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大唐再起》-第九百九十章敢不效力分享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六月东京,已经没有往日的热闹,赵普作为首相,对整座城池进行宵禁,严格盘查各种可疑人物,绝对不能让东京,有所泄露。
他待在政事堂中,与两个参知政事商议着军粮,钱财,以及普通的俗物,心中却牵挂着洛阳的战事,显得心不在焉。
这时,突然有信使跑来,六百里加急,气喘吁吁地禀告:“有紧急军情——”
“拿来!”赵普眉头一皱,心中震惊,拿来一看,是曹州来的消息。
在这个关键时刻,守护漕运的曹州,竟然出现了问题,这让赵普格外地气恼:“高怀德是做什么的,竟然让敌军威胁到了曹州。”
随即,又交于两个参知政事,不由得吩咐道:“着令濮州,曹州,檀州,各军,严守城池,不得擅自出城。”
说完,摇了摇头,如今可真是多难之秋啊!
望着西边的方向,他心中不由得期盼,这场战事,还是尽快结束吧。
洛阳城外。
近十万宋军,几乎就驻守在城外,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营寨,约莫四五座,几乎每个城门都有一座。
守城必筑营,一来里外配合,二来战事不利,也能即时逃脱,坐守孤城,只是最下乘的方法。
所以,对于李嘉来说,若是要攻打洛阳,就必须将成为的宋军营寨一个个击破,就如同一座座小城一般。
众所周知,守城容易攻城难,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最高的。
而,宋军的实力,其实,已经打探清楚。
铁骑军,龙捷军,约莫三万精锐骑兵,这是李嘉不断削弱后,北宋中央最后的残余骑兵,或者说,这是沙陀骑兵与中原相互融合后的精华部分。
步兵方面,则约莫七万,几乎都是精锐,着甲率超过五成。
如今的禁军,可不是后来的花架子,而是几十年战火淘汰下的精锐。
比如,赵匡胤对禁军是有一套自己的训练方法的。
冰山王子vs调皮公主
据说平时不打仗时,每次禁军领军饷,赵匡胤会下令让城北的士兵到城南去领军饷,城南的士兵到城北去领军饷。
士兵们扛着一百多斤的粮食,有时候身着铁甲,从城南走到城北。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血之伤爱之恨2
当然,这只是一种传闻罢了。
实际上,北宋禁军选拔,也是极为严苛的,除了身高要求外,步兵需要开1石五斗弓(宋一石为92.5宋斤,92.5宋斤,相当于今天82.5公斤左右),对于臂力和体力具有极大的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忽视?
错过是另一种开始
除了兵力优势,以及甲具的优势外,其他方面并不突出。
骑兵方面,两万的御营铁骑,并数千关中轻骑,以及温末骑兵,只记得对仗的话,肯定会被打的落花流水。
宁静的夜晚,李嘉正积极的寻求获胜方略,思量了几个时辰,到头来,还是一个字——耗。
洛阳到东京四百余里,而从洛阳到江陵,则是近千里,路途远了一半多,所以消耗自然加倍。
如今谋求不到胜算,只有拼损耗了,而粮道,则必须得到保护,按照刘光义,曹彬的说法,沙陀骑兵的传统,就是喜欢穿插包围,以及截断粮道。
“骑兵硬碰硬,不一定能打过,但保护粮道,怕是差不离吧!”
李嘉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思量着还是否有其他的漏洞。
值班的侍卫早就换了一岗,月明星稀,帐篷外的篝火如今烧的正旺,这夏日的燥热,还真让人不爽。
不过,这比南方的湿热闷热好太多,水土不服,依旧是一种祸患。
“怎么治理水土不服呢?”
李嘉又想了想,召集潘崇彻、张维卿二人,商议着对策。
“如今军营中,病倒了多少人?”皇帝直接问道。
“约莫三千余人。”潘崇彻思虑片刻,随即说道:“水土不服者占据多数,这是正常情况,陛下莫要焦虑,过不了多久,其自然会好的。”
“话虽如此,但仍旧要重视。”
李嘉大脑中匮乏的知识,让他对这样的问题,感到颇为棘手,不由得轻声道:“多采一些木柴,让兵卒们多喝热水吧。”
热水万能,百病不侵。
“陛下明鉴,病倒的兵卒,大多是关中人,他们习惯喝生水,只有咱们喝热水。”张维卿连忙拍着马屁说道。
“洛水也要煮沸才行。”李嘉继续强调:“吃食衣物,也要齐全,尔等仔细查阅,莫要在这时出现状况。”
随即,皇帝又述说了一下苟全的策略。
“陛下,从江陵至洛阳,翻山越岭,粮草着实不易,此乃绝佳的漏洞,宋人绝对不会放过的。”
潘崇彻沉声道:“其可以掠夺咱们的粮食补充自己,千里防贼,防不胜防啊!”
“可以调遣大部分兵马,一次性运送大量的粮食,辎重营也并非普通的民夫,也有一战之力。”
张维卿随口说道。
“的确防不过来。”李嘉也点点头,颇为凝重地说道:“看来,只有逼迫其一战,快速解决,才是最佳的方法。”
“我方以骑兵弱而步兵胜,尤其是是多年来操练,步伐齐整,数年来战无不胜,面对宋人步卒,绝对不落下风。”潘崇彻底气十足地说道。
闻言,李嘉笑了笑,襄州城打了那么久,除了襄州坚固外,宋军顽强的战斗力,也是具有很大的原因。
人高马大,战斗技巧丰富,配合得力,才可以坚守那么久。
当然,其劣势也很明显,一旦战斗不利,其战斗意志就会不断动摇,在为君王效力和保存自己性命之间,会选择后者。
这是乱世多年,禁军保存性命的普遍现象,不是换个皇帝就能变化的。
“没错!”李嘉违心说道:“儿郎们在征战多年,早就无所不破,区区宋军,又算的了什么?”
“这场战斗,关乎今后天下的走向,赢了,咱们就能统一北方,徐徐削藩,夺回燕云十六州,败了,就是一场夷陵之战,精锐尽丧,只能苟全性命与南方,寄予中原水师难以发展。”
“当然,更有可能,我的性命不保。”
春華秋實
“奋发多年,就看今朝了。”
“敢不效力——”潘崇彻、张维卿大声应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