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ydzwt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58 祕訊分享-02ikd

ydzwt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58 祕訊分享-02ikd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遇到一个早已死去的人,陆凝第一反应是自己大概又落入某件财宝的幻境之中了,就像莱斯利那个一样可以和里面的人物互动的幻境。
但是这里却无法使用类似莱斯利那时候的说辞,无论如何这里也是维拉的家,家里来了自己都不知道的陌生人,普通人估计都直接抄家伙警戒了,维拉大概就是有什么倚仗所以完全不怕,还问了一句。
“我们来自未来。”
这个时候陆凝必须讲实话,她急切之间根本编不出任何谎言来欺骗如此聪明的一个人,还不如把大部分都照实说,反正维拉一个研究时间的人应该对未来人没什么抵触。
果然,在陆凝这样说了之后,维拉只是有些伤脑筋地揉了揉额角:“未来人……河又出故障了吗?还是说未来已经普遍具有了这种时空穿越的能力?啊,抱歉,不是有意要慢待你们的,突然来到这个时代估计你们也比较迷茫,而且看你们这副警惕的样子大概未来的生活并不安全。”
何止不安全——陆凝心里说了一句。
维拉又打了个哈欠,指了指前面的走廊:“你们跟我来吧,我还是能为你们安排个居住的地方的,不过你们得回去,未来人留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不怕我们吗?”多丽安有些奇怪。
“你们手里的武器有点意思,不过可别小看了古人。”维拉摆了摆手,径自从两人中间穿过——陆凝和多丽安站得很近,中间绝对没有让一个人通过的缝隙。
“陆凝,这究竟是……财宝的幻觉还是真的回到了过去?整座时之馆都已经变成了遗迹,应该不可能还留存着某些美好的时光……”
“无论是哪一种,我们都要跟着看看。”
维拉将两人带进了会客区,从一个咖啡壶里倒出了三杯浓咖啡,给两人摆在桌上之后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便将杯子往桌上一放:“说说看,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说实话,我们是进了未来你的旧居。”陆凝说道。而维拉听完后停顿了一秒钟,这才点了点头:“这么说来未来我已经不在了?还挺遗憾的,我以为我能活得更加长久一些来着。”
“那么能问问现在是什么时间吗?我们至少想了解一下自己来到了哪段历史时期,对了,请说一些正在发生的大事件,未来我们已经遗失了对这段历史的编年历。”陆凝马上跟着发问。
“现在?大军刚刚开拔吧。”维拉又喝了口咖啡,“我前一段时间精神状态很不好,伊莎贝尔被暗杀了,大家都有些状态低迷……但是人总得朝前看,不是吗?国王这次也不知道是征伐什么地方,但我也不管军事方面的事情……”
陆凝回忆了一下暗黑贤者的描述,似乎维拉闭门不出是在此之后的事情,此刻如果是因为伊莎贝尔的死而情绪低落的话,如今的维拉应该已经走出来了。
“看你的表情大概已经能确认是哪一段历史时期了?”维拉察言观色,已经从陆凝的一些微反应中看出了结果。和这样一个人打交道,陆凝也就放弃了编故事的方式,点点头说:“是的。”
然而接下来维拉居然没有问任何问题了。
“看起来你不好奇未来发生了什么。”陆凝说。
“因为知道未来对我来说不是稀罕的事情,如果你们来自未来,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研究的,处于时间之内的事物我不会有什么好奇心。”
“你对什么有好奇心啊?”多丽安更是没见过这样的人。
“时间本身,以及时间如何具现于这个世界上。”维拉笑了笑。
陆凝内心的疑惑此时就有些重了,如果这真的是历史上这个时期的维拉,那究竟是她将那些痛苦都隐藏在内心深处了,还是说……她已经能够接受了?
