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si9qp精彩玄幻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第九百三十章 舉國之力熱推-ai7z8

si9qp精彩玄幻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第九百三十章 舉國之力熱推-ai7z8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将军……”柳昌捂着肚子,一脸痛苦模样,跑到了李芒面前。
李芒没好气得瞪了他一眼:“没用的东西,回去找军医包扎。”
柳昌满脸羞愧和懊悔之色,恨恨地回头看了看邓远和赵云,便迅速从李芒身后跑了过去。
“呔,先宰了你这厮,也是一样。”
邓远高声怒喝,长枪一挺,直刺李芒面门。
“子阳小心……”
赵云刚要出言提醒,便见到李芒不紧不慢,伸出右手挥了一挥。
前方的土地之中,忽然一更绳索绷了起来。
“糟糕,是绊马索!”
赵云这个念头刚一出现,还不及出言提醒,邓远却已冲得太快,难以停下,直接被绊倒,整个人都从马背上被摔了出去。
“哇呀……狗贼……”
邓远重重摔在地上,不过所幸没有受什么伤,他一个鹞子翻身便重新站了起来,仇视地看着李芒。
“我今日不宰了你,名字便倒过来写,看枪。”
邓远挺枪便刺,李芒依旧原地站定,丝毫不为所动,他再次挥了挥手,顷刻之间,一个个绳套,从两侧的树林之中飞了出来。
“滚开!”邓远十分不耐,长枪在空中快速飞舞,锋利无比的枪头,将那些绳套一个个劈断。
然而,绳套数量实在太多,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将其全部斩断,很快,三个绳套就将他牢牢套住。
随后,这三个绳套瞬间收紧,邓远整个人都被捆得结结实实,双手也被束缚住。
“狗贼……净会使这些阴招,我呸……”
他对着李芒狠狠唾弃道,李芒耸了耸肩道:“你们汉人常说一句话,叫兵不厌诈。如今乃是在战场之上,只要能赢,便是胜者,何必在乎手段呢?想骂就多骂几句吧,本将军可不会与死人计较。”
“想杀子阳,问过我的长枪了么?”
一道白光疏忽而至,只见赵云已然冲到了距离邓远只有数十步的地方,他单手持弓,搭上一支利箭,对准李芒,一箭射了出去。
“又来?”李芒似乎早有准备,身子微微一侧,便躲过了这一箭。
“哼哼,赵云,你射术虽精,可要想杀我,却也不易。来人,先杀了这邓远。”
随着他一声令下,数十名高句丽士兵涌了出来,他们手中都拿着一把长柄的镰刀,凶神恶煞砍向邓远。
“啊呀……无耻小人……”
邓远惊呼一声,情急之下,使出了十二分力气,硬生生拽着三个绳套另一端的敌军,快速闪躲起来,让那些镰刀统统劈了个空。
“嗖……”又是一道利箭破空之声,不过这支利箭,既没有射向李芒,也没有射向那些镰刀兵,而是射向了其中一个绳套所牵引着的麻绳。
这一箭之下,邓远顿觉套住自己的力道少了一股,整个人瞬间轻松了不少。
“嘿嘿,子龙干得好,继续,继续啊……”
不过在他说话间,赵云已然策马来到了他的不远处。
他将长弓一收,再次挥舞亮银枪,几枪之后,便有几名镰刀兵丧命于枪下,而赵云也顺利杀到邓远身边。
紧跟着,伴随着几道银光闪烁,剩下的两个绳套也被挑断,邓远随即重获自由。
“哈哈,老子回来了,姓李的狗贼,这回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邓远嗷嗷叫地,挺枪扑了上去。
赵云这回也抛弃了一切顾忌,眼看着李芒已经近在咫尺,相距不过百余步,自己哪怕是拼出性命,也要将这个幽州的心腹大患留在此地,否则自己也无颜再见天子。
想通了这一点,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强盛无比,连人带马,化作一道白光,左突右刺,杀向李芒。
两人的“龙虎双枪”组合特技再次触发,简直是神威无比,无人可挡,追赶上来的那几千名高句丽士兵,只要进入二人周身一丈之内,便都做了枪下亡魂。
到了这等境地,李芒终于神情有些严肃起来。
他再次挥了挥手,两侧树林中,传来了“莎莎”之声,然而不等里面的伏兵有所回应,便见赵云抬手连射,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他便射出了十多只利箭,树林之中,惨叫声此起彼伏,随后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贼人,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赵云怒斥一声,其音洪亮,响彻云天,让李芒的脸色都不由得为之一变。
他神色紧张,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可是又恐自己一退,会使得军心大乱,于是咬了咬牙,又重新站定。
而这一细微之处,也没能逃出赵云的双眼。
“看来此燎已是强弩之末,子阳,随我冲杀过去。”
邓远本就已经急切难耐,有了他这句话,更是如同脱缰的野马,尽管自己失去了坐骑,可他那双腿狂奔冲刺起来,也只比赵云的白龙驹落后半分而已。
“哈,狗贼,看你还不死?”
