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5iv1m超棒的言情小說 木葉寒風 起點-第八百五十六章 鼬的驚人發現(求訂閱)閲讀-og6w0

5iv1m超棒的言情小說 木葉寒風 起點-第八百五十六章 鼬的驚人發現(求訂閱)閲讀-og6w0

木葉寒風
小說推薦木葉寒風
南贺河上,身姿矫健的佐助拖着两百来个鸣人在河面上疯狂奔跑,手中苦无如天女散花般洒向身后,噗噗噗将鸣人影分身接连射爆!
“岂可修!”
“佐助,你这个家伙除了躲在小樱后面就知道跑吗?”
“有本事跟我大战一场,胆小鬼!”
“你以为用这种手段就可以打败我吗?”
“我寒风老师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了!”
鸣人的影分身们一边追一边打嘴炮,骂的最凶的那几个被佐助针对,用苦无点对点射爆。
“笨蛋!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达到最终目的就是胜利,这才是忍者的真谛!”
你还是太嫩了,白痴鸣人!
疾风少年佐助露出傲娇冷笑,接着伸手往下一掏,脸上笑容当时就僵了:不好,苦无又射光了!
佐助一边不动声色的继续领跑,一边看向岸边观战的几人。
‘小樱和香磷的忍具袋已经被我用了,哥哥他不会插手,那就只剩下……’
雏田!
雏田双手紧握捧在胸口,一双白眼紧紧的看着交战中的……几百人,直到她察觉到佐助那火热的视线。
“雏田,把你的忍具袋交给我!”佐助狂拽吊炸天的喊道。
“是……是!”清音、柔拳、易推倒的雏田下意识应道。
“雏田,不要给他!”
“你又不喜欢那个家伙,为什么要帮他!”
“雏田,只有你绝对不能帮佐助!”
鸣人的影分身们骂骂咧咧的喊道,甚至有十几个人冲了过来将雏田团团围住,生怕她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远处的佐助一看,那个火呀!
他现在很想冲到雏田身前,但鸣人的影分身们如跗骨之蛆紧紧的追在身后,更有几十个影分身察觉到他的意图,远远的隔开了他和雏田的视线。
这一刻,佐助同时感觉到体内的查克拉隐隐告罄,似乎支撑不住写轮眼的消耗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的查克拉这么不经用,而鸣人那个笨蛋却能拥有如此磅礴的查克拉?
岂可修!!
佐助心里那个不平衡啊!
但眼看着鸣人的影分身越追越近,佐助赶紧收起不良情绪,脸上也快速恢复高傲、冷漠、不屑,以及你永远欠你家大爷我三百万的无情表情。
“够了!”
佐助脚步一顿,猛得站在河面上一动不动,他缓缓转身,双勾玉写轮眼散发着盈盈红光,直勾勾的盯着鸣人的影分身大军,装腔作势道,“鸣人,我今天……”
“不要装腔作势了,佐助,你已经不行了吧!”
“给我上!”
“揍扁他!”
“嗷嗷!!”
影分身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往佐助身上摸,转眼就将他揍进水底,咕噜咕噜喝起河水来。
“佐助君~~”小樱和香磷看得心都要碎了。
“果然鸣人是我们班最强的那个!”雏田两眼亮晶晶的看着鸣人。
宇智波鼬则是盯着鸣人的影分身们,心中泛起嘀咕来:鸣人虽然拥有漩涡一族血脉,但他的查克拉也太夸张了吧?
要知道香磷也是漩涡一族后裔,而且从头发的颜色来看,其血脉甚至比鸣人还要浓郁,可香磷都没有鸣人这么夸张的查克拉量。
难道他体内有异常?
宇智波鼬双眼一闭一睁,漆黑双瞳瞬间化作猩红色的写轮眼。
此时鸣人已经解散所有影分身,他一手插袋,一手拖着鼻青脸肿的佐助,骄傲的从河面上一步步走来,宛如王者降临!
“我赢了!”鸣人装腔作势道,“小樱,这就是你喜欢的人,真是不堪一击!”
小樱啊,赶紧移情别恋吧,佐助他配不上你的喜欢啊!
鸣人心中有另一个声音哭哭啼啼,以及……另一个人!
将自己的精神意志融入瞳力后,宇智波鼬无声无息的来到了鸣人体内的封印深处。
这里是?
宇智波鼬看着脚下一层浅浅的积水,以及四周如下水道般的巨大建筑,一脸疑惑。
鸣人体内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难道是……封印世界?
宇智波鼬心中一动,忙加快脚步朝前走,没一会就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铁牢前。
他抬头看去,隐约看到铁牢深处有一片巨大的阴影。
“原来如此,鸣人竟然是人柱力!”宇智波鼬眼中露出感慨之色,为波风水门的‘牺牲’而感到钦佩。
虽然成为人柱力可以使用尾兽的力量,但风险也极大,比如尾兽暴走就会严重威胁人柱力的安全,还有尾兽若是被抽离,人柱力直接就死了,任何医疗忍术都救不活!
最重要的是,人柱力的身份一旦曝光,极有可能会被敌对忍村针对暗杀……宇智波鼬想到了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的八尾人柱力奇拉比。
他微微摇头,如果换成是他,可绝不会让佐助去当什么人柱力。
“写轮眼,又是宇智波斑的后代嘛!”铁牢中的巨大阴影缓缓晃动,露出小半个橘红色的身影。
“打扰了。”宇智波鼬微微低头示意,接着转身就走。
“等一下!!”
九喇嘛急了,气道,“小鬼,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宇智波鼬眉头微皱,暗想我发现了鸣人人柱力的身份,无意中确实增加了鸣人暴露的风险。
嗯,待会就去找四代请罪。
这样想着,他的精神意志快速退出封印世界。
混蛋!
九喇嘛愤怒的拍打着铁牢,忽悠鸣人每每失败,这好不容易进来一个人,他都还没忽悠人家就走了,这样下去祂猴年马月才能脱困啊!
吼!!
九喇嘛仰天怒吼。
臭狐狸喊什么?
鸣人听到狐狸叫一脸嫌弃,然后更加嫌弃的将手里的佐助丢在地上。
“鸣人,你太过分了!”
“只是普通的切磋,你至于用这么多影分身吗?好卑鄙!”
小樱和香磷心疼的将佐助从地上扶起,不时用嫌弃的眼光瞪着鸣人。
鸣人那个郁闷啊:我虽然没有站上忍界巅峰,但我至少打败佐助了啊,为什么小樱看我的眼神没有一点变化?
难道寒风老师在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