毕竟从目前的交流看来,维拉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自杀者的倾向——陆凝其实挺了解这个的。
“你对将来有什么计划吗?”陆凝试探着问道。
“没什么太远的,还是先把手头的东西处理掉。虽然那些时间灾害国王不让我继续碰了,不过已经解析的那些还是有很多可以研究的东西。我打算研究一下安全利用时间科技的方法,争取在国王远征回来之前让一些比较基础的科技可以提供民用。”
也许因为陆凝等人未来人的身份,维拉也不在乎在她们面前说出这些。
“民用?”陆凝不由得想到回转列车那些诡异的东西。
“例如将时间缩放节约使用于无聊的路途上的时间,通过锁定时间来对一些事物进行绝对保存,回溯时间研究历史……总之就是这一类的,我大概有一些想法,不过项目还得一个个立项,虽然说有曼登在我们不缺资源和资金,但是国王还是限制了我们的研究经费啊。”维拉叹了口气,“毕竟现在解决大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东西都研究出来需要多久啊?”陆凝佯装惊讶。
“很久吧……从你们的表情来看,好像这些在未来并没有普及,我好像是死在了中途呢,真是遗憾。”
她这样无所谓地谈论着死亡,更加不像是一名会自杀的人了。陆凝知道真要自杀的话哪怕嘴里对死亡说得轻描淡写,实际上却将其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一件事,而维拉则是对于死真的毫不在乎,甚至问都懒得问。
“只是遗憾吗?你的努力……”
“我的努力都是我活着的时候付出的,但我真的没办法管我死了之后会发生什么。”维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喝光了咖啡,“时间的相关东西见多了,你对生死的态度也就淡了。”
“好吧。”陆凝点了点头,“那么说说我们的事吧,因为我们总要回到未来的,而我们此前又是到了你家这里,请问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说吧,我倒是好奇未来我家变成什么样了。展览馆?还是名人故居?听起来其实挺好笑的。”
“我们发现你的收雪区宝库里有很多不同的藏品。”陆凝直接问出了此刻最大的疑惑。
“哦,那个啊,你们对那个感到好奇?”维拉一说起这个就精神了许多,“那可是我来到王都之后的研究成果!”
“是的,我只是想知道有关编号和来源分类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些东西在未来似乎变得很危险。”
“危险?”维拉这次好好思考了一下,“那些东西在未来会产生不可预知的变化吗?总之……告诉你们也无妨。编号上第一个编号代表了它们的使用类型,第二个代表了研究进度,第三个则是收藏顺序。”
“一千多个?”
“很多编号都作废了。TK类型都是战斗型,WR类型是家具型,ED类型是生物型,IO类型是特异型。第二段编号中R代表已经完全研究了它的性质,O代表基本清晰但具体使用效果依然要观察,D表示研究刚开始只能保证基本安全性,Q则是完全还没展开研究的东西。”
“还没展开研究的东西你都放在家里?”陆凝嘴角抽了抽。
“更危险的东西我们都保存过,这些只要妥善处理就很安全。”维拉自信地笑了笑,“至于来源……赠予是国王和我的朋友们从一些时间现象的地方收集到的,制造是我利用时间灾难的研究残余制作出来的东西,回收是我和我的同僚们亲自压制下来的灾难源头,最后的打捞嘛……”
看得出这是她最得意的东西,所以特地放在了最后。
“……给你们看看我的最新研究发现吧!”维拉忽然轻轻一拍双手,房间里的灯光一暗,陆凝和多丽安顿时感到自己脚下的地板变成了透明的,明亮的光正在脚下缓缓流淌着,她惊讶地看着下方,伸手碰了碰,地板依然还在那里,那条闪烁着湛蓝光芒的河流就在脚下不算很远的地方。
“河——这是我在这里的最高研究,我没告诉任何人。”看得出维拉这个秘密憋了很久了,“我可以从这里打捞到时间中出现的任何事物,过去、未来,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能从这里找到,而且它们绝对都带有那么一些时间的特质。”
这和Dacapo所研究的东西完全不是一路,换句话说,国王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陆凝立即意识到这不会是财宝所产生的幻境了。
“我已经从这里捞出了很多东西了,大部分都是废料,不过也有些有趣的我放入了宝库里面。等我真正从这里搞出些重量级的成果,我就会让国王和最大主教他们大吃一惊!他们绝对以为我有些一蹶不振了,我要告诉他们维拉还是那个天才维拉!就算塔季耶夫再厉害也不过是和我不分伯仲而已!”
