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571章 癡愛老鴇曹英雄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一见面就喊滚,这不是谈话的架势。
难道曹英雄睡的老鸨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胃口果然是奇葩。
贾平安说道:“此事英雄有错,今日我领了他来,崔郎君该打就打,该骂就骂,绝无二话。”
这等事儿很尴尬,你说绿帽也谈不上,但你说若无其事也不行。
所以贾平安觉得最好的法子就是任打任骂。
崔云斜睨着他,“此崔氏之事,你……也能掺和吗?”
他没说配,而是说能。
这事儿你也配掺和?
这逼格冲天了啊!
我不配?
贾平安想了想,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清河崔就是天上的神灵,连帝王都想和他家联姻的存在。
而贾平安只是个瓦砾,一个是神灵,一个是瓦砾。神灵俯瞰瓦砾,这很正常。
崔建低声道:“小贾,剩下的事我来。”
催胸够意思,但贾平安却说道:“身份!”
崔云楞了一下,“什么?”
贾平安冷着脸,按着刀柄,“你的身份。”
崔云勃然大怒,“你竟敢把我当做是人犯?”
贾平安冷冷的道:“我问过了两次,事不过三,身份!”
他的眼神冷漠,身体微微前倾。
崔云怒极而笑,“崔云!”
“在长安以何为生。”
这还是标准的百骑盘问程序。
但外面来人了。
食客们挤在外面看热闹。
崔云森然道:“我在长安读书。”
国子监的渣渣!
贾平安再问,“为何睡老鸨?”
噗!
后面有人笑喷了。
崔云看了崔建一眼,“他在羞辱我。”
崔建淡淡的道:“七郎,你气太盛。”
崔云冷笑,“你帮他?”
贾平安上前一步,进了房间。
“那老鸨可是你的禁脔?可广为人知?”
鸿钧之师
崔云摇头。
贾平安冷笑,“既然如此,老鸨开青楼,她乐意和谁睡就和谁睡。你若是想管着她,那便把她弄回家去。莫名其妙的指责英雄睡了老鸨,你家的?”
崔云还未及说话,贾平安淡淡的道:“开始和你说道理,那是看在崔兄的面子上。你真以为清河崔的名头就能让人低头下跪?你高看了自己。你可是不想说理吗?”
贾平安骤然变脸,让崔云怒火升腾,他一拍案几,“又如何?”
贾平安把连鞘长刀解下来拍在案几上,目视着他,“贾某奉陪!”
崔云深吸一口气,“如此,我将让他在长安城中无立足之地。”
贾平安微笑,“清河崔氏要赶尽杀绝一个县尉自然不是事,不过……我在!”
他拿起长刀,“贾某等着你的手段!”
这是当众给崔云没脸!
他转身,曹英雄的眼眶都红了。
“走!”
崔云看着他出去,对崔建说道:“你竟然就这般看着他无礼?”
崔建跪坐下来,冷冷的道:“那个老鸨究竟是怎么回事,让你如此不依不饶。”
崔云恼怒的道:“我就喜欢这等女人。”
“难怪你身边的侍女都是三十以上的。”
崔建觉得这位七郎有些奇葩,“此事你做过了。”
“那个老鸨我才将上手。”崔云怒道:“我的人,就算是不玩了,那也得等我弃了她!”
这是独占欲在作祟。
崔建摇头,“一件小事,你却大张旗鼓。”
崔云冷笑道:“义玄公离开了长安县,贾平安难道还能护得住那个贱人?”
“你查过了?”
“当然。”崔云淡淡的道:“我虽然愤怒,但并未失去理智,该如何收拾自己的对头,崔氏的那一套我比你熟悉。”
崔建平静的道:“七郎,贾平安出手帮助过我数次,义玄公也得过他的相助,你就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老鸨要和他翻脸吗?”
“那又如何?”
……
贾平安回到家中,阿福嘤嘤嘤的冲了过来。
“怎地可怜兮兮的?”
贾平安俯身一看……
阿福的脸上竟然有抓痕。
“谁干的?”
