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544hj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平民神探 線上看-第1782章 現場還有一個人推薦-lra2b

544hj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平民神探 線上看-第1782章 現場還有一個人推薦-lra2b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李牧这种一看就是自杀的案子,一般尸体在简单的检查之后,确认了死亡时间后就会返还家属处理了,并不会做详细的尸检,更加不会做解剖之类的检测了。
警局自然是有自己的规章制度的,除了凶杀案之外,尸体在警局这边的保存时间不会太长,也就是说,现在要想将尸体留在警局继续调查,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这个案子中的问题,将原本已经定性为自杀的案子,转到他杀的刑事案件上,否则尸体最后少不了要叫死者的家人带走。
丁凡也不是没事干非要在这个案子上面找出一点问题,将原本的一个简单的自杀案子,最后弄出一个凶手来添堵。
其实在丁凡的心里,还真是存了一点有个凶手存在的希望,毕竟现在调查的案情一直不太乐观,要是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么撬开这个凶手的嘴,绝对能少走不少的弯路。
但是在客观上,丁凡也不希望有这么一个凶手存在,因为一旦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这个案子恐怕侦破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在丁凡心里,这种矛盾的想法,一直都在他的脑子里面不断的打架,甚至吵得简直不可开交。
而米小米这边的安抚工作也进行的也不是很顺利,丁凡已经去过一次楼下的法医室了,明显那边还在忙着,很多的痕迹比对都没有完成,这些工作也是需要特定的时间才能出结果的。
只是看米小米这边的情况,似乎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老两口将儿子养大不容易,突然听说儿子自杀了,心里的悲伤是可以体会到的,这会儿想让他们冷静下来显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直系亲属来一个人,最好是父亲或者母……还是父亲吧!”
其实这种事情,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去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原本丁凡还想叫老两口一起去的,跟自己的儿子做个告别也好。
但是看到李牧的母亲,这会儿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丁凡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父亲去看一下,不然待会就李牧的母亲这种状态,八成是支撑不住。
李牧的尸体躺在冰冷的分解台上,尸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按说尸体要是想要做一个彻底的检查,身上就连毛发都不能留下。
这样才能更加直接的观察到死者外伤情况,但鉴于李牧死亡的状态,还有他留在现场的遗书,基本上已经被判定为自杀了,这种情况,在死者家属没有允许之前,警局这边只能坐点简单的清理,剃光毛发这种事情,自然是不被允许的。
此时的李牧,脸色微微泛青,双唇泛着淡淡的的紫色,脖子下方一条勒痕一直延伸到耳朵后面的位置,脖子后面并没有出现交叉的痕迹,从这一点上也排除了被人在身后勒住脖颈的可能。
肢体上面基本上没有太多的痕迹,脖子上面虽然有点抓痕,但因为指甲的问题,颈部的抓痕并不是很严重。
其实这会儿的尸体已经算是不错了,之前在现场见到的尸体,可不是现在这么利落的,死者当时双眼并没有闭上,双眼瞪的浑圆,脸上还布满了鼻涕口水。
要是李牧的父亲看到他儿子当时的样子,恐怕不会有现在这种痛哭的机会,八成会因为伤心过度直接一头昏死在地上都是有可能的。
在老人痛哭流涕的这个过程中,丁凡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只是静静的陪着他而已,时不时的递上一张卫生纸,或者拉过一张椅子到他的身后,生怕他会摔倒在地。
早在几分钟之前,孟欢就已经带人过来了,看着死者的父亲在这边,她一直都没有出声,只是远远的站着看而已,毕竟她也是只在不知道这个时候过来说点什么比较合适。
直到老人的身体实在没有办法在支撑了,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面,双手掩面小声的哭泣起来,孟欢才走到丁凡的身边问道:“师傅,尸体不做尸检,我们恐怕有很多东西没有办法确定,暂时在他的身上没有找到针孔,没有外伤,我们的所有疑点都没有办法得到验证!”
丁凡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可看这老人的样子,叫他同意做详细的尸检,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死者写的遗书,给家属看过了没有?”
孟欢从回来到现在,忙的团团转,有些事情丁凡不提醒她,估计要过一会儿才能想起来。
“遗书,你刚刚不是给老 胡了吗?”孟欢伸手抓了一下头发,叹了一口气说道:“痕检科这边已经提取了相关的证物,剩下的已经封袋了,待会儿就转交证物科,回头尸体交接之后,会将死者的遗物都交还家属。”
丁凡一想,连忙皱眉说道:“东西马上拿回来,给家属看看字迹有没有什么变动!”
