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k2bjw熱門言情小說 生活系大佬 愛下-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羅夫納展示-gpe5y

k2bjw熱門言情小說 生活系大佬 愛下-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羅夫納展示-gpe5y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威斯庄园,主楼,主人书房。
林红上来送酒的时候,林凝的表情稍显古怪。
收房租林凝不陌生,收地租,林凝这还是头一遭。
“你说的地租是怎么回事儿?威斯特领需要收租吗?”
随手斟了两杯酒,淡粉色的美甲弹了弹酒杯,沉默片刻,林凝轻声问道。
“威斯特领我们有抽税,并不需要缴租。我说的是伦敦西,西南。”
“伦敦西?包括奢华伦敦?”
“包括,夫人,您还是抽空关心下家里的产业吧。”
林凝看起来还挺惊讶,约翰和蔼的笑了笑,语重心长道。
“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我下午逛的奢华伦敦,是我们威斯特的?”
“不全是。”
“怎么说?”
“奢华伦敦的大部分物业产权隶属于腐国皇家财产局和格罗夫纳集团。”
“皇家财产局不提,格罗夫纳集团关我们什么事?”
“咳咳,夫人,格罗夫纳集团,是您的。”
当了半辈子管家,就没见过这般对名下产业不上心的族长。
应该是避免林凝过于尴尬,不等林凝开口,约翰接着说道。
“夫人您似乎是忘了,您不只是Ninglin•威斯特,还是Ninglin•格罗夫纳。”
“直说不好吗?”
莫名其妙多了个头衔,也是醉了。
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真心搞不懂这帮贵族佬都是个什么情况。
“简单的说,待夫人您正式继位后,您将拥有腐国0.22%的土地,您将是腐国最大的地主,更是拥有半个伦敦的女人,伦敦最有名的两块富人区,Mayfair和Belgravia都是您的。。。”
“。。。”
约翰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听起来还挺牛哒。
空間之男神賴上特種兵 瀟湘美娜
林凝轻抿了口杯中酒,捏着酒杯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作为初代威斯特公爵的孙子ꓹ Hugh老公爵曾经是腐国首富,也是第四代格罗夫纳族长ꓹ 有钱到可以买下整个伦敦。老公爵结过四次婚,与Coco Chanel是情人关系。。。”
“香奈儿?”
滔滔不绝的约翰,说的还挺嗨。
直到听到那句世人皆知的香奈儿ꓹ 一头雾水的林凝,这才插上了话。
“没错ꓹ 就是那个吻遍世界的香奈儿。”
“吻遍世界?”
“香奈儿口红,喜欢的女人很多。”
“呵呵。”
一本正经的小老头ꓹ 开起玩笑来别提有多冷场。
林凝尴尬的笑了笑ꓹ 也算是对腐国人民的幽默,有了一定了解。
“老公爵和香奈儿好了十年,不愿嫁给他的香奈儿永远都是他心中的那抹白月光。。。为了纪念,20年后,老公爵在伦敦市中心的街头灯柱上,刻了香奈儿品牌的标志,同时还刻了个大写的威斯特族徽ꓹ 至今仍在。”
“至今仍在?”
“没错,那片区ꓹ 隶属于威斯特。”
青春放飛的夢想
錦醫夜行 未眠君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ꓹ 林凝撇了撇嘴ꓹ 必须承认ꓹ 是个人都比自己豪的感觉,真不怎么样。
“夫人ꓹ 距离您正式继位不足一周ꓹ 您有必要了解下您继位后的日常工作。”
从林凝的表情不难看出ꓹ 林凝应该是对老公爵的风流韵事不感兴趣。
约翰轻抿了口杯中酒,说话时的表情ꓹ 还挺凝重。
“哈?我都是腐国最大的地主了,还需要工作吗?”
“额,夫人,您继承的不只是家族370多年积累的财富,还有责任。”
“好吧,老公爵平时都是怎么工作的?”
“老公爵每天都要做3件事,一是经营格罗夫纳集团,二是管理慈善机构,三是履行他在部队的义务。”
“听起来还行,应该不怎么费事儿。”
“那个,夫人,老公爵是150个慈善组织的主席,待您继位后,您也是。”
“。。。”
“咳,咳,夫人。”
林凝呆呆的样子,看起来还挺萌,约翰轻咳了声,接着说道。
“老公爵出事前答应地方建一座退伍老兵康复中心,并为其提供全套创伤医疗设备,大概需要9000万磅。”
“9000万,磅?”
