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51章:佛子大人,請留步(29)鑒賞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裕策率先与霍雁晚战成一团,唐果与玄尘站在原地观战,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后,唐果明显皱了皱眉,低声道:“裕策道君的实力虽不错,但如今我们身处阵法之中,霍雁晚有阵法加持,实力大涨,小道君怕是很难取胜。”
玄尘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道:“先破阵法。”
“我也是如此想的。”唐果与玄尘想到了一块去,转头看了看四周,问道,“你来还是我来?”
“贫僧来吧。”
玄尘低头看了眼她脚下的足履,往前一步跨出后,他挂在僧袍系带上的蛟铃忽然响动。
唐果抬眸看向他身侧,左手指尖弹动,一簇幽蓝色的鬼火突然燃起,众人耳边响起痛苦的嘶吼,均是吓了一大跳,原本浅淡的几乎看不见身形的鬼影慢慢现出真身,三条火红色的蓬松大尾巴扫向众人。
唐果抬袖凭空扔出一朵纯白色优昙花,花心处是散发着荧光般的紫色,优昙花刹那绽开,将常清和青山派弟子,以及没有反抗之力的凡人全部包裹在花心内。
三条狐尾甩在花瓣上,几片花瓣轻轻抖动,花心拢起将所有人都保护起来。
站在优昙花之外的唐果歪了歪脑袋,看着露出兽尾的妖魂,诧异道:“竟然还藏着一只三尾妖狐的魂魄,倒是有些能耐。”
妖魂不好搜集,妖族崇尚自由,且有着由来已久的规则,弱肉强食,竞争一向酷烈,能够修成三尾的狐妖本就不易,这种妖怪能得到天眷,只要勤勤恳恳修行,不说修成狐族的九尾王族,也能在高级圈捞个不错的位置,怎么可能愿意将妖魂交给邪修被支配。
玄尘抽出降魔杵,唐果伸手拦住他,淡然道:“你去破阵吧,这只小妖精交给我就行。”
只是迟疑了几秒,玄尘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望着阵法中其中一个位置走去,刚走进去,他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所有人视线内,唐果并不担心他会出事,从自己的袖袋中掏出一把只有小拇指长的铁剑,铁剑躺在她掌心瞬息变长,不过剑身依旧破破烂烂,看起来用手轻轻一掰就能断掉。
冷灰色的剑身看起来过于寒碜,妖狐龇着一口小白牙,红彤彤的眼珠子像两个霓虹灯泡,嘲讽地看着她。
“早就听闻麟磬鬼王实力不凡,但数百年都未曾再出手过,小妖想领教领教。”
唐果右手握住剑柄,挑眉看着故作斯文的妖狐:“你现在不算妖,算鬼。”
“你可知,无论仙妖人魔,凡是成了鬼,皆要归阴司管辖?”唐果问道。
妖狐嗤笑道:“我阳寿未尽,不归阴司管。”
唐果将剑敲在左手掌心,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道:“正好,你这种非妖,亦非正籍阴鬼,我倒是可以越俎代庖,管上一管。”
妖狐:“……”
“你这种小家伙就是欠教训。”
唐果嘴上还训着话,千丝万缕的鬼气便已经从地上缠住了妖狐的尾巴,妖狐这才发现她拎着破剑就是做样子,左手指尖飞快地翻动,结出几道法印,从天而降,劈头盖脸地砸在妖狐身上。
妖狐想要躲开,尾巴却被一缕缕鬼气薅得太紧,她扭头看着尾巴才发现,那些跟麻绳似的鬼气上分出一只只小手,紧紧耗着她尾巴上的毛。
“!!!”
“偷袭!卑鄙!”
“堂堂鬼王竟然不讲武德!”
唐果翻了个白眼,提着剑慢吞吞地走到她身边,将剑悬在她一条尾巴根部:“给你个重新发言的机会。”
妖狐圆乎乎的眼睛蓄满了泪水:“别砍。”
“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给你留一条尾巴。”
唐果顺手撸了一下毛茸茸的狐尾,觉得还挺顺滑的,可以砍下来做条毛领。
妖狐:“我说。”
“指使你过来的是邪修?”唐果问。
妖狐飞快点头:“是。”
“你可还记得那邪修长什么样?”
