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kddvp優秀玄幻小說 繼承兩萬億笔趣-第二千零七十二章 一通胖揍閲讀-bcftz

kddvp優秀玄幻小說 繼承兩萬億笔趣-第二千零七十二章 一通胖揍閲讀-bcftz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根本不需要罗勒声嘶力竭地发号喝令,他雇的那个玉太,早就对白小升忍够了。这个华夏人,有意也好无意也罢,让他所有的安排部署都落了空,分明是在客户面前,狠狠嘲笑了一番他的“专业性”。
这以后要传出去,谁还找他们做事,根本就是砸他们饭碗!
今天就是用最粗暴的手段,也得让这个华夏人横着出去!
“上!”
玉太眼神阴仄,手中短刀一指白小升,发出一声短促而凶戾的咆哮。
白小升身后那个白人胖子,顿时发出一声大吼,迈动步子驱动三百斤的身体奔向白小升。
伴随胖子的奔跑,整个地面都在震颤。
不过下一秒,这胖子就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摔倒下去。
白小升脚下附近又是浓汤汁,又是碎瓷屑,那是何其光滑……
伴随“咚”的一声,整间餐厅都为之一震。
白小升在内,所有人错愕看去,就看到一个口吐白沫,晕厥在地的肉墩子。
连白小升都不免为他尴尬,玉太更是气的以手捂额,决定回去就开了那个胖子。
放下手时,玉太脸色酱紫,深吸一口气,方才发出尖利叫声。
“给我上!上!上!”
玉太身后那帮人,齐刷刷从身上掏出一根根甩棍,抖手甩开。
白小升回眸见到这一幕,忍不住感慨,“好家伙,还是制式装备。”
甩棍这东西看着不起眼,又易于隐藏,但是在训练有素的人手里,威力惊人,碎砖破石易如反掌。
连砖石都能轻易击碎,落到人身上,轻则青肿,重则筋骨断裂,可不是儿戏的。
那帮人呼啦啦开始包抄冲向白小升。
不过,有此前那胖子的前车之鉴,他们又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脚下打滑,重蹈那胖子的覆辙。
白小升自然不会让这么多人给包抄了,回身踩着胖子离开危险区域,急速后撤。
那帮人紧追不舍。
白小升在之前就已经判断少不了要来场打斗,所以跟罗勒、玉太“废话”的时候,便留意这店里的情况,寻觅优势地势。
二十步后,白小升便到了早相中的地方——
餐厅吧台,出餐口。
那边台面上,摆着十几个餐盘,热腾腾的食物正冒着热气,不光有一盘盘菜,打包好的食物,还有几大盆浓汤。
至于吧台里面的厨师,这会儿早就不见了踪影,应该是眼见要打起来,提前溜了。
白小升跑到近前,直接一伸手一把抓住一个汤盆边沿,以体带臂,扭腰运力。
随即,那汤盆便带着满满的汤汁被甩飞出去,飞向后面紧追不舍的那些人。
首当其冲的一人直接被汤盆打中了胸口,就跟挨了一发重锤一般,双脚离地,身子向后摔倒,连哼叫都没来得及。
而紧随其后的两人,替他完成了惨叫环节。
浓汤虽不是滚油,但也极烫,尤其是突然来一下子,谁也受不住。
前面人一停,后面跟着的顿时乱了。
白小升却如进入状态一般。
第二盆、第三盆……
一盆盆浓汤飞过去,砸的那叫个准。
一共八九个人,顷刻之间被砸翻四个,剩下的抱头躲闪。
地面被搞得一片狼藉,湿滑无比。
那些人一个个踉跄狼狈,甚至好几人手里的甩棍都脱了手。
罗勒在后面,看得一脸黑线,指着那帮人,跟身边的玉太道,“这就是你的雇员?你确定你请的不是一群猴子?”
玉太脸色发黑,眼皮都止不住跳动。
他没有回应罗勒的话,而是身子一矮,反握短刀蹿了出去。
地面湿滑,他就一跃上了餐桌,居然踩着餐桌直冲过去。
罗勒见他灵动如猿,迅捷如豹,一下眼眸明亮。
白小升自然也第一时间发现了玉太,从台面上取了两个盘子,抖手甩出。
那两只盘子飞旋而去,就如同飞碟,直取玉太面门。
“小儿科!”玉太冷笑,猛地一跃而起,双手交叉护住身前,毫无畏惧直撞过去。
“厉害啊。”白小升眼看对方凶猛无比,一边拿盘子砸那些试图靠近的小弟,一边飞速后撤。
玉太身子一落,毫无犹豫毫无怜悯踩在倒地的自己人身上,再度飞扑白小升,如大鹰扑食,那手里反握的短刀映射寒芒,摄人心魄。
“好!”
