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2vv64优美都市言情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05-世事無常熱推-nbgbd

2vv64优美都市言情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05-世事無常熱推-nbgbd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当刑天离开了漓火营地找到了提前离开这会在外面等待的阿求的时候,后者慌忙迎上来,口中说着道歉的话。
对于阿求,刑天都不带正眼瞧他的,在连山联盟中,阿求没有什么身份,就是一个跑腿的。
再加上,阿求刚才面对小姬焕的懦弱表现,也是被刑天所不齿的。
原本列山只是让阿求一个人来来着,但是刑天突发奇想想要跟过来一块悄悄漓火联邦的情况,列山拗不过他,就只能由着刑天去了。
他知道刑天的脾气,你拦着他是拦不住的,挡不住刑天私底下去。
再加上,刑天平时太傲气了,自己也好靠着这个机会让刑天长长见识,见一见漓火联邦的英豪,省的他目中无人。
基本上,刑天和阿求来的时候,列山都已经做好了接应的准备了,距离漓火营地大约是四五里的位置,列山亲自带领三千精锐出城潜伏,只要到了约定的时间俩人还没回来,那列山就会率领这三千人杀过来,将刑天救走。
讨厌刑天傲气归讨厌,但刑天作为连山联盟顶尖战力,还是不能放弃的。
当下里,刑天和阿求两人往回走,没多远就遇到了列山,彼此相遇,列山一瞧刑天模样,就知道刑天这是见识过了漓火联邦的实力,当即歪头一笑,问道:“对漓火感觉怎么样?”
刑天这会已经没有之前的傲气了,把头低着,瞅了瞅鼻子:“那个叫阿晃的很厉害,其他的人也就那样。”
列山心说得,跟之前也没有多大区别嘛。
回去呗,不然还能怎么着。
这边列山带队回去按下不提,漓火营地里,大家对于放走了刑天还觉得各种的可惜。
不说别的,刑天伤了奥加和横山,多少也得给他点颜色瞧瞧啊。
是,是有阿晃帮刑天开脱不假,咱收点利息总是可以的?
众大王絮絮叨叨,小姬焕只是憨厚的笑,末了了,对众人转移话题,以今天天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赴约为借口,给支走了众人。
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黎娅找到小姬焕,询问小姬焕明天是否真要去赴约。
以黎娅看来,就列山这种人根本没有必要和他客套,赶紧的收拾了就成了。
还赴什么约啊。
对其他人小姬焕还能敷衍,可对于黎娅,小姬焕就没有这个勇气了。
面对黎娅的盘问,小姬焕腼腆一笑:“母亲大人,明天我是一定要去的。首先,列山他是跟着爹爹学来的本事,按照咱们部落的规矩来说,那列山就是爹爹的徒弟。现在爹爹的徒弟趁着爹爹不在来打咱们了,我作为儿子的,当然是有义务帮着爹爹收拾列山。也好问一问他列山是怎么想的。”
“你就不怕列山设套骗你?”
小姬焕一耸肩膀:“所以我才把位置定在了向阳郡城和咱们领地中间的位置,这个地方,就算是他埋伏了人,咱们的人也能瞬间赶到支援嘛。”
望着小姬焕一脸不防备的表情,黎娅有些迟疑:“我还是觉得明天就这么去了有点危险。”
面对黎娅的担忧,小姬焕也不明说,只是憨憨的傻笑。
对这个儿子,黎娅也是没辙没辙的,没办法,只能是由着小姬焕去了。
当晚无话,次日天明,小姬焕领着阿晃土山,阿正应龙飞鸟五人,率领着男女狼骑外加虎臣部的精锐,将近有千人,前往赴约会见列山。
就是临走的时候黎娅放心不下,说什么也要跟着一起去。
小姬焕拗不过黎娅,只能答应了。
队伍出发,临走的时候,小姬焕找到了阿良兽血雄鹰他们,在其耳畔俱都耳语了一番。看
大家听着不住的点头,一个个拍着胸脯对小姬焕做了保证。
比及小姬焕跨上了刃齿虎转回时,黎娅还问小姬焕和阿良他们说了些什么。
小姬焕哦了一声,也不瞒着:“没什么,就是和义勇王他们说要是列山打算来阴的骗咱们的话,让义勇王他们及时接应而已。”
“我还以为你不会做准备呢。”
小姬焕哂哂笑:“哪能啊,我不是爹爹,做不到一个人就让列山怕的不行那种程度,所以,我只能这样做足了准备嘛。”
黎娅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问小姬焕:“话说小姬焕,列山能设套,为什么咱们不能设套呢?咱们安排人埋伏起来,把列山给抓回来战斗不就结束了么?”
