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剎那輝煌-第一百二十二章 其實我也很尊敬你父親鑒賞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魔术师转头看向阿尔托莉雅的方向。
而在这个时候,这位亚瑟王也多少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才是被套路了,顿时觉得又是羞愤,又是气恼。
但是她也没法和远坂凛抱怨,而且在这个时候,继续去解释自己和御主的孩子的问题,未免也太羞耻了一些……会更加纠缠不清的,并且引出更多的麻烦问题来的。
没有理会远坂凛的碎碎念,夏冉的眸光定格在被阿尔托莉雅牵着的银发大萝莉的身上,接着视线不着痕迹的掠过在两人身后的夏洛特,银发赤瞳的女仆长双手交叉互握,放在身前,一脸淡定平静。
这一幕却是恍惚间,使得魔术师有种古怪的既视感,表情也变得微妙了起来。
怎么感觉就像是一家三口的样子……
他曾经就一直都觉得,如果爱丽丝菲尔的命运不是注定了,会随着圣杯战争的进度,而无可挽回的逐渐步向死亡的话,搞不好阿尔托莉雅真的能够NTR了卫宫切嗣。
毕竟阿尔托莉雅和爱丽丝菲尔十分合得来,相处没有几天,两人就已经是闺中密友一般的关系了,又或者应该说是骑士与公主?这个是绝对名副其实的。
大魔能时代
骑士想要用剑守护自己的公主,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做到,但是她的确是竭尽全力了的……相反的就是那个正义的伙伴了,卫宫切嗣是真的没有心,虽然有宏大的理想,但是却根本不知道达成的方法。
要是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他还真的觉得自己对全人类负有某种天然的责任,觉得自己就是理所当然的救世主,他必须拯救人类,而人类也必须通过他才能够得到拯救!
——天不生我卫宫切嗣,人理万古如长夜!
嗯,就是这么一回事,觉得自己有责任,而且行动力爆表,想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然而偏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那份能力,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够通往正确的结果。
虽然为自己的理想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身体力行的在践行着,然而他只会做选择题,不是放弃就是牺牲。
基本就是这么一回事……也多亏了爱因慈贝伦家当年是直接比武招亲的,爱丽丝菲尔本人没有什么选择权,再加上她性子又太过天真温柔,接受下来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否则的话……
嗯,卫宫切嗣大概是不可能有这么圆满的家庭的了。
“……”
“……”
伊莉雅紧紧的握着阿尔托莉雅的手掌,娇小的身躯正在无意识的微微颤抖着,她在魔术师的视线注视之下,下意识的想要低下头去,但是又不敢这么做,只能够鼓起勇气强迫自己面对对方。
她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此时此刻正在心不在焉的走神,腹诽着自己的父亲,她只是明白眼前的这个看似普普通通,身上连魔力气息都没有的少年,就是外界一切的始作俑者。
将整个神秘世界一网打尽……
从最强的魔术师,到死徒与真祖的统治者,悉数都被其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管那些人是不是从神代活跃至今,资历超过四千年的古老死徒,还是干脆就是来自宇宙之中其他天体的外星生命体,其他星球的Ultimate One……
——都完全翻不起任何的风浪,没有任何的例外。
他们或许已经是这颗行星上的神灵一般的存在,但是要面对的却是更高次元的神明主宰,仿佛宇宙食物链的顶点,那种级别的力量与规模,哪怕只是瞥见其冰山一角,也足以让人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所谓“神秘会屈从于更高级的神秘”,这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魔术世界的第一准则。
在那种力量面前,任何的坚守都会被轻易改变,任何的骄傲都会被轻易摧毁,仿佛无论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只不过是浩瀚神明眼中的一粒尘埃,所有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所以只要这样的存在愿意,那么一切都会被操控,遵循祂铺设的道路发展。不管陷入其中的棋子,祂手下的玩物怎么挣扎,或者是觉得自己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的选择,自以为是反抗了对方……
但是可能也都是被引导着,走向早已注定的结果而已。
根本就是就连反抗的可能都几乎不存在。
虽然眼前的这个少年,比起那些恐怖到能够轻易影响一城一国之气象的异端异类,各种怪物来说,貌似的确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甚至身上就连魔力的反应都不存在。
玄武战尊
似乎真的就是无比寻常的样子,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罢了……
但是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伊莉雅或许还能够真的这么认为,可是现在她却不可能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了。
也正是因为明白自己在面对,她才会感到胆颤心惊,就像是一般人在明知道是雷区的地方玩沙子,在明知道有鲨鱼出没的海域里游泳一样,哪怕是还没有发生什么,海面上也风平浪静,但还是会感觉到忐忑不安。
“伊莉雅是吧?”
