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yw61精品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ptt-第七百四十九章:他是警察閲讀-ae3vz

hyw61精品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ptt-第七百四十九章:他是警察閲讀-ae3vz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办公室门口。
李诗诗拎着小包正准备出来,想着要不要去找正在干活的梅姐聊聊天拉拉家常什么的。
她一个大女孩子,肯定不能自己再跑到人钟天正面前说:你做我的贴身保镖好不好啊,得从旁敲击,让梅姐去帮自己说。
刚准备出门呢,就看到钟天正三个流里流气的人拦下来了,赶紧收回了自己迈出去的长腿,躲在门口偷听。
“五十万?这是敲诈勒索吧?”
李诗诗听了个正切,赶紧折身回去,把办公室里的李大富连拖带拽的拉了出来,还简单的描述了一下情况。
原本大办公室外面的人,听到这些话,也不自觉的跟着出来看了。
“啊,这不是祥子么?”
李大富又恢复了之前那副笑眯眯弥勒佛的表情,摸出手包里的熊猫香烟来,给对方递了一根:“咋的?今天来我这里看看转转?进里面去坐坐,我让人给你们倒杯水,慢慢聊。”
祥子这伙人跟着闸哥混,虽然李大富自己不知道闸哥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大家道听途书的说他们是卖洗衣粉的,李大富心里基本有数,但也从来不去说这个事情。
没有证据,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的好。
“哈哈,李总好。”
祥子看到李大富,也笑了起来,乐呵呵的接过香烟夹在了耳朵后面:“这不是跟阿正有点事情么,所以就找他聊聊。”
说着,他也没有任何的避讳,或者说故意而为之的,再次看向钟天正:“我这两兄弟,你赔个五十万,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五十万呐?”
钟天正眯眼叼着香烟,翻了翻白眼看了看天空,食指扣着自己的耳朵:“一个人判两年,一个人判四年,看来他们平时没少做这个冒充公职人员招摇撞骗的事情呐,直接给按情节严重处理了。”
“五十万,判两年的给二十万,判四年的给三十万,差不多,这么分配刚刚好。”
钟天正一边说着,一边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表示非常的认可。
“嗯?”
祥子表情一滞,看着正在做资金分配的钟天正,直接懵圈了。
自己这赔偿金真的就是随口一说的,就是为了吓唬吓唬钟天正,把事情引导到李大富身上来的呢,谁知道这小子直接就应承下来了?
这小子是个隐形富二代?
钟天正哼笑着看了眼明显有些发呆的祥子,伸手摸兜,掏出今天李大富刚刚给他发的一叠子钱来,沾着口水点了点。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二十秒后。
“嗯,这里呢,刚好是四十张。”
钟天正把手里的钱点完了,然后动作熟练的从里面抽出来两张,动作随意的就丢在了地上:“这是两百,拿去给你那两个小弟买点茶水喝喝,告诉他们不用谢我。”
李诗诗看着丢钱动作潇洒的钟天正,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笑意跟玩味,李大富同样笑容玩味的看着钟天正,没有说话。
祥子一行三人则是站在原地,压根就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先说好,这两百是我出于人道主义赏给他们两个的,而不是我赔偿给他们的。”
钟天正伸手拍了拍祥子的脸蛋,嘴角上浮笑容灿烂,皓白的牙齿很是显眼,语气硬气:“就他们那种货色还敢冒充警察来搞我?我告诉你,被抓那也是白送,你们来找我赔偿,毛长齐了没有?”
说着,钟天正叼着香烟,双手抓着祥子的T恤的两肩,开始给他整理起衣服来:“回家找你们家闸哥来跟我对话,老子当年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沟沟里玩泥巴呢,就你这样的货色也配来敲诈我?”
“哈哈哈…”
钟天正再次拍了拍他的脸蛋,只不过这次力道比刚才要大了几分:“没事那就撤了吧,小朋友。”
此时钟天正展现出来的气势,俨然就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资深混子,气场十足,祥子一行三人跟他比起来,要长相没长相,要身高没身高,要气场没气场,高下里分。
“你他妈找死!”
祥子身后的小弟当即就怒了,抬起手来就要动手。
“怎么?想跟我打?”
钟天正斜眼看了一下他就收回了目光:“不是我针对你们谁,在我眼里你们三个都是垃圾,不够我看。”
“你…”
跟班就要动手,却被祥子给拦了下来。
祥子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极度嚣张的钟天正,却又颇为的忌惮,他那手臂上肌肉感十足的腱子肉应该不是花架子,他话锋一转,看向李大富:“李总,你也看到了,他就是这个态度。”
“啊?”
李大富愣了一下,没明白为什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祥子完全就抛下了钟天正,话锋直指李大富:“听说他是您眼中的大红人呢,深得你喜欢,本来我也是抱着跟他好好聊的态度,但是他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嚣张的不行,后面他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可别来找我闸哥。”
“啊?”
李大富脸上的笑容消失皱了皱眉头,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当即脸就拉下来了:“那你说说什么意思呗?合计着你今天演这一出,是想当着大伙的面打我的脸呗?”
祥子摇头否认:“不,那我们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管你什么意思不意思的。”
钟天正再次插嘴,迈着步子往前靠了一步:“不是,你就直接跟我说你想怎么着吧。”
他是个明白人,李大富跟闸哥的事情自己多少也听说一些,这伙人上演这么一出,是想找李大富的麻烦呐?
“你那俩跟班跑到我这里来装警察吓唬我,被我报警让真警察抓走了,现在你找我赔五十万但是我不给,事情就是这么个事。”
钟天正并不想跟李大富扯上什么关系,简单粗暴指明要意,声音也大了几分:“钱我不给,你现在要拿我怎么的,你想怎么解决这个事情,你说!”
