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a5r7d扣人心弦的小說 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第28章 空間走廊推薦-7szyj

a5r7d扣人心弦的小說 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第28章 空間走廊推薦-7szyj

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小說推薦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东歧派内,东歧道君设宴款待明道君。
这自然是最高规格的款待,一位位仙女载歌载舞,一份份珍馐佳肴、灵果仙酒被端送上来。
东歧道君的法身和雷辛道君两位作陪。
“明道友,残月道友,这是我东歧永恒界特有的‘焚冰酒’,两位道友尝尝味道如何。”雷辛道君在一旁劝酒。
李明面前的‘焚冰酒’仅仅是一小杯,用一碧玉雕刻的玉杯装盛。
一杯美酒喝下,李明感到一股冰火相冲的感觉从腹中升腾,一股醉意弥漫身体处处。
“舒服!”李明没有刻意抹杀这感觉,眼中都有醉意。“的确是好酒!”
“当然是好酒!”东歧道君都不免有些自傲,“这焚冰酒需要我东歧域特有的两种异兽血肉酿制,罕有的很,一入腹中冰火相冲,是少数几种能让神魔流的合道边缘大能喝醉的美酒。”
李明和残月道君也频频点头。
神魔流的道君神体强悍,寻常美酒哪怕不刻意抹杀酒意,也别想让他们喝醉。
相比之下,能让炼气流的道君喝醉的酒却要多上不少。
当然,能让合道边缘道君真正享受的美酒,对于世界境、乃至一些弱小道君而言都算得上是毒酒了。其中蕴含的能量,可没那么容易消化。
李明虽然修行时间不算太长(对道君层次而言,如今李明在莽荒纪宇宙经历都不到一个混沌纪),但是闯荡历练却不少。
残月道君从黑暗国度中崛起,历练极多。
东歧道君更是在虞星海中都闯荡历练过不下于五次,结交各方人脉。
四人交谈,先是谈论些闯荡的经历,奇闻异事。
四位道君交谈了大半时辰,李明顿了顿,敲了敲桌子,决定直入主题。
“东歧道友,实不相瞒,我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李明说道。
“正题来了!”东歧道君内心一突,摆了摆手,让他麾下的修行者离开这一大殿。
知道道君之间的事情,对那些修行者并无好处。
整个大殿内,仅有四位道君,和两尊绝对忠诚于东歧道君的傀儡护卫。
“不知道友所求何事?”东歧道君面色有些凝重。
“空间走廊!内含闯荡磨炼之走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道友这东歧派中,应该有这么一件至宝吧。”李明的话语,却让东歧雷辛两位道君面色突变。
虽然东歧道君早有些猜测李明的来意,但是听闻后还是有些骇然。
“明道君怎么知道的空间走廊的?”东歧道君脱口而出。
他没否认,他也知道否认没用。
对方都开口道出空间走廊了,自然是确切的知晓实际情况。
如果双方地位相等也就罢了,他找个借口拒绝对方也不能如何。
然而明道君却是巅峰道君,他不算太畏惧,但不会不忌惮。
不过他更忌惮的却是对方消息的途径。
当年他在虞星海闯荡,在一处非常古老的修行者洞府中得到空间走廊这件宝物,而他对于这一点却是严格保密的。
唯有东歧派的三大道君知晓此消息。
“难道是我当年在虞星海闯荡时泄露了消息?不对,当年我仅仅一人,就是夫一天斧两位兄弟都不知道。”东歧道君双眼凝重,望向李明。
“我为何知道空间走廊的消息,道友就不用问了,问了我也不会说。”李明摇摇头,“我想要买下空间走廊,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买下?!”东歧道君面色不愉,“道友或许不知,这空间走廊是何等的珍贵,我在虞星海闯荡,也是平时才得到这一宝物,乃是我给东歧派所留的至宝,又岂卖给你!”
“的确,明道君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雷辛道君也说道,不过却悄悄的走到东歧道君的身后了。
开玩笑,如果之后打起来,只要一丝波及,他这个三步道君就死定了。
看到这场景,李明却是摇了摇头。
这空间走廊乃是古修行者留下的,对于一些古修行的道君有极强的吸引力。
这一时代,古修行者虽然没有巅峰道君,却有一位已经踏在融合最强之路的赤水道君。
大半个混沌纪后,赤水道君已经成了九尘教的新教主,恐怕如今他已经开始布局,说不定都已经加入九尘教了,墓地就算谋求这空间走廊。
哪怕东歧道君不死在闯荡中,等赤水道君当上九尘教主,一样会算计得到这空间走廊的。
赤水道君完全可能成长为巅峰道君,又是古修行者,兼之心狠手辣。
与其等空间走廊被赤水道君夺走,东歧派损失惨重,那还不如卖给他。
当然,这话李明不会说,毕竟也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口说无凭,说出去徒惹笑话。
既然东歧道君不同意,那就算了,他也不强求,却只好退而求其次。
“既然东歧道君不肯割爱,那让我和追随者闯一次空间走廊可好。”
东歧道君沉吟了一会儿,却是点了点头:“道友想要进入空间走廊自然是可以的,不过这空间走廊乃是我在虞星海夺得的,当时并未有其他修行者在,而且带回无尽疆域后也仅仅是门内的三位道君知晓。。。”
东歧道君的话未说完,但是在座的都明白他的意思。
东歧道君不在乎一位明道君去闯荡空间走廊,闯荡一次他又没什么损失可言。
但是,他却怕这消息外泄,令某些大势力去抢夺这一宝物。
所以,他一定要搞清楚李明是如何得知这空间走廊之事。
“我知道道友在担心什么,不过此消息来源,也唯有我一人知道,若是道友答应我和追随者进入闯荡,我可以立下誓言不将此消息外泄。”
李明的笑容,却让东歧道君觉得分外讨厌。
若是答应,就立下誓言不外泄?
若是不答应,就将这消息外传?
李明没明说,东歧道君也听出后面的意思。当然,东歧道君也有些庆幸,这位明道君还没有把事情做绝。
无他,如果对方真的想要这宝物,以此为要挟同样是有用的。
如果消息彻底外泄,那空间走廊对东歧派就不是宝物了,而是祸害了。
当然要是如此,东歧道君宁可将这宝物卖给其他势力,也不可能卖给明道君。可那是建立在知道是他外泄的情况下。
如果李明外泄该消息,等东歧道君都知道风声,然后出面要买下空间走廊,那东歧道君大概率会将空间走廊卖掉。
相通了这一点,东歧帝君叹了口气,“也罢,还请道友立下誓言,许诺不将此消息外泄,之后我便引道友和追随者去那空间走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