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njnio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第六百六十六章 繼續熱推-yxr4c

njnio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第六百六十六章 繼續熱推-yxr4c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顾慧英记得,第一次带胡孝民出去谈话,也没合适的地方,就去了九风茶楼。没想到,自那之后,胡孝民倒与九风茶楼结下了不解之缘。
胡孝民与顾慧英刚走进九风茶楼,身为掌柜的春三迅速飞奔过来,看到顾慧英,他也是一愣。但很快,就认出了处座夫人。
春三点头哈腰地说:“处座好,夫人好。”
胡孝民见顾慧英发愣,解释道:“春三现在是九风茶楼的掌柜,也是我们这个情报站的负责人。”
顾慧英笑了笑:“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胡孝民说道:“走吧,去楼上坐坐。”
胡孝民很体贴,上楼的时候,在楼梯中间等着顾慧英,顺手拉着她的手说:“你穿着高跟鞋不方便,可得小心点。”
顾慧英走得很慢,被胡孝民拉着手后,身子一颤,差点一脚踩空:“没事没事。”
胡孝民用力一拉,稳住了顾慧英的身体:“我就说要小心点嘛。”
自从二楼东首的包厢成为他的专用包厢后,春三在这上面花了很多心思。把里面的家具全部换成红木的,又担心胡孝民坐久了累,加了张意大利的长沙发,可坐可躺。
胡孝民到顾慧英到包厢后,春三提着一壶龙井和四色点心进来了,摆好之后,给他们倒上就躬身退了出去。他知道胡孝民不喜欢被人打扰,有事自然会吩咐自己。
胡孝民等春三出门的时候,突然说道:“今天不见人,一心陪夫人。”
春三躬身说道:“好咧。”
顾慧英等春三走后,打量着这个包厢,还坐在长沙发:“你这日子过得可真悠闲。”
这里打开对着戏台的窗户,是最好的看戏位置。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又显得很安静。
胡孝民端起茶杯,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抿了一口后,才说道:“这里也算半个办公室,今天你来了,我一心陪你。”
顾慧英好奇地问:“你平常在这里都做些什么?”
胡孝民说道:“有生意上的,也有工作上的。”
顾慧英说道:“今天我来,岂不是影响了你?”
胡孝民摆了摆手:“不算影响,他们的事情,可以拖一拖的。夫人来了,谁敢来惊扰?你喜欢听什么戏?今天我陪你好好听一场。”
顾慧英并不在乎听什么戏,她只要跟着胡孝民就可以了。她想看看,胡孝民会不会向自己坦白身份。她的回门计划能否成功,可都着落在胡孝民身上。
然而,直到中午,胡孝民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整个包厢,除了春三来加了两次水外,就再没其他人来过。
胡孝民伸了个懒腰:“中午回家吃饭吧,昨晚确实没睡好,下午补一觉。”
顾慧英倒想胡孝民搞点什么小动手,比如带自己去租界吃饭,可她又不好主动提出来,只好把话题引到陈佐成身上:“陈佐成刚到特工总部,又被宪兵队调走,你不觉得奇怪吗?”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道:“他本是渡边义雄带回来的,宪兵队要怎么使用,留在宪兵队,还是交给情报处,都由他们决定就是。像陈佐成这样的人,留在情报处反而是个祸害。”
他没有告诉顾慧英,刚才上楼的时候,已经把情报传出去了。九风茶楼上楼的楼梯扶手外侧,有一个隐蔽的缝隙,正好可以塞进一张钞票。
九风茶楼原是码头情报组的交通站,贺佐临走后,交通站也随之撤销。但贺佐临在九风茶楼,还留了一个同志。那个同志并不是码头情报组的成员,他只是以九风茶楼的职业,掩护地下工作。
但是,如果他看到楼梯上有紧急情报的暗号,就会自动启动,为胡孝民传递紧急情报。
每天只要经过楼梯,他都要看看是否有暗号,今天,他终于看到了。趁着给楼梯擦拭的机会,他巧妙地取走了情报,又找了个机会,请了一个小时的假。
胡孝民与顾慧英聊着天时,情报已经传了出去。
渡边义雄虽没言明陈佐成的事情,但胡孝民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根据目前的情况,他也基本能推测出事情的真相。陈佐成靠不住,组织上要作好他叛变的准备。
事实上,在得知陈佐成被渡边义雄带走后,组织上就作好了这样的准备。只不过,陈佐成骗过了日本人的审查,才让他有机会继续为党工作。
顾慧英一直等着胡孝民出手,哪想到他早就把情报传了出去。中午下楼的时候,胡孝民看到楼梯间的扶手下多了一道粉笔印,他知道情报已经取走。
这样他就能更好好休息一下,昨天晚上,为了陈佐成的事情,他几乎没睡。
胡孝民在家里吃了饭便睡,顾慧英反倒不自在了。她仔细回忆着今天胡孝民的行为,一定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昨天晚上,胡孝民对陈佐成的事很担忧,今天却像没事人一样。胡孝民很会演戏,可她对胡孝民非常关注,他的神情告诉自己,胡孝民没再把陈佐成的事情放在心上。
渡边义雄看着陈佐成的口供,向林少佐报告。共产党竟然把陈佐成策反,还借陈佐成之手,除掉了柳娜梅。
柳娜梅死后,李代桃僵计划自然无疾而终,地下党的交通线,新四军的上海办事处,都安全了。
渡边义雄觉得,自己应该继续执行李代桃僵计划,彻底破坏地下党的交通线,打掉新四军上海办事处。
林少佐看着陈佐成的口供,随手扔到了桌上:“陈佐成既不能主动获取情报,也不能发展下线,说明共产党对他并不十分信任。而且,他已经被开除党籍。这个人,对我们的用处不大。”
渡边义雄说道:“陈佐成确实不重要,可他老婆却是货真价实的共产党。还有,他认识江苏省工委书计唐伟达,他们两人曾经都在永安三厂。”
林少佐问:“你有什么计划?”
渡边义雄阴险地笑了笑:“继续执行李代桃僵计划,加强苏北港口的检查,把新四军的党员干部困在上海。把新四军上海办事处的人,从地下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