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nkh超棒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相伴-xlag9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直隶,湖城。
衡水之滨。
此处离神京都中已逾五百里。
夜深。
原本除了巡检,合该空无一人的码头,此刻却布满了一众精锐护卫,皆黑衣着装,手持大枪,静寂无声的分布于各处。
北地初冬入夜后森寒,更遑论水边?
然而这一队护卫,却无一人伸手跺脚避寒。
当头一相貌平平无奇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于码头最前方。
身后那百余精壮高大的护卫,看着此人背影,却无不敬服。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寅正(凌晨三点),远远有两艘官船划来,停泊靠岸,上面下来一人,与为首中年男子照面对了下腰牌,连一句话也未发,就复又回船,随即,十来驾马车从船上鱼贯而下,马车刚下来完,船上人立刻收起船板,起锚离开。
前后加起来,甚至也不过就是一柱香的光景。
船离开的同时,马车也未在码头上都留,转眼朝湖城外的一处庄园驶去……
……
湖城,赵家庄。
赵家门便是在十八省绿林中,亦赫赫有名。
轮回仙帝(全) 幽幽梦思
于北地江湖上的威名,更是如雷贯耳。
只是年景不好,世风也日下。
当初走镖天下,凭赵家庄三皇炮锤的名头,就能让屑小辟易,不敢侵犯。
可如今这二年天时太差,穷疯了也饿急了眼的江湖后辈便开始不讲武德,动辄出动人海战术,袭杀劫道。
猛虎难敌群狼,赵家庄一队镖师也就十几二十人,算上车夫力夫百余人,正合算,可这点人手,面对上千蟊贼袭杀,就实在不够用了。
再加上天旱,赵家庄地里产出着实有限,行镖又不仅没赚到大钱,死了不少不说,还得赔客人的镖银货款,不能坏了招牌……
几项相加,让这门江湖大豪,也不得不低头,接受了德林号的雇佣。
不过那德林号却是个好东主,不仅没将赵家庄当奴才随意斥骂,一向礼敬不说,还搬来了一个车辕作坊,给冬闲的赵家庄老少爷们寻了个活计。
几个月做下来,得到的工钱竟比地里刨食和将脑袋别在裤腰上行镖还多。
再加上德林号渐渐流露出背后的背景,不仅有一位国公府世袭武侯,竟然还有王府背景!
后来来过一位年轻人,据说还是京城皇后娘娘的嫡亲侄儿……
最后更是直接来了一位内侍,坐镇此地。
自那之后,上到湖城知州府衙,下到乡间里长,再无人敢搜刮苛勒赵家庄。
这样的身份背景,这样粗的大腿,还以礼相待……
赵家庄人若不死死抱紧这粗大腿,那才是傻了!
昨日又新来一人,凭一手太祖长拳,竟和赵家庄族长打了个平手,还仍有余力……
赵家庄就再不多说甚么,族长甚至放下话,只要不造反,做那杀头的买卖,赵家庄千百口子性命,就算卖给德林号了!
然而赵家庄主刚说完这话,就不得不连夜搬家,让出族长大宅……
心中有鬼 琳子
因为据那位高手说,有极尊贵的客人,要来住几日。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
在客人住的这几日里,赵家庄必须保证连只陌生苍蝇都不许靠近。
并以绣衣卫的身份,准许他们击杀任何不听劝阻强行靠近的歹人!
至此,赵家庄主方知道,他们竟成了六扇门的鹰犬爪牙……
不过事已至此,却是上船容易下船难。
万幸,德林号没有让他们去做甚么伤天害理之事。
只是让出了大宅……
……
赵家族长宅院内。
一连排马车停稳当后,一个腹部突出的年轻女子最先下了马车,看了看紧张赔着笑脸的四个赵家庄女人,点了点头后,又四处看了圈。
后面马车的七八个嬷嬷也下了车,带着跟着下车的一些丫鬟,径直进房间开始查看。
一名赵家女人忙进去指着,说了些“被褥都是新的”之类的话……
最后,数名衣着不凡相貌更恍若仙子下凡的金贵小姐,才缓缓下了马车。
一下马车,便有人竖起修眉问道:“小婧,你闹甚么名堂?大半夜也不说个明白,就把我们赶下船带到这。这里是江南?”
大着肚子的自然就是李婧,她被质问后,哈哈一笑,拱手道:“三姑姑勿恼,情况总是没有变化快。不过你放心,最多耽搁三天,三天后再启程。”
凤姐儿也很是不满,她难得近来不失眠,今日却被扰了清梦,这会儿埋怨道:“出了甚么情况,好端端的将人带来这。人生地不熟的怪吓人……”
黛玉啐笑道:“你还有怕的时候?”而后同众人解释道:“临时出了些变故,蔷哥儿许是要过来,大家且等他一等。”
此言一出,众人登时惊喜过望,湘云瞪圆溜眼睛笑道:“不是说来不了,他皇上老子不许他来么?”
