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whzcb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祭煉山河 txt-第1785章 找一個人看書-h0wjc

whzcb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祭煉山河 txt-第1785章 找一個人看書-h0wjc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白菲菲不说话。
秦宇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
“大人,是真的,您要是不信,可以自己看。”
白菲菲伸出手。
秦宇想了想,握住。
无数画面,快速出现在脑海中,当初发生在黄粱、南柯之境中,所发生的一切,他重新经历了一遍。
又或者说,秦宇想起了这一切。
“肉肉!”
他咬牙切齿,面露苦笑。
要说这件事,不是她安排的,秦宇一个字都不信。
可为什么?
就算要借李如花的气运,将她安排成为,可帮秦宇“积攒”修为的帮手,也完全不必用这种办法吧?
肉肉究竟哪来的恶趣味!
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说李如花是他的妻子,的确讲得通。哪怕这一切,对秦宇而言,更像是一个了无痕迹的梦境。
白菲菲收手退走,轻咳一声,“大人,您的私事,我就不插手了,请您自行解决。”
说完,她身影散去。
这些破事,白菲菲才懒得管,万一人家两个,以后和好如初呢?毕竟,男女之间的事,向来讲不清楚,别看现在冷冰冰,指不定啥时候就打的火热,还是别给自己惹麻烦的好。
唰——
对面李如花睁开双眼,死死盯住秦宇,面覆冰霜。
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意识全程保持清醒,这就有点尴尬了!
秦宇轻咳一声,“抱歉,是本宗冒犯了。”
拂袖一挥,解开对李如花的压制。
“秦宇,我杀了你!”
她扑上来,杀机腾腾。
打是肯定打得过,但秦宇很心虚,而且打女人的名声,未免太难听了。
对,好男不跟女斗,就是这样子!
接下来的时间,秦宇一动不动,充当发泄的靶子,还要控制自己的力量,免得震伤了李如花。
让她一直打,尽情打。
直到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看着眼前的李如花,秦宇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画面。
似乎,当初“做梦的时候”,李如花也这么喘过。
只不过当时是在床上……而且表情,也比现在好看多了。
嘶——
我在想什么?!
秦宇抬手搓脸,感觉自己的确,是有一点变态了。但有一点无可否认,那滋味,的确让人记忆深刻。
就好像,真的是秦宇,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秦宇!”
李如花脸上涨红,死死盯着他。
秦宇吓一跳,心想我什么都没说,就转了下念头,这你也知道?
但很显然,李如花真的是,察觉到了什么。
虽然累的气喘吁吁,可还是冲上前,继续对他施加“蹂躏”!
唯一可惜的是,她蹂躏秦宇的手段,效果实在有限,根本就不能对他造成,半点实质性的伤害。
秦宇现在的实力,远高过李如花是其一。
其二,则是因为,李如花的半皇境,是依附秦宇而存在。
正如之前,秦宇说过的一样,你的修为是你的,但又不仅仅是你的。
李如花想打伤秦宇,还真的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终于,她把自己累倒了,又或许是因为,今天的经历对她,造成了太大的心理冲击,李如花晕了过去。
秦宇看着倒在地上的李如花,犹豫一下,还是把她抱了起来,送回到房中。
看了一眼,这女人昏迷之中,依旧皱紧的眉头,秦宇忍不住叹了口气。
又是一笔糊涂账!
肉肉,你赶紧的回来,我可得跟你,好好算清楚!
回到院中,秦宇沉吟不语,他想了一会,“白菲菲,出来。”
唰——
白菲菲出现,“大人,刚才我睡着了,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没听见。”
她一脸严肃,看那模样,恨不能当场赌咒发誓。
秦宇嘴角抽了一下,重重冷哼,“本宗懒得跟你计较,找你出来不是为这些破事,你帮我想想,秦皇要杀我一事,究竟因何而起?”
白菲菲道:“大人,这您就问错人了吧?我跟您的时间不久,根本啥都不知道啊。”
秦宇道:“本宗很清楚,除了姓秦之外,我与大秦帝国之间,从未有过半点关联。”
“莫非,就只是因为姓氏,那未免太过可笑,世间何其之大,姓秦之人千千万万,他秦皇总不能,一个个都找出来杀掉!”
