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24mj8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第一百二十七章 萬般皆知曉,臨頭全不會!【第二更!】鑒賞-pcwiv

24mj8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第一百二十七章 萬般皆知曉,臨頭全不會!【第二更!】鑒賞-pcwiv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这可是宝贝,可不能死了。”
文行天拿出两瓶回春水,毫不吝啬的就给这两人灌了下去,一边对左小多道:“这回春水,我回去找校长报销,嗯,就报销二十瓶吧,你一半,我一半。咱师徒俩来个结党营私,中饱私囊。”
事情已经解决,文行天心情大好,居然跟左小多开起玩笑。
“我可不会客气,哈哈。”左小多顿时大喜。
这可是好东西,刚才一瓶下去,项冲那么重的外伤,居然肉眼可见的结疤了。
估计再有半小时就能完全恢复,这疗效几乎比得上营养仓了,左小多怎么能不眼馋。
不过死的那俩人身上的戒指还是碎了,这让左小多很不满意。虽然这些就算没碎也轮不到他的份儿,但是自己砸碎的,却还是让左小多心疼。
因为这代表着以后,自己还是会砸碎那些应该属于自己的。
想一想,左小多就心脏抽搐。
这可都是我的钱啊。
“对了。”
文行天正要走,却是又停住,看着左小多:“你……”
左小多:“啊?”
“你是真的通过看相看出来的?项冰他们的这件事?”文行天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慎重口气问道。
“我真的是看相看出来的。只要是人有大灾难,只要这人让我看到,我就能看出来!无论……任何人!”
左小多同样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慎重口气回答。
文行天呆了呆,良久良久后才喃喃道:“好,好,好。”
再看着左小多的眼神,便如是看着一块宝藏一般。
这一刻文行天想的是:这样的家伙,要不以后就别让他战斗了啊,有这本事,用来战斗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应该像是国宝一般的保护起来才是正当!
但是文行天自己也觉得不可能。
首先左小多就不会愿意,而文行天自己也不会愿意。
以这小子目前的根基底蕴,最有可能的,还是成为古往今来天下最强者!
光一个神棍身份怎么比拟得了!
荆棘路走二三十次,而且每一次都顶别人好几次……
这简直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王八蛋啊!
“你去继续试炼吧。”
文行天眼光深邃:“对了,灭空塔给我,我先用一下。将这三个活口装回去。”
空间戒指不能装活物,但是灭空塔却可以,而这几个人,现在是不能暴露在外的。
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回去的这一路,文行天的身形不再像是来的时候那么快,但移动轨迹却诡异了许多,如同鬼魅一般的漂着浮着,小心翼翼的回去了。
屏障处。
项狂人已经等得一颗心都炸了好几次,却还要在脸上装着如无其事,这种煎熬,差点让这位第一副校长疯了过去。
好不容易听到传音。
“出来,右前方一千二百米大土坑位置。”
文行天回来了。
项狂人“嗖”的一下子没了影子。
旁边众人尽都吓了一大跳!
刚才还看到这位在这里一脸心旷神怡的看风景,怎么……突然就没了?
项狂人嗖的一下子出现在文行天面前,连文行天都吓了一跳。
“你咋这么快?”
“到底啥事?”项狂人一脸的要疯狂。
“这里,五个人,三个活的,两个死的。”
文行天指着地上那三人,却用大腿别着项狂人不让他过去:“你先等会,等我说完了你再过来,你先给我保证你会冷静,不会冲动。”
“你不能痛快点说话,有病啊!”项狂人快要急死了。
“这几个人,想要对项冲和项冰做当年的……成副校长家那种事情……”文行天沉着脸,隐晦的道。
项狂人一听就爆炸了:“我草死他们老母……”
文行天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直接动用御神阶的最高实力,项狂人喉咙呜呜,愤怒万状的看着文行天,却终究没有妄动。
文行天压低声音,厉声道:“我知道你愤怒!但是老项我告诉你!你听明白了!你现在必须冷静,必须不能冲动!这是咱们二十多年来,抓到的仅有的三个活口!你要是敢贸然动手,我就跟你玩命!”
“仅有的三个活口!你明白了么?明白就点头!不明白,我就再说一次!你要是再不冷静,我就要对你动手了!”文行天严厉的看着项狂人。
项狂人眼中的愤怒潮水一般褪去,随之而来的,是冰雪一般的冷静。
这关系,委实是太大了!
