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pjhfm好文筆的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230章又來了?閲讀-ta4sl

pjhfm好文筆的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230章又來了?閲讀-ta4sl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30章
韦挺希望韦浩能够送一些衣服前往刑部大牢,韦浩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刑部大牢自己熟悉的很,送点东西过去,不是问题。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韦圆照府上,韦浩坐在韦圆照在左手边,韦挺本来是要坐在右手边的,但是他没有去,而是坐在韦浩下面,其他的子弟也是看着韦浩这边,韦浩虽然年轻,但是实力在这里摆着呢,能够一个人扛那么多世家,还逼着世家没办法。
“今天难得齐聚一堂,大家呢,也就聊聊自己的事情,聊聊自己的想法,有什么困难啊需要大家帮忙的,也都说出来,能够帮的,大家就互相帮一下,不能帮的,那就再想想办法,
你们都是我韦家的重要子弟,韦家的脸面也是靠你们撑着,贵妃娘娘那边,也是靠你们给她底气!”韦圆照坐在那里,看着他们说道。
“另外呢,今年最大的幸事,就是韦浩晋升郡公,这个是老夫没有想到的,也是所有人没有想到,韦浩晋升郡公了,对于我们韦家可是莫大的荣耀,之前我们和杜家怎么都感觉相差一大截,毕竟人家有国公,但是现在感觉没那么大差距了,
相反,杜家该感觉和我们韦家有差距了,不说其他的,就说韦浩家那些产业现钱,整个长安城,除了皇宫,也就韦浩最有钱了。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也要像韦浩看齐,往后啊,韦浩有什么需要你们帮忙的,可不要推三阻四,当然,韦浩也会帮你们,都是一个家族的子弟,本来就是需要互相帮助的,所以,断然不能出现互相拆台的事情!”韦圆照对着下面的那些子弟说道。
“不敢!”那些人马上拱手说道。
“韦浩,说两句?你是郡公,而且未来,也是咱们家这些子弟的领头人!”韦圆照看着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成,说两句,有个事情我要说清楚,要不然,怕引起误会!”韦浩点了点头,微笑的说道,那些人就看着韦浩。
“这次家族要你们拿钱出来,里面有我的原因,我算的账,你们都知道,幸好是现在要你们拿钱出来,如果在拖几年,到时候就不是钱的事情了,
而且我也打听了,这么多年,钱你们也那不少,现在只是要你们拿出本该全部拿出来的三成,来保住自己的命,我想,大家应该能够接受,如果不能接受,可以找我来,你的钱我掏了,后面的事情自己去处理!”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韦挺马上开口说道:“韦浩,你误会了,大家其实是没有意见的,大家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气,现在的问题不是掏钱,是没有那么多现钱,现在长安城这么多田地要放出来卖,价格非常低,大家都是亏欠,而正月就要把钱拿出来,大家着急的是这个!”
“是啊,族叔,钱我们愿意掏,族长也和我们说清楚,不掏钱,命就保不住,相比于牢房里面的那些人,我们还是幸运的!”另外一个中年人,看着韦浩拱手说道。
“这个没问题的,韦浩,大家其实心里都清楚,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现在也没有心情坐在这里!”韦圆照也看着韦浩解释说道。
“嗯,那就好,另外,家族的族学,明年开始要对普通百姓开放,能做到吗?”韦浩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诶,韦浩啊,这个,族学现在的钱,都是各位资助的,你爹也拿了不少,但是现在,家族的事情你也知道,哪有这么多钱去扩大族学?”韦圆照听到韦浩这么说,非常为难的说道。
“我拿出1万贯钱出来,这个钱就是为了扩大族学,大家记住了,你们只要看中了好苗子,就推荐到族学当中来,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记住,这个不是为了你们个人,而是为了家族,
未来几年,朝堂当中,世家的官员会越来越少,而寒门子弟和小世家子弟会增加,到时候韦家怎么办?靠什么?靠的就是这种师生情,靠的就是这种族学,那些学生是从我们韦家出去的,
未来,韦家有事情,他们也会帮着我们韦家说话,虽然可能没有我们自己子弟这么有力度,但是,朝堂有人说话,还是非常有帮助的,
而且,现在很多职位,我也看了,官员的年纪可不小,年轻的一代还没有冒出来,等过十年,朝堂很多重要的位置,都会换人,到时候谁能上去,也很关键,所以,韦家现在需要做好长期慢慢减少子弟入仕的现状,
甚至说,有朝一日,韦家没有一个子弟在朝堂为官,但是,谁也不能否认韦家对朝堂的影响力!所以,现在就是要你们选好读书人,送到韦家族学来读书,韦家出钱培养!”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这!”那些官员听到了,都是非常震惊的看着韦浩,韦圆照更是如此,之前韦浩就说过这个事情,他以为韦浩忘记了,没想到韦浩还提了这个事情。
“明年过了正月,到我府上来提走一万贯钱,这个钱,就是为了开办族学用的,往后,我韦浩,也会根据实际情况,继续资助族学,希望族学能够扩大,能够培养出足够的子弟,现在朝堂也在开办寒门子弟学校,陛下对这个学校是非常重视的,未来,科举会越来越完善!所以,大家需要提前做好这个准备才是!”韦浩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嗯,不过,这个是真的,纸张出来了,寒门子弟当中,读书人肯定是越来越多,所以,未来朝堂的官员,可能过半也是寒门子弟,这个韦浩说是对的!”韦挺点了点头,对着他们说道。