白菲菲看得出,秦宇现在有些窝火,不然说不出,这些缺脑筋的话。她想了想,小心翼翼道:“秦皇没那么无聊,他要杀大人,必然是有原因……”
“说点有用的!”
白菲菲轻咳,“有用的就是,大人您仔细想想,是不是遗忘了什么,比较重要的事。”
“‘乱秦者,秦也’这句话,对秦皇而言,是不容触及的底线,您如果不能解决掉这个麻烦,秦皇一定还会再出手。”
秦宇用力揉了揉眉心,“本宗很确定,我什么都没忘……”话说到这,他突然顿住。
似乎,他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忘记。
就比如,南柯、黄粱之境的记忆,就被肉肉给屏蔽掉了,让他一直蒙在鼓里到今天。
难道,秦皇要杀他的原因,也在于此?
他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白菲菲道:“不无可能,毕竟南柯、黄粱看似只是梦境,但这梦绝不普通,否则李如花也不会,与大人您之间,产生如此密切的关联。”
秦宇点头,可很快,就又感到头疼。
李如花的态度是关键!
看现在的情况,她根本就不愿意,和秦宇有任何交流。想从她口中,得知南柯、黄粱之境中的事情,无疑会很难。
白菲菲道:“大人不必头疼,关于南柯、黄粱之境,我在读取李如花记忆的时候,有了些发现。”
“它如今掌握在一个,名叫李木的修行者手中,只要大人找到他,便可进入南柯、黄粱之境,自行探查真相。”
秦宇眼神一亮,“你知道李木在哪?”
白菲菲摇头,“但我知道,李如花可以找到他。”
秦宇点头。
虽说,问题还得回到李如花身上,但只是要一个人的联络方式,总要简单许多。
至于她会不会配合……
秦宇吐出口气,眼神归于平静,虽说对于李如花,他难免有点心虚。
可南柯、黄粱之境,究竟怎么回事?李如花有为何,会出现在其中?
这件事,根本经不起推敲。
所以,愧疚感或许有一点,但并不多。
涉及自身生死的事情,秦宇不会给李如花,继续冷对抗的机会。她说最好,不说的话……白菲菲依旧好用。
半日后。
李如花醒来,她眨了眨眼,眉头轻轻皱起。
“这不是梦。”
唰——
她猛地起身,死死盯住秦宇,“你怎么在这,出去!”
秦宇看着她,“李如花,本宗如果想做什么,在你昏迷的时候,早就可以做了。”
“甚至于,如果我愿意,哪怕你清醒着,也一样可以做。”
李如花瞪大眼,看着面前的秦宇,“出去!你出去!”
她彻底愤怒了!
秦宇皱眉,抬手在前一点,她直接僵在原地。
“李如花,我问一个问题,给本宗答案,我马上就走。”
“南柯、黄粱之境,掌握在李木手中,本宗要你告诉我,如何找到他。”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回答,但同样的事情,你已经历过一次,本宗希望你能想清楚。”
秦宇拂袖,解开对她的压制。
“秦宇!”李如花咬牙切齿,眼神充满愤怒。
秦宇面无表情,“给本宗你的答案。”
李如花深吸口气,“李木,是四姓之一李家嫡子,上次我请他出手,是他欠了我一个人情,现在我也没办法联系到他。”
“这是我唯一能告诉你的!”
秦宇看了她一眼,拱手,“多谢。”
转身就走。
白菲菲惊咦,“大人,这就走了?”
秦宇道:“戏没看够?”
“没……呃,我是说,您怎么轻易就信了,万一她骗您呢。”
“她不会。”
秦宇推门走出小院,一抬手,山河剑呼啸落入手中。
穷极真皇,如今已经等在外面,拱手行礼,“秦宗主,楼主命我接下来协助你办事。”
“穷极真皇。”秦宇拱手还礼,道:“本宗准备现在,就离开十三楼。”
他抬头,沉声开口,“楼主,本宗要走了。”
唰——
空间一闪,楼主从中走出。
“秦宗主,可见过了故人?”