阿福是他从小养大的。刚到长安时的惶然,各种事端,让他倍感艰难,幸而家中还有个阿福作伴。时至今日,他早就把阿福当做是了自己的孩子。
如今看到阿福这般,那怒火就蹭蹭往上冲。
杜贺低头。
娘的!
贾平安骂道:“谁?”
杜贺不说。
“阿耶!”
苏荷抱着兜兜出来了。
阿福马上就躲在了爸爸的身后。
“兜兜!”
贾平安笑眯眯的接过兜兜,“今日可乖?”
兜兜听不懂这句话,就喊道:“阿耶,阿耶!”
“哎!”
一天的疲劳都在喊声中消散了。
兜兜伸手,贾平安下意识的避开,然后身体一震。
他看了杜贺一眼。
杜贺叹息一声,蹲在地上揉揉阿福的脑袋,“可怜的娃。”
阿福嘤嘤嘤,抱住了贾平安的腿。
爸爸为我报仇!
贾平安蹲下来,指着自己脸上的抓痕苦笑道:“咱爷俩都一样。”
这个仇没法报了。
杜贺低头,觉得老贾家的家主太难了。
阿福嘤嘤嘤的不敢进后院。
“下次看着兜兜,别让她冲着阿福下手。”
贾平安把阿福拖进后院,仔细检查了一下脸之后,不禁心痛了。
苏荷无奈,“兜兜就喜欢阿福,爬在它的身上就乐。”
“下次不许了。”
苏荷突然抑郁,“夫君,你说兜兜会不会变坏。”
“不会。”
贾平安觉得这不是事。
晚饭时,苏荷没精打采的。
“双修?”
贾平安夹起鸡腿。
苏荷破天荒的摇头。
咦!
贾平安和卫无双相对一视。
事情……不对!
晚上贾平安特地和她一起睡。
夫妻俩说着闲话,慢慢入睡。
“兜兜!”
半夜贾平安被惊醒,发现自己被苏荷紧紧抱着。
“兜兜!”
这是啥意思?
贾平安把她弄醒,苏荷懵了一下,然后拍拍凶,“夫君,我刚梦到兜兜一把把你抓死了。”
贾平安满头黑线:“……”
但这事儿要重视。
担心老婆出现心理障碍,贾平安起早了些,去了隔壁。
“我家兜兜喜欢抓人,可是有问题?”
王学友一怔,“抓人?大娘子当年不抓,不过大锤小时候就喜欢抓人。”
了解!
“几岁开始不抓了?”
“也就抓了半年吧。”
“多谢了。”
贾平安回去,“二夫人呢?”
三花指着卧室。
贾平安悄然进去。
兜兜躺在床上,此刻格外的乖巧。
苏荷蹲在床前,低声道:“兜兜要乖,不许抓人好不好?阿耶好辛苦,兜兜抓阿耶,阿娘见了心疼……”
贾平安悄然退了出去。
晚些吃早饭时,贾平安郑重宣布,“小孩子抓人许多家都有,一般半年左右就不抓了,不过咱们还得要教导,不然孩子以为抓人是好事。”
苏荷欢喜的道:“真的?”
“我发誓!”
贾平安举手,苏荷飞快从他的碗里夹走了一个煎蛋。
“夫君,双修嘛!”
解决了一件心事,贾平安心情大好,出坊门时被姜融连吸几口欧气都视若无睹。
鼓声起,坊门开。
坊民们涌了出去。
“大郎,做工小心些!”
“知道了。”
“夫君,早些回来!”
杨德利也出来了。
“何时生产?”
王大娘的产期已经很近了。
杨德利一脸兴奋,“就是这几日了。”
“一定是个男娃!”
杨德利信誓旦旦的。
到了百骑,贾平安先看了消息,随后进宫请见。
武媚在宫中已经开始理事了。
“大清早就请见,这是做了什么坏事?”
武媚笑了笑,邵鹏点头,内侍转身去迎。
武媚看了几份文书,随后放下,问道:“太子可起了吗?”