邓远一枪挑飞了一名挡在面前的敌军,同时挑起了对方的兵器,在枪头上一转,用力掷了出去。
李芒匆忙躲避,刚刚躲过这一击,赵云的利箭便紧随而来,李芒身子往下趴去,这才发现那利箭本就不是冲他来的,而是射向他的坐骑。
这支箭射入了李芒战马的脖子之中,没入大半,战马哀鸣一声,随即倒地不起,李芒也被它狠狠摔在了地上。
邓远大喜:“好,让你这狗贼也尝尝刚才本将军吃土的味道。”
两人很快就将那几千名高句丽士兵甩在身后,尤其赵云更是冲锋在前,很快便杀到了李芒近前。
赵云双眼之中,杀气纵横,龙胆枪都似乎发出阵阵龙鸣之声。
“受死。”赵云一声低喝,还在二十步外,便挺起长枪刺了过去。
无论是赵云,还是邓远,都觉得这下李芒必死无疑,幽州与高句丽和扶余的大战,也即将告一段落。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趴在地上的李芒,再次嘴角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让赵云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
“休伤我家将军。”
“汉将看箭。”
两个人影突然杀出,与此同时,一支利箭径直射向了赵云的面门。
赵云心头一震,身体本能地向旁边侧过去,而如此一来,枪头自然也就失了准头,李芒身子一翻,重新站起,同时一脚踢出,将亮银枪的枪头朝一边踢去,好在赵云紧紧握住枪杆,才不至于让长枪脱手。
等他再次缓过神来时,却见到又出现了两名敌将,带着数千名士兵,护卫在了李芒的周围,一人用大刀,一人持弓箭。
李芒得意地笑着:“哼哼,你们大汉名将众多,莫非我高句丽便只有一个柳昌么?”
那使大刀的武将打量了赵云和邓远一番:“便是这两人将柳昌打伤?我看也是平平无奇。”
“不可小觑了他们二人。”李芒训斥道:“你二人武艺,都与柳昌在伯仲之间,柳昌一人不敌,你二人联手当可一战。他们既不肯归降,依照陛下旨意,便应在此将他们当场格杀。”
持长弓的武将盯着赵云,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有趣……此人射术也是十分了得,我便与他较量一番。老虎,你去对付那个小个子。”
“嗯,知道了。老鹰,你一向就喜欢跟精通射术之人较量,我自不会与你争抢。不过若是可以的话,尽量将此人活捉,我看他武艺极高,定要与他较量一番。”
那被称为老虎的大刀武将,声音十分低沉,让赵云和邓远都觉得有些难受得紧。
老鹰咧嘴一笑:“放心,知道你就喜欢跟武艺高强的敌将交手,对方越强,你越兴奋,我到时候只射他双腿,让他难以行动,等带回国去养好了伤,再陪你练武。”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已经将赵云二人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一般,尤其是邓远,他见到那老鹰说到“小个子”时,分明是看向了自己,当即大怒。
“说谁小个子呢?你们两个也不见得比我高多少,敢小视于我,我倒要试试你们有多少斤两。”
他枪头一晃,快步上前,发起了攻势,那个“老虎”也随之一刀辟出,迎向了邓远。
赵云一看此人刀势,威猛之余,更显得沉稳非常,便知对方是个高手,急忙出声提醒:“子阳,此人刀法不俗,万不可轻敌……”
话没说完,便听得那“老鹰”喝道:“还有心思提醒别人?看箭。”
赵云耳朵一动,即便没有看到对方射箭,却也听出了利箭所在的方位,他不紧不慢,用亮银枪轻轻一拍,便将那支利箭拍飞出去。
老鹰的一对鹰眼顿时绽放出了光芒:“果然不凡,你成功挑起了我的战意。”
