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全職藝術家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四章 盡情浮誇吧展示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写在本章之前,歌词是林大仙的国语版,因为更应景,但情绪彻底宣泄的感觉,应该是医生的演唱会版,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听。】
进入休息室没多久。
童童忽然喘着粗气跑了过来:“兰陵王老师,出场顺序定了,您和复仇女神的对战是今天的开场表演!”
又是开场?
林渊忽然想到了什么,轻轻点头,他起身和童童一起前往候场区。
此时。
直播已经开始,现场的观众在交头接耳。
巨大的喧哗声中,安宏忽然道:
“下面有请我们的复仇女神和兰陵王一起走上舞台,他们将开启今天的第一场对决!”
林渊走上了舞台。
与此同时。
另一个入口,复仇女神也走入了舞台。
两人并肩。
安宏笑道:“今天不设定谁先唱,两位歌手可以自行决定,也可以石头剪刀布。”
台下大笑起来。
复仇女神看向兰陵王,忽然拿起话筒道:“石头剪刀布就不用了,听说这个舞台有一个神秘的诅咒叫做先手必输,我想试试打破这个诅咒,兰陵王老师意下如何?”
“哦。”
林渊没意见。
他主动让出舞台。
复仇女神笑了笑,没有直接开唱,而是继续道:
“接下来我要唱的这首歌,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粉丝,更为了所有一直在支持我的那些人,我不在乎歌王歌后的荣誉,因为我本来就!是!歌!后!”
哗啦啦!
阴阳鬼术 中国梦
掌声如雷!
复仇女神仰起头:“有些话我不说,是想放在舞台上说,有些事我不做,是想在这个舞台上做,兰陵王,你听说过复仇吗?”
林渊没说话。
但随着复仇女神的这句话,现场的观众却陡然激动起来,就连四位评委都面色一变,甚至有人忍不住高声尖叫起来:
“元夕!”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而与此同时。
无数坐在屏幕前的观众,也是骤然间刷出了无数的弹幕,显然大家都听懂了复仇女神的暗示:
“是元夕!”
“她要复仇!”
“她叫复仇女神!”
“果然是来复仇的!”
“兰陵王之前对元夕的评价,让元夕愤怒了,所以她化身复仇女神,就是为了在舞台上击败兰陵王!”
“……”
荷尔蒙被引爆!
这是复仇的宣言!
这就是观众最喜爱的场景啊,复仇女神很满意自己这番话造成的效果,当现场呼声稍停,她忽然开嗓:
“这道伤疤。”
“是谁留下。”
“大漠风沙。”
“灼灼盛夏。”
“暴风雪的怒吼!”
“你可曾听到了吗?”
奈荷在冥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如果复仇是我的执念,这一首歌我要唱到沙哑;如果花开花落是生命的诅咒,绝望成为我的盔甲!”
“复仇啊!”
“复仇吧!”
“我的敌人你在哪,我的声音你听到了吗,谁弹唱起亡灵的序曲,哀鸣的乌鸦,你拔剑那天雪下得很大,冰冷孤寂的悬崖,你在风中倒下,夕阳看着你倒下,乌鸦看着你倒下,让我看着你倒下……”
怒音!
强大的怒音,似乎倾注了复仇女神的全部感情,她唱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哭腔!
唱完。
复仇女神无助的蹲下。
大家看不到面具后的脸,但大家能听到一阵阵的抽泣声,她在努力的压抑,只剩上半身失控的起伏。
她哭了。
现场无数人感觉心都碎了,有人泪流满面,他们在齐声的安慰着:
“不要哭!”
“复仇女神你是最棒的!”
“复仇女神加油!”
“你是永远的女神!”
“不要伤心!”
“不要难过!”
“我们支持你!”
“……”
我当然知道你们会支持我。
复仇女神那张面具下的脸确实有泪。
但谁也看不到,也绝对不会看到,她的嘴角有一瞬间的勾起。
兰陵王。
谢谢你提供的舞台。
我的表演不仅是《复仇》。
我还要向你展示……
人心的魔术!
当我的哭声以这样的形式传出去,不仅仅我的粉丝,全世界都是你的敌人!
唱歌是表演!
实力有时候也可以成为点缀,谁说唱歌之余,就不能表演?
是的。
这首歌唱完。
几乎全场动容!
太应景了!
太震撼了!
她今天选择的歌曲赫然是《复仇》!
这是蓝星最经典的,以复仇为主题的歌曲!
而这首歌的创作者叶知秋就坐在台下!
镜头打在叶知秋的脸上。
叶知秋似乎被勾起了某些回忆,略微有些恍惚。
复仇女神忽然转头,盯着兰陵王。
“下面有请兰陵王老师……”
安宏看了眼复仇女神,语气有些复杂的报幕道。
复仇女神退后。
林渊走上了舞台。
凌驾于世界的顶端 韩版罗密欧
安宏道:“兰陵王有什么要说的吗?”
林渊摇头。
屏幕之前。
所有元夕的粉丝都听哭了,感同身受心如刀绞。
“听的太难受了。”
“兰陵王凭什么说我们家元夕!”
