着街谈巷议,所谓察民气,大低如此,总能从中看到些兴衰之象。
一直游到成都罗城东南外的合江亭,纵目眺望,清远、检江两水环抱城池,轻舟商船,通行其上,仍有一片匆忙的盛象。
“放眼天下,能够与成都相提并论的城池,实在不多啊!”伫立亭上,赵普长叹道:“此地只怕集蜀中泰半财富,将来灭蜀,需告诫将士,需尽量保全城池啊……”
“侍郎,武德司的人送来密信。”一直到傍晚,方才回宾馆,使团护卫军官何继筠走了上来,打断一路畅想着的赵普,交给他一个蜡丸。
赵普回过神,隐晦地接过,捏碎取出张纸条一览。眼神上下扫了几下,露出了一点笑容。
何继筠在旁见了,不免好奇:“侍郎是否方便告知,出了何事?”
赵普轻笑道:“蜀主孟昶,对今日我提出的和议四条,十分愤怒!”
“侍郎,勿怪末将多嘴。你所提出的四条,确实有些苛刻了,设身处地想来,蜀主也不会答应,难怪其会愤怒。这,是否对影响和谈结果?”何继筠低声道。
“没想到,何将军锵锵武将,也有如此见识!”听其言,赵普笑了笑:“放心!蜀主越是愤怒,则越说明其有议和休战之心,否则,就我今日在殿上之表现,他要是驱逐我们,乃至取了我这颗头颅,都不奇怪!”
未己,似乎是得到了赵普回宾馆的消息,赵普受到邀请,宰相李昊在府中设宴款待他。
“收拾收拾,我们一并过府,去谈买卖……”赵普自信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