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10tom精品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 起點-五百零四章 意外之事相伴-xs0qj

10tom精品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 起點-五百零四章 意外之事相伴-xs0qj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根基深厚,修为高深如柳景洪以及雪扬等强者,甚至见到张青山喷吐鲜血,重伤之余,口中反反复复的念叨一句,“怎么可能,会是他,怎么可能,会是他……”
这简直刷新了一些人的认知。
段毅所在的周边三尺空间,此刻尽数被一团炽热炎流所包裹,乃是陨神劫之余劲未消,正与段毅的护身菩提佛光作最后的争斗,使得红云漫天,金光闪闪,阻隔视线,因此外人并不清楚张青山看到了什么。
这不由得让人大感意外,完全弄不清楚,以张青山这等武功,实力,地位的大佬,早已经到了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境界,还会遇到何等匪夷所思之事,才会做出这等反应。
尤其是柳景洪,他因为柳如眉的关系,与张青山的关系实则最为紧密,对其也最是了解,很清楚他这个便宜姑父,向来有股子傲视群雄的桀骜性子,普天之下被他放在眼里的没几个,根本想不通,究竟他看到了什么,竟然这么惊讶。
不过很快,他们便看清了一切。
在张青山有意收拢劲力之下,那股陨神劫之焚天煮海的热劲缓缓消散,堪比熔岩的炎流也化作硝烟融于天地之间,最后露出段毅光溜溜的身躯和本来相貌。
一时间,除了丁冉之外,所有人都对此感到意外和震惊,因为真实的段毅,比他们原本见到的面貌还要年轻几分。
这说明了,段毅的天资潜力,比他们之前所预料的还要更加可怕许多。
别看只是一两岁的差距,但往往就是天地之别。
唯有谷丽华和魔教的两个女性中年高手,见到段毅浑身衣物尽数被炽烈的火劲所焚烧成灰烬,强健的躯体毫无遮挡物,连忙闭上眼睛,不敢看他。
这也是女人的天性作祟,害羞心理导致。
不过按照化石神功来说,谷丽华绝不该由此举动,这恰恰说明,谷丽华在化石神功上的修为还有许多不足,仍停留在表象,而未将心灵修至心如铁石的境界。
不然,别说只是区区一个段毅,就是百个千个裸男在她的眼前,也不过就是一群毫无生气,宛如石头的活死人,根本不被放在心上。
于此同时,除了丁冉之外的不少人,也不禁生出一丝疑惑,这人为何戴着人皮面具,化作另一个人的相貌,到底有什么企图,莫非他的身份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所以才使得张青山也陷入震惊当中?
这尽管看起来很滑稽,但又不得不让人往这方面去联想。
丁冉手拄血刀,趁着这大战空隙时间,缓缓调息,梳理体内散乱的真气,同时也感觉无比棘手,暗道,
“段毅的人皮面只此一副,一旦没了,身份便会暴露,恐怕不能留在姐姐身边,不然定会招致庄家以及南方魔教的问责,届时以姐姐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不过,他到底有何稀奇之处,怎么这如意楼主看到他的真实长相,竟然像见了鬼一样,莫非他的来历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北方魔教在很早就将段毅的身世来历查了个清清楚楚,包括其祖籍就是河北魏州的临安县,父为段越,一个很普通的书生,母亲是颜芳菲,本是怀州拜月宫的少主,不过后来隐藏姓名,在临安县隐居……
可以说,段毅家世寻常,真正能和武林扯得上关系的,也不过就是拜月宫这一支罢了,却也远不足以让如意楼这等大势力震动才对。
更何况根据调查得知,颜芳菲和拜月宫闹翻之后,根本没有联系,不然也不至于在一个小小的山村染病而死。
因此,丁冉心中存了这么一个疑惑,准备等到赶回姐姐那边的时候,一定要将这件事问清楚,免得留下什么隐患。
而段毅作为直面陨神劫之人,此刻真可谓受到自习武以来最严重的伤势。
他的外伤重重,体表有数不清的细小划伤以及灼烧伤痕,密密麻麻,几乎覆盖整个身躯,看起来无比的恐怖。
内里,经脉丹田尽皆是一团糟,体内的真气也是七零八落,不成样子。
唯一欣喜的是,剑脉以及佛脉迥异于人体正经,乃是段毅以另类心法秘诀所铸,故而并没受到多少影响,反而正不断的摄取段毅体内的散乱真气,正本归元,助力他调理内伤。
除了内伤外伤,最严重的伤势,其实莫过于段毅的精神所遭受的重创了。
如果将人的心灵比喻成一汪清泉,那么在陨神劫之下,段毅的这一汪清泉如今便只剩下大约不到四成的样子,属于心力衰竭,精神干枯的状态。
段毅也是凭借一股坚韧的执念,才能在张青山的陨神劫下活过来。
一旦这股劲泄了,便直接倒地不省人事,彻底没了反抗之力。
现在,就连路边一个五岁孩童,手持利刃,也能将段毅毙杀在手下。
而张青山虽然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伤势不浅,但到底根基雄厚,硬生生扛了下来,并且仍有一定的战斗能力。
及至此刻,段毅一行可谓大败亏输,不但本人身受重伤,陷入昏迷,琴心以及一种魔教高手也是再无战力,性命不保。
与之相对,张青山一众完全是胜券在握,随时可以将北方魔教这一伙人斩杀干净。
然而,令柳景洪,雪扬,等人疑惑不解的是,张青山并没有干脆利落的下手。
他先是擦拭掉嘴角的血迹,然后原地调息了一阵,气色恢复不少后,方才缓步走到段毅跟前,俯下身子,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段毅的脸孔。
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皱起,脸孔绷紧,显然是想到什么棘手的事情。
良久,张青山方才起身,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披到段毅的身上,让其不再裸奔。
也不再去理会已经唾手可得的天魔琴,他转身走到一众如意楼高手的身边,运功先替柳景洪等人梳理真气,恢复行动力。
不多时,包括柳景洪,林仲雄,谷丽华在内的十几个如意楼高手便有了一定的恢复,纷纷起身,对张青山抱拳致谢,同时脸色不善的看着魔教一众人,眼中杀意时隐时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