他一边快速游走,一边连连弯弓射箭,赵云连续躲过几支利箭,在这过程中,他也迅速取过了自己的长弓,身子趴在马背上,从战马的侧面,一箭还击回去。
“叮……”两支利箭当空对撞一处,同时崩断。
赵云暗暗惊叹:“好个蛮将,竟有如此射术和强弓,即便在我大汉军中,怕也只有征西将军叶元庆,能稳稳压他一头,纵然是我,还有张郃,曲航等人,也不过与他相若而已。这高句丽虽是偏远的弹丸小国,却也实在有不少能人,想来此番入侵我幽州,定然已是倾巢而出,堵上了全国之力。”
想到这里,赵云更是不敢松懈,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应对起来。敌人对幽州一战越是重视,就意味着自己越不能战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系统提示:邓远对战高句丽大将胡猛,邓远综合武力98点,胡猛基础武力96,兵器提升1点,触发特技‘强斗’——斗将时,敌方武将基础武力达到80时,自身提升1点武力,对方基础武力每高5点,则自身再提升1点武力,可叠加无上限’。”
“受特技影响,邓远基础武力为95点,胡猛因此提升4点,综合武力达到101点。”
“系统提示:赵云与高句丽大将应准比拼射术,赵云射术97,破云弓提升2点,当前综合射术99点。”
“应准射术97点,手中强弓提升1点,当前综合射术98点。”
“怎么回事?”刘赫听着这接连不断的提示音,心中不禁有些恼火起来。
“高句丽莫非把全国的名将都派了过来不成?”
他心中快速思量起来,想起之前高句丽联合扶余,入侵幽州时,一直在示弱,每每与汉军交战,便迅速败退,遁入山林,如今却忽然显现出了如此强大的实力,让赵云这等心思缜密之人都被打了一个措不及防,连丢数座城池,这其中让刘赫隐隐嗅出了几分阴谋的味道。
“高句丽虽是小国,却不容小觑,之前是朕小看了他们。但愿援军能及时赶到,否则幽州危在旦夕,朕悔之晚矣……”
李芒看着正在激烈厮杀的四人,嘴角稍稍一松。
“呼……这赵云和邓远的实力,更甚我之前预料,原以为柳昌已经足以对付,这老虎和老鹰,可以留作后手,应对汉军后续援兵,不想区区这两员将领,就逼得我动用了几乎全部底牌。此战几乎动用了举国之力,我必须要胜……”
赵云和老鹰的射术对战,双方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你一箭,我一箭,有来有往,互不相让,赵云虽然渐渐占据上风,却也奈何不得对方分毫,而且那老鹰身手极为矫健灵活,赵云几次想要贴身近战,都被对方远远避开。
“此人不敢与我近战,且看他随身只有腰间一把佩剑,并无其他兵器,想必是武艺稀松,我须从这一方面着手,方可胜他……”
就在他这边苦思应敌之策时,邓远却已经是险象环生。
他一上手,就被那老虎死死压制,二人战到如今,邓远已是只剩下了招架之功。
“可恶的胡狗……还真有几分蛮力……”
他一边唾弃着对方,一边苦苦支撑,试图寻找对方的破绽。
老虎看着他,却是面露轻视之色:“切,你的武艺实在稀松平常,若不是有那赵云在,根本都不值得我出手。”
邓远平日里最重面子,即便是赵云本人说自己武艺胜过他,他都要拉着赵云战上三百回合,如今战场之上,被敌军将领如此蔑视,他如何能忍?
“好你个狗贼,我邓远真正的实力,尚未使出,你……你休要张狂……”
老虎轻蔑说道:“就凭你?哼哼……”
这一声冷哼,让邓远几乎一口气喘不上来:“你……可恨,可恨!我生气了!”
“生气便生气,你反正也是个将死之人,我还在乎你生不生气么?早点收拾了你,我也好去会一会那个赵云。”
老虎屡屡出言挑衅,让邓远胸中好似憋了一口郁气,随时都似要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