“嗯,可能你们会说纸张是我弄出来的,我不弄,不就没有这个事情吗?这个事情我也要说一下,这个纸张,我是一定要弄出来,而且一定要让天下人受益,这个朝堂不能只是世家控制的,世家控制的,朝堂就会乱了,
从汉末到现在,经历了多少朝代,为什么?不就是因为门阀世家吗?今天我不服你,咱们打一架,明天我不服那个皇帝,我们联合起来打他一下,战争不断,普通百姓民不聊生,
而世家为了所谓的权势,压根就不顾普通的百姓死活,这样可不行,弄出纸张出来之前,我就是一个普通百姓,我非常看不惯这样的情况,还有,凭什么世家子弟就可以为官,普通子弟为何就不行,不就是世家控制了书籍吗?
有些事情,族长知道,我现在其实是顾及到了自己是世家子弟,是韦家子弟,要不然,世家崩溃的更快,所以,我在这里希望你们,做一个好官,
不说你们为了陛下吧,就说为了一方百姓,让百姓念点你们的好,哪怕到时候是被抓了,也有百姓替你们喊冤,那就行了,上次为了办学堂的事情,百姓们挑着大粪前往那些负责人家里,你们都知道吧?
为何啊?不就是他们只是顾及的了自己的利益,压根就不管普通的百姓利益,而陛下,现在也知道这一点,说句难听的话,陛下现在完全可以彻底干掉世家了,整个大唐也不会乱了,百姓还会拍手称好,
所以说,世家需要改变,韦家需要改变,其他家族改不改变,我们没办法做主,但是我们韦家需要变,不说其他的,就说在长安城,只要长安城的百姓一听说韦家,会竖起大拇指,会说这家好,为了百姓做了很多事情,子弟为人正直,那我们韦家就真的成功了,以后不管谁当皇帝,都不会漠视我们韦家的存在!”韦浩坐在那里,继续看着那些人说了起来,那些人也是点了点头。
“嗯,韦浩说的对,最近老夫也是一直在考虑着家族发展的方向,靠现在这样把持着朝堂的各个部门,没用,早晚还要出事情,这次民部就不会再有世家的官员,
你们想想看,兵部,都是寒门和那些勋贵控制的,民部现在也要被陛下控制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吏部了,吏部一旦被陛下控制,我们世家想要再蹦跶,就没有可能了,这个事情,短则三五年,长则七八年,就要发生,所以,我们家族也需要改变一下了!”韦圆照点了点头,很赞同韦浩的话。
“嗯,这个是一定的,不用那么长时间!”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什么?”韦圆照吃惊的看着韦浩。
“短则两三年,长则不会超过五年,吏部绝对会被陛下彻底控制住!”韦浩微笑的看着他们说道。
“那,往后?”韦挺也是很震惊的看着韦浩。
“以后不是靠家族了,而是靠本事了,靠为官的口碑了,靠为官的功绩,想要靠家族推举你们做什么官员,没可能,对了,韦琮兄!”韦浩说着就想到了韦琮。
“诶,我在呢!”韦琮马上笑着站了起来。
“长安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西城那边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为何没有动静啊,比如西城集市那边乱糟糟的,路也是破烂不堪,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长安县衙不是没钱吧?为何不做事情?”韦浩坐在那里,对着韦琮问了起来。
“啊,这个钱是有,但是主要是用来维持东城那边的道路!”韦琮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东城那边的道路很好,完全可以节约出一些来,好好为西城做点事情,这样百姓也会念你的好,你不要以为百姓说的话,不会传到陛下那边,多为百姓做点事情,做点实事,你升迁都快!”韦浩提醒着韦琮说道。
“啊,诶,我知道了,我回去就好好考虑这个事情!”韦琮听到韦浩这么说,马上高兴的说道。
“我刚刚只是举个例子,不单单就是西城的集市,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做事情,比如,西城进城门的道路,你去看看去,破烂不堪,就不知道做点事情,修好这条路,百姓们会不念你的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都不知道?”韦浩坐在那里,看着韦琮说道。
“是,是,我回去以后,一定会做好!”韦琮马上点头说道,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有人给自己指了一条明路啊。
“说的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们也要记住,以后你们能不能升职,可能要靠你们自己才是,靠自己的本事来积累政绩,来升官!”韦圆照对于韦浩这句话,非常的赞同,
“韦浩说的对,你们这些在地方上任职的官员,也要学习一下,让百姓们能够念叨我们的好,现在世家的风评可是非常差的,很多人都说我们世家就是水蛭,就是专门吸老百姓的血的,我们都需要好好反省一下才是,上次挑大粪破那些世家负责人的府邸,可是历历在目的,大家不要到时候逼着陛下把我们世家给除掉,该做一些改变了!”韦挺坐在那里,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另外,你们对于韦浩的话,可是要相信才是,我,虽然是在尚书省,但是论参与朝堂重大决策的机会,可是没有韦浩多的,现在很多朝堂的决策,韦浩好像都参加了,陛下也是按照韦浩的建议做的,所以,都把目光放远点!”韦挺坐在那里,看着他们说道。
“反正就是一句话,靠自己,家族只能给做一个后盾,但是你们如何前进,家族未来是不能帮忙的,要靠你们自己做官,好好做官,为百姓做一个好官,要让百姓们说,韦家子弟,各个都是好人,好官,那么陛下还会铲除我们家族吗?
