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ifkkp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零八章 密道潛通 兩界主從分享-bb74d

ifkkp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零八章 密道潛通 兩界主從分享-bb74d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半始宗小界。
归无咎、秦梦霖、魏清绮三人,围炉而坐。
此地本是一座孤岛,被归无咎开辟出来,用以待客。峰头之上,方圆数十丈的地界,甚是平整。架起炭火、铜炉,既可煮茶烹酒,亦可临海听涛,十分潇洒快活。
乍一看来,此处过于清淡朴素,缺少仙家气象点缀;但坐之既久,为那苍苍茫茫、枯绮倥偬之象所感染,却也回味无穷。
今回魏清绮的出现,可谓恰到好处。
双方都甚有默契,魏清绮并未急着将来意言明,便果断下场援手,将清浊玄象之争了结了再说。
如今大事既毕,自然要将所托付之责任原原本本说明。至于归无咎如何抉择,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三人一边煮茶,一边闲叙。半日之后,对于九宗近事,归无咎尽已知之。
对于缥缈宗掌门东方晚晴成就天尊,归无咎并不感到意外。当初在天玄道上之字迹,便几乎是谕示了缥缈宗东方晚晴、辰阳剑山诸永宸是两位即将踏出最后一步的近道大能。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日来得如此之快而已。
如今越衡宗与缥缈宗,极有可能后来居上,成为第三、第四家成就完道圆满的宗门,亦甚是可慰。
当今两宗所虑之事,在于一桩矛盾——
越衡、缥缈二宗极大的潜力,与其当前实力不相匹配。
魏清绮洒然言道:“依众位师长之意,若是归道友道途之上的绊脚石已然搬开,或可考虑提前返回宗门,以策万全。”
归无咎微微摇头,略一沉吟,道:“虽然较预先所料顺利得多。但终究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罢了。真正要将修道之中的大障碍搬走,尚需数十年后的一桩机缘。”
在越衡、缥缈二宗的诸位上真看来,自己原拟二三百载成就元婴,已是幸事。岂料自己入得本土文明不足二十载,便将这一步做到。速度之快,几不亚于如木愔璃这般走快步疾行路数的修道者。想是自己在本土世界中得了什么大机缘,将玉鼎失足彻底解决了。
其实归无咎自知并非如此。依靠“天人立地根”之法反炼元玉精斛的道路,走得异常艰难。如今此物果然效用大进,由一件灵形境提升十倍修炼速度的异宝,进化到如预期所料的金丹境亦能使用的法宝。但是归无咎今日已是元婴境界。若要此物发挥功效,唯有再提升一次品阶不可。
现今归无咎仰仗的是数十年后逆宇玄石的机缘,此事已由秦梦霖做好铺垫。
若是返回越衡山门苦修二三百载,功行在三四百年时间内,决计无法臻至元婴四重境圆满的地步。
除了自己的道途外,就算是出于大局,归无咎亦难回返。
考虑周详之后,归无咎终还是将孔雀圣祖所云“星汉风流”之象,对魏清绮言明。
当今之势,唯有壮大盟友,以最快的速度滚起雪球,才算是最善之策。
魏清绮听闻本土文明之中,竟有飞升圣祖与本族渐次联络,甚至谋划打九宗的主意,亦不由得悚然动容。
尽管口中不说,但无论是魏清绮,还是九宗之中的布局之人。皆只将本土文明看做道术蛮荒粗陋之地。若是九宗形成合力,开拓之事,轻而易举。是以都是把目光聚焦在九宗的内部矛盾上,从未想到过外荒之地,竟会蕴藏着风险。
魏清绮肃然道:“看来,我需及早回返,将此事禀明恩师。”
归无咎缓缓颔首,道:“不仅有必要重返宗门;只怕要劳累贤妹去而复返,复通消息。”
结合形势,此事大有必要。
原先归无咎还不觉得如何。因为诸宗理事之人,皆是近道之境。虽然此辈亦有大能之称,但对于更进一步之后的绳准量度,未必能够把握得准。而辰阳剑山的剑心轮台主人和原陆宗木剑仙,尚未能够算是完全值得信赖的人物,也问不到他们头上。
如今缥缈宗东方晚晴得道,情况便完全不同了。
有很多机密大事,问过一遍,心中便有托底。
九宗序列中,每一家的根本手段,战力层次到底如何?挡得住飞升大能临凡否?
