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yr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txt-47 沉寂夜光看書-evi1p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从前,有一个老爷爷,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各处旅行过,现在年纪大了,就在一个小村庄安居下来。他收养了一些孩子,也喂养着一些捡回来的小动物。老爷爷懂的东西很多,每天晚上吃饭之前,他都会给孩子们和动物们讲一个故事,或者表演个小把戏,或者跳一支没人见过的异国舞蹈。这个封闭的小村庄里,老爷爷成为了唯一一个擅长带来欢笑的人,受到了孩子和大人们的尊敬。
但是,老爷爷毕竟年纪大了,慢慢的,他跳不动了,手指也不再那么灵活,也只剩下那些故事还能给孩子们讲讲了。但即使如此,感恩的村民们依然因为他做过的一切尊敬着他。有一天,老爷爷收养的最大的那个孩子勇敢地站了出来,用不成熟的、磕磕绊绊的话语给孩子们讲了一个故事,又表演了一个拙劣的魔术。他收获了一些鼓励的掌声,可是他能看出人们并不会因此而发笑。
爷爷老了,应该有人接过他的班。就像村子里的孩子继承家里的田地,铁砧和织机一样。孩子跑去问爷爷,他该如何做得像爷爷一样好,能为大家带来欢笑。
老爷爷说,魔术可以教,故事可以传授,舞蹈之类的他也有画册。可是这些并不是带来欢笑的根本,知识、阅历才能让人知道如何使人高兴,如果想要欢笑,他需要像自己年轻时候一样,外出历练。
旧时咖啡馆 水中涟漪
孩子先学习着老爷爷的知识,他还不能离开。直到几年之后,老爷爷安然去世,村子里为这位老人举办了一场在这里称得上是隆重的葬礼,随后这个孩子就向大家说了自己的计划。
令他意外的是,有着类似想法的不光是他,还有同样老爷爷收养的几个年纪比较大的孩子。这几个孩子本着有同伴更好的想法,收拾了一下行装,带上自己从小养大的小动物们出发了。
……
“团长大人!您可不能这样倒下啊,我们还等着您带来更多的欢笑与快乐呢!”
李文玥捂着额头睁开眼睛,一股血腥带着恶臭冲入鼻腔,她看到了站在旁边战战兢兢的汤海瑶,还有半身鲜血尚未清理的小丑。
她在听见那个古怪的声音之后便晕了过去,醒过来后发现者自己已经回到了帐篷里面的一个小房间,除了小丑,隐约能看到后方还有别的马戏团成员的身影。外面有着嘎吱嘎吱咀嚼骨头的声音,马戏已经散场,那些人恐怕都成了马戏团的饵料,只是不知道那个道士情况如何。
不过她脑海里已经有了关于马戏团的消息,这个马戏团的恐怖让她心头微微发凉——这些鬼已经和她的存在联系在了一起,她取得了马戏团团长的职位,团长不死,鬼怪不灭。
但团长……也是饵料。这个马戏团是为了“欢笑”而存在的,所有成员也是通过积累欢笑而存在于世上,至于这个“欢笑”只能通过表演的方式取得。它不是鬼怪的阴森之类的东西,而是一种专属于马戏团所收集的事物,李文玥猜测这和马戏团的诞生有关,可惜在她昏迷期间脑海里出现的故事只是开了一个头。
所幸,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花了几分钟,她就镇定了下来,看向小丑。
“你们今天的欢笑收集够了吗?”
“盛大的演出已经落幕了!团长大人!您的朋友我们可是以贵宾之礼相待!但是演出的最后也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既然团长您回来了,自然是交给您来决定!”
李文玥起身,这时,那个高抛球小姐将一身暗红色的西装恭敬地拿了过来。
小丑尖声道:“团长!我们是带来欢笑的,但您是马戏团的颜面!您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威严!让高抛球小姐为您换上您的衣服吧!”
