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nl6co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明鹿鼎記 愛下-【1071 趙克虎和林小玉的往事】閲讀-9v0q1

nl6co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明鹿鼎記 愛下-【1071 趙克虎和林小玉的往事】閲讀-9v0q1

明鹿鼎記
小說推薦明鹿鼎記
韦宝曾经关心过这个问题,并且为了试探统计署的水平,让林文彪派人查过,同样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韦宝从赵金凤的长相也没法判断出来,因为赵金凤长相和身材都很随林小玉。
若说每个人身上总有一点父亲的影子,由于赵克虎和毛文龙的相貌都是清秀型的,脸型和五官还真有些相似,所以从相貌上真的很难区分。
这些因素,也造就了这个悬案。
作为赵克虎来说,戴了这么一大顶超级绿帽子,肯定无法接受,所以和林小玉长期分居,他也无所谓,赵克虎自己也找了十几房姨太太,感情上不孤单。
但赵克虎对吴雪霞极其宠爱,每个月至少派人去接吴雪霞三次,吴雪霞就算不在赵克虎身边住,对赵克虎的感情也很不错。
毛文龙上回愿意为了吴雪霞和韦宝翻脸,也是基于他认为吴雪霞是他的女儿。
赵克虎原来会怕毛文龙,怕毛文龙势力大。
但是现在赵克虎很清楚,他再也不用怕毛文龙了,毛文龙再厉害,在宝军面前也什么都不是,天地会已经不是天启四年的天地会,现在是天启六年了!
韦宝这趟喊毛文龙过来谈事,也只是不想自己动手,想让毛文龙在建奴背后动手,给建奴制造压力罢了。
只有从朝鲜方面动手,对建奴的威胁是最大的。
基于辽南和朝鲜人多田地少,自给自足都还很困难,所以韦宝不想再耗费本土实力,打算让毛文龙出点血。
“娘,是爹在叫门,是爹来了。”赵金凤一下子就听到了赵克虎的声音,对侍女小翠道:“小翠,快去开门,老爷来了。”
小翠答应一声,就要去开门。
林小玉猛的站起来,“别去,让他回去。”
小翠疑惑的看了眼主母,又看向小姐。
赵金凤不解道:“娘,你和爹到底有什么事啊?爹都来了,为什么不让他进来。”
“小翠,你去对他说,有什么事,让他对你说就是了,婚事怎么办,我们都没话说,我们一律照办。”林小玉道。
赵克虎在门外,似乎知道是林小玉不给开门,知道林小玉是什么意思,大声道:“你现在不见我,过几日雪霞出嫁,难道你不露面了?把门打开,我有话要说!”
林小玉闻言,身子一震,其实林小玉也想到了,对小翠道:“告诉他,那天的事情,那天再说!”
“娘,你就让爹进来吧!”赵金凤不理会林小玉,过去就要开门。
林小玉立刻叫道:“金凤,你怎么越大越不听话了!”
“娘,我怎么不听话了?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爹怎么不能进来了?”赵金凤不理,还是要去开门。
林小玉从屋里冲出来道:“不准你开门!”
“我就要开门!这是我爹!”赵金凤道。
门外的赵克虎听到了院子里面的动静,又温暖于女儿向着自己,又气愤于果然是林小玉不给自己开门,怒道:“林小玉,这院子是我买的!我凭什么不能进?我不能进,难道让毛文龙进来?你给我记住,不是看在金凤的面子上,我早把你这騒货给休了!”
赵克虎也是在气头上才说了这些话,这种话,他以前从来没有提过,没有对任何人提过。
上回毛文龙为赵金凤出头,已经有点刺激赵克虎了,但毛文龙并没有对外说是赵金凤的亲爹,外界只是猜测加上议论纷纷,经过这么多时间的发酵,所有人对赵金凤的身份越来越怀疑。
连带着,大家也都纷纷猜测赵克虎戴了大大的绿帽子的事。
“爹,你说什么呀?”赵金凤从来没有听过爹骂这么难听的话,整个人一下子惊呆了。
林小玉也没有想到赵克虎会说出这种话,顿时被雷一样击中了,颤声道:“小翠,你去把门打开!”
小翠吓的哦了一声,赶紧去开门,看见主母脸色煞白,从来没有见过主母这样,也从来没有见过老爷发这么大的火。
小翠开了门,赵克虎的气消了一些,看见还很年轻,不到三十,看上去像二十出头的林小玉,很是怀疑岁月不曾走过,就仿佛刚刚与林小玉新婚的时候的样子。
“赵克虎,你要休了我就休了我,我早就叫你休了我!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林小玉质问道。
“你还有脸说这种话?”赵克虎也怕外面人听见,对小翠道:“小翠,你出去看着,把门关死,让宝军的护卫走远一些。”
小翠知道老爷和主母要说什么重要的话,答应着,跑出了大院子,关紧了院门。
赵克虎确定门关死了,这才气愤的指着林小玉,“要不是为了金凤,为了金凤不让人瞧不起,我早就休了你了,你还有脸说这种话,当我多稀罕你这破鞋啊?”
