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mtpqz超棒的都市小說 修神外傳仙界篇 小段探花-第二千三百八十三章 蓍shi龜、天燔fan和玉琾jie讀書-2063f

mtpqz超棒的都市小說 修神外傳仙界篇 小段探花-第二千三百八十三章 蓍shi龜、天燔fan和玉琾jie讀書-2063f

修神外傳仙界篇
小說推薦修神外傳仙界篇
“哈哈,这虚空,倒是跟道修的元神寄托虚空相似,这个阶段,怕是天庭儒修的最高境界,跟混元相似了,至于其它四个凝绘之物,倒可以看出这鸿宝的发展~”
“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蓍龟当是太初鸿宝凝绘之物。”
“十朋之龟者,一曰神龟,二曰灵龟,三曰摄龟,四曰宝龟,五曰文龟,六曰筮龟,七曰山龟,八曰泽龟,九曰水龟,十曰火龟。这十朋之龟,当是太古天庭鸿宝的凝绘之物了。”
“天琛鸿范帛者,天燔也。乃上古天庭鸿宝凝绘之物,鸿宝文韵章内这段残缺,倒看不出时间什么,顾名思义的话,就是上古的帛书??”
“而玉琾,则是现在天庭鸿宝凝绘之物……”
刚说到此处,萧华心神忽然愣了,他哭笑不得了,说道:“该死,这鸿宝文韵章既然是太初之物,怎么可能知道太古、上古乃至现在天庭的鸿宝??”
萧华心神再次往后探察,足有半晌儿,他才有笑道:“贫道明白了,此物固然是太初之物,但被天庭儒修所得,这里面不仅有先前的内容,却也记载了那位陨落在槐江天境儒修自己的所得所悟!就跟最早贫道在云梦泽得到的那个关于仙器的记载,里面真真假假,多多少少都是记载和补充。”
明白了这些,萧华心神再往下看:“玉琾者,玉玠,玉制大圭也!纸帛之状感风而鸣。”
“贫道明白了,先前贫道曾问过姚轩,种出的玉有什么用,看起来这玉琾也是玉的作用之一啊!”
“可惜此物残缺,并无完整鸿宝祭炼之法,只有浮光掠影的介绍,也正是如此,那位陨落的大儒才随身携带,并没有传给自己的弟子吧!”
“嗯,除了鸿宝,还有合体字和律帖。这合体字就是叠加起来的甲铭文!”
“古怪了,甲铭文也能叠加??”
萧华心神越看越是有些纳罕,他还从来没想过把甲铭文叠加起来使用。
看过之后,萧华心神抚掌笑道:“有意思了,这才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把一些含义相似的甲铭文叠加起来,可以生出更多的增效,而把一些含义相反的甲铭文叠加,则可以生出类似阴阳平衡的奇特果效。”
“还有,若是更多的甲铭文无法轻易叠加,则可以借助律帖,将甲铭文凝绘在律帖之上,至于律帖,也是玉质。”
“当然,律帖并非单纯的合体字,还可以凝绘文阵。自己不过在这鸿宝文韵章内并没有过多的涉及,看起来那位大儒根本没把这些内容放在眼中,只有合体字才是他眼中的正道吧!”
“咦?这里面倒是有合体字的修炼,还有玉琾的制作之法,甚至有上古律帖的凝绘之术,不错,不错,这才是贫道所需!”
“可惜缺了天琛鸿范帛,真是不能十全十美。”
其实,《鸿宝文韵章》内有很多合体字、律帖、鸿宝、玉琾、天琛鸿范帛甚至文韵的记载,不过这些在萧华这等混元眼中已经算不得什么。
哪知道,待得萧华心神将这些东西当做消磨时光来参看和体悟了,他又深深被这些儒修的智慧所吸引。
周天鸿运,天庭儒仙的目标,跟三千大道一样,任何一种拿出来都足够萧华心神参悟一生。
特别是混元萧华,眼界和体悟都非同凡响,待得他再结合自己目前的孕种、结胚,甚至后面萌芽和抽枝等等,萧华心神恍然发现,自己眼界大开,又出现另外一种大道。
就如同当年他在大星河蓦然进入黑暗宇宙一般。
于是,接下来的二十万年,萧华心神只参看《鸿宝文韵章》,而且他又惊讶的发现,二十万年的时间居然不够。
“看起来,这鸿宝文韵章并非贫道所想简单啊!”