孟欢虽然没有听懂丁凡说的变动是什么意思,但丁凡开口了,他自然是马上就动手办了一下这件事。
丁凡看着手里的这份遗书,走到李牧的父亲身边,小声的问道:“大叔,这是我们在现场发现的遗书,麻烦您看看上面是不是李牧的字迹!”
“我知道这个时候跟您说这件事,确实很残忍,但我想您也不希望儿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跟您说句实话,李牧的自杀……我有怀疑,但是现在的情况有点麻烦,表面上看起来他就是自杀的,除非你们家属同意,不然这个尸检我们是没有权利处理的!”
想来想去,丁凡觉得这个时候不能在等了,虽然有些残忍,但还是要当机立断,趁着尸体还在手上,任何事情都要做一些尝试,只有这样,详细尸检的事情,才有一个着落。
而李牧的父亲,在听说儿子的自杀似乎有疑点的时候,整个人楞了一下,双手颤抖的接过了丁凡的手里的遗书,一边看一边说道:“我知道你也是好意,但是我我家这个傻小子,从小就爱美,人都不再了,我就想着叫他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走就好了,真的不想在叫他……这是……”
李牧的父亲话还没有说完,嘴里的话突然顿了一下,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东西,随后眼角的泪水再一次掉了下来。
丁凡走到他身边,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遗书,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字确实是我儿子写的,他的字是我从小教出来的, 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只是……这个‘孝敬’的‘孝’字,看起来有点不对,他小时候就经常写错这个字,下面的‘子’他经常写成‘于’,想不到这一次他终于学会了。”
丁凡在这个字上面仔细的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拿起一边的放大镜,将这个字放大了几倍,吃惊的说道:“大叔,您看看,这个字他依旧没有写对,这不是他刻意的想改正,而是他当时写字的时候,手抖造成的,将这两个横连在了一起,其它的几个字上面,也多少出现了这种不规则的颤抖痕迹。”
丁凡一边说着,顺势将手里的放大镜递给了李牧的父亲说道:“他当时写下这封遗书的时候,八成受到了什么惊吓,或者他已经想到了,在自己写下这份遗书之后,他的生命很有可能会就此结束,所以心中的不安,导致了他的手有点不听使唤,整份遗书当中,大部分的文字都是十分圆润的,我想他以前应该有刻意的练过字,但是有几个字他写的却十分的僵硬而且最后这一笔,他写的十分用力,几乎将纸张都划破了!”
听了丁凡这么一说,李牧的父亲也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可就凭借这些东西,叫他同意对尸体做检查,他还是有点不太愿意!
而这一点,丁凡也想到了,走到一边,伸手在一堆证物中间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个不起眼的小袋子说道:“我看过您儿子的手,他应该是有咬手指的习惯对吧!”
李牧的手指上虽然不存在咬痕,但是丁凡却发现这个小子的手指甲却不是很平整,看上去长的长,短的短,就好想被狗啃了似的。
这种情况其实在一些幼儿园里面是十分常见的,而有一部分的成年人,虽然长大了,但是他们往往会保持小时候的习惯,指甲长出一点,就会下意识的用牙齿咬掉手指上的指甲。
而这个小动作,李牧的父亲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明白丁凡为什么要这样问,脸上带着疑问点点头。
丁凡却将手里的小袋子递给了他说道:“这是我在房间里面找到的,经过核对,指甲就是李牧的,而他这几个手指的位置,明显就有人之前给他清理过指甲,不只是剪掉了指甲,还将上面的棱角都修理的十分平整,可奇怪的是,我在现场找遍了,只是找到了一小块指甲,指甲刀没有找到就算了,其他几个指甲也没有找到!”
李牧的父亲在肉联厂工作了一辈子,说不上有什么大出息,但是他的脑子并不是笨,一听丁凡的话,马上就想到了一些东西,吃惊的问道:“你是想说,在我儿子死前,有人出现过,甚至还剪了他的指甲?”
“现场除了您儿子之外,之前一定有人出现过!”正在两人说这件事的时候,秦璐手里拿着一份资料从里面走了出来说道:“我检查了房间的内部全部门锁等器具,在现场只发现了李牧一个人的指纹,按说现场应该不存在多余的人了,可我最后在门把手上面做检查的时候却发现,门把手上面一个指纹都没有。”
“听清楚我意思,是一个人的指纹都没有存在,就连李牧的指纹都不在,这明显不现实,除非有人给李牧开了门,手上还带着手套,再或者就是有人离开的时候,将门锁上面的指纹清理掉了,只是不小心将李牧的指纹也一起清理掉了!”
有了秦璐的证明,这个案子几乎可以断定了,在李牧死亡的现场,曾经确实出现过一个人的生物痕迹,只是这个人一直在隐藏不想叫任何人发现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