“起了。”
邵鹏低头,“皇后,有人说……太子该独居。”
“独居?五郎才多大?若是独居,天知道会被那些人带成什么样。”武媚讥诮的道:“都是人精,这是想往五郎的身边递人呢!五郎还是个娃娃,懂什么?此刻讨好了他,以后自然被牢记心中。这等手段……下流!”
贾平安来了,见阿姐好像有些不渝,就笑道:“晨风徐徐,阿姐看着恍如神仙中人。”
邵鹏见武媚眼中多了笑意,心道:武阳侯果然拍马屁的手段一流。
“可是有事?”
“是。”贾平安严肃的道;“昨日听了阿姐的话,我想着那等机灵的要么人品有问题,要么就是太过轻浮,或是不学无术……若是选不好人,对太子影响颇大。”
武媚不置可否的道:“你有人选?”
贾平安笑道:“阿姐,我恰好知晓一人。”
“谁?”
“长安县县尉曹英雄。”
……
大清早,长安县县令袁进处板着脸进了值房。
“去煮了茶水来。”
他闭上眼睛,揉揉太阳穴。
早上的县廨里很安静,让人生出了悠然见南山的惬意来。
再来一杯茶汤,喝下去浑身暖洋洋的,这样的日子他能过一百年。
茶水还没好,有门子来报,“明府,有客人求见,说是明府必见的。”
“要见老夫却故弄玄虚,哄骗不至于,否则老夫能让他悔不当初,那便是身份不便透露。”袁进处有些好奇,“请进来。”
门子转身,到了门外时脸上就露出了谄笑,“明府有请。”
先前他可是冷若冰霜,此刻变脸,就是因为袁进处的一个请字。
男子穿着普通,神色却格外从容,仿佛县廨就是自家后院。
进了值房,袁进处讶然,“是你?”
男子跪坐下来,“有人托我传话。”
“你在官员之间来回转,专门为人传话办事……老夫和你并无交情。传话,谁的话?”
袁进处的眼中多了警惕之色。
来人他认识,专门在官场转悠,今日为这个官员办个事,请个托。明日为别人去传话。
这等人就是官场润滑剂,少不得,但却不能亲近,否则今日你和他说过的话,明日就会成为别人的谈资。
男子自顾自的说道:“那人说,长安县县尉曹英雄道德败坏,此等人留在长安便是祸害。”
这是要赶尽杀绝,把曹英雄赶出长安城?
袁进处觉得有些荒谬。
“那人说,希望能和明府寻机把酒言欢。”
袁进处的眼中多了激愤之色,“这是长安县!老夫是县令!”
真当县官不是官吗?
男子起身,微笑道:“我知晓明府一直想寻个靠山,那家便是靠山。”
袁进处心中一震,“那人是谁?”
无赖金仙
“清河崔。”
男子颔首告辞。
袁进处坐在那里发呆,眼神变幻。
“此事……做,还是不做?”
“老夫会心中不安。”
“可……宦海艰难,看着那些曾经的同僚扶摇直上,老夫……备受煎熬。”
“此事……”
袁进处拿起茶杯,猛地喝了一口。
带着羊油味道的茶汤在口中涤荡着,袁进处咽进去,神色平静的道:“人上人!”
他起身出去。
“把曹英雄唤来。”
曹英雄闻讯而来。
“见过明府。”
老崔外放了,袁进处接任,这人性子不大好,冷冰冰的,所以官吏们都有些怕。
“听闻你喜欢老鸨?”
这……
曹英雄的脸红了。
这是私事啊!
他点头,“是。”
黄湖和几个官吏准备出去,见状止步。
袁进处淡淡的道:“你喜欢谁与老夫无关,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利用县尉的身份逼迫那些老鸨陪侍。以权压人,以公谋私。”
曹英雄愕然,“明府,这话从何说起?”
