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89om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txt-第1027章 白駒過隙閲讀-40g2c

h89om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txt-第1027章 白駒過隙閲讀-40g2c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羏貊冲破那道猩红火焰组成的屏障,瞬间便被无数道触丝纠缠包裹,那一点本就摇摇欲灭的执念就如同烈火之中的露珠,顷刻间便已经被蒸发殆尽,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在神智尚存的最后一刻,它似乎看到了金狼神正蹲踞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呲牙一笑,似乎看到了乾坤倾覆、天庭覆灭,无数天人神明就此入灭,又似乎回到了云顶之上,那座供它藏身的金殿之中,忘记了当初的种种往事,只留下古神羏貊之名,让那些混沌蒙昧的信徒日夜颂唱。
我的手機通地府
只可惜,一切都要结束了。
万载生命,诸多筹划,都将在这一刻离它而去,随风飘散在天地之间,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
它没有躲避那些触丝的吞噬,反而直接迎了上去,只留下一声暗暗叹息,也许只有自己能够听到。
宮記·晏然傳
“吾生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
霸愛:我的小野貓 壹拾壹
业罗法王浑身是伤,以枪拄地,艰难维持着站立的姿势。
他远远眺望着那块熊熊火焰笼罩之地,一想起方才前去探查时所面对的恐怖场面,便不由得心中发麻,从头顶到脚底俱是一片冰凉。
简直不敢想象,那到底是怎样一种令人绝望的恐怖景象。
他不怕死,不然也不会在之前的大战中死战不退,就算是身受重伤,就算是拼上性命都不会皱上一下眉头。
但不怕死归不怕死,却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害怕。
原本他一直认为世间没有什么能够令自己心生恐惧的事情,就算是经历过的那些异闻事件,也从来没有将他吓到。
但是,刚才只不过是靠近了火焰燃烧之地的中心,看了那具被无数触丝包裹缠绕的躯体一眼,就让他陡然间心生极大恐惧,几乎陷入疯狂而无法自拔。
如果不是旁边的白漓眼疾手快将他拉了回来,没有让他被那些疯狂涌动起来的触丝包围,都不知道后面将会出现怎样的可怕结果。
不过好在也多亏了是他亲身前来,若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业罗弟子的话ꓹ 怕是还未真正靠近到那片火焰近前,便已经神魂俱灭ꓹ 死得不能再死。
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后,业罗法王转头看了旁边萎靡不振的少女一眼,“白漓姑娘ꓹ 如今之情势,你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白漓缓缓摇了摇头ꓹ “老爷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吾也不敢靠近分毫ꓹ 恐怕也只有等到夫人亲临ꓹ 才能将他带走疗伤,缓缓恢复吧。”
“只是夫人如今正在靠近东海之滨之处,正在被万千海兽牵扯,之前与狼神真灵交手时又消耗太大,因此纵然是得到消息便当即赶来,也至少需要不短的一段时间,真要到了那个时候ꓹ 老爷还不知道会变成多么恐怖的一副模样。”
业罗法王眉宇间阴霾重重,几乎能滴下水来ꓹ “圣使重伤至此ꓹ 老夫甚为忧虑ꓹ 不知道若是无法及时施救的话ꓹ 他还能支撑多长时间。”
一念蝕愛 唯愛傾城
嫡妻狠彪悍——壓倒 藍牛
白漓闭上眼睛,幽幽叹道ꓹ “吾已经将消息传出ꓹ 就看夫人何时能够赶来了。”
出乎白漓的预料ꓹ 红衣赶来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完全就是在得到消息之后,不顾自身的虚弱ꓹ 不管东海之滨的局势,不计代价在最短时间内赶到了此地。
不过对于红衣而言,这根本就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因为顾判对于她,就是根植于真灵神魂最深处的,比执念更加令她执着的一线光明。
在她的顾郎面前,其他所有的事情都不值一提,其实也根本不会引起她的任何关注。
之前也只是因为他的缘故,她才会顺着他的心意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护佑大魏境内的万民,清理各地的异闻事件。
而若是没有了他的存在,不管是人,还是兽,抑或是诸多异类生灵,在她的眼中,都是完全一样的东西,和路边的花草树石没有任何区别,最多可以被划分为能吃和不能吃两种情况,没有第三种情况存在的可能。
“你们就留在这里,吾一个人过去便好。”
红衣降临后的第一时间,便来到了那片被猩红火焰笼罩之处。
在火海边缘停下脚步,她回头看了随侍在侧的张厨子和白漓一眼,转身独自踏入了那道将天地都割裂开来的分界线。
任由熊熊燃烧的火焰舔舐着自己的身体,她提起裙裾,缓缓向前,一步步来到了那具令人望而生畏、见之疯狂的躯体近前。
下一刻,狂暴飞舞的触丝从四面八方朝着她围拢过来,带着破坏一切的恐怖气息,刹那间便将那道红衣红裙的身影完全淹没在内。
超級相師 雲霄
她依然在缓步向前,甚至没有施展任何防御法门,仿佛那些触丝根本就不存在。
颜色各异的触丝瞬间刺破了她的红衣红裙,接触到了里面纤细柔弱的身体。
她本就虚弱惨淡的面色在这一刻变得更加发白,终究是在此时停下了向前的脚步,距离那具已经看不出人形的恐怖躯体还有不足十步的距离。
因为她已经被密密麻麻涌动的触丝完全禁锢在了那里,就连动一下手指都是无法完成。
“顾郎,你现在很难过吗?”
红衣幽幽叹了口气,御使思念入梦秘法,小心寻找着那道熟悉的意识。
唰!
本来正要顺着她的七窍继续向内深入的触丝忽然间停住了。
而在她得声音落下之后,甚至开始缓缓向后退去,给此地留出了一片数尺方圆的空间。
“红衣。”
下一刻,一道充满痛苦的沙哑干涩声音在她的意识深处直接响起。
“妾身就在这里。”
她伸出手臂,轻轻从眼前的触丝上拂过,又低低叹了口气道,“吾这就带顾郎回家。”
沙哑干涩的声音再次从疯狂乱舞的触丝深处传出,“我不知道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她微笑起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妾身的顾郎啊。”
“而且妾身本就不是人,所以顾郎就算是变成现在的非人模样,在妾身眼中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