妖狐摇了摇头:“他带了一张面具,可以隔绝神识。”
唐果眸色加深,大致上可以判定之前见到那个戴面具的邪修就是了。
唐果:“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妖狐抱着自己一条尾巴,害怕地说道:“我本来在洞府中修炼,触摸到了突破的瓶颈,但是因为之前和熊妖打了一架,受了点伤,所以需要采摘灵药疗伤,所以我就去鹿山的断崖摘了已经成熟的天星菇。服下天星菇后,我就闭关冲击瓶颈,结果再一睁眼,就变成了魂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肉身怎么没的。后来飘了三天,那个道士就出现了,说是可以帮我找到肉身,但我要先和他结契,帮他做三件事。”
“然后你就结契,按照他说的做了?”唐果震惊地看着妖狐,吐槽道,“你真的是狐狸,不是二哈吗?”
“不都说狐妖很聪明的吗?”
唐果觉得这只狐狸的智商真的是……有点捉急。
妖狐气鼓鼓地说道:“我也不认识别人啊,有个人愿意帮忙,付点报酬本就是应该的吧!”
唐果拿剑抡在她脑袋上,狠狠地砸了几下,对她理直气壮地犯蠢非常不满。
“你还有理了?”
“你怎么不想想天下那么巧的事情,怎么不能是对方先做了手脚,将你肉身偷走,然后骗你给自己打黑工?”
妖狐:“!!!”
“还能这样吗?”
妖狐抱紧自己的尾巴瞪大了眼睛,满脸震惊之色。
“知道那邪修现在在哪儿吗?”
唐果懒得再跟她普及防骗知识,妖界现在民风怎么那么淳朴,这不科学啊?!
妖狐嗫喏道:“我和他原本是在阵法外的,后来他把我丢进阵法里,就分开了。”
“他进阵法了吗?”
妖狐:“不知道,反正我进来的时候,他还没进来。”
唐果将剑收起,伸手薅住她一条尾巴,在她痛得嘤嘤哭起来的时候,面不改色地将她团成一团,揉成了一颗黑色的珠子,珠子差不多有鹌鹑蛋那么大,中心还流动着一丝红色的暗光。
她将妖狐的魂珠塞进袖袋里,慢吞吞地敲了敲紧闭的优昙花瓣,纯白色的优昙再度绽开,里面的人一脸懵,看着一片狼藉的院落,根本不知道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
“那只妖狐呢?”
常清探着一颗卤蛋头往四周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在一脸闲适的唐果身上。
唐果右手拎着那柄破剑,偏头耸了耸肩:“不见了,估计是被我吓到,早跑没影儿了。”
妖·珠珠·狐:嘤嘤嘤,这女鬼好特么的可怕!!!还满口谎言。
“你们待在这里不要乱跑,有危险优昙会将你们保护起来,别跑出它能保护的范围就行。”唐果叮嘱道。
常清:“那你呢?”
唐果没想到常清还会关心她,将破剑插回剑鞘,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要去把那个邪道揪出来,跟只臭老鼠一样,到哪儿臭哪儿。”
常清犹豫了两秒,小声说道:“那你小心点儿。”
“好。”唐果意外地感叹道,“没想到你这么有良心,还会担心我。”
常清板起无情的小脸,说道:“你想多了,我家小师叔还是个小辈,大人作为长辈还是赶紧将邪修料理了,顺便帮我加小师叔破阵吧。”
唐果:“……”她认识的可可爱爱的常清哪去了???
“大人快去干活儿吧。”
常清走回优昙花心附近,与唐果对视着,眼里明晃晃写着“你怎么还不去”几个字!
