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2s7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35 隱藏之人-ql8im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新的故事接续了杨采的遭遇,众人隐隐感觉到一些不安,但现在也没有余力去调查这个可能出现在庚午市的鬼了。已经是白礼的第二天,陆凝可不想夜长梦多。
幸福通告
陈航等人带回来的资料是最优先的,视频和音频进行了挑选和对应,甄别出了应该能对应得上的三批人。其中的第一批在晚上十一点左右,能依稀认得其中有几个是陆凝之前吃饭的时候遇到的那一批道士。这些人似乎去醒了下酒才过来,小声的交流还是有些条理的。他们首先查看了今天车祸死亡的尸体,然后各自取出一些施展道术的工具在太平间里做了点什么,只是太黑了看不见细节。这些人大约滞留了三十分钟,而后便离开了。
第二批人总共就只有三个。脸上都蒙着口罩戴着医疗用的帽子,不过肯定不是医生。略显模糊的音频对话中他们几乎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被穿越的那些日子 没惹谁
“死掉的这个人应该符合条件。”
“没想到第一天就差点出了岔子,幸好如愿死了一个人,否则白礼不是第一天就失败?”
“另外一个……我们可以抢夺他们制造的尸体。”
“来不及,我们的‘棺材’可没有这么方便。如果不是必需,我们没必要起争执,对方也是有决心杀人的。”
“哼……但是这样一个小地方十天之内死二十个人,难道不会引起注意吗?短期死亡率的飙升那些领导之类的肯定会过来看看情况。”
重生之我意人生 夢回童年1
“那就看谁的手段高明了。行了,确认封棺的话我们就赶紧离开,万一被医院巡夜的发现了可不好。”
“怕什么,医院也有我安排的人。”
有一个人发出低笑,不过三人还是查看了一下就迅速离去了,大约是凌晨一点到一点十分左右的时间段。
而最后一批人则在大概三点左右出现,甚至不确定这一批是不是人。
它们只是有个人类的轮廓,可光是看着漆黑之中那更加黑暗的身影就令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这些“人”很多身体都在轻微地抽搐着,仿佛在压抑忍耐着什么,只有一个看上去还好的伸手揭开了尸体上盖着的白色单子。
经济之中,只有一些明显的粗重吸气声,很是诡异。
大约三分钟之后,揭开单子的那个“人”才放下,转手提起了一根带过来的钉棍,举起来对着尸体的脑袋就狠狠砸了下去,血肉破裂,骨骼砸断的声音登时响了起来。低温保存的尸体倒是没有什么血浆喷出来了,可黑暗中依然能看到不少东西从尸体上飞溅了出来,如果有光的话看到的场面一定非常血腥。
砸完之后,这个“人”转身抓过了最近的一个颤抖的“人”,抬起手掌ꓹ 一手刀就将它的脑袋连着一部分肩膀劈了下来,然后仔细地放到了病床上尸体那里ꓹ 跟着从兜里掏出针线,简单粗暴地缝了两下。最后它拍了拍手,那群颤抖的“人”仿佛得到了什么信号一般ꓹ 一拥而上,将地上的无头尸体和被钉棍砸出来的那些碎块拉了过去ꓹ 恐怖的咀嚼声响了起来,不过几分钟ꓹ 这番进食就已经结束了。这些人满意地离去。
燕子丹、钱义朋几个头一回看到这个影像的脸色煞白。虽然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不至于被吓倒ꓹ 可他们还是没办法接受这样的情景。
“尸体被换了个脑袋?这又是为了什么?这帮不是人,可是如果是鬼的话为什么要做这些?”齐眉倒还是见怪不怪,甚至提问。
王子变猛男
“第一批是为了白礼的宝贝来到这里的道士,第二批是举行了白礼来查看尸体状况的凶手,那么第三批……估计就是在后的黄雀。”陆凝轻轻点着下巴,思考着说道,“第三批里面唯一比较像是人类的就是那个用钉棍砸尸体的家伙ꓹ 或者至少是一只有理智的鬼。视频我拷贝一份,现在我们需要对后两批人的身份进行验证。”
“怎么验证?”汤海瑶问。
“三点半新闻。”陆凝答道。
她还没实际用这个发布过新闻ꓹ 此刻陈航拿回来的这基本是群鬼分尸的场面毫无疑问满足三点半新闻的猎奇需求ꓹ 如果这个APP背后的人或者鬼真有本事ꓹ 那也不至于错过。