另外,族长,以后世家联合起来要搞什么事情,少去参与,他们联合起来,那是找死,现在陛下可能动不了他们,十年以后呢,你们以为陛下不记仇呢,
我,就说他了一句瞎搞,他把我们弄到朝堂去当值了,我还没有加冠呢,不就是长的快了点吗?
所以说,老实做好自己事情,当你们被欺负了,你们本该拿到的职位被人用不正当的手段抢了,家族就会给你们出头,我也会给你们出头,相反,如果你们是靠歪门邪道上去的,那出了事情我可不管!”韦浩坐在那里,继续提醒着他们,他们也是点了点头。
“嗯,记住韦浩的话,你们不要看他小,他的功劳那是巨大的,他接触到的东西,有可能是你们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所以说,大家还是要努力才是!”韦圆照也是非常满意的说道,
韦浩今天在家族这边说了很多了,都是一些非常好的建议,韦圆照听到了,非常的满意。
接着大家就是聊了起来,中午,就是在韦圆照府上用膳,韦浩也不能喝酒,大家其实也没有多喝,晚上还要回去守岁呢,
喝完酒后,韦挺就带着那三家坐牢官员的物品,跟着韦浩前往刑部大牢了。
“哟,韦爵爷,你这?年三十了,你还来坐牢啊?”守门的那些狱卒,看到了韦浩后面的亲兵提着包裹,以为韦浩又来了。
“什么话,大过年的,我来探监!”韦浩郁闷的看着狱卒。
“你瞧我这张嘴,快快,进去吧!”狱卒听到了韦浩这么说,马上轻轻的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笑着对着韦浩说道,他们和韦浩非常熟悉,知道韦浩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生气。
“你们两个拎着东西,跟我进去!”韦浩对着后面两个亲兵说道,
“又来了?”到了里面,那些狱卒看到了韦浩,都是愣了一下,接着喊道。
“我来探监,不是来坐牢的,真是的!”韦浩很郁闷,今天可是年三十啊,自己有病啊,跑来坐牢。
“哦,吓我一跳,按理说不能啊,年三十呢,韦爵爷你还能跑到这里来!”那个狱卒也是摸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韦挺站在旁边都是忍不住笑的。
等韦浩到了牢房里面以后,那些狱卒在打牌。
“耶,韦爵爷,怎么了这是,年三十啊,你跑来坐牢啊?”那些狱卒牌都不打了,全部都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韦浩。
“哎,我来探监,行不行?”韦浩此刻都是很郁闷,很无奈的看着他。
“哦,探监啊,吓我们一跳,找谁,我们的你去!”一个老狱卒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韦羌,韦清,韦沉!”韦浩对着他说道。
“这边!”那个老狱卒马上转身在前面带路了,韦浩也是跟着过去,到了他们的牢房后,发现他们三个人都在在一间牢房,刑部大牢这边,不是大人物,都是二十来人一个牢房。
“韦羌,韦清,韦沉,出来!”老狱卒打开门,对着里面喊道,他们三个人听到了,也是愣了一下,接着爬起来了,走到了门口,才发现韦浩和韦挺过来了,心情马上就激动了起来。
“行了,收拾你们的东西,去我那间牢房待着吧!”韦浩对着他们三个说道。
“啊!”他们三个愣了一下。
“快点,住韦爵爷的贵宾牢房呢,舒服的很!”老狱卒也是笑着催着他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