小姬焕呃了一声,眨眼睛好半天:“对啊,我给忘了···算了,都已经这会儿了,再埋伏也来不及了,黎娅母亲,咱们快出发吧,也看看列山那家伙到底有什么话好说的。”
小姬焕这么说,黎娅就点了点头,母子两个在队伍最前方,与众人一起向前。
千余人缓缓推进,约莫是二十分钟后,来到了约定好的地点。
小姬焕到时,列山已经领着人等着了。
不过相比较小姬焕而言,列山手下族人更少,他也是更加的大胆。
满打满算,也不超过五百人。
这五百连山精锐全都列队站在列山的身背后,一个个拿着从各地州郡仓库中缴获来的青铜刀青铜矛,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
至于列山本人,则在距离他队伍方阵前大概百步距离立了一个巨大的伞盖,伞盖下面铺着一张兽皮,列山就斜躺在上面,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与土山体型差不多的壮汉。
曾经和阿良一块被围在太阳郡的飞鸟认出来了列山身边的人身份,就提醒小姬焕道:“小姬焕大人,列山旁边那个人叫夸父,是他的护卫。”
小姬焕点点头,遥遥的眺望了一眼夸父,挺年轻健壮的小伙子,虽然身形和土山差不离,但对比土山,却并非是巅峰状态。
倒不是说小姬焕眼神毒辣,一眼就看出来了夸父实力。
而是因为夸父现在满打满算也就是二十四五岁,土山光是沙场上厮杀都已经十多年了,正当壮年,不管是力气还是经验都是处在人生的巅峰。
这倒不是比较土山和夸父的差距,毕竟小姬焕也不知道夸父实力,他心里有这个比较,只是因为他考虑自己待会过去带土山安全不安全。
现在嘛,以小姬焕的判断来讲,自己带着土山过去赴会完全足够了。
当即,他和众人都说了一声,让除了土山之外的所有人都在原地等着,跟着催动刃齿虎,领着土山向前到了列山伞盖前大概是二十步的距离,他挎着轩辕剑,骑着刃齿虎,打量伞盖下悠然自得的列山。
小姬焕与列山大概有将近五年没见了,今个儿还是第一次见面。
并不是夸张的说,的确是有五年没见了,因为俩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列山跟着姬贼西征的时候。
西征一年姬贼回来,列山就失踪了,然后到现在又过了将近四年,加一块,可不就是五年了么。
五年前,列山在漓火部落的时候还是一个可怜虫,每天都苦逼的去尝草试药,而且时不时的,姬贼还会去吓唬他。
也是那一段的悲惨过去,让列山到现在对姬贼还有心理阴影,所谓幼象心里,大抵如此。
不过列山也不是白白被吓唬的,在姬贼这,他也学到了不少,不然也不可能会在短短几年的时间自己打拼出来一份天地。
虽然和他的天资有一点关系,但要是没有从姬贼那学来的经验的话,他也不会崛起的这么快。
话说的有些远了,曾经漓火部落内的可怜虫,这会儿摇身一变,直接成为了易漓火联邦平起平坐的一方大王。
啊你说,这世事无常的,说起来还真是造化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