袁进处微怒,眼中多了厌恶,“老夫早有耳闻,只是想看看你是否有悔过之心。没想到你却变本加厉,不堪之极。老夫既然为长安县令,就不能允许长安县有你这等败类。”
他拂袖转身,“老夫回头就会与吏部沟通,你好自为之。”
上官觉得你不妥当,直接上报到吏部,这就是让你滚蛋之意。
曹英雄站在那里,眼睛都红了,“下官睡老鸨是在为官之前,下官科举失利就已经在长安城中有了名号……痴爱老鸨曹英雄……明府!”
袁进处进了值房,反手关门。
呯!
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横批:不服不行!
“哈哈哈哈!”
身后传来了大笑声。
曹英雄回身,却是黄湖在捧腹大笑。
“耶耶终于等到了你的下场,哈哈哈哈!”
黄湖愤怒的道:“当初崔义玄在时,你跟着得了多少好处?硬生生从我的手中抢走了县尉之职,那时的你意气风发,可想过有今日吗?
老天有眼,恶人自有恶报,崔义玄走了,新来的袁明府公正无私,你这等渣滓自然无所遁形!”
曹英雄面色惨白,他想到了一个人。
崔云!
这是崔云的手段!
这下真的完了。
他也不好意思再去求贾平安,唯一的法子就是等待吏部的重新安置。
长安城他是混不下去了,弄不好就会被赶到某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去做个县尉什么的。
不,他是恶评被赶下来的,出外不会平级,弄不好会降级。
官员被降级,对政治生命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老子发誓……再不睡老鸨了。
门子一溜小跑进来,在值房门轻声道:“明府,宫中来人了。”
袁进处急匆匆的出来,迎了出去。
晚些他带着一个内侍进来。
“中官请。”
袁进处想请内侍进值房,内侍摇头,目光转动,“县尉曹英雄可在?”
老子又惹事了吗?
不对,那崔云难道还能请动了宫中人来打压我?
那就等死吧。
曹英雄准备躺平……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下官在此。”
内侍看着他,“若有人诽谤贵人该如何?”
按照一般的手段,这等时候就该反驳,批驳。
可你为啥问我这个问题?
难道我污蔑谁的?
没有的事儿啊!
曹英雄下意识的道:“抽他,以牙还牙。”
呃!
内侍一脸便秘的模样,想到了先前邵鹏的交代。
——若是他说辩驳,你便回来。若是他说动手,那便让他进宫。
所有人都想着辩驳,可却无人想过越辩驳,贵人的名声就越坏。所以不如动手,把事情闹大,闹到皇帝和皇后那里去,一巴掌拍死对手。
如此,贵人无事,还得了个有事儿就求爹娘帮忙的好处。
——父母在许多时候更喜欢孩子主动来求助。
内侍觉得这货运气不错,他对袁进处颔首道:“袁明府治下能有这等干员,可见袁明府管治有方。”
“中官过誉了。”
袁进处觉得不妙。
什么干员?
“你说的干员……”
内侍笑道:“曹县尉被贵人看重,马上要进宫了。”
曹英雄下意识的捂着下身,“下官没想过进宫。”
内侍面色黑了一下,“是陪侍太子殿下。”
曹英雄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晕晕乎乎的,“谁?太子殿下?”
内侍很满意他的震惊,“跟着咱进宫吧,若是应对无错,你就是太子侍读了。”
太……太子侍读?
曹英雄猛地想到了贾平安,“兄长……”
昨日贾平安说有我,让他放心。
今日他本已绝望,可没想到转瞬就人间天堂。
他是何等人,宫中如何能知晓他这个小虾米?
贾平安和皇后以姐弟相称,为太子举荐一个侍读……
“兄长。”
曹英雄热泪盈眶。
袁进处只觉得自己挨了一巴掌,但更重要的事儿却忘记了。
黄湖站在那里呆若木鸡,身边有人说道:“黄县尉,那曹英雄可是攀上高枝了。”
黄湖身体摇晃,“不该!”
死对头又高升了,让他倍感难受。
袁进处一拍脑门,“那曹英雄以后就在贵人的身边,若是说老夫的坏话……”
……
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