“是的,您没听错。”
“好吧,别给我说家里没这么多钱。”
约翰的表情很复杂,看在眼里的林凝,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很遗憾,以前有,待您继位后,没有。”
“9000万磅都没有,不觉得矛盾吗?你才说了那么多产业。”
撒旦首席的百日寵妻
“夫人您似乎忘了,继承遗产,是需要交税的。”
“遗产税?”
“没错,而且是最高档,40%。”
“40%?什么意思?”
“在遗产税这方面,腐国有一个7年的时间限定。在去世的7年前,根据赠与人的赠与财产时间,会产生不同的税率。7年是0,6-7年是8%,5-6年是16%,4-5年是32%。。。”
“打住,直说需要交多少就是。”
“具体那帮税务官还在核查,大致应该在28-35亿磅之间。”
“28-35?照你的意思,光交税,我就交了个唐百亿?”
记忆里英镑和华币的汇率是8.68,心算过后的林凝,张了张嘴,整个人都不好了。
“准确的说,是不少于两个。”
“少贫,我不是公爵么,还是腐国最大的地主,还是150个慈善机构的主席,就没点优惠政策给我?”
“很遗憾,并没有。夫人您有所不知,近些年因为遗产税放弃继承的贵族有很多,伯爵,侯爵,子爵,男爵。。。。”
“打住,说他们干嘛,家里不是有个威斯特基金吗?基金也需要交遗产税?”
“夫人,我先前说的税金,威斯特基金并不包含在内。”
“真够黑的。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就剩几天了,我去哪给你找这么多钱?叶玲菲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缺钱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准是叶玲菲。
看着面前一脸苦笑的约翰,林凝撇了撇嘴,接着说道。
“还愣着干嘛,一起想办法。”
“办法?”
“不想办法搞钱,难不成你还能给我变出来?”
“那个,夫人您误会了,早在送遗嘱去贵族委员会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筹备这笔税款了,目前就等税务那边给数字就好。”
“所以这笔钱你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威斯特三百多年的传承可不会被一个遗产税打垮,相信我,这不但是笔贵族史上最高的税金,还是我们威斯特的荣光,是我们对腐国的馈赠,是。。。”
“闭嘴吧你,蠢货,那都是我的钱,凭什么要给腐国政府。”
约翰看起来还挺得意,林凝撇了撇嘴,没好气儿道。
“这,夫人您的意思是?”
“当叶玲菲不存在吗?从她那骗,不香吗?”
“。。。”
林凝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真挺难理解。
约翰张了张嘴,一时间愣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给我拿瓶眼药水,晚饭那会儿陪我演出戏。”
穿越去做地主婆 希行
沉默良久,似是想到了什么,林凝眼前一亮,连忙说道。
“夫人是要?”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说了你也不懂。”
“苦肉计?”
“没看出来,你华语还挺棒。”
“家里一直有请华语老师,三十六计,不可思议。”
“少见多怪,罗织经才是阴人的祖宗。”
“罗之景?”
“自己问老师去,孙凌宇那边怎么说?”
约翰挺好学,奈何林凝没心思教,想到关荷那笔款子,林凝抿了口酒,直接问道。
“呵,孙先生的酒量不怎么样,两瓶威士忌,就全说了。”
“老狐狸。他都说什么了?他真的4岁还尿床?”
“据他说有照片为证,夫人,这不是重点,也不是您该关注的。”
“咳咳,我这不是好奇嘛,行啦,说正事儿。”
“一共是两亿4千万磅的现金,具体在哪孙先生没说。”
“没说?”
“说到钱的时候,孙先生突然睡过去了。”
“这家伙,八成是装醉。”
“孙先生当时的状态,应该不是装的。”
“是不是装的重要吗?这年头,借着醉意试探的人还少吗?”
是人都有私心,那么大一笔钱,林凝并不觉得孙凌宇会蠢到因为喝醉,就和约翰掏心掏肺。
“夫人的意思,孙凌宇是趁醉说出这笔钱的?”