上传了视频待审之后ꓹ 陆凝也没光靠这个东西。她问周诗兰要到了那几个录音录像的摄像头窃听器,对金云泰和吕屏说:“二位道长ꓹ 若是昨晚群鬼的场面发生过ꓹ 这上面也应该残留了一部分阴气。宋道长不长于追踪ꓹ 但二位应当能从上面找到一些端倪。”
“老朽也正有此意。”金云泰严肃地说道,如果说此前他还把白礼作为一个不必一定要清除的东西ꓹ 那么现在看到第三批的那一群鬼可就是严重问题了。守规矩的鬼好歹还能在一定限度下相安无事,而这一群显然是不守规矩的鬼。
两人都是行家了。昨天晚上太平间那么多鬼经过,留下的阴气可不是一星半点,很容易看出一些痕迹来。但两人低声商讨,神色却越来越凝重。
陆凝这边在用别的东西调整图片清晰度,试图再从那一团黑当中发现什么细节。虽说困难度的确不小,不过她还是找到了一些端倪。
例如第三批鬼当中那些颤抖的鬼身上似乎并不是衣物而是类似粗糙毛发一样的东西。而钉棍“人”则明显穿着一件有布质感的外套,头上甚至还有像是饰品一样的轮廓。不过无论哪个都没有第二批人那样从侧面可以看出戴着口罩的样子。
她逐帧检查细节的时候,周诗兰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小声在旁边聊了两句之后,便向众人说道:“是张欣晴!”
“她总算是肯和我们说话了?”陆凝抬起头,“还是说只是有件事要告诉我们?”
“我并没有责怪谁,李文玥。至少托你的福,我从那个要命的马戏团中暂时活了下来。”张欣晴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周诗兰慌忙改成了免提,说道:“我们都很担心你的!现在大家都身处于危险当中,我们不想听到任何坏消息!”
“坏消息总是会存在的。”张欣晴叹了口气,“尤其是一些人意识到危险比我们晚了一点,也就是差了这么一点。”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陆凝问。
“杨采进了医院,而现在的小说当中他也在医院里遇险了。我看到今晚的接龙之后立刻想办法查了查那些已经在接龙里出现的同学,还有写过了接龙的同学。李文玥、汤海瑶,你们两个很幸运了。”
“别的人都怎么了?”陆凝也感觉群里确实越来越不怎么聊天了,而且至今为止根本没有一个人在群里说过自己遇到了鬼这件事。
“卢江洋家里就像小说里一样,电话打不通,没人。祁旭刚的情况还算正常,他好像完全没察觉到鬼怪之类的事情一样,反而是史大农现在联络不到,他好像才是真的回了老家的那个人。邓常俊和邓常丽好像发生了很激烈的争吵,我询问过去的时候邓常丽向我哭诉说邓常俊第一次真的动手打了她,可是邓常俊联系不上,这番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还不清楚。最后……闵凤出事了。”
“什么?为什么我们没听说?”陈航惊叫了一声。
“她出事了家里人自然不会通知我们这些同学……但是我根据闵凤家的地址找到了新闻,并从当地新闻社那里确定了情况。闵凤从家里厨房的窗户跳了下去,她家是五楼,当场死亡。”
气氛前所未有得凝重。
“这也许是一个信号,我们这些写接龙的人身上的免死金牌或许就期了。”张欣晴低声说着,“而且叶琴来了密城,我觉得很奇怪,她没告诉任何人对吗?我让马戏团的小丑去远远看过两次,她确实是在进行有目的的调查,而不是来旅游散心的。”
“她……可能也遇到了鬼?因为害怕……不对,这也不好解释。”燕子丹说到一半自己也有些混乱。
“如果因为害怕的话,第一反应应该是求助,找家长也好,找朋友也好,哪怕是和尚道士之类,而不是自己一个人调查。不,我甚至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在调查,她的举动……我无法判断。”
“那么叶琴有可能是侦探或者凶手。”陆凝说道。
“嗯,不排除这种可能,她恐怕早就在行动了,我们接龙的进展速度略快,叶琴只是根据之前密城的部分来这里调查的。问题在于……现在密城有我和马戏团,无论她是侦探还是凶手,我都在她的对立面。”
陆凝笑了笑:“听起来你已经掌握住马戏团了?”