人群之后的罗勒眼见这一幕,忍不住拍腿喊好,觉得花这个钱值了。
那白小升,算是完了!
此刻的玉太,眼眸如炬,嘴角勾起一抹狞笑,也认为自己定然得手。
先扎这个华夏人一个窟窿,不是要命那种,再一刀柄把对手打成白痴,送去医院住个一年半载。
客户满意,他解恨!
正当玉太瞬间欺身上前之际,白小升猛然回身,抓住身后一把椅子,旋身带臂,抡圆了砸过去。
所谓空手夺白刃,赤手对短刀,白小升就算有红莲的加持,也一点不想尝试。
白小升退后,就是相中了这边的椅子。
等玉太发觉不妙之际,一切都晚了。
玉太脸上的狞笑只来得及凝固下来,眼神里透出恐惧。
华夏人动作竟然如此之快,他人又在半空。
想躲,做梦!想挡,不可能!
一声沉闷拍击声中还夹杂一些清脆,木椅都碎了。
罗勒还有那些小弟们惊恐看到,玉太横飞出去。
或许是被拍傻了,飞出去那一刻,玉太居然还竭力甩出自己的刀,想着伤到白小升。
可惜的是,他被拍的整个人在空中来了个半旋,飞出去的刀子没有奔向白小升。
而是从他那些小兄弟之间飞过。
好几人都感觉眼前寒光一闪,甚至有人耳畔生风,发梢莫名飞落。
远处,罗勒眼睁睁看着自己重金雇来的大高手,前一刻还如豹如鹰,下一刻就被拍飞出去。
他兴奋甚至没过一秒,就被淹没。
不过罗勒又忽然感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然后,他的大腿有种奇怪的感觉,麻木,失了知觉。
罗勒一低头,就看到玉太手里那把短刀居然在自己的腿上,白花花还有大半刀身。
没看到血,罗勒就感觉大脑一抽,恐惧无比,随后疼痛感才席卷而来,浩浩如水,绵绵不绝。
罗勒顿时发出一声足以掀翻整个屋顶的惨叫,比生孩子那种十级阵痛不遑多让……
那边,从地上狼狈爬起身的玉太听到这声惨叫,回眸一看,整个人都傻了眼。
似乎,他刚刚把客户给扎了……
这算不算是,重大工作失误……
就在玉太恍惚一刻,忽然感觉劲风来袭,他下意识举臂护住要害。
不过随后,玉太脸色大变。
方才他是走神了,但是白小升显然没有。
那把椅子拍散了,白小升就一手握着一根椅子腿,劈头盖脸抽过去。
白小升甚至不在乎用力大小,只在快。
短短一瞬间,玉太不知道挨了白小升多少下揍,原本他还能咬牙护住头脸。
到最后,玉太被抽打的惨叫连连,满地逃窜。
那边在浓汤中打滚的小弟们眼见这一幕,直接傻眼了。
冷酷无情的老大,被人家打成了狗,那抡动椅子腿的家伙真是毫无人性,打的那叫个狠,那叫个过瘾……
白小升手劲随心,面无表情,把玉太抽的快哭了,也没有住手的意思。
“请住手!”
就在此时,有人疾呼一声,从正门飞奔而入。
白小升听到这声大喊,这才收手后退,手持两根椅子腿,呈现戒备态势。
玉太面容扭曲,拼命抖着双臂缓解疼痛,待看清来人,他连眼泪都落了下来,挣扎着喊道,“二师兄,救我!”
“二师兄!”
“二师兄!”
那帮狼狈的小弟们也如见救星,兴奋大叫。
这哪儿还跑来一个二师兄来了?
白小升定睛观看,看到那人,也不由得一愣。
那人看到白小升,同样一愣,口中惊讶道,“是你!”
