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03nra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ptt-第三百四十八章 下雨收衣服推薦-x972e

03nra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ptt-第三百四十八章 下雨收衣服推薦-x972e

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小說推薦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次日,关于中止长城工程,兴修运河工程的提议,便拿到了国政院的议程上商议了。
国政院除了李阳是院长,然后一共就四位国务大臣,李斯、冯劫、蒙恬、蒙毅。
如今,蒙恬不在秦国,而李斯已然赞成了李阳的提议,加上长公子扶苏也表示赞成中止长城项目,那么剩下的冯劫和蒙毅又岂会反对乎?
所以,很自然的,国政院全体国务大臣,全票通过了关于《中止长城工程,兴修运河工程》的决议一案。
很快,国政院便一纸政令发布了下去。
这一道政令,可谓是震惊朝野!
不管是百姓,还是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无不哗然……
一来是,秦始皇一心要修筑长城,如今皇帝不在,国政院却自作主张中止了长城工程,这说难听点,就是直接把皇帝的政令给废止了。
臣子废止皇帝的政令,这……怎么看都是在找死。
二来,修运河,这工程比修长城还浩大数倍,以举国之力亦难以完成,这妥妥的就是想把好不容易从困境当中脱身的大秦帝国,再去拖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里去啊。
这等劳民伤财之事,在没有得到皇帝的准许下,擅自实施,这亦是妥妥的在找死啊!
所以,一时之间,百官惊呼一片,最后纷纷跳了出来,一齐向国政院进谏言,阻止此道政令的实施。
当然,百官劝谏,倒并不是因为反对李阳,反对新政。毕竟以白正为首的复辟一党,已经完蛋了,如今的百官,可以说是再无半点复辟的念头了。
笑话,蒙、冯两大世家,都支持新政,白家又垮了,剩下的老氏族想搞事情也搞不起来呀。
所以,如今百官劝谏,其原因并不是反对新政,也不是替李阳的安危担心,实际上其实是担心秦国因修运河而拖垮。算得上是,为国所忧吧。
但是,决定好了的事,李阳又怎么可能中止?
所以无论朝中众臣如何的劝阻,国政院都是通通打回。
用李阳的话来说,就是运河工程,对大秦帝国乃至整个华夏民族来说,都是很有必要。而且,他还扬言,要利用大搞基础建设的手段,打倒贫困户,达到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
百官一听,直骂娘**!
修运河,还想打倒贫困户,达到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我小康你妹啊!
这种劳民伤国之事,能不坑死秦国就算不错了。
一时之间,百官无不鄙夷。
特别是吏部的议大夫董翳,更是直骂李阳是疯了。
是的,这不是丧心病狂,是什么?
有什么疯病,会比这更疯的呢?
议大夫是什么人?就是专门的谏议官,掌殿中议论、宾赞、受奏事、宫廷宿卫之事。
之前属于九卿制的郎中令之属官,因为改制,九卿制的郞中令变更为吏部尚书后,所以议大夫就是吏部的二把手,除了吏部尚书,就属他最大。特别是吏部尚书白正被铲除后,吏部尚书暂无人选(皇帝不在,扶苏虽然监国,但却也没权力去任命一个部堂的尚书人选),而他董翳就成了代行吏部尚书一职的人。
说起来,这位董翳,在历史上也是个牛人。
在原本的历史上,陈胜起兵后,秦二世便任命章邯为将,司马欣、董翳辅佐章邯作战。
结果楚将项羽在巨鹿之战中大败章邯,章邯派司马欣向咸阳请求援兵,但赵高不允,并派人追杀司马欣。董翳于是劝说章邯投降,章邯亦担心赵高迫害,遂率兵向项羽投降,项羽于是封章邯为雍王,管辖关中西部,封司马欣为塞王,管辖关中东部,封董翳为翟王,管辖关中北部。《史记》、《汉书》等书将此三位秦将称为三秦。
只不过,可悲的是,也正因为三人的投降,二十余万秦国降兵不久便被项羽下令坑杀,最终这三王自然也一并清除了。
而秦国,也是因为这三个家伙的投降,致使二十余万秦国大军不战而降,导致秦国无兵抵抗,最终,灭亡。
当然,秦国灭亡,不能将错归于董翳一人身上,毕竟这是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结局。
不过,如今李阳来了,原本的历史自然也就改变了。
如今的董翳,它只不过是一个议大夫,兵权……也只不过执掌着宫廷宿卫之事。
…………
书归正转,话说,李阳不听劝阻,董翳很气愤,不过最让他感到可悲的是,国政院李斯、冯劫、蒙毅这三位国务大臣,居然也跟着李阳一块疯,张口也是说什么修运河,是促进社会生产发展和提高百姓生活水平的重要手段,这简直就是令人乍舌。
既然李阳和几位国务大臣都疯了,那大家自然就只有去找扶苏了,毕竟扶苏监国,只有他能否决这一切失心疯的政令。
于是,百官以董翳为首,纷纷跑去找扶苏进谏,问为什么要支持李阳修运河?
扶苏却来一句:“饱暖思银意,所以不能让百姓闲着。”
董翳和百官直接晕倒!
董翳心里实在想不明白,扶苏以前一直爱民如子,甚至始皇帝要修长城,他都还反对,担心劳民伤财。结果……如今他居然生怕百姓闲着,宁愿支持李阳修运河的计划,这是想累死大秦百姓啊!
这……还是之前的那位仁慈的长公子吗?
董翳心里完全是懵逼的。
不过,为了能让扶苏醒悟,他还是继续劝道:“长公子,若担心百姓闲着,可以继续修长城,何必修运河。运河工程浩大,必将致使我大秦陷于深渊不可啊。”
一众大臣纷纷点头:“议大夫所言极是,长公子明鉴!”
扶苏却是白眼一翻:“尔们疯了吗?这么好的政策你们还阻止!”
董翳:“…………”
百官:“…………”
好政策?
众人直接无言以对了。
看到董翳他们一脸不认同的样子,扶苏不由摇头叹息了起来:“哎,尔等的眼界实在是太窄了,治国理念亦十分之落后呀,这样是不行的。这样吧,不如孤来为尔等授课,给尔等传授一些先进的治国理念?”
“啊?”
众人险些一头栽到地上去。
听课?
自己分明是来给你进谏言,给你“上课”的,结果反过来要听你上课,这不是鸡屁股上拴绳———扯蛋么?
“那个什么,臣的夫人病了,臣先告辞了。”董翳赶紧逃跑。
“臣的老母也病了,臣也先告辞了。”
“那个什么,臣儿子病了……”
“时候不早了,臣该回去睡觉了……”
“臣……觉得要下雨了,该回家收衣服喽……”
一会儿功夫,一群大臣便跑了个无影无踪……
扶苏直接傻了……
抬头看了看,烈日当空,晴空万里,正值晌午。
睡觉?
下雨……收衣服?
孤日你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