“仅有的三个!你老项要是敢把他们弄死了……我一定弄死你!”文行天两眼是满满的血色。
终于松开了项狂人。
项狂人站了片刻,完全冷静下来:“那现在要怎么办?”
文行天两眼如同鬼火一般闪烁:“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就只有咱俩。还有项冲项冰左小多,再没有第六个人知情了。”
“这件事情的后续该怎么做,你比我清楚,后续动作一定要快。”
文行天沉着脸,道:“你想想看。现在,是你回去找老大,还是我回去?”
项狂人道:“还是我回去吧。你还要看着学生的责任,你贸然离开了,远比我离开的目标大,明天一天缓冲时间,正是机会,我开启历练的责任暂时告一段落,回去禀告老大一声,也在情理之中,然后再回来主持大局,相信没人能够看出破绽。”
文行天道:“好,那就由你用灭空塔将这几个装回去,交给老大。但是你要抓紧时间将灭空塔给我送回来。我还要回去将项冲和项冰装在里面带回来。”
“明白我的意思么?现在他们俩,已经死了。只有这样才能争取到更多的缓冲时间!”文行天慢慢道。
“我明白,完全明白!”项狂人精神陡然一振。
“你明白什么了?”文行天问。
“嗯,就是对外放出风声,项冰和项冲已经被害了。”项狂人很聪明的说道:“迷惑敌人。”
“你明白你麻痹!”
文行天实在是忍不住狂骂一句,压着声音怒喝:“你应该做的是,从现在开始,就要布置人手监控所有银行!这几人姓名问得出来还好,如果万一是死士什么都问不出来,就要从那个方向去找!”
“就算是这边很顺利,打钱的那另一方,也是我们下一步的目标!这才是你应该明白的!傻缺!”
“就算他们想要灭口,但是找不到人灭口的话,就只能打钱。明白么?”
文行天毫不客气的狂骂。
项狂人一脸羞惭,低头认错。
他是真没想到那一层。
“你要是没能量监控各大银行,就让老大找人!”
文行天指着项狂人的鼻子:“这是就只有我们三个知道!你若是敢秃噜出去,我一定弄死你!”
“我一定闭嘴,不说话了还不行么!”
“我是说对石家嫂子和成家嫂子等人也不能说!她们压抑得太久,神态容易有变化!”文行天直接点明。
“明白!”
“明白了就赶紧去吧!”
文行天将人装进灭空塔,没好气道:“记得尽快给我送回来灭空塔。”
项狂人接过去,想想还是有些不爽。
道:“我说,年龄我也比你大,职务我也比你高,结拜兄弟中我还是你哥,你就这么天天的骂我……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下么?”
“你有脑子么?”
文行天翻翻眼皮:“你很闲?你有很多时间么?怎么还不走?想要再听我多骂你几句?”
项狂人二话都没敢说,一溜烟的跑了。
项冲和项冰在原地密林中等着,兄妹二人都是情不自禁的瑟瑟发抖。
如果今天,没有左小多……等待自己二人的,是如何悲惨的命运,可以想见。
这无关胆量,纵使两人是武者,参加的战斗也已经不少,但面对这种生死搏杀,却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
更别说这次行动背后的意义,蕴含的险恶,还有一旦成真,两人所要面对的悲惨命运,无不让两人感觉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兄妹二人彼此对望一眼,尽都看到对方脸色的惨白。
左小多啪嗒啪嗒的走过来,一屁股坐下,道:“你瞅瞅你们俩这表情,还武者?就这胆量?以前都没杀过人么?”
项冰脸色苍白,道:“杀人当然是杀过的,但对方都是那种无恶不作的家伙,杀了还感觉很爽的那种……”
“没经历过类似的阴谋诡计?”
左小多嗤之以鼻:“真不知道你们这种大家族,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一个个的就这么小白花一般的扔出来?看着溜光水滑,风采照人,骨子里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作为大家族子弟,不说更加阴险狡诈吧,起码也应该更加稳重,拥有更多的掌控力一些么?”
左小多道:“就好像你们俩现在这样子,不但丢脸,而且让人失望得很……”
“我们也都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书都背的滚瓜烂熟……”
项冲越说越觉得底气不足,喃喃道:“道理都懂,但是,真个轮到自己的时候,就什么都忘了……”
“……”
左小多不禁无语,但仔细想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千般道理,万种应该,都早就学过;心里清楚。但是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却是什么都不会!
甚至连想都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