来的人,白小升见过。
就是上次他跟布兰琪在这边遇袭,在旁边巷子里遇到的那个手缠绷带的男人,当时白小升也把对方给揍了一顿,没想到又见面了。
手缠绷带的男人见到白小升,也是有几分不敢相信。
“是他带人来找我麻烦的。”白小升拿椅子腿一指玉太,正色道。
“二师兄,这个人是我们这次的目标,请你动手。”玉太显然没有搞清楚现状。
手缠绷带男人顿时有几分尴尬地看向白小升,他倒是想帮手,奈何,根本就打不过人家。
他想伸手扶住玉太,触及玉太手臂,后者就如触电一般惨叫,显然丧失战力。
“要打吗?”白小升问。
手缠绷带的男人直接摆手,客客气气跟白小升道,“不了,不了,切磋的话,下次吧。”
“二师兄,你?”玉太这时才察觉他师兄神情出奇的祥和平静,顿时一呆。
平素傲狂的那么个人,见到高手,居然说下回。
这真是二师兄吗……
眼见玉太吃惊的看着自己,手缠绷带的男人顿时有几分尴尬,未免玉太废话,顿时低声嘟囔道,“我与这人打过……没赢……”
没打赢?
玉太瞬间反应过来,这绝不是什么没打赢的事,恐怕二师兄被教育了……
眼见玉太还盯着自己,手缠绷带的男人顿时有几分不自然,一瞪眼厉声道,“谁叫你接这么个活!”
玉太一脸黑线,他哪里知道,这活不该接。
就在此刻,又有人从正门进来,脚下木屐发出哒哒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玉太整个人都是一僵,随后眼里泛出了活气儿,瞬间甩头看过去。
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大师姐!”玉太如见救星,惊喜若狂叫道。
他这位二师兄虽然厉害,却也比大师姐略逊一筹,大师姐剑道超凡,如有她出手,那个华夏人定然难以匹敌,分秒落败。
“大师姐!”玉太带来的那些人顿时发出一阵齐呼,目光敬畏,如见神明。
穿着和服的女人目光一扫,踏步而来。
“大师姐,帮我,收拾掉这个男人!”玉太艰难抬起手臂,指着白小升大叫道。
手缠绷带的男人神情古怪,看着自己这位无比亢奋的小师弟,又有几分尴尬看着白小升。
白小升垂手而立,也看到了那女人,喃喃道,“居然又见面了。”
这句话,显然亢奋中的玉太没有听到,他满眼里都是神一般的大师姐,也是他们师傅去世后的当家人。
那位大师姐面如止水,如踏清风,很快走过玉太身边。
玉太顿时狂喜,挑衅看向白小升,想看华夏人如何倒霉。
结果,他就看到自己那如神一样的大师姐默默走到吧台前,把一份打包好的东西提在手里,又回身走了回来,路过那个华夏人的时候,还彬彬有礼的欠了欠,着实礼仪俱全。
那华夏人也跟自己大师姐点点头,认识一样……
随后,玉太就眼睁睁看着大师姐踩着木屐,轻盈地离去。
他都傻了。
“大师姐也跟他较量过,还换了一把新木刀……”手缠绷带的那人低声咳嗽一声,与自己的小师弟道。
玉太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如遭雷击,不敢相信的看向白小升。
连大师姐都……
白小升把手里的椅子腿一扔,淡淡笑道,“你们走吧。”
“多谢!”手缠绷带的男人感谢一笑,背着傻掉的玉太匆匆离去。
跟玉太一道来的那些人,眼见这一幕,彻底胆寒,仓皇跟着离去,连看白小升一眼的勇气都没了。
见他们都走了,白小升迈步走向那边跌坐在地,凄惨痛呼的罗勒。
他一条腿上插着把刀,血流满地。
白小升不能不管这家伙,却一副面冷姿态在旁边蹲下来。
“快救我!我要死了!”罗勒惊恐无比朝白小升喊。
白小升干脆利落竖起两根手指头道,“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两件事。这第一,是你在这里遇到了劫匪,是我救的你,回去之后你就这么说,给咱俩都少了麻烦。第二,你欠我个人情,以后得还,不然我就把你今天所作所为捅出去,起诉你,我可有视频证据。”
罗勒闻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点头犹如小鸡啄米,“我答应,我都答应!”
白小升闻言微微一笑。
这饭又没有吃成,不过应该是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