“是,不过具体的每个鬼怎么驱使我还没有把握好。”
“避开她,无论她是谁,只要你避开叶琴就可以。听着张欣晴,马戏团是可以进行巡回演出的,你现在就设置好明天的巡回演出地点,用你的团长权限。”
“嗯?到哪里?”
“当然是枣园庄这里,本来我就要明天做点大事,如果有扑克马戏团,估计会给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一个很大的惊喜吧。”陆凝挑起唇角,“张欣晴,要不要和我们汇合?”
“汇合就不必了,几位道长想必不愿意看到我这个厉鬼头子。”张欣晴回绝了,“但是我可以配合你,要我做什么?”
“明天晚上七点,巡回到旧园,你可以让团员任意攻击看到的鬼,自己控制住,刚刚进食过的马戏团还不需要吃人。这里不能死人。”
“好,但是你的计划是什么?”
“明天我会开始聚集枣园庄的鬼,我们身上的阴气都很重,是吸引鬼怪的绝佳人选,尤其是我。当然,如果道长在我旁边的话会遮盖我的气味,所以明天道长不和我一起行动。”
吕屏猛一抬头:“你要冒险?不行!”
“听我说完,道长,现在我并不担心那些小鬼,我会在城心公园旁边等着,一旦出现情况我就会直接进去下令,那里隶属于白神的两个鬼会为我从鬼怪氛围最弱的方向打开一个突围的缺口。”
“你要靠那两只鬼来破围?你追得上吗?”齐眉皱起眉毛,“鬼要是速度飚起来那可是飞快,你肉体凡胎怎么追得上?”
“不需要追得上。我特意让眼观六路帮我遮蔽道士们的耳目,就是为了筛掉这些干扰选项。它们力所不能及的,就一定是隐藏在这个枣园庄的那个人。从之前他唯一一次在我们眼下的作案,其实就能推断出一点他的动机。”
既然不是会吃掉法身鬼全部躯体的鬼,这个人一定会另有目的。他将一截舌头寄送给了杜女士,目的是什么?显而易见就是要吓她,让她离开枣园庄,最差也是惊慌失措。
而舌绽莲花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换句话说,这个人的目标同时是人也是鬼。杜女士在最后联络齐眉之后便失去了音讯,陆凝这种凡事都往坏处想的人自然是直接定义她死了,眼观六路没必要不承认,鬼并不在乎杀人。那么真正向杜女士下手的就是那个吓她离开的那个人了。
如此处心积虑,又大费周章将人吓跑再在半路截杀掉,如果不是眼观六路和她们真的聊过可能双方就直接形成了误解,这件事也算是做得隐蔽。以陆凝看来,这人既然连舌绽莲花都能灭掉,直接杀死杜女士伪造个现场什么的也不会是太困难的事情,所以必定另有图谋。袭击当地的法身鬼,白神手下,这种行为如果是本地人恐怕没有这种韬光养晦的机会,必定是外来者。但拥有如此实力的情况下依然尽量将事情做得隐蔽,说明还在隐忍期,他并不怕白神或者道士中的某一方找他麻烦,但如果对付双方则自认为实力不足。
结合这三点特征,陆凝判断这位隐藏人物的目的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敢招惹地头蛇表明他有一定程度的傲慢,对自身实力也有自信。杜女士得事情也属于增加实力的一环,具体方法尚不明确,但有一条是肯定的——他肯定垂涎枣园庄这里的鬼怪。
血染长生
“这次可别吃撑了……”陆凝摸了一下口袋里的剪刀,暗忖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