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bob人氣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669章 明明自己也不如意,卻看不得人間疾苦鑒賞-1g1gg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破碗求订阅月票.
………………
上午还是晴空万里,下午便云层密布。
临近清明,申城也将迎来雨晴天。
阴晴不定的天色将连续数日。
三点十分,方年准时赶到了明珠小学校门口。
接方歆小朋友稍微费了些许的周折。
这些日子以来,几乎都是林凤女士或者偶有一两次陆薇语去接的。
方年尚是第一次。
并且,四年一班的班主任并不健忘,她并未忘记方歆小朋友入学时享受的超乎寻常的待遇。
无论何时总会多一分关注。
方年与方歆小朋友的共同解释确认,再与林凤女士电话确认,才把方歆小朋友交给方年。
这让方年对这个应是刚三十的年轻女班主任好感倍增。
无论对方是因为什么原因,总归方歆是享受到了隐形的关照。
“方歆,谢谢老师。”
临走前,方年特地让方歆表示了感谢。
这么一折腾,方年成了四年一班最后一个接走孩子的家长。
也让本身对方歆家庭背景颇为好奇的女班主任多看到了些东西。
比如,在方年离开后,一直好像是不起眼的吸烟路人也忽然不露声色的跟着消失了……
“……”
“今天作业多吗?”边启车,方年边问。
方歆两侧眉毛完全上抬,有片刻的思索,才回答:“比昨天少一点,应该有三个小时就能做完。”
方年征求着方歆的意见:“那晚上让你小语姐姐给你辅导行不行,我带你去杨浦那边。”
“好。”方歆欣然点头。
她的小脑袋还是能想明白的。
作业虽然多,但总是能做完的。
玩……
就不一定了。
今天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明天补回来的都不算。
于是,方歆小朋友叽叽喳喳起来。
“去杨浦做什么呀。”
“今天是1号,得去办公室看看。”
“哦,是以前那个小小的吗?”
“不是,换了个大一点的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
“小语姐姐会在吗?”
“她也要过去的。”
“哦。”
“……”
“妈妈要回去几天啊?”
“六天。”
“哇,这么久!”
方歆只知道林凤要回家,不知道回去多久,这一听到,立马惊呼起来。
满脸都写上了艳羡两个字。
方年笑着安慰:“你明天再上一天课,也能放三天假。”
“对啊。”方歆又开心起来了。
“……”
虽然经常见到方年,但方歆也有一段时间没单独长时间跟方年在一起了。
叽叽喳喳说了不少话。
主要是学校里的种种经历。
当然不免还是要说到对学校的观感,对各科老师的看法。
总体来说,方歆小朋友比较喜欢英语老师,因为作业较少。
方年也关心了几句。
比如在学校有没有玩得好的朋友啊。
怎么怎么样的。
方歆说跟班长同桌的关系还不错,说起时,还带着些许的遗憾,因为没住在一个院子里。
比起来,方歆在申城上小学比在向阳上小学在交友方面更有利一些。
准确的说是没那么孤独。
同样是村级单位,但像是向阳这样的自然村,幅员可谓辽阔。
向阳小学是覆盖向阳及邻近三个自然村落的小学,然而即便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年级的总人数依旧逐渐递减。
二次姻缘
再具体到茅坝,包括方歆在内只有三个人在向阳小学读书,其他两人高了两个年级,几乎没有一起上学过。
从茅坝到向阳小学的路程大约是2300米左右。
出了茅坝之后,沿途有较长一段的田野。
这几年方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上下学,回家以后也基本没有玩伴。
其实对于一个儿童来说,是有孤独感的。
现在来了申城,虽然大多数同学是定点由家长接送,但同一个院子里也有同班同学,上下学的距离更是缩短到了一千米以内。
依旧是走路上学,但林凤女士会送着去,而且多数时候是有其他同龄同伴的。
虽然将来方歆还是会再次独自上学,但沿途都是居民楼小巷子,起码能跟同一个院子的人混成个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个看起来只是方歆上学的小问题,拎出来细说还有点矫情。
实际上是时代飞速发展大洪流下的一个具体的农村缩影。
如果不是方年有了能力,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方歆在童年、青少年的整个求学生涯中,一直这么孤零零的自己度过。
毕竟方年那会上学可不这样,光是老方家就有好几个在向阳上学的。
人。
是群居动物。
孩提时期心思不成熟,距离享受孤独的境界可差着无数年的成长经历。
…………
到杨浦时,四平路有点堵车,方年绕了一下,从国定路往邯郸路转过去。
还没往邯郸路拐,副驾驶上的方歆忽然指着正前方喊了起来。
“哥哥~哥哥~小语姐姐她们在对面。”