“爹,你说什么呢。”赵金凤哭道,没想到自己大喜的日子,爹娘会这么恶语相向。
“我说什么,你问他自己吧,我今天来不是要跟你吵,我是要告诉你,你若是不答应毛文龙来,毛文龙不敢怎么样。我怕毛文龙见小宝他现在贵为公爷,肯定想认金凤,告诉他没门!”赵克虎道。
赵克虎知道,毛文龙不经过林小玉的同意,根本不敢认赵金凤,认了也没有人会相信,所以关键在林小玉身上。
“娘,我爹说什么呢?我跟那毛文龙有什么关系?爹说的毛文龙,是不是东江的毛文龙?当初这个人将一块地盘租给韦宝的毛文龙?”赵金凤问道。
林小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堵得慌,她并没有想过让赵金凤认毛文龙的事,更没有想过让毛文龙来参加赵金凤的喜宴。
但现在面对赵克虎,林小玉不想解释,而且非常恼火,觉得赵克虎把这些事当着女儿的面说出来,简直是不想让自己活了!
“赵克虎,你说完了吧?你不想让我活,我就死给你看!但我要说,你没有资格说那些话,要不是你把我推给毛文龙,不会出那些事!要当王八也是你自己当王八!”林小玉怒道。
赵克虎闻言,简直气的要发疯,“騒货啊騒货,你早就该死了!什么?你说是我把你推给毛文龙?我让你跟毛文龙睡觉了?你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你不是騒货,毛文龙怎么睡你?”
林小玉听赵克虎越说越不堪,简直像是在女儿面前将自己扒个干净,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了,也顾不上赵金凤,对赵克虎怒道:“不是你自己要当活王八?是谁成天让毛文龙来家里喝酒?是谁还让自己老婆陪男人喝酒的?你让我一个人陪毛文龙喝酒,你借故出去,你不是存心让我被毛文龙欺负,你又是干什么?”
“你放屁,我只是一日闹肚子,你就被人睡了?我闹肚子是我想的啊?你有多容易被人睡?就算你被睡了一次,你难道就怀了孩子,谁知道你被人睡了多少次?我抓到你的时候,可不是喝酒之后!是你自己送上门去被人睡!我没有冤枉你吧?”赵克虎也放开了,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林小玉被赵克虎把最不堪的事情揭露出来,恼羞成怒,没话说了,向旁边的围墙奔过去,想要撞墙自尽。
赵克虎和赵金凤都看出来林小玉想干什么,一起奔过去将林小玉拉住。
“放开我,你别碰我,我是騒货!”林小玉对赵克虎怒道。
“你是不是还要再大声一点,要让所有人都听见?”赵克虎怒道:“女儿找到韦宝,一辈子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你是不是想毁了女儿的幸福?”
林小玉被赵克虎的话刺激到了,也想到了,自己这个时候死了的话,女儿的婚事肯定被破坏了,母亲死了,至少得守孝三年。
三年之后,谁知道韦宝找了多少小妾了,就算到时候还肯娶女儿,自己也把女儿的年纪都耽误大了。
“娘,你别这样,爹和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果真不守妇道?”赵金凤满脸是泪水,林小玉还没有哭,她却已经哭的不行了。
赵克虎见女儿这样,也很后悔,这些事确实不该当着女儿的面说。
林小玉更是羞得无地自容,怔怔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的问题。
当初赵克虎之所以发现林小玉和毛文龙的事情,是因为被人说出来了。
赵克虎当年跑到关外当兵,和毛文龙一起在军中效力。
当时毛文龙因为有关系,已经是游击将军级别的将官了,手中有一定的权力。
赵克虎和毛文龙的关系处的不错,拼命拍毛文龙的马屁。
后来家里给赵克虎说了林小玉这个媳妇,林小玉去辽东看望赵克虎。
赵克虎邀请毛文龙上家里喝酒的时候,为了表示关系好,让林小玉出来给赵克虎行礼。
毛文龙热情的拉林小玉一道喝一点。
明朝风气开放,赵克虎又拼命讨好毛文龙,便连哄带劝的让林小玉陪一陪。
陪了几次之后,就出事了。
后面是毛文龙身边的人放出了风言风语,毛文龙偶然之下知道了林小玉和毛文龙的丑事。
起初赵克虎还不相信,后面赵克虎趁着林小玉去毛文龙的住处,抓到了一次现行。
然后赵克虎带着林小玉回辽东。
毛文龙担心赵克虎不会对这件事善罢甘休,派人送了几千两银子给赵克虎。
赵克虎家在老家算是大户,但在大户里面排不上号,当初赵克虎就是靠这几千两银子慢慢在乡里混出一些名堂,后面又当了里长。
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如果毛文龙不是后面越混越好,甚至开疆拓土,成为了一方军阀。
如果不是赵金凤偶然之下与还是乡里少年的韦宝在山海关遇见一次,又后来,韦宝居然越混越好,现在更是混成了超品的公爵,便也许没有现在那么多的事情了。
现在的韦宝肯定是整个大明的香饽饽,别说是赵克虎这样的地主,也别说是毛文龙那样的一方军阀。
换成大明任何的达官贵人,能有韦宝这样的女婿,都会做梦也笑醒的。
“金凤,你别哭了,爹是开玩笑的,没有那些事,你回屋睡觉去吧,爹不该当着你的面和你娘吵架。”害怕之余,赵克虎的语气软了。
林小玉哼了一声,怒视赵克虎,“现在女儿什么都听到了,你再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你还当女儿是几岁的孩子吗?我是破鞋,最丢脸的还是你!我告诉你,我不知道金凤是不是毛文龙的种,如果毛文龙要参加金凤的喜宴,我不会反对!”