“我知道了……”
换好衣服之后,李文玥和汤海瑶跟着小丑走出了帐篷。
外面已经被清扫干净了,连一点血肉都没有剩下,这也让李文玥稍微松了一口气。接着,她就看到立在场地中央的一个木桩上绑着那个道士,铁锈骑士拄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沉默不语地站在旁边。
这个道士显然是试着破坏马戏团的演出,然而实力却不如这些鬼怪。他的脸上多了一些血痕,身上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但眼神依然犀利。李文玥走出来后他显然还是意外了一下,他脸上出现了愤恨的神情:“我竟然没有认出你!鬼怪的头领!”
“我?”
“你还想装什么?你终于不隐藏自己身上的鬼气了?亏我还去救你来着,没想到居然是连环陷阱!”
李文玥深吸了一口气,鬼气?自己?看来成为团长,也就意味着自己具有了某些鬼的特性了?
重降巨猿 梦里水乡
“小丑,他是什么来历你知道吗?”
“破坏演出的坏家伙!他很厉害!铁锈骑士和木桶矮人联手才把他制服!我们的狮子朋友甚至被他打掉了两颗牙齿!”
“文玥……我们是不是……”汤海瑶怯生生低问。
但李文玥却沉默了。
“我们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妖魔鬼怪的!你……”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演出落幕,小丑。”李文玥开口打断了道士的话。在小丑尖厉的笑声中,道士的话无法继续说下去了,他的嘴巴仿佛被什么无形的手扯住,上下用力掰开,随着嘴角被撕裂,道士的鲜血喷涌出来,染红了地面,跟着便是一阵骨骼折断碎裂的声音——小丑将道士的脑袋掰下了一半。
李文玥闭上了眼睛,转过身,说道:“现在我们不是道士那一方。汤海瑶,离开吗?你可以离开这里,就当我已经死了。”
“我……我……”汤海瑶吓得说不出话,李文玥最终摇了摇头,吩咐了高抛球小姐一声,让她将汤海瑶送出了帐篷之外。
扑克马戏团的盛大演出,已然落幕。
幸得風月終遇妳
【——上传者,小兔】
=
“薛巧笛算是完全继承了我关于马戏团的设定,并在此基础上还进行了一些添加。”陆凝皱着眉,“很奇怪不是吗?在此之前我和薛巧笛完全没进行过任何关于设定方面的沟通。”
“恐怕是‘社长’搞的鬼。”陈航说道。
燕子丹注意到了另一个细节:“李文玥,在这里你也和汤海瑶分开了……虽然情况完全不同,可结果却是一样的。你们之前也是一起的吧?”
“如果不是因为汤海瑶巧遇了陈航和周诗兰,确实就是我们两个人。”陆凝点了点头,“如果你认为这也是文章映射到现实的话我也不反对。”
“我可不会被吓成那样!”电话视频里汤海瑶喊道,“我相信文玥!张欣晴不也得到了马戏团团长的位置吗?她也没真的变成丧心病狂的人啊!”
腹黑雙胞胎:搶個總裁做爹地
“故事里的你不知道。”陆凝摆了摆手,“总之我们的故事线正在继续,你要跟着这条线去写吗?”
“不,我打算些白礼线,就是方志杰那条。”汤海瑶说道,“我稍微想了一下,除了马戏团以外我们遇到的另一个危险情况就是白礼了,我想把这条线铺设好。”
“那么在前文已经铺垫好那个奇怪的家伙帮方志杰完成了白礼准备之后,你打算怎么把这部分延伸出去?”周诗兰问。
“我的想法是参考我们遭遇的白礼,但是对其中的执行形式进行改变,过程也作一些变化。根据你所说,我们不能改变恐怖故事的基调,那么就让恐怖发生在我们需要的地方。”
“比如呢?”
“反正这个白礼被调整过了,而且方志杰在位于中央的庚午市启动,那我就把白礼的影响范围扩展到整个庚午市周边,从我们知道的这些地方抽取,让十个名额变成十个单独的鬼故事,然后串联起各个故事,将线索直接指向社长……那个鬼,怎么样?”
“太大了。”陆凝摇了摇头,“你个人篇幅内写不完。虽然字数没有上限,可是你的目的太明显了,很难通过审核。”
“呃……是吗?”
