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n3uar都市小說 多情江湖無情客 起點-第四十六回 北有家人世獨立-lr1q1

n3uar都市小說 多情江湖無情客 起點-第四十六回 北有家人世獨立-lr1q1

多情江湖無情客
小說推薦多情江湖無情客
谁也没想到双雄会与红枪会的冲突竟然会以如此戏剧性的一幕而落下帷幕。
而随着戏剧性的结果流传开来的,还有红枪会新会主的说话怪癖。
但是这并不妨碍事后众人认识到,杭州城马上就要变天了。
随着狂刀帮覆灭,双雄会投靠红枪会,城南好不容易得来的平衡局势已经打破。
再加上薛明那在杭州城可以排的上前五的武功,导致现在的杭州城可谓是暗流汹涌。
无数人在暗中奔走,投诚、结盟、背叛在不断上演,就连普通人也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但这一切因为重阳节的到来而被暂时压了下去,可谁也无法保证在将来哪天会全部爆发出来。
…… ……
九月初九,重阳节,又称重九节、登高节,此外还有茱萸节、菊花节之称。
重阳节同时还与除、清、盂三节同是中国传统节日里祭祖的四大节日。
在这一天所有亲人都要一起登高“避灾”,而这一天也是史明出殡的日子。
因为情况特殊,故而一切从简,但相较于常人家来说却也可称得上风光大葬了。
艦娘之無雙幻想 夜盡月落
除了收到请柬的,杭州城里层次够,或消息灵通之辈知道后,在天色才放明时就陆陆续续有人来了,即使不来的也让管家下人送来了大礼。
毕竟这关系到未来杭州城的格局划分,提前下注总没有错,即使在将来的争斗中红枪会输了,赢的人也不可能追究今天的送礼出席,毕竟法不责众。
但若是赢了,谁知那红枪会的新会主是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因此而事后再清洗一番。
所以众人都抱着这样的心理纷纷而来,导致红枪会现在可谓门庭若市。
薛明及其红枪会众人虽然早有预料,却仍未想到来人会如此多,就连李剑星师兄弟三人和方子铭都来了。
结果导致史玉柱,李博还有新投靠来的赵权及其二弟赵利齐齐出马一起招待来客,而酒席都摆到了院子外的街道上,如此方才堪堪没有横生枝节。
“今日。诸位。能。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参加。我。父亲。的。葬礼。送。我。父亲。最后。一程。薛某。在此。感激。不尽。”
见众人吃好后,薛明身穿孝服站在石阶上拱了拱手说道,而后双手往下按了按,示意喧闹起来的人群安静。
待人群安静下去后,薛明又接着说道:“在此。我。还。要。借着。这个。场合。宣布。一。件事。那。就是。从。今天。开始。红枪会。改名。为。斗阁。”
東方不敗之絕代傾城
薛明语气虽然平淡,但众人听后却瞬间不淡定了,就连李博,史玉柱及红枪会众人闻言也十分愕然,因为薛明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对他们说道过这件事。
‘斗阁’?你这是要‘斗’什么?‘斗’我们吗?还是打算也学那些流寇,‘斗’官府……
薛明不管台下喧哗的众人,自顾自的说道:“起棺!”
…… ……
如果说之前的杭州城是暗流汹涌,那么薛明的改名之举则是直接在这暗流下又投下了一颗随时会引爆的**。
就在这暗流要喷发时,一个消息又使得这涌动的暗流再次平息了下去。
“杭州城外,有人在灵隐寺附近看见了一匹妖马。”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豪門主母 陌上纖舞
在这世界上除了人类之外,事实上还有一些得天地造化,可以媲美人类武者的动物或者植物,厉害者甚至可以呼风唤雨,毁城灭地,于是人们就称呼这类可以媲美武者的存在为妖兽。
现在出现在灵隐寺附近的妖马,据见到的人说,妖马全身幽黑,没有一根杂色,更是四蹄冒有紫火,来去无踪,宛若阴间鬼马。
此时若谁能降服这匹妖马,或许就能改变薛明一人独步的局面,所以其余势力纷纷派人上山,搜寻妖马的踪迹。
而此时薛明,李博,史玉柱,赵权,赵利五人也正在薛明的书房中商量着这件事。
“万万不能让其他人得到此马,不然我们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弄不好,我斗阁还会就此从杭州城除名。”李博忧心忡忡的说道。
“李当家说的对,若是妖马让人得到,阁主的武力优势就会被此打破,到时候我斗阁可能还会成为众矢之的。”赵权对此也是担心不已。
綜家有家規 忘卻的悠
“可是若这是个假消息,为了针对阁主和我斗阁呢?毕竟这时间也太过于巧合了。”对于李博和赵权的话史玉柱不置可否,而是说出了另一种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你们。留守。我。独自。一。个人。去。李博。待会。准备。一副。上好的。弓箭。给。我。”
“如果。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那。就。不用。说了。都。回去。歇息吧。”薛明一锤定音,直接拍板道。
李博等人见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最终只能无言的走出书房。
…… ……
“这是云雪弓,异宝阁最好的弓,传说由昆仑山的千年寒铁打造而成,弓弦则由玄玉蚕王的蚕丝鞣制而成,内力高强的人,甚至可以直接借此以内力凝聚出冰箭,一箭出而风雪至。”
“这是无影箭,箭出无形,这是爆裂箭,射中后会产生剧烈的爆炸,这是……”
一大早,李博就拿着自己昨夜连夜敲异宝阁的门,重金买来的弓箭向薛明一一介绍道。
薛明接过弓箭,只见弓透体雪白,无一丝杂色,就连弓弦也是洁白如玉,宛若一根玉丝,拿在手中只觉一阵阵寒气袭来,而箭矢一看就知道是精品之作。
“不错。”薛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比他预料中的好了太多。
最強無限穿越系統
‘能不好吗,五万两的弓,二千两的箭,能不好吗,红枪会二十多年来累计的财富可就全在这了。’李博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可不可以不要思念 心末殤
“对了。待会。你。把。这。副。字。挂在。大厅。去。”薛明放下手中的弓箭,将昨夜自己写下的一副字从书桌上拿起,递给了李博。
李博疑惑的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異世雜貨鋪 捉貓的耗子
与天斗,其乐无穷;
与地斗,其乐无穷;
与人斗,其乐无穷。
“好,好一个与天斗,好一个其乐无穷。”李博一看,不禁大声吼道。
“本来我对你改名还有些不满,但现在一看到这三句话,以往什么怨言都消散了个干净。”激动之下,李博连以往对薛明的不满都说了出来。
说完瞬间惊醒了过来,从字上抬起头来惊慌的看向薛明,却发现薛明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像是没听见他刚才说的那番话一般,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就在李博惊慌不已时,只听薛明开口说道。
“呵呵。我。知道。你。不满。其他人。也。不满。所以。字。挂。出去。”
“呵呵……”李博闻言尴尬一笑,也知道自己再留下去只会更徒增尴尬,所以朝薛明拱了拱手,拿着那副字连忙退了出去。
薛明对于李博等人与帮众对自己的不满,又不是没感觉到,所以昨夜特意把这三句话写了出来,不过在写下这三句话的同时,也让薛明忆起了那个若云一般的女孩子,那个真正写下这三句话的女孩子。
‘不知她现在过得如何?’
薛明望向北方,有些怅然若失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