众人大笑,黛玉没好气道:“等他来了,你们再问他就是。”
一众人也顾不得刨根问底,都欢欣雀跃起来,即便身处陌生之地,可似乎也没甚么好怕的了。
赵家庄女人们看着这些年轻姑娘,生的花容月貌不说,身上穿戴也都透着尊贵之气。
清影随行
大红羽纱面鹤氅,金红羽缎斗篷,大红猩猩毡斗篷……
哪一件拿出来,都能抵庄子上吃穿半年了。
留意到这三个紧张赔笑的女人,黛玉看了看李婧。
李婧会意,让婆子取来几匹绸缎相赠,言道“麻烦你们了”。
那些女人自然受宠若惊,并推辞不肯受,立刻有贾家婆子上前相劝,并请到一边去交接。
黛玉问李婧道:“蔷哥儿何时能来?”
李婧却摇头笑道:“按爷的计划,应该快了,明天到不了,最多后天必能到。”
站在不远处的可卿轻声笑问道:“他早就计划好了要来么?”
李婧笑道:“计划总没变化快,原是早就盘算好了要送林姑娘去苏州。后来皇上不放人,爷自然要另寻法子。无论如何,爷都不可能让姑娘独自去苏州便是……想也想得到。”
其她人闻言没说甚么,独凤姐儿“啧啧”出声,奚笑中带着点酸意。
女孩子能活到这个地步,便是死也值了。
黛玉红着脸啐道:“都赶紧进房歇息罢,少轻狂!染着风寒不是闹着顽的!”
一众女孩子们嘻嘻笑着,往屋里去。
虽然农家宅院远不比船上温暖舒适,可火盆、熏笼都点起,粗糙的农庄家俬倒也有几分乡野意趣。
一时间,竟没人想去睡觉。
平儿笑着问李婧道:“怎神神叨叨的,还要半途上岸?若只等爷,倒也不必这样神秘罢?”
李婧想了想后,看了看黛玉,笑道:“不是故意瞒甚么……咱们若一直乘船南下,多半会遭人袭杀。不过也不必害怕,如今究竟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已经不好说了。”
众女孩子们闻言沉默,总觉得有些虚幻不真实。
袭杀……这样的事距离她们的生活太遥远,最近的一回,也是上回黛玉的马车被烧。
当然,贾蔷遭遇了不少回,但总见他笑呵呵的,从未当回事,她们也很难体会到甚么。
这时,和十二戏官站在后面的龄官迟疑了下,还是上前走到李婧跟前,轻声道:“小婧姐姐,我可以帮点小忙的。”
此言一出,众人登时又安静下来。
黛玉面色有些不大好看,有些愧然自责……
李婧感觉出气氛的微妙,笑道:“哪有你甚么事?别说你,便是我准备跟着船一道先走,还被姑娘好一通教训叫下船来。龄官,上一次的事,是我的主意。林姑娘原是不知道的,回过头来也教训过爷和我了,我们也知了错。你可不要记在心上……”
龄官闻言忙急道:“不是这样的,我原不过戏子出身,是他……是侯爷将我救出火坑。如今在家里虽也唱戏,却早除了贱籍,也学些其他的,不是戏子了。我唱过戏,身段灵敏些,便于藏匿,侯爷和小婧姐姐才托付以重要之事。我并无多想甚么,林姑娘又待我极好,香菱、晴雯她们,也待我如家人一般,所以我愿意出一份力的。便是果真有个甚么,也是心之所愿,绝无憾恨之说。”
听她这般说,许多人都红了眼落下泪来,十分动容。
黛玉轻声笑道:“你若如小婧一般,也有高强身手在身,那你替我一替,倒也还则罢了。可你也不过练过几天戏身,哪里还能让你再去代我?果真你出了事,便是你心中无怨恨,我也此生难安。此事不必再说了,再说哪里还用得着我次次赴险?便是这一次,回头也要与他说道说道。”
众人大笑起来,凤姐儿怂恿道:“对!这回再不能轻饶了他!让蔷儿带你们四处逛逛……咦,林妹妹,你可去过金陵老国公府?”
豪門婚戰:總裁的千億冷妻 糖葉丸子
黛玉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凤姐儿,凤姐儿干笑一声道:“巧了,我也没去过!三姑娘她们必是也没去过,咱们先去给姑母上坟,回头一并去金陵老宅子看看,如何?”
黛玉忍笑道:“去不得去不得……若是去了金陵,那么多老亲故旧,哪里还有一日之安宁?此次出京,我们姊妹是来游山玩水的,却不是陪凤丫头你省亲受罪的。这福气我是无福消受,还是你独自受用罢!”
