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rjy25精品小說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雲中殿-第313章 自我迪化也能變強相伴-86gup

rjy25精品小說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雲中殿-第313章 自我迪化也能變強相伴-86gup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破碎的虚空中,沈天身后的黄金神翼振翅。
天地间飓风大作,空间裂缝四处飞溅。
刹那间以沈天为中心,方圆百丈内几乎沦为一片绝境。
所幸沈天特意避让开身边众人,不然除齐少玄外,其他人或许都会被这可怕的虚空裂缝重伤。
毕竟,空间乱流对于金丹期的修士而言,威胁性还是不小的。
虚空破碎瞬间,沈天的身形仿佛遁入虚空般,刹那间消失在所有人眼。
当他的身形再度出现时,已经在数万丈开外,仅仅一瞬间,快得完全无法看清。
快!
极限的快。
这一刻的沈天,快到了极致。
玉翩跹等人遥望着沈天,眼中皆是惊艳和震撼。
“沈兄的鲲鹏法竟然领悟到这个程度,瞬息数万丈开外,恐怕就算是南疆的纯血金翅大鹏,速度也完全无法与沈兄媲美吧!”
“自信点,沈兄这飞行速度已经近乎瞬移了,就算是化神期天尊都未必能追的上他。”
“上古秘传中,称鲲鹏拥有天地间最可怕的速度,与传说中金乌神兽的化虹神通齐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鲲鹏法的玄妙是一回事,能领悟鲲鹏法的奥义又是另一回事,吾等天赋却是远不如沈兄啊!”
……
听着四大公子对沈天的追捧,感受着身边那小龙崽子对沈天的崇拜。
齐少玄忽然感觉自己刚学会的鲲鹏法不香了。
为啥齐某只悟出鹏法?鲲法为啥悟不出来?
难道齐某天赋真的不如沈兄吗?
不!齐某不信!!!
齐少玄捏紧拳头,不再去看沈天那腾飞九天的矫健英姿。
他继续在那两面崖壁前坐定,感悟着这两面崖壁中的韵味,希望能更上一层楼。
另一边,沈天背后羽化仙金展开后,感觉自己对鲲鹏法的理解越来越深入。
尤其是体内阴阳彼岸花与鲲鹏法相融后,让他对鲲鹏的两种法相更多出几分理解。
此时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化身成为一只太古鲲鹏。
他的双翅仿佛彻底与自己肉身融为一体,如臂使指,与自身无比得融洽。
“天鹏九斩第二斩——斩虚空!”
黄金神翼陡然间暴涨数十丈,宛如一柄黄金长刀。
刀锋弥漫之处,虚空直接崩裂开来。
沈天猛然挥动黄金神翼,将其朝东方的天空中斩去。
刹那间,千丈虚空直接化为乱流,可怕的空间碎片席卷而去,将天边层云完全搅碎。
一时间碧空万里,层云尽碎!
很显然,南疆金翅大鹏族与鲲鹏的确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从《鲲鹏法》中居然包含着金翅大鹏神族的不传之秘《天鹏九斩》,就可以看出来。
当然这同样的天鹏九斩被沈天施展起来,比某只沙雕威力大了太多。
若是被它见到沈天手中天鹏九斩的威力,估计得自闭。
呼~
傲立于天地间,沈天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坦白说,这门鲲鹏法给他带来相当大的惊喜,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在领悟鲲鹏法前,沈天虽然拥有羽化仙金的黄金神翼,但终归无法将其速度发挥到极致。
战神塔里虽然也有不少身法类的秘籍,但都不适合沈天的大翅膀。
如今学会鲲鹏法,却是让羽化仙金的威力彻底发挥出来,也让沈天的速度再上一个台阶。
男人,就是得快!!!