孔雀圣祖所言,飞升大能,定能胜过九宗天尊,然否?
又如孔雀圣祖所言,正因为九宗天尊飞升,不落星寰之间,而是撒手而去,渺渺无踪。观望数十万载后,这才引起飞升妖祖之觊觎。未知历代飞升天尊,和本门是否有维持一丝联系的办法?是否真的是一去不返?
这些问题,无一不是要害关键,非道境大能不能解答。
秦梦霖忽道:“魏妹所用‘大界正反图’传送之法,如非必要,勿要再使。其实此事也不急在一时,妹妹不如且在此间做客,待一十二载之后,自有良机回返。”
归无咎眉头一挑,微微摇头,道:“一十二载之后……你说的是那里。说来也奇,时时想起要往这处要紧地界走一遭;但是道途碌碌,一转眼已经是数十载过去。那处地界,我还不曾看上一眼。”
秦梦霖笑道:“这还不容易。捡日不如撞日。不妨我三人今日便前去一探,如何?”
归无咎点头道:“甚好。”
魏清绮心中一动。
三人不再犹豫,皆一齐起身。
……
说是“今日”去探,其实路上行程,依旧花费了两日时间。
原本就算是凭借阴阳道的手段,自此地走捷径往东极天去,依旧需要数月之久。只是因为秦梦霖在半始宗扎根,这数十年内才有了布置。
隐宗七十七家据点,要数一家名为化观门的宗门,距离阴阳宗据点最近。于是这数十年内,累设法阵。
先经由隐宗地脉传送阵挪遁至化观门山门,再经由那处阴阳道据点,来到阴阳宗根本之地,东极天。
至于归无咎一行的最终目的——
自然是三生阴阳洞天了。
所谓东极天、北极天、南极天,皆是位处三生阴阳洞天的三处出口。不过内外气象,却是截然不同。
在东极天地域之内,草木异常茁壮,色泽深艳。论形态亦较外间植被平白大了一号,看上去古意与生机兼具,俨然画中仙境。
但是“三生阴阳洞天”之中的景象,却大异其趣。其中苍肃高古之意,与东极天、北极天颇为神似;但是其中山水草木,万物品类虽丰,更有许多外间闻所未闻的琪花瑶草、异种珍兽,可惜却蕴藏一种特有的苍凉枯崎,予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者。
虽不乏阅历精彩,但更多的却是干枯凝练。
此地对于归无咎意义极为重大。但是他却一直不曾前来观看。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自阴阳道主人处得知,依自然消长之势,每隔六十至八十载,南极天的入口,方能自如开启。当日归、秦比斗之时,恰好距离这一时限甚久,归无咎自然也就暂时将其放下了。
当然,若是事机实在紧急,阴阳道主人可起大法力,强行洞穿两界。但是归无咎并无太过紧迫的返回九宗的心思,所以也不会在这等小事上,劳烦阴阳道主出手。
另外一重原因,归无咎与秦梦霖虚丹相合之后,秦梦霖所经历之事,他一并知之。所以对于这大阴阳洞天如何走法,“阮文琴”是如何借由此穿渡荒海的,归无咎早已明了。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了尝鲜猎奇之心。
在大阴阳洞天之中又行走了大半日,秦梦霖止步,言道:“到了。”
眼前景象,和归无咎在黄阳界中所见的“天生穹窿”有相似之处,但是却更加立体,圆满。
天穹之中所见,好似镶嵌着一个巨大的豁口。所呈现之地,不是一幅画面;而是层层叠叠,极为立体的十几个层次的景象。瓦砾砂石,清幽异象,殿宇孤塔,高楼寰宇,皆如梦幻泡影一般,依次呈现。
眼前景貌,何其熟悉。
正是荒海星月门山门所在。
从此时所呈现的奇特的颠倒视角来看,所谓“南极天”的出入口,分明就在星月门山门之侧、海底极深处。
好似一步跨入其中,便能重返故地。
但归无咎心知并非如此简单。两界之间,时不时有极轻微的紫气流动。
虽然这紫色气息极为淡薄,好似只是香头之上留下的细微烟火。但是其和荒海紫气分属同源,却是归无咎轻易可以辨明的。抑且其精纯玄妙,若有若无,已经臻至不可思议的境界,断然不能轻忽视之。
此地,便是荒海紫气的源流,或云“泉眼”。
