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gqh9b言情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零兩百五十章 三阿絕境熱推-jxfb1

gqh9b言情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零兩百五十章 三阿絕境熱推-jxfb1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四方天平逼迫的太狠,否则书院不可能愿意带学生来顶上界历练,等于给四方天平招揽他们的机会。
如今已经来了这,想反悔已经不可能。
回头看去,所有学生都目光发亮,散修学生苦于没有资源,有家族宗门背景的学生更渴望加入四方天平,这是无解的难题。
陆隐刚到树之星空,就从贝家那知道忆贤书院有变,而这种变化在快速改变书院的立场与格局,四方天平的示好,食神的无奈都说明了这点。
食神已经无法再庇护忆贤书院了。
顶上界远没有中平界那么大,但从云梯到王家大陆,以纸船的速度也用了五天,这还是在王妙妙这位星使控制下才有的速度,否则一个启蒙境至少要数月的行程。
至于食神,他巴不得不去王家,怎么可能帮忙加速。
这几天,陆隐,未先生还有唐先生都与王妙妙见了面,王妙妙认识唐先生,曾经见过,不过她对未先生表现了浓厚的兴趣,几天时间都拉着未先生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女人说话,陆隐等人都离得远远地。
而王小凡这个王家嫡系压根没跟王妙妙说过一句话,王妙妙都没正眼看过他。
王家大陆近在眼前,陆隐前不久刚来过,在这里,他抓走了王正跟龙轲,如今又来了。
王家是一个庞然大物,尽管不知道为什么让王妙妙迎接忆贤书院的人,此刻在王家大陆迎接他们的有一批王家高层,其中更有柴半祖。
“食神前辈,好久不见了”,柴半祖看到食神客气道。
食神淡笑,“是啊,好久没见了,你没死,我也是意外”。
一旁,王家众人不满,柴半祖是王家供奉,这么说等于挑衅王家。
柴半祖却没有介意,“我没死你很意外?”。
食神认真道,“你修炼的是退神决,到了半祖才将双腿退化,再进步,双手,甚至脑子都能退化没了,那与死了有什么区别”。
“哈哈,看来前辈很看好我,别人咒我死是骂我,但前辈这么说,就是看得起我了”,柴半祖笑道。
食神摇头,目光看向王家一众人。
领头的是代理族长,名叫王衍,修为不过两次源劫,算是很不错了,但要当王家这个庞然大物的族长远远不够,所以唯有柴半祖帮他撑腰。
王正失踪,王素,王易都不在,大长老王祀也不在,不仅王家,四方天平有人坐镇背面战场,有人去了第五大陆,高手消失大半,宗主失踪,都找不到什么人顶上来了。
白龙族最惨,青