魔术师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是从心不在焉之中回过神来了,他摇了摇头驱散脑中的杂乱思绪,开口问道。
银发的大萝莉顿时就是身体微微一颤,不过还是坚强的开口回答道:
“是、是的。”
只是看她的样子,莫名的给人一种奇异的错觉,就好像是小学生没有完成作业,被老师叫到了跟前问话的那种场景,明明心中瑟缩,却还是要强撑着。
“别站着了,坐下来吧……”大约也是觉得这样子很奇怪,夏冉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阿尔托莉雅从刚才开始,就在拉着这只大萝莉想要在对面坐下,只不过后者不肯挪脚,她大概是觉得这是最关键的时刻,自己一定要表现得不出任何差错才行。
她觉得在这个时候表现得谨小慎微,也好过留下别的什么不好的无礼印象。
“对吧?都说让你坐下了……”
骑士少女这一次不由分说的拉着这个大萝莉,走到了对面,将她按在了沙发上。
“真的不用担心,有我在呢,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她有些怜悯的出言抚慰着精神状态不太好的伊莉雅,也不知道后者到底是脑补了什么,会表现得这么的战战兢兢,明明柳洞寺这里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最多就是自己的御主有些恶趣味而已。
“……你是不是在影射我?”夏冉挑了挑眉毛,觉得阿尔托莉雅的这句话似乎话里有话的样子。
什么叫做不会让伊莉雅受到任何伤害的?在这里有什么人会伤害这只大萝莉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没有。”阿尔托莉雅淡淡的说道,她坐在了银发大萝莉的旁边,伸手揽住了后者,真的像是一个异常疼爱自己妹妹的姐姐一样……又或者说是非常疼爱自己女儿的母亲?
反正就是爱屋及乌,阿尔托莉雅依然能够回想起来,当初的那个常年被积雪覆盖的城市,以及交换誓约时,爱丽丝菲尔对自己说过的话语。
明明以圣剑发誓要守护她,却没能做到,自己违背了誓言。
就像没能拯救国家那样,就像没能化解朋友的痛苦那样。
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自责与屈辱撕裂着自己的内心,所以阿尔托莉雅现在就是完全将对爱丽丝菲尔的情感,倾注到了后者的女儿身上,她当然会小心的呵护伊莉雅。
灭明 蓝盔十九
“真的没有?”魔术师皱起眉头,“那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我又不会伤害她,小莫又不在这里。”
嗯……别的都不说,如果这一幕被莫德雷德看见了的话,只怕要嫉妒到质壁分离。
“……关她什么事情?”阿尔托莉雅一时间不是太理解,忍不住的蹙起眉头。
“……”
“……”
好吧,莫德雷德要是发现自己的父王对自己这么不上心,一点儿都察觉不到她的心意的话,大概真的要哭晕在厕所了,她绝对有理由伤害甚至是铲除伊莉雅这个人生劲敌!
“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
魔术师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那只依靠在阿尔托莉雅怀里,显得软萌可爱的的银发萝莉,语气仿佛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只不过——”
伊莉雅在第一时间就已经竖起了耳朵,屏住呼吸,仔细的倾听着。
就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对方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抛出了那个很经典的表示转折的词。
只不过……
一瞬间,浓浓的绝望就已经在她的心灵深处浮现而出,果然是不行吗?
“咳咳。”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边上的阿尔托莉雅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
“……”
“……”
“给你圣杯也可以,一个不够的话,就再给你一个,你要多少都行。”
夏冉奇怪地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接着收回了视线,继续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身前的桌子轻轻拂过。也不见到底从哪里掏出来的,一个金光闪闪,似乎通体都由黄金铸造的杯子,就这么被他放在了桌子上。
闪烁着夺目金色光芒,黄金圣杯反重力的漂浮而起,庞大的魔力旋涡如同勾连另一片次元的空洞,即使被「器」所拘束着、稳定着,也能够感觉得到那是如同无边瀚海的巨大魔力源泉。
仿若源源不绝,无穷无尽,一旦悉数释放出来,恐怖的魔潮绝对能够席卷整个世界。
可以扭曲时空,可以塑造时代,这就是圣杯,传说之中的万能之釜。
伊莉雅张了张口,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刚刚还以为要被拒绝了,结果一转眼就山回路转?自己梦寐以求的圣杯就这么到手了?
这么轻松,这么简单……甚至一个不够的话,还能够再要?