对于那层叠交织的十余层景象,归无咎等三人,首先注意到的,自然是有活人存在的影像。
一座高塔的顶层,有两人相对而坐,互执杯盏。
其中一人,乃是元婴四重境修为,若是以本土文明的视角来看,功行可谓相当不弱。成就天玄上真或许难言把握,但是修炼至离合境界,成为一家隐宗大派的中坚人物,却是大致无差的。
与他对坐的那位,却是个锐气彰显的年轻修士。虽然修为较前者远逊,但是顾盼之间自有一股不弱于人的自信。
归无咎眉毛一挑。
这两人竟都是他的熟识。
前一位,正是星月门宗主舒永延。
时势推移。当初在荒海最是举足轻重的两大人物之一,如今已不在归无咎眼中了。在归无咎成就元婴的那一日,功行战力便远胜之。
至于后者,不但归无咎熟识,和此时正在身旁的秦梦霖也大有关联。正是秦梦霖前世的胞弟,秦梦霄。
秦梦霖凝视着秦梦霄的一举一动,但是面容平静,却未有什么表示。
尽管秦梦霄面容与幼年时迥异。但是冥冥中自有缘法,就算没有与归无咎的心念互通,但凭那一道直觉,秦梦霖依旧能够辨认出此人与自己的牵连。秦梦霄的根骨潜力,较之舒永延更胜一筹;但与大宗大族的第一流嫡传相比,终究还是逊色了。
归无咎一眼瞥去,淡然一笑道:“虽然道路是每个人自己走的。但是当年既然花费偌大心血,总也不好半途而废。若是有再扶他一扶的法门,放手去做便是。”
“一切顺乎本心。”
归无咎所言,自然指的是秦梦霖当初费尽心血,为秦梦霄创设功法之事。
秦梦霖良久不语,终于道:“那便唯有阴阳道中的法门了。”
又转身对魏清绮言道:“魏妹。十二载后,将会有持续三年的紫气四散之象,门户大通。你可借此往返于九宗本土间。”
魏清绮眸中光华一闪。对于这一密道的意义和分量,她自然心中有数。
魏清绮低头略微一思,伸手一指,言道:“十二载一往返,小妹是否要把他寻来?”
她所指的自然是秦梦霄了。
虽然秦梦霖和归无咎的交谈之中,并未言及秦梦霄的身份。但魏清绮对于其中的因缘牵连,却已心中透亮。
秦梦霖微笑道:“那就谢过妹妹了。”
话音未落,一道星光电芒,极迅捷的遁及近处。直到靠近秦梦霖处,才减慢速度,慢悠悠的落下。
秦梦霖看清其形貌,心中一动,伸手将其接过。
细观其形貌,却宛若一枚嫩玉一般的贝壳。
略微感应一阵,才言道:“是师尊近日随手炼制的一物。眼下此地虽然急切不得穿渡,但是魏妹却可凭借此物冲破避障,加之以自家心血牵引。与宗门师长取得联系。”
归无咎点头道:“此事甚是紧要。”
诸如最深层的机密,自然不至于在书信之中提及。但是有一事却需完善。
如今这三生阴阳洞天暗通内外,可谓天作之合的便利。但是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偏偏是临门一脚之处,尚有疏漏。荒海如意门中,那座百年才堪一用的传送阵,乃是通连九宗的最后一道枢纽,未免过于粗陋了一些。其防御之严密,亦需增强。
魏清绮一扬首,问道:“十二载之后,归兄可有什么良朋密友,需要小妹一并取来相聚?”
归无咎思索良久,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丝光亮,忽道:“反弹琵琶,其可行否?”
魏清绮微微一愕,旋即省悟,道:“你是说,邀我师亲临?”
归无咎道:“然也。”
他可不是异想天开。
归无咎第一时间想到的人物,乃是黄希音的父母,黄正平夫妇。
大可拜托魏清绮将其取来,与黄希音团聚,不必等到三四百年之后。
但归无咎随即想到,自己的思路,下意识的以九宗为本,而将本土文明,当做外间经营的一处“产业”。但是如今看来,这里的声势愈来愈大,已是自成一番新天地。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若是换一个思路,邀请缥缈宗道境大能东方晚晴亲至,亲眼见一见本土人道文明中诸位人劫道尊的道行深浅,或许更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