……
当然,鲲鹏法的奥妙无穷,绝对不只是快那么简单。
鲲鹏法在虚空方面的造诣极深,其中鹏法擅长驾驭虚空之力增强速度。
所谓‘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指的就是鹏法的速度,堪称天地极速。
极致的速度,极致的攻击,极致的阳刚,这便是鹏。
而鲲法则更加擅长驾驭虚空之力进行困敌、吞噬,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太虚鲲族的镇族神通:北冥吞天大神通。
施展这门神通,可以掌控虚空之力凝聚吞天旋涡。
同境界中,任凭你如何疯狂攻击,都会被这门大神通化解、吞噬,甚至将你化作养分。
吞噬敌人的攻击、元气,补足自身,百川汇海而成其大,这也是太虚鲲族威名响彻五域的根本底气。
而沈天身具噬仙藤、轮回净土两大奇物,本就拥有炼化、吞噬异种能量的能力,如今再修习鲲法更是相得益彰。
虽然沈天没有怎么尝试过,不过感觉如果自己真的跟太虚鲲族的天骄互吞起来……
估摸着应该不会输吧!
“不愧是鲲鹏一族留下来的传承,果然非同凡响。”
从顿悟状态醒转过来,沈天收起背后双翼,缓缓从虚空中落下,目光灼灼。
领悟鲲鹏法后他收获极大,战斗风格也变得比以前更加全面。
嗯,这回真的有把握可以跟化神期掰掰手腕了。
即便打不过,至少能随时风紧扯呼。
当然如果遇到圣者的话,以这具身体的素质估计还是非常悬。
嗯,得小心。
小心驶得万年船,猥琐发育才是王道。
……
就在这时,旁边崖壁底响起齐少玄歇斯底里的咆哮。
“不!不!这门法太难了。”
“我悟不出,悟不出!”
却见齐少玄身后万丈紫气,不断地凝聚出巨鲲虚影,然而往往只凝聚到一半便轰然溃散。
他已经领悟鹏法,并且拥有不浅的造诣实力大涨,然而却被鲲法所困住。
鲲鹏法阴阳兼备,想彻底掌控阴阳变化,比他想象中更难。
事实上,作为非鲲非鹏的人族,齐少玄甚至连妖族都不是。
他能将单独的鹏法感悟到与《紫府帝经》想融合,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
只可惜齐少玄将目标定成沈天,这个挂逼身上拥有彼岸花这种阴阳属性的无上天地奇物。
在此之前沈天更是彻底练成《神霄帝经》,对阴阳道法的理解极限升华。
鲲鹏两种形态间阴阳转化,对沈天来说难度锐减九成以上。
只能说不怪齐少玄悟性不行,只是他立的假想对手开了挂。
“齐兄,莫要再强行感悟,你刚刚结婴没多久,心境波动太剧烈,可能会走火入魔的。”
“齐兄冷静,这壁画感悟也是讲究缘法的,或许你与完整的鲲鹏法无缘吧!”
身旁的众人将齐少玄背后紫气都开始荡漾,生怕他走火入魔,此时一个个都劝说起来。
敖乌作为齐少玄的契约伙伴,也关切道:“少玄哥,不要勉强自己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跟沈天哥哥一样的,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齐少玄#:“???”
眼前一阵晕眩,齐少玄无力地跪坐在地上,缓缓抬头望天。
依稀间,他甚至感觉自己看到一片片雪花飘落。
既生瑜何生亮?既生齐,何生天啊!
……
看着齐少玄跪在地上一幅怀疑人生的模样,沈天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他虽然不知道为啥只是一门功法没完全领悟出来,齐少玄却跟死了师父一样难受。
但齐少玄对沈天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伙伴,沈天不希望他出现意外。
好吧!
是极为重要的韭菜,不用你们吐槽。
若是齐少玄真的精神方面出了什么问题,甚至走火入魔,以后沈天还怎么跟他一起试炼?
要知道蹭齐少玄一波大机缘儿,比蹭十个红光小渣渣都爽。
沈天缓缓走到齐少玄身边,关切地望着齐少玄:“怎么了?”
齐少玄的双眼通红,死死盯着沈天:“你是怎么悟出来的?为何我悟不出来?太难惹!”
沈天笑了,不就是一门功法嘛!
他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
沈天缓缓将手放在齐少玄的肩膀上,脸上的笑容宛如冬天的暖阳。
他真诚道:“想学鲲鹏法吗?我教你啊!”
齐少玄?
“教我?你……你愿意教我?”
齐少玄呆滞地望着沈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门《鲲鹏法》有多珍贵。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是一门丝毫不亚于《真龙帝经》的传承,纵使在帝经里也绝对是极品。
不论是北海鲲族还是南疆鹏族,若是能得到这门传承,底蕴都将倍增。
只要后代中能有人悟透这门法,注定将无敌一个时代。
这种功法,沈天能从区区两张壁画中完全领悟出来,那是他的本事。
可他竟然愿意无条件地传授给齐某,而且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开玩笑,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他就不怕齐某学会这门法之后实力大增,超越他吗?