自从双腿突然恢复知觉再次唤醒系统以后,钟天正零零散散的看过不少关于系统记载的一些片段,曾经服用的那些药水也在唤醒着他的身子。
如今的他总感觉身体充满着力量,却缺乏发泄的手段,今天这事正好可以拿来发泄一下。
最为诡异的是,钟天正每次静下心来感受系统的时候,脑海里总是能出现另外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里,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但是能明显感觉到,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至少,这个他绝对是性格暴躁的那种。
祥子脸色难看的一批,冷着脸说到:“行,你牛逼呗,钱你不给,那我回头再跟你聊聊。”
“行,你威胁我呗?刚才我跟你说的话白说了呗?!”
钟天正一下子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笑容突然消失,取而代之是一脸的凶狠,三七分发型下下垂的刘海遮挡着他的右眼,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凶光。
突然,钟天正右手猛然伸出,整个右手手臂直接就缠住了祥子的脖颈,夹在自己的腋下拖着往外面走去:“给你脸了呗?跳到我面前来打我的膝盖还威胁下次还要再来打呗?”
“这里是李总的地儿,咱们出来,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此时的钟天正,俨然就是过年在老家雪地里啊香遇到的那个恶魔化的钟天正,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凶狠的气势。
“放开祥哥!”
跟班看着被钟天正夹在腋下,一点都没有反抗能力的祥子,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卡刀对着钟天正刺了过去。
“滚!”
钟天正冷哼一声,身子一转左手拿住他的手腕,紧绷的右腿直接踹在他的腹部,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被夹在胳膊下面的祥子,脸色涨得通红但是一点反抗的办法都没有,只能双手抓着钟天正的胳膊,防止他再度勒紧。
“爸,你快管管啊!”
李诗诗看着走出去的钟天正,摇着李大富的胳膊:“这事情要闹大了啊。”
“……”
李大富也是一阵无语。
钟天正的表现完全大大超乎了他的意料,这个小伙子,跟平常那个看着笑呵呵待人和气的阿正完全就是两个人。
杀伐果断!
李大富的脑海里不自觉的就出现了这四个字。
“走!跟上去看看!”
李大富拉着女儿的手,跟着也往前面走去。
外面的空地上。
“来,说说你想怎么搞!”
钟天正把胳膊下的祥子推了出去,冷笑着看着他:“别说我欺负你,现在我把你松开了,你想怎么处理我?”
“你混哪里的?”
祥子活动着通红的脖颈,忌惮的看着钟天正,这个人刚才表现出来的路数,更像是一个老大哥。
“我不混哪里。”
钟天正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一个道理: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四哥,你快下来,遇到硬点子了!”
祥子梗着脖子吼了一句,现在的他是愤怒到了极点,原本想着借助钟天正的事情在李大富身上做做文章,谁知道这个钟天正才是硬茬。
“谁这么硬啊!”
坐在这里玩手机的背心大汉推开车门下来,看着正对面的钟天正,整个人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几乎是脱口而出:“钟天正!”
钟天正?!
背心大汉的话,瞬间让在场的人愣住了。
合计这两个人是认识的?
嗯?
听这个口气,他们两个好像还有仇?!
“我知道为什么梅姐叫他阿正了,合计他的原名叫钟天正啊!”
李诗诗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还不忘记点评了一句:“嗯,挺好听的名字,人跟名字一样,挺正的。”
“……”
李大富再次无语,伸手拉了拉女儿手臂,示意她别说话。
祥子一脸懵圈的看着背心大汉:“四哥,这个人是谁?你认识?!”
“认识,这个人化成灰我也认识!”
背心大汉咬牙切齿的看着钟天正:“他是个警察,我的三个老大哥就是死在他们手里的!”
“什么?!”
此话一出。
在场的人全部都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看向钟天正。
“哦?”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看着对面的背心大汉,但是对于这个人却没有任何的印象,视线就一直死死的盯着这个人。
看着看着。
钟天正的眼神出现了变化,瞳孔深处,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恶魔之眼被唤醒了,他的视线中多了一个光圈锁定住在了对方的脸上。
脑海里,关于这个人的信息画面跳转了出来。
“快跑!来人了!”
“警察来了,快跑!”
“老四,你先走!”
“亢!”
“哒哒哒!”
“……”
断断续续的片段呈现在钟天正的脑海里。
钟天正猛然眯眼:“你就是那个逃掉的老四?!”
“对,我就是老四!”
老四眯眼看着对面的钟天正,摸出兜里的弹簧刀就要上去,站在一旁的祥子赶紧扑了上去,拉着他就往车上走:“走走走,四哥,咱们走!”
老四红着眼睛嘶吼到:“草泥马,放开我!”
“走啊!”
祥子奋力的拉着老四,强行把他推到了车里,吩咐跟班点火开车,自己则是摸出了手机,打电话给闸哥:“闸哥,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闸哥只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了?李大富那边出问题了?”
“不是!”
祥子语速很快的解释到:“问题出在那个叫阿正小子的身上,他的原名叫钟天正,是个警察!”
“警察?!”
闸哥一听到这两个字,声音都提高了几分:“警察?!你确定?”
祥子跟着说:“刚才四哥认出来的!”
“赶紧回来!”
闸哥几乎是吼出来的,还不忘记嘱咐一句:“我马上找几个人过来盯着他,你们先回来再说!”
“好好!”
祥子点了点头,示意司机油门踩快一点。
钟天正看站在原地,看着已经远去的轿车,陷入了思考当中。
自己的脑海里只有一些关于当时现场发生的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压根就串联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正,你这…”
李大富表情复杂的看着钟天正:“我现在是叫你阿正呢,还是叫你钟警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