银发的大萝莉抬了抬头,看了看旁边亲密的揽着自己的金发少女,恍惚之间,也意识到了具体是因为什么。
夺运之瞳 梦还二
“先听Master说下去。”
阿尔托莉雅倒是神色平静,就和自己的御主一样,有些东西见多了,就不会觉得有什么珍奇的了。
圣杯这种东西,说到底就是高纯度的魔力结晶,而魔力这东西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缺过了。
就连美狄亚在达成第三法之后,都能够手搓圣杯,虽然不如御主那么轻描淡写,因为受限于输出功率。
太古邪帝 搁浅04
而阿尔托莉雅自己也是,和御主的契约联系,互相之间的魔力通道,也让她的状态像是美狄亚那样,虽然没有成就第三魔法,然而魔力供应根本就是无穷无尽……
只要她想的话,同样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制作一个圣杯出来。
似乎没有这么简单?伊莉雅紧紧的咬着嘴唇,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相当难受。
“圣杯的力量是有限的,你应该知道,圣杯战争这个仪式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达成魔法层面的奇迹,而被创造出来的。”
夏冉仔细的解释起来:“然而结果基本上都是失败,第三魔法没有被过往的参与者重现……至少不是通过圣杯战争来重现的,美狄亚也是花了好些年的时间,解析了大圣杯的奥秘,才找到了那条道路。”
美狄亚是谁?她掌握了第三魔法?
伊莉雅懵懵懂懂的点点头,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太够用了,不太明白对方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件事,是因为什么原因。
“所以也就是说,圣杯的局限性很明了,它只能够达成有可能做到的事情,而无法达成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魔术师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如果一件事情你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达成,那么圣杯是无法实现你的愿望的,它只能够加速帮助你跳过过程,却不能够真正的无中生有……”
“事实上,想要通过圣杯战争达成第三法还是有可能的,因为至少知道怎么达到,仪式的原理也主要是为了反过来达成,希望先获得无尽的魔力源,再将灵魂永动机化……”
说到这里,夏冉微微笑了笑:“所以说,像是完全的死者复活,这种绝对能够位列第六法候选之中的奇迹,怎么可能通过区区的圣杯就能够做到呢?”
“……”
“……”
刹那间,银发萝莉脸色煞白,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了。
好半晌之后,她双目无神而且空洞,慢慢的开口,用一种极其干涩的声音问道:“真、真的没希望了?”
“也不是完全没希望,只是没有办法复活你的父母两人而已……”魔术师摇摇头,“只能够复活一个。”
“是、是必须要在其中做出选择吗?”
伊莉雅眸子里刚刚亮起的光芒,迅速的又暗淡了下去,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她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希望还是绝望了。
她想起了那些故事里的套路,自己不能够两全其美,必须要做出取舍……也就是说,爸爸妈妈只能够复活一个,而另外一个就必须放弃掉了?
可是……这样的话,做出选择的她,就和亲手选择杀死父母之中的一个人,有什么分别!
“不是,你选不了,只能够复活爱丽丝菲尔……”夏冉叹了口气,“人造人没有灵魂,情报都被保留在大圣杯之中,重现不算太困难……但是卫宫切嗣,他是活生生的人类,而且死了十年的时间。”
普通人的灵魂是如此孱弱的事物,死亡几天就已经消散,回归于天地之中了。
更何况是死了十年?夏冉也不可能将他复活过来,不同于爱丽丝菲尔,卫宫切嗣的性灵根本就没有得到好好的保管。
这条世界线的他既没有能够被抑止之轮登记,成为守护者;也没有被大圣杯吞噬,将存在情报记录在内部……而且这个时代,神代早就结束,冥界、彼岸、地府之类的机构也就早不复存在。
夏冉想要去地狱里提人都不可能,怎么复活那个正义的伙伴?
“……”
“……”
伊莉雅完全沉默了,她低着头,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边上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旁观的远坂凛也是不禁怜悯,同时有些恼怒的瞪了魔术师一眼。
这人貌似就是干掉了这只萝莉的父亲的人吧?还是他自己说的。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我?”魔术师有些奇怪的看向黑发双马尾少女,“你的眼神还是很失礼啊!”
“哼!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你之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和她的父母交情真的很好……”
远坂凛有些不满的回答道,话里话外都似乎意有所指。
“毕竟都是当初参与过四战的人,有所交集,互相认识,有些交情不是很正常的吗?”夏冉淡定的回答道,装作没听出少女的阴阳怪气。
“那你和我父亲认识吗?”远坂凛冷笑一声,这人又开始装傻了。
“……”
“……”
“其实,我也很尊敬你的父亲。”魔术师眨了眨眼睛,如此回答道。
“什、什么?!”刹那间,远坂同学整个人都不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