煙火的季節 散寒星
“不然呢?关荷应该有交代这笔钱的出处,他一个华国的拆二代,怎么敢拿?”
“夫人您说得对,就算那边都是面额50磅的现钞,至少也要5个立方米,就算他每次背1000万,也要背24次。”
“呵呵,真当那毒枭是傻得,相信我,孙凌宇那家伙,最多背三次,就得凉。”
“的确是这样,关女士近期出现过的地方,应该有不少人在暗中盯着。”
“所以嘛,我们能想到,孙凌宇一样能,这家伙,别看人高马大,聪明着呢。”
淡粉色的美甲,轻弹酒杯,林凝说罢,顺势给不远处的林红,丢了个眼神。
“你安排俩人跑一趟,那什么毒枭,先处理了吧。”
待林红走上前,林凝淡淡道。
“好。”
“没人可以打我的钱的主意,约翰,我说的对吗?”
“当然。”
“如果把这事儿交给你,孙凌宇那份,你怎么看?”
“家里早期有做过这方面的业务,通常都是五五分成,如果孙先生想要带回华国的话,家里在沪市有间上市公司,在澳岛有间赌场,有的是办法把钱给他。”
血煞天魔 海陳
“我怎么记得是四六?”
“夫人您说得对,恕我老糊涂,的确是四六,他四,我们六。”
遊戲女王要翻身 七箬
“去安排吧,直接跟他说,他是聪明人,知道怎么选。”
“好,我这就去。”
“等下,这笔钱我们本来就有一半,别把账算错了。”
眼瞅着约翰即将离开,想到关荷曾经的承诺,林凝轻声说道。
“一亿两千万的40%,夫人,这笔账不难算。”
“呵呵,这家伙运气真不错,来时中了吨AD钙奶不说,走时又中了4个亿。”
“嘿嘿,托您的福,不然这笔钱,他一个人可带不回去。”
“去吧,记得叫丽莎把眼药水送来。”
钱毕竟不是大风刮来的,开源节流很重要。
看着约翰离去的背影,林凝轻叹了口气,养家不易,四六分成,孙凌宇应该不会介意。
威斯庄园,副楼,客房。
约翰找上门的时候,孙凌宇已经醒了有段时间。
压根不给孙凌宇回神的机会,约翰捋了把精致的八字胡,开门见山道。
“孙先生的演技很不错,那笔钱,我们可以帮你拿。”
“你也不赖,这才不到6小时,我本以为你明天才会来找我。”
“关女士应该有过交代,那笔钱有一半是我们的。”
江山一鍋煮 劍道江湖
“没错,她还交代过,这笔钱,是某个大毒枭的赃款。”
“地址给我,你那份,我们会给你的。”
“你知道的,我是华国人,我的家在华国,我只是来这边谈奶酪跟火腿的华国代理权。”
带不回去的钱再多也没用,孙凌宇随手点了跟雪茄,接着说道。
“我要华币,要干净钱。”
“没问题,现在的行情是三七,孙先生如果觉得高的话,可以试着找找别的门路。”
“三七?”
“我们七,你三。”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你这是在趁火打劫吗?”
约翰看起来还挺认真,确定自己没听错的孙凌宇,狠狠摁灭了手中的雪茄,说话时的表情,狰狞了不少。
“生气从来不解决问题,孙先生,在您生气之前,您是否已经忘了,这笔钱,实际是笔赃款?”
“。。。”
“相信我,在腐国,除了威斯特,没人敢拿这笔脏钱。”
“我要见林老板。”
原本的一亿两千万磅,瞬间少了大半,孙凌宇这会儿,又哪可能善罢甘休,沉默片刻,孙凌宇沉声道。
“如果是为这笔钱的话,孙先生大可不必,夫人既然将这件事全权交给我负责,就不会轻易干涉我的决定。”
“你。。。”
“这样,一口价,我可以做主给你四成。”
“四六开?”
“没错,只要我们得人看到钱,你在华国的账户,就有4个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的汇率是8.7,四千六百万磅,应该是4亿2千万才对。”
“您说笑了,就4个亿,税后。”
林凝既然说是中了4个亿,那就不能多。
约翰笑着眯了眯眼,言语间,不容拒绝。
“税后?”
“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