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把齐某当成对手?
正如沈兄所言:败在他手中之敌,从来不会被他视为对手。
齐少玄眼眶缓缓地红了,虽然明知道答案,但他还是想再问一句:“你就不怕齐某学会鲲鹏法后,实力超过你?”
超过我?
沈天微微一愣,随即笑道:“齐兄的实力越强,沈某自然越是高兴。”
“毕竟这天下之大,还有无尽的机缘等着沈某一起去探索,若无齐兄,该减少多少乐趣?”
“区区一门功法,又哪有齐兄重要?”
……
大气魄!
这就是真正的无敌心吗?
齐少玄体表原本混乱的气息开始缓缓平息。
他的双目开始澄明,其中迸射出前所未有强烈的战意和斗志。
他明白了:高出不胜寒,沈兄在年轻一辈中太无敌,期待一个足够强的对手。
甚至沈兄愿意自己培养出一个足够强大的对手,与自己并肩,与自己为敌,寻求些许挑战。
不畏惧对手,只担心没有对手。
这就是真正的无敌路,无敌的少年至尊吗?
齐少玄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望着沈天:“谢沈天指点,齐某悟了!”
话音刚落,齐少玄浑身气势大涨。
原本只有婴儿模样的元婴,刹那间生长起来。
它吸收足量海神星泪力量,如今又有所感悟,竟飞快成长。
片刻间便成长为一个蹒跚学步的幼童,看起来无尽紫气缭绕,煞是可爱。
这一刻的齐少玄实力俨然倍增,看得沈天都有些柠檬酸了。
狗贼,你悟了什么?
倒是也给沈某说一说,共享资源啊!
沈天面带微笑,期待地问道:“齐兄,你现在还想学鲲鹏法吗?”
想学的话,就拿你刚刚的感悟来换呀!
你有一份资源,我也有一份资源,这交换一下不就是双倍快乐了吗?
沈某也想顿悟,也想片刻间哗地一下实力倍增。
快,快满足沈某吧!
看着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笑容的沈天,齐少玄若有所思。
他坚定道:“齐某不想学了!沈兄说得对,世界上没有无敌的法,只有无敌的人!”
“既然齐某无法从这壁画上领悟出完整的鲲鹏法,也就是与此法无缘。”
“但那又如何?正如沈兄所言,区区一门先贤留下的法。”
“既然先贤能创出此法,齐某也能创出来!”
话音刚落,齐少玄浑身气势再变,背后紫气真龙与紫色天鹏竟隐隐有相融的趋势。
沈天整个人都懵逼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些话?
而且什么时候自我迪化也能变强?这不科学啊!
天道我实名举报,有人开挂!
……
这一刻,齐少玄悟了。
而旁边那些妖族天骄,全都酸了。
人族,不愧是万物之灵,这天赋悟性简直了。
齐兄和沈兄之间的对话,每一句我们都听得懂,可是为啥齐兄听着听着就顿悟了?
难道说我们这些愚昧的妖族,连被沈兄指点的资格都没有吗?
来自四大公子和玉翩跹的负面情绪+888
至于敖乌现在反而相当高兴,反正不论是齐少玄还是沈天,都跟他有亲密的关系。
不论是沈天变强还是齐少玄变强,对他来说都是日后的靠山。
是的,这位‘龙族万年来排名前五的绝世天才’,脑海里特没出息地只想找靠山,当一只混吃等死的宠物龙。
“大家看,这壁画好像暗淡了很多。”
玉翩跹的话吸引了众人注意,大家将目光朝两边崖壁望去。
果然,那原本清晰可见的悬崖壁画,此时似乎失去神韵,变得模糊了很多。
那原本浮出水面的巨鲲,此时身躯大半都隐入海中,那原本振翅九霄的大鹏,也被层云遮蔽大半。
看起来,比之前晦涩了许多倍。
很显然众人的感悟,消耗了这两幅壁画的某种能量,需要重新蕴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若他们继续感悟这两幅壁画,已经很难再有新的收获。
也是时候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