……
唐果拎着自己的破剑,一脸怀疑人生地朝着阵法一处走去,白色的身影很快消失从众人眼中消失。
在一脚踏在黑壤上的瞬间,唐果就觉察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她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头顶紫灰色的天空,天空中时不时闪过一道暗色的流光,轰隆隆的声音从高远之处传来,远处的半空中十几枚绿色的指示灯在夜空中闪烁,一只巨大的黑影如同浮游在夜幕中的巨鲸,缓缓地靠近她所在地点附近。她前方是巨大的垃圾山,绿色的指示灯转为红色,天空中巨大的黑影打开了腹部,将无数垃圾投在这方土地上。
她身上的白裙变成了勾线的灰色麻片,体型也变得很小,成了幼崽形态。
唐果的双目瞬间冷了下来,如果不是上一秒还在位面任务,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都会怀疑自己这些年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黄粱一梦。
这里是她从有意识起就生活的地方,这是星际无数无名星中的一颗,因为数百年前资源全部枯竭,被编为其他星球指定的附属垃圾星,其他星球一切不可回收的垃圾都会被囤积,然后投放到这颗无名星。
……
她出生在这颗垃圾星,靠着从无数垃圾中翻找食物营养液长大,不知道父母是谁,没有亲人。
从生出自己完整意识开始,她就是一个人,那时已经有七八岁了。
七八岁之前,她是谁,做过什么,她自己都没有印象。
只是在自己居住的窝棚里翻找出了一份实验报告,还有一个不该出现在垃圾星上的空间折叠设备。
她猜测过自己的身份,可能是流放到垃圾星的罪犯后代,也可能是星盗结合的后代,甚至有可能是什么家族的成员,被报复劫持投送到垃圾星……也有可能是某些研究室的实验体,作为失败品被扔到了垃圾星。
她做过万千种设想,但是她找不到其他线索。
……
她和一般的星际人类的确不同,星际星民的精神力普遍在F级到2S级之间,少数可以达到3S级,这类属于顶尖的精英。
精神力在3S级之上的,也有,但极少,超3S级精神力者整个星际不超过三十人。
而她的精神力在超3S级之上。
大学时期她拆解过精神力鉴定设备,目前星际鉴定精神力的设备最高也就到3S,超3S需要特殊的仪器检测,还不那么准确,所以她根据原来的精神力鉴定仪器,重新升级改造了一个高等精神力建设设备,测试过自己的精神力,4S+。
这个结果她觉得也不是很准确,因为超3S和4S,还有超4S,甚至5S级的界限并不是很明确。
但是4S+的精神力,在整个星际都是闻所未闻的。
纯情小农民 小村长
她入学时的精神力检测,控制在了3S级,所以才能进入星际最好的计算科学专业。
3S级的人可以进入很多行业,做到顶端的位置,但是她是黑户,身份造假,虽然她已经做到了极致,想要查出来估计要开放星网最高权限才能查到,但是为了避免招来更多的麻烦,她没有进入会对个人身份资料严格筛查的工作岗位,选择了时光管理局的管理员工作,在卫氏财阀旗下的一个高级全息游戏部门任职。
本来打算在这个岗位上边玩游戏边养老,但没想到会被高奈那个傻X变态盯上。
虽然她早有耳闻,高奈对局里的女性员工有过骚扰行为,但是她也没怎么在意,因为从垃圾星走出来那么多年,还真没有什么不长眼地作恶做到她头上。
她本质上也不是什么好人,垃圾星那种地方根本不可能有好人,否则坟头垃圾都堆得山高了。
所以高奈的事情她从来不管,然后……
那混蛋反复在她底线上横跳,还将手伸到她的身上,最后被她圈在男厕所里打到废。
才有了清空积分,降职,关闭大部分权限的惩罚。
……
唐果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看着四处从黑暗中钻出来的难民,疯狂地朝着新投放的垃圾跑去。
她的鼻息间全是酸腐臭味,这种味道让她心情很差,心里更是有些按捺不住的狂躁。
忽然有人撞在她身上,将她推到在地,一只揣着裂口皮靴的脚踩在她右肩,撕裂的疼痛让她握着那柄破剑的手收紧。
老板说的有道理
“呸,小杂种。”
身后男人朝她啐了一口吐沫,然后踩在她脑袋上,朝着垃圾堆跑去。
她只有成年人半身高,身体瘦弱得吓人,整个人像一幅披着黑黄色人皮的骨架,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后,盘腿坐在地上看着为了食物而争夺的大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