一刹那间,陆凝似乎又看到了研究所那里那张牌子,那个自信满满在“天才维拉的个人研究所”后面还重重打了个惊叹号的女孩。
如果这是真实的事,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自杀?没人怀疑过她是死于别的什么原因吗?就是因为她自己死在了家中?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一名女佣站在了门口,向维拉鞠躬道:“维拉爵士,应该是休息的时间了,如果有客人的话明日再谈话也不迟,好的作息规律有益于身心健康。”
维拉耸了耸肩:“国王专门派给我的健康专家,没办法,毕竟得遵守国王的命令。楼下的客房你们各自挑一间就可以了,里面一应生活用品都是全的。”
“我会带两位客人过去的。”女佣微笑道。
“嗯……如果你们未来有什么麻烦,那些R标的藏品你们可以拿去随便使用,都是安全而且好用的东西,哈哈。”维拉开了一句玩笑后便出门往卧室走去了,多丽安和陆凝也紧跟着她走了出来,目送维拉走进了卧室里面。
接着,二人迅速一个矮身,双双向后挥出了自己的兵器,与此同时,铃声震荡,蔚蓝色的子弹从她们头顶划过,那名女佣原本正常的皮肤迅速化为了青灰色,双目也变成了充血的样子,她从腿上拔出了一把小巧玲珑的手枪,差点就打中了陆凝的脑袋。
“果然我们没离开遗迹的范围!”
“只有在那个维拉面前是安全的!我们赶紧去楼下客房!她不能随便进去!”多丽安喊道。
“不,我们现在就返回收雪区。”陆凝一扯自己的长袍,整个人瞬间消失,出现在数米远的中央楼梯口。她没有管多丽安,因为她知道以多丽安的财宝要从一个佣人手里逃跑实在太容易了。
“萤火十日!”
多丽安的手在镂空的剑身上轻轻抹过,整个走廊内的所有景物都陷入了略显扭曲的状态,时间和空间仿佛在此交织成了一处,无数碧莹莹的光点从多丽安身上散发出来,女佣举枪瞄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对准多丽安的位置,而此时陆凝却已经冲进了收雪区。
女佣急忙扭头想要追,可是连她身后的空间也变成了同样萤火闪烁的状态,多丽安也不发动攻击,轻飘飘地从女佣身边掠过。女佣取出了怀表,在手上轻轻一扣,瞬间消失。
“她从另一段时间折跃过去了!我拦不住的!”多丽安大声喊了起来。
陆凝自然是听到了,却没时间回答,伸手扭开了一扇她早就想好的宝库大门,她之所以选择这里当然是因为维拉给了一个承诺,即使是半开玩笑一样的承诺,作为这个时之馆的主人也理应有效!
当然,这里藏品很多,而且多数大而笨重,或者不怎么好用,陆凝将之前记录过的所有藏品在脑袋里过了一遍,迅速决定了自己的目标。
她伸手从一个紫色的绒垫上取下了两把造型宛如老式手枪一样,看着像是黄铜和紫铜材质的双枪。
【编号:TK-R-0193
名称:雁过留影-雨过天青
来源:打捞】
抓起双枪之后她一个转身,瞄都不瞄向身后扣下了扳机,开火声宛如飞鸟惊动和急雨坠地,听上去很有些奇怪,但空中炸开的子弹却正好命中了从另一段时间中折跃过来的女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