“进行第一步就可以了,也就是白礼的范围之类的整体设定,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在明天凌晨的时候发出来,拖延一下时间。让第一轮结束来得晚一些。”
“文玥你觉得第一轮结束会发生什么事吗?”燕子丹问道。
“我怕只有一轮。”陆凝皱着眉,“之前拜托张欣晴帮我查的事情有点古怪,我担心还有什么是我们没考虑清楚的。虽然现在已经在死人了,可这种动静……总觉得太小了。”
“这还小啊?”
“你自己看看那些APP上的描述,就差人类灭亡了,我总觉得这个鬼社长这样神出鬼没的很难只有让我们在故事里造鬼这一种手段。”
絕天聖者 辰央君
此时众人是找了个KTV包间,毕竟钱家已经不能回了,今晚肯定是住在大东路。一方面要等着关于皮二的情报,一方面也是要明天和陈航家新找来的道长汇合再议。
就在这时,门一开,刚刚去卫生间的钱义朋快步走进来,神情有些不对:“各位,我刚刚好像看到我那个表弟了。”
山村冤魂
爭婚奪愛:總裁老公太腹黑
“钱义容?”众人立刻反应过来。
“没错,我虽然和他不算很熟,到底也是逢年过节都见几次面,应该不会认错。如果他是被什么人绑架了还可以理解,但现在他显然能自由活动!”
“要追?”陆凝问。
“当然要。我只是来说一声,无论你们是不是要和我一起,我都得跟踪他,至少得搞清楚他住在什么地方!”钱义朋咬着牙说,“这个可疑的家伙!”
“我们肯定也得搞清楚。如果他不是受害人,那是凶手或者帮凶的可能就大大提高了。”陆凝站起身,“各位,跟踪的话我想我们人太多可能会比较显眼。”
“怎么说?”陈航问。
“一组人步行,另一组人驾车跟着步行跟踪的人携带的追踪器。如果目标乘坐了载具,换驾车组进行追踪。”陆凝看了看,“两队人都要保证一些战斗力……我和钱义朋步行,剩下的人坐车。”
“没问题,我来开车,保证他哪都跑不了!”
众人急匆匆出来,钱义朋掏出一个小紫光灯,很快就在一处比较暗的墙边发现了一点闪亮。
“你在哪碰见的?”陆凝蹲下看了一下地上的一点荧光涂料。
沉香劫 墨筝
“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包厢里的。他好像正在准备离开,不过一直背对着房门,我没能看见脸。所以我在门把上和门口地面都涂了点荧光涂料,只要他沾上了就会留下痕迹。”
“但愿别是工作人员之类的……”陆凝嘀咕了一句,跟了上去。
现在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大东路正好热闹,不过钱义容好像专门找一些没什么人的地方走,这种地方要找到痕迹倒也方便。陆凝和钱义朋尽量放轻脚步,但速度还是挺快的,在一条后街的拐弯处就追上了钱义容。
他穿着一身黑色棉袄,没有戴帽子,和陆凝印象里倒是挺像,只是还是只有个背影。钱义朋此时反倒按捺住了,冷静地看着钱义容的去向。
最终,在这条后街中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快捷宾馆处,钱义容走了进去。陆凝将衣领拉起来遮住半张脸,迈步也走了过去,钱义朋依样学样。
宾馆接待的只有个胡子拉碴的老头,他看到陆凝和钱义朋之后甚至还猥琐地笑了笑。陆凝反而很满意,一个没什么底线的小人物很容易对付——例如钱。
老头笑眯眯地抓起了桌上的那一叠票子,沾着唾沫数了数,然后低声说:“你们要寻仇打架我不管,可是砸坏了酒店里的东西可是要赔的。”
钱义朋眼睛微微瞪大了,就这破地方还酒店?而且刚才那笔钱算什么?打听消息?
邪皇禁宠:绝世美妃似毒药 沛涵
“少给我狮子大开口,补你一千块钱,没砸够多出来的算你的,赶紧说!”陆凝压着嗓子说道,同时胳膊往柜台上轻轻一拍,明显袖筒里有什么硬物的声响。
老头秒懂,咧嘴指了指下面:“地下,钥匙他们都拿走了,我可没多余的钥匙给你。”
胡扯的老东西,陆凝就不信这老头手里没有一把万能钥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