“你知道你一句话给元夕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吗?”
“她哭了!”
“你满意了!?”
“元夕是为了兰陵王才参加的这个比赛,也是为了兰陵王才唱了这首歌,但我真的觉得不值得,元夕是真的受伤了!”
“兰陵王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吗?”
“她明明一直都那么努力啊,兰陵王凭什么一张嘴就否定别人!”
“太心疼元夕了!”
“兰陵王,迎接复仇吧!”
“你也该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了!”
“女神万岁!”
“珍惜你的最后一首歌,然后撕开你的面具!”
“我们所有人绝对不会放过你!”
“复仇女神不是一个人,她还代表着所有被兰陵王攻击过的歌手!”
“可以提前宣布结果了,不想听兰陵王唱歌。”
“突然不喜欢兰陵王了。”
“……”
是元夕以及其他歌手的粉丝大军还有那些不喜欢兰陵王的网友!
是的。
都来了。
因为兰陵王最近几期的表现没有什么破绽,这些粉丝大军一度没了踪影。
但……
他们从未真正的消失!
他们一直在等!
他们在等兰陵王输掉比赛!
他们在等兰陵王揭面!
他们在等兰陵王身份曝光!
当兰陵王失去了面具的保护,他将迎来漫天的非议!
今天是决赛,兰陵王必将揭面,所以他们来了!
而当复仇女神的哭声响起。
就连旁边的路人,都心有戚戚。
兰陵王。
好像真的有些过分了。
只有少部分支持兰陵王的人,还在倔强的坚守。
他!
没有错!
……
评委席。
郑晶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只是表情很有几分耐人寻味。
如果有学过微表情的人或许可以看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不屑。
尹东也在沉默。
叶知秋表情复杂。
杨钟明则是抬头看向兰陵王,微微坐直了身体。
这一场。
你要怎么唱?
你会怎么唱?
元夕,你,过界了。
你赢了全世界的支持。
但你站到了巨人的对立面。
这样的巨人,不止一个。
你挡不住。
全世界也挡不住!
……
乐队看向林渊。
林渊点点头。
集中乐器混合在一起的声音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
大屏幕上出现了歌曲信息。
这一次。
没有多余的信息。
就两个字:
浮夸!
游人末日行 帝王的花匠
然而当音乐还在进入时,林渊忽然拿起话筒问了一句:“为什么是复仇?”
是啊。
为什么是复仇?
我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要被人以“复仇”的名义反击?
“仇。”
这个字。
太大了。
没必要。
太夸张。
撑不动。
也担不起。
如果你只是不满,没必要夸张成“仇”;
如果你只是有私人的怨气,也没必要打着为“粉丝”而唱的名义。
你的委屈……
和粉丝的委屈……
真的相通吗?
兰陵王,真的十恶不赦到需要你要举起所谓的复仇之剑吗?
没人能回答。
林渊忽然笑了。
他的声音,在那有些复杂的笑声中传出:
“夜晚星空你只看见最亮的那颗。”
“人海中你崇拜话题最多最红的那个。”
简单的两句歌词。
明明平静的歌声。
却仿佛要撕破一切。
所有人脸色都有了变化,大家都听出林渊歌声中藏不住的笑。
有观众怒了!
粉丝们也怒了!
你在那笑什么呢!
你有什么资格笑啊!
人家都哭了你还在笑!
对你而言这是好笑的事?
就在这时,杨钟明当着无数的镜头,忽然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毫不掩饰的笑容。
简单直接的笑容。
杨钟明怎么也笑了?
有看到这一幕的人愣住,这么悲伤的气氛里,没人知道杨钟明为什么笑,就像大家不理解兰陵王凭什么笑。
杨钟明盯着兰陵王。
你果然不是真的“无所谓”。
去回应吧!
去发现真相!
杨钟明笑容忽然收敛。
林渊笑声也在同时收敛。
这一次,他声音已经多出了一抹嘲弄,仿佛在挑衅这个世界。
但其实。
他没有去嘲讽任何人,也没有在挑衅任何人。
他只是自嘲:
“谁不觊觎着要站在舞台中央。”
“光环只为我闪烁。”
“散场后落幕后谁关心你想什么?”
“谁在乎你做什么?”
弹幕还在骂。
有观众皱眉。
林渊没有看到。
但他仿佛可以听到。
他轻轻摇了摇头,其实此刻很想再问复仇女神一句:
天大的委屈吗?
为什么你会哭呢?
林渊不懂,又好像,有些懂了,所以他没有再问,也无需再问:
“夸张不是罪过。”
“能满足空洞乏味的生活。”
“那窥探的眼那议论的口。”
“消遣了每一次茶余饭后。”
突然!
音调扬起!
林渊看向台下一张张微微变幻的脸,似乎在问:
“难道非要浮夸吗?”
“无谓是非与真假。”
“拼排场包装比身价!”
“谁说真心话?”
刷刷刷!
当这段副歌出现,那歌词一字字敲打在大屏幕上,兰陵王的歌声仿佛在肆虐,屏幕前的骂声也生生的停歇!