说罢,黛玉笑出声来,姊妹们齐齐大笑。
凤姐儿面色一阵变幻不定,咬牙气道:“你们不去,我必要让蔷儿一道去!不然,我还不让那些人给吃了?”
……
赵家庄外,岳之象与赵家庄主赵虎并立。
岳之象微笑道:“湖城乃武术之乡,三皇炮锤享誉江湖,拳枪合一,威震武林。只是俗话说的好,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赵家庄人若只替人行镖,在家种地,实在可惜了。如今与我德林号合作,赵家庄仍是赵家庄,非奴非仆,顶了天了,也就是东家和伙计的关系。觉得做的不顺心,受了委屈,随时可一拍两散。只是希望在这一日到来前的一个月,赵庄主能提前告知我们一声,也好给我们时间,多做些准备。”
赵虎闻言连连摇头道:“咱庄稼人见过的官老爷不多,从前以为世上官老爷都难伺候,不想你们能这样善待咱,不亏待咱,还将咱当人看。那还有甚好说的?行镖是卖命,给货主卖命,且如今愈发不好干了,世道不好,绺子太多太乱。
如今得遇贵人提携,在家就能过活,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怎还敢散伙?
若是这样不识好歹,那才要遭天谴!岳兄弟,你也是习武之人,尽放心就是。咱们庄子上男女老少都会几手庄稼把式,虽比不得岳兄弟高明,但可以保证,这千把口子没死完,绝不会让人进庄子半步!”
岳之象抚掌笑道:“好!痛快!那我就将这里托付给赵庄主了,最多明日傍晚,我家大人便亲自来此。你放心,贵人不是小气之人,必有重赏。”
赵虎大喜抱拳道:“全靠贵人给口饭吃!”
岳之象却是笑容一敛,提醒道:“赵兄,你是明白人,也是江湖老人,知道事情轻重。所以务必记得方才你那番话,赵家庄但凡还有一个活人,就不能让生人进你家那座大宅半步。否则后果之严重,莫说一个赵家庄,便是湖城,乃至整个直隶,都承担不起!”
赵虎面色一凛,再度拱手保证道:“除非有大军来剿,不然在这片地上,万无一失!”
岳之象笑了笑,道:“那就好。此地安危就交给赵兄了,前面事急,我先走一步。”
赵虎忙问道:“岳兄可需要人手?”
岳之象拍了拍赵虎的肩膀,笑道:“不必了,守好庄子,赵家庄便是大功一件。至于我,手下人手还够用。或许过了这一次,往后便有机会,能与赵家一同并肩作战了。”说罢,岳之象翻身上马,于马上拱手一礼,道了声:“告辞!”
随后,带人打马扬长而去,消失于黑夜中。
岳之象带人走后,赵虎身后,一大汉上前问道:“虎爷,他们就这样把一群贵人家眷放在这了?这也太信任咱了罢?”
赵虎笑骂道:“你懂个屁!车辕作坊那边,难道没人家的人?再说,你知道那些马车里都乘坐着甚么人?贵人行事,从来都不会尽显露出来,必留有极强的后手。都废话少说,让庄子上的儿郎都打起精神来,好好巡查。莫说一个生人,就是连只公麻雀都不准非进庄子里!莫要让咱们赵家庄大幸之事,变成灭门之祸!”
听闻此言,赵虎身后诸大汉纷纷一凛,赶紧打起精神来,带人四处严防。
……
辰时初。
两艘贾家大船刚出湖城段,入刑襄段。
極品特工 流牙
运河两岸皆枯草丛生山野间有狼嚎野狗吠鸣,一派荒芜凄像。
一轮明月当空,月色惨白。
正此时,本该荒芜无人之地,却忽然传出一阵呼啸破空声。
极品公子混在校园 沈海峰
足足八枚手臂粗细的八牛破城弩箭,带着绳索呼啸而来,射在了两艘官船上,咄咄声惊人。
八枚破城弩箭如铁锚一般,死死的牵拉住大船前行。
同一时间,数十只藏于两岸隐蔽处的小船,呼啸着围上前来,将两艘已不能行的大船团团围住。
一支支火把丢上大船,一条条绳索抛上船舷,无数黑衣人如蝙蝠一般,爬上了船。
看身手之利落,皆为高手!
“啪!”
“啪啪啪啪!”
忽地,一阵阵原本绝不该出现在这艘船上的声音,如炒豆子般炸响,惊的两岸野林中,夜鸟乱飞……
……
刑襄城内,一处客栈。
青龙和朱雀推开了门,看到不敢置信惊然回头的玄武,一起寒声问道:“为何会是你?”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