“你这騒货,你是不是想死?”赵克虎这一下真的被激怒了,“你别把我逼急了!我没有说不让毛文龙出席喜宴,我是说毛文龙和金凤一点关系都没有,让他别动歪念头,别对外面乱说!否则我脸也不要了,一定要让小宝上御前告发他毛文龙侮辱民女!让小宝弄死毛文龙!”
“金凤是不是毛文龙的女儿,我自己也说不清,多半就是毛文龙的女儿!”林小玉在气头上,对赵克虎怒道。
林小玉也是真的不想活了,想看看赵克虎到底能把自己怎么样。
林小玉一点都瞧不起赵克虎,当初她和毛文龙,她觉得自己顶多一分责任,是毛文龙强迫自己,自己并没有主动!自己要说错,就是发生了那事之后没有自尽。
而赵克虎至少错了七分,毛文龙也只是错了两分。
因为赵克虎的态度,很容易让毛文龙和林小玉觉得,赵克虎是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所以,后面毛文龙继续纠缠林小玉,并且威胁林小玉,如果不跟他继续,就把事情告诉毛文龙,林小玉才一次次没办法的情况下,继续和毛文龙那样。
这事不管是在大明,还是在后世,都不算什么大事,要说大事,也是他们三个当事人之间的事情。
只可惜,现在这段往事,越来越有向外扩散的趋势。
赵克虎气急之下,重重的甩了林小玉一个巴掌,顿时将林小玉打出血。
“你要怎么样我随便你!金凤,爹从小到大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记住,你永远都是爹爹的好女儿,爹爹为了你,可以什么都不顾!”赵克虎激动的对赵金凤道,“要不然,你现在跟爹走吧。”
赵金凤看了看赵克虎,又看了看娘,头脑非常混乱,“爹,我现在是不是就是很脏的女人了,我到底是谁生的都不知道。”
林小玉之所以在赵克虎面前还有点示弱,就是因为赵克虎对赵金凤的确很不错,而且一直都很不错,绝对是当成亲生女儿看待的。
现在林小玉听女儿这么说,心都要碎了。
赵克虎更是一下子对林小玉跪下了,“不管你怎么颠倒黑白,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觉得我是什么人,我都请你顾忌女儿!不要再和那个毛文龙来往了!金凤就是我的女儿!”
“我什么时候说过金凤不是你的女儿?是你自己发病!”林小玉厌恶道:“你起来,你跪我算什么事。反正女人就是男人的一样物件,你喜欢让我陪谁睡,我就陪谁睡!但是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为了女儿我也不会说出去!”
赵克虎闻言,放心了一些,对赵金凤道:“金凤,大人的事情,你别管了,爹要告诉你,你是世上最干净,最漂亮的女孩,是爹的心肝宝贝,你嫁给韦宝之后,韦宝也会对你好的,以后你只管相夫教子,什么事情都不要去想了。韦宝对我说过,他原本是要娶你为正妻的,这事他也对英国公的女儿和吴襄的女儿说过,是阴差阳错,才先娶了他们,所以韦宝一定会对你好的,这点比什么都重要。”
赵克虎是一个没什么男人内在,却空有一副好皮囊,文质彬彬外在的男人,他遇到事情很容易妥协,很喜欢攀附强者,所以这种人的口才多半都是好的,善于说服旁人。
如果赵克虎不是一个这样的人,当初韦宝也不会再韦家庄崛起的那么快了。
韦宝最先搞定的就是本里,也就是赵克虎这个里。
想到韦宝,赵金凤原本连透气都要透不出来的感觉稍微好了呀一些,虚弱的点了点头。
赵金凤也不想去想爹、娘和毛文龙的事情。
赵金凤没办法接受毛文龙有可能是自己亲爹这件事。
“爹,你先走吧,我不跟你去,我的喜宴,娘肯定要在的。”赵金凤逐渐冷静下来,“娘从小把我带到大,不管你和娘是怎么回事,我都不会怨恨你们,只求你们以后不要再提起刚才的事情了。”
赵克虎叹口气,心想我想提起啊?还不是被你的騒货娘给逼的。
当年知道这些事的人就不多,多数都是捕风捉影,事情过了那么多年,军中的人来来去去,变化很大,早就没有什么人说这事。
说穿了,还是赵克虎一直不相信林小玉,一直怨愤林小玉,林小玉也一直怨愤赵克虎,才埋下了这么多年的祸根,否则这件事,早就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