方年顺势看了眼,就看到了十字路口对面的拐角站着的好几个人,都是熟面孔。
方年眼疾手快飞快打了把方向盘,顺着边上的口子开了进去。
边上是建行的营业厅,还有三个空停车位。
馭獸狂妃:帝尊,來接駕! 梓雲溪
停车费那当然是小意思,方年同学也好奇怎么有那么老些熟人在。
下车之后,方歆下意识的吸吸鼻子,天还有点冷。
主动牵着方年手,一鸭一鸭悠飞快的颠儿颠儿晃到了对面。
这越是走近,方年才分辨出来全是熟人。
有上午在机场见到的李子镜跟曾幼,还有陆薇语、温叶、谷雨。
也有几个没见过的路人,看起来像是复旦的学生。
远远的看,围成了一团。
没等凑近,方歆先喊了句:“小语姐姐~”
“咦~小歆。”陆薇语回头看到方歆跟方年,眨了下眼睛,有些意外,“你们怎么在这里?”
方年边走进边回答:“堵车,打算从这边绕一下,方歆看到了你,就下车过来看看。”
“哦。”陆薇语已经半蹲了下来,去捏方歆的小胖脸,“我也是堵车,刚到没两分钟。”
以前她可没这毛病,都是跟着方年学的坏习惯。
方歆嘻嘻哈哈笑着,跟陆薇语玩闹起来。
黃帝內經 未知
随着凑近,方年也看到了引发围观的事情。
只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引起围观。
虽然方年已经推测出五角场的大转盘估计是发生了严重拥堵。
刚才路过四平路那边直接是水泄不通,国定路虽然还好,但因为只是无关的一段。
方年也看到了邯郸路往五角场的这一段也是长长的车龙。
因为今天刚好是1号,也临近清明,又碰上上午杨余良送惊喜,方年便定了个前沿会议时间,在四点钟;
丰达大厦刚好在五角场另一侧,就也没几步路,估摸着谷雨跟温叶也是因为各种原因,刚好在外面往丰达赶,遇到堵车后,不想凑那个拥堵热闹。
这个十字路口西北面的围栏内是复旦大学的范围,再往北走不到三百米就是复旦的东门。
这个红绿灯边边上内外都种有乔木,还有个小花坛。
一个年纪不算太大,穿着打扮很朴素的女生背着书包,几乎是倚着围墙蹲着,身前有几行粉笔写的字。
大意是:
钱包丢了,没钱吃饭,没钱回家,饿极了,求助22元买吃的和车票。
在方年看来,这就是很低级的乞讨骗术,别说22块,2块2都不应该有人给,起码也得光鲜靓丽编一个故事……
想着,方年忽然心中一动,他意识到现在是2011年,这类型的骗局其实还不算太常见,也没被集中曝光。
换句话说,社会的基础信任度还没被破坏得很干净……
在方年脑子里念头转动间,李子镜跟温叶几乎是同时从兜里掏出了零钱。
现在可不是移动支付普及的年头,连方年兜里都随时能掏出来一两百块的零钱,不算钱包里的整钞。
见状,方年稍加思考,选择了介入:“我来吧。”
“哦。”温叶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了声,收起了钱。
李子镜看看方年,又看看曾幼,也不知道该不该给。
方年也没给李子镜再反应的机会,微笑着说:“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钱,但最看不得人间疾苦,要么不帮,要么帮人帮到底。”
接着跟村长说了两句。
村长飞快离开,没两分钟又回来了。
手上多了些东西。
方年一一结果,蹲了下去,不紧不慢道:“出门在外,谁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小妹妹你不用急,我一件件帮你解决。”
“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刚从旁边复星酒店打包的馒头和下饭菜。”
“这有矿泉水。”
“我要是饿极了,恨不得吃下一头牛,所以酒店那边已经在加紧做了,你先垫垫肚子。”
背靠着围栏、双手抱着双腿微缩的小姑娘看着方年真诚的神色,以及和气的样子;
再看到一袋子起码不下十个的大白馒头,感觉嗓子眼都在发苦。
“我……”
没等小姑娘说下去,方年赶紧打断:“感谢的话留在心里,先填饱肚子。”
“……”
在方年的盯视下,小姑娘莫名的从了。
虽然已经过了中午两三个小时,但她吃了半个馒头就吃不动了。
方年特别有眼力见的递过了矿泉水:“噎着了吧,来,喝口水。”
“……”
如此对峙了几分钟后,小姑娘撑不住了。
“……”
先是犹犹豫豫的道了个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也许是说顺口了,语速飞快道:“我真不是故意要骗人的,我再也不敢了!真的真的,相信我。”
见状,方年叹了口气,颇为遗憾道:“这就撑不住了啊,我还寻思一路送你回家呢。”
末了,方年多嘴说了句:“要是被胁迫的,你可以找警察叔叔,要自愿的,就还是收手吧,这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
小姑娘还挺讲礼貌,临走前还鞠了个躬。
方年自然也不多停留,当先往东面走。
李子镜跟曾幼则往北面走。
路上。
方年没好气地道:“我说温秘,你自己现在还背着处罚打扫卫生间,过得不算如意吧,怎么还一副特别见不得人间疾苦的样子?”