一张张脸!
陡然凝滞!
有人在茫然。
有人的眼眶忽然开始泛红。
林渊的眼前闪过比赛以来的点点滴滴,记忆却定格在入场前的那些粉丝大军,以及那个被踩出了无数脚印的应援牌。
哦。
还有那个红着眼,默默擦拭应援牌的女孩。
他的疑问,忽然变成了肯定,又从肯定变成了坚定!
“谁说真心话!”
“只要画面够惊讶!”
“只要内容够爆炸!”
“一张嘴开出了天花!”
“嬉笑怒骂!”
“只能在夜里镜子前偷偷讲实话……”
不再问!
只是陈述!
无数张嘴烁口成金!
事实谁关心?
其实大家无所谓!
我也曾经学着无所谓。
可我学不会。
那什么是正确?
答案就是,没有正确!
兰陵王那歌声仿若独白,那一个个字眼仿佛子弹,射进所有人的心脏!
忽然。
愤怒的,不满的,皱眉的,纠结的,支持的,无数人无数人都沉默了。
沉默中,是逐渐的动容。
他们终于“听”到了这首歌。
“你喜欢我?”
“不喜欢我?”
“是你的自由。”
“我只是希望在某些时候抓到你耳朵。”
“为音乐梦想唱出第一个音符。”
“从此就没放弃过。”
如果否定我的人,请别急着否定我的歌。
“主观的客观的旁观的拦阻太多。”
“好坏要自己承受。”
那些话已经出口,但不是伤人的利剑,只是良药难免苦口,代价是谁承受。
“所以我要歌颂,让情绪释放在歌声之中。”
“选择虽然多。”
“好歌有几首?”
“能够去感动人给些什么!”
他有很多歌,但他不知道哪一首歌是有人听进去,哪一首歌是打破了争议。
没有吗?
阴阳诛天阵 哀伤的猫
林渊还在唱,那就继续唱。
可他并不知道。
现场已经安静了。
弹幕也跟着安静了。
全世界都悄悄静下来。
“幸运儿不是我。”
“因为我选择的路很难走。”
“如果够出色。”
“却不能出头。”
“至少也做到没第二个我!”
台下。
同样在现场的孙耀火忽然泪如雨下。
旁边的赵盈铬试图安慰,然后话没出口,自己跟着捂住了脸。
哽咽。
手掌覆盖之下只剩一片华润。
“难道非要浮夸吗!”
“内心也曾很挣扎!”
“一个人努力的时候。”
“有谁看见吗?”
“有谁知道吗?”
“唱到思绪都融化!”
“唱到声音也沙哑!”
“说是我着了魔也好!”
“疯了也罢!”
“若不能挥洒!”
“算什么歌唱的玩家!”
原来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你的错白天鹅可以这么说四个评委可以这么说,“羡鱼”也能这么说,但兰陵王不能说!
原来只是胜者为王!
强者为尊!
此刻。
夏繁怔怔的看着舞台。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哭了。
她好像知道他是谁了。
其实林渊的嗓子还没有完全恢复。
他的声音,又开始出现一丝丝嘶哑感。
但和上期彻底的嘶哑不同,这次更像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爆发,他在舞台上再也不是坚定站立的姿势,脚步甚至微微踉跄——
“看着我正在为你发光!”
“合不合胃口!!”
“都请欣然接受吧!!!”
“下一刻要为你擦出火花!!!!”
火花的“花”已经破音!
因为林渊没有使用任何高音技巧!
没有注重所谓的唱功表现!
但……
也没有人去纠结这一点。
当这个声音坏掉,甚至合不上节拍,那种震撼确实更加让人头皮发麻!
甚至有人跟着叫。
林渊第一次唱歌唱疯了!
为什么不戴面具的人可以说,带着面具的人不可以讲!
为什么同样的一句话,我却成了众矢之的?
就因为我现在是兰陵王而非羡鱼?
就因为我说了你们不爱听的话!
就因为她哭了!
所以我是罪人!
所以我就该像所有故事里被复仇的反派一样,在悬崖下倒下!?
“啊!!!!!”
最后没有歌词,只有尖叫!
蓦然的尖叫,刺痛了无数人的耳膜!
这一次!
透彻又了淋漓尽致!
仿佛要刺穿音乐大厅的天花板!
没有咆哮!
只有癫狂!
这一刻。
郑晶忽然起立。
尹东跟着站了起来。
叶知秋对着镜头竖起大拇指,起身而立!
杨钟明看了眼身后,目光如电,然后陡然站起!
刷刷刷!
所有人都站起来了,包括观众,包括评审席,这一刻的掌声几乎要淹没一切!
林渊明白了。
几乎是大彻大悟。
因为这从来就是一个胜者为王的世界。
当你足够强大,当你的实力足够支撑你近乎目空一切的傲慢——
世界都会跟着你的三观走!!
这个世界就是“你牛逼你说了算”!!
那就尽情浮夸吧!
我是羡鱼!!
我是……兰陵王!!!
————————
ps:可能写的有些上头了,冷静点再回来修改吧,写下一章去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