秦宇看了他一眼,道:“李如花与本宗之间,确有极深渊源,还请楼主予以照顾。”
楼主微笑,“这当然,李如花是我十三楼中,最出色的弟子,本座准备收她做弟子,带在身边教导。”
秦宇点头,“楼主有心了。”
楼主拂袖一挥,打开洞天世界进出权限,“秦宗主,一路顺风。”
“告辞!”
秦宇一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穷极真皇对楼主行礼,转身跟上。
吱呀——
院门打开,李如花走出来,面露不安,“楼主……”
楼主抬手,淡淡道:“李如花,本座问你,愿不愿意拜入我门下修行?”
李如花跪地,重重磕头,“弟子拜见师尊!”
楼主微笑,“很好,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了。”
他跟秦宇之间的交易,并没有任何约定,但只要李如花在手中,便不怕他反悔。
气机相连,休戚与共……手握李如花,便等于抓住了秦宇的命门!
地上,李如花握紧拳头,眼神冰寒。
秦宇!
总有一日,我要将这一切耻辱,加倍奉还。
……
空间涌动,秦宇、穷极真皇先后走出。
“楼主让你跟我办事,是有所怀疑了?”
穷极真皇苦笑,“本座不知道,但楼主阁下的确极其强大,更是近乎无所不知!”
他脸上,犹有心悸。
能让堂堂真皇,露出这样的表情,十三楼楼主的强大,毋庸多言!
秦宇深吸口气。
无所不知……
他已经能确定,十三楼楼主知道了,他跟李如花之间的关系。
临行前,告诉秦宇要收李如花,做他的弟子。
这就是威胁!
但还好,楼主将这一切,都摆在了明面上。虽说是小人行径,但真小人永远都要,好过伪君子。
而且,这也表明,楼主真的愿意,跟秦宇做这笔交易。
只要交易不出问题,李如花也就不会有问题……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她还是安全的。
秦宇吐出口气,压下纷杂念头,只希望李如花自己,能早点知晓一切,别做了楼主手中的人质,还半点不自知。
他得承认,对李如花并不是,真的在关心,但李如花现在,与他是近似“一体两面”状态。
李如花出事,他也会倒霉!
穷极真皇道:“秦宗主,接下来我们去哪?”
秦宇道:“找一个人。”
……
中荒神州大地,幅员辽阔修行者无数,分割成大大小小无数势力,可谓错节盘根犬牙交错。但其中,名声最响,实力最强大的,无疑是四宗四姓,统治着大片疆域。
十三楼当然是最强,但所谓神仙地,便是常人不可踏入,也很少插手世间俗务。
因而,并不在其列。
通天、道元、黑泽、无界,为四宗。
赵、许、李、田,为四姓。
便代表着中荒神州,最顶尖的势力权阀!
李家,排序四姓第三位,其族中老祖,为存世最为悠久的真皇之一。且通过联姻、收徒,广纳供奉等手段,积攒出了极其深厚的底蕴。
半皇,足有六人之多。
余下主宰强者,更是数不胜数。
要知道,已经覆灭的那一族,在很久很久之前,也只是中荒神州中的四姓之一。
以一个姓氏的力量,便有资格,去执掌八方荒域之一。
这也是当初,李如花、李歌降临西荒,以西荒大帝的身份,也要对他们隐忍一二。
而桐城,便是李家根基,是其家族起源之地。
经过漫长岁月来,李家不断扩建,已经从一座沙粒小城,变成如今中荒东部,最大的巨城之一。
城内,有一株梧桐木,常年葱翠。
传闻,在梧桐木上,有凤凰栖息于此,也是李家的守护神兽,拥有与真皇一战的实力。
此时,李木就在梧桐树上,他突然皱眉,脸上露出苦意。
“李如花,你这个朋友,真是交错了。”
他抬手搓脸,果然这麻烦,终归还是找上门来。
一个翻身,李木直接落下,突然啼鸣响起,一直大鸟展翅飞出,将他托在背上。
翎羽华丽,似有流光转动,头部自成羽冠,尽显华贵气息,赫然就是那只栖息在梧桐木上的凤凰。
李木伸手拍了拍它,“赶紧走,咱们回家!”
凤凰双翅一摆,空间震荡中,瞬间没入其中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