“难道脑子真被你弄丢了?”
温叶颇有点哑口无言:“我……”
“我是见她真的挺可怜的,要的也少,就当帮个忙了。”
方年无奈道:“那你为什么要直接给钱,多简单的骗术啊!”
温叶念头转动,硬着头皮道:“可……可是您不是经常也很低调的做慈善。”
“我都帮您捐过好多次9999元的钱了,合计起码也该有一两百万了吧,这还不算当康公益基金。”
方年都被温叶给气乐了:“反正公司决定从今天开始放清明假,你这几天给我好好把脑子找回来!”
“这是一回事吗?!”
“捐钱给慈善总会是一份善意,不代表遇到所有要钱的你都要给钱,刚才的事情处理还不简单吗?”
温叶点头如啄米:“好的!明白!”
被方年言词训了顿,温叶脑瓜子都有点嗡嗡的。
一旁的谷雨跟陆薇语都没吱声。
虽然她们或多或少都有点同情温叶的遭遇。
毕竟又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迅速的想到针对骗子乞讨的方式。
“……”
几人安静的走着,一时都没有说话。
好片刻后,方年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我是真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往往是那些明明自己过得不如意的人,却仿佛最是看不得人间疾苦,以至于最基本的分辨能力都失去了;
假面圣徒
像这类以行骗乞讨的,金额数量往往不怎么起眼,能骗到的却基本都是普通人。”
“就说李子镜吧,之前连六块钱的游戏首充都犹豫半天,那还是他很喜欢的东西,刚才掏起钱来却一点都不犹豫……”
说到这里,方年又想到了李子镜跟曾幼的和好,咕哝了一句:“不过他可能真是最近脑子有坑。”
然后,方年看向温叶:“温秘,你也别有意见,我就是针对你;
我说直接一点,最近你的表现令人失望,如果你不能尽快调整状态,轮值CEO的流程会正式启动。”
末了,方年认真道:“别让我失望,小错误是最需要重视的。”
听方年说完,温叶抬头挺胸,望向方年,认真道:“谢谢方总,我不会让您失望。”
并不是因为温叶的怜悯不合时宜。
也不是不该看不得人间疾苦。
而是身为前沿公司CEO的温叶,不应该在小事上丧失基础分辨能力。
这件事情的影响不大。
对方年来说,却是需要重视的。
也是在温叶成为方年秘书之后,方年态度最严苛的一次训斥。
但是吧……
一旁的谷雨莫名还有些艳羡。
尽管她也表现不错,但论方年的器重程度,还是远弱于温叶的。
走进前沿办公室后,就差关秋荷还没到。
也是因为堵车,把车停在了别的地方,正在徒步赶过来。
不几分钟后,关秋荷走进了办公室。
方年也没多犹豫,轻笑着说:“这眨眼就四月份了,刚好要放清明小长假,一起聊几句。”

======
武霸干坤
PS:感谢‘半生不熟002’老哥成盟,老哥生意兴隆~
PS1:要成盟的大佬我这边建议趁早,再晚点连加更都不够安排了~憨笑.JPG。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