萧华心神感知到外面影身的动静,从绿柳之内飞出,感知着手中青铜珠子的文韵,笑道,“这东西内中就有文韵,难怪陨落的儒仙会一直带在身上。”
萧华心神返回肉身,中丹田的文种依旧在结胚。
此时萧华心神知道,文种凝结的不能说是‘道’,而是‘韵’,萧华心神感知了一下这‘韵’,知道这文韵依旧初生,并没有圆满,看起来还需要时间。
萧华也不着急,他左右要留在蓝家万年,放在林泉高逸图内就是二千万年之久,这足够萧华将文韵修炼到一定高度。
萧华从林泉高逸图内出来,玉圃之内,七十二个玉已经成熟。
不过萧华没有细看,因为仙禁之外,已经有几个儒修守在玉圃四周,甚至还有一个祭出如同镜面般的文器探察起来。
这也是影身通知萧华的缘由。
萧华皱眉了,刚要飞出,守在天空的一个儒修也脸上带着不悦,对祭出镜子的儒修说道:“蓝程,萧华不在,你怎么能随意探察人家的玉圃?”
“咳咳~”蓝程皮肤发黑,身穿淡青色衣装,他有些尴尬,急忙把镜子收起,说道,“蓝墨,我不是想提前看看他的玉吗?叶祖把萧华说得是天上少有,我这不是好奇嘛!”
蓝墨是个瘦长身形,面白的儒修,他的旁边则是一个矮胖,面皮发黄的儒修,他也笑着说道:“蓝程,你我拜会萧华,就应该有个拜会的样子,莫再探察了。”
“是,”名叫蓝程的儒修笑笑,急忙飞起,又看看远处说道,“姚轩这厮,咱们之前不是已经给他传讯了么?怎么还不见过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憨厚的儒修,他此时才说道:“我等冒然过来拜访,自然是要看人家的时间。莫急,莫急!”
这个儒修的声音刚刚落地,“呜”远处有一朵云霞飞来,姚轩满头大汗躬身施礼道:“诸位师兄,不好意思啊,我返回驻地交纳翠玉了。接到蓝程师兄雁书后,就立即跟轮值师叔交割,耽搁了时间,让诸位师兄久等小生告罪。”
“哪里,哪里!”四个儒修不敢怠慢,急忙过来见礼,说道,“是我们不告而来,打扰师弟交割翠玉,是我等之过。”
几人寒暄后,姚轩试探道:“几位师兄是想观摩萧华的玉圃么?”
“是啊!”蓝程显然跟姚轩很熟,他低声道,“上次你不是从我这里要了漱玉诀么?叶祖巡查时,看我种的珲玉成色不好,责骂了我,我不服气,反驳几句,他老人家就隐晦的点了这事儿,我可是吓了一跳,急忙请罪。哪知道叶祖并没有多说,只说了句‘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以为你入了叶祖法眼,哪知道是跟你在一起的萧华!”
(珲美玉。《集韵·平魂》:“珲,美玉。”)
“是啊!”身材瘦高的蓝墨也哭丧着脸说道,“年前叶祖巡查时,也训斥了我,说完不思上进,你说我招谁惹谁了?”
“诸位师兄~”姚轩也有些发急了,低声道,“我也有五百年没见萧华了,他种玉时,一般都布下文禁的……”
听到此处,萧华也不好意思再躲着了,他挥手间,仙禁之上云雾滚滚,看起来跟文禁相似。
“萧华出来了!”姚轩见状,喜形于色了,叫道。
萧华飞出环顾四周,拱手道:“不知几位文友到来,小生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哪里,哪里!”蓝墨急忙上前,笑道,“是我们冒然登门,来,姚轩,帮我们引见一下!”
感谢大家热情支持,大家在起点订阅的同时,别忘了在微信、qq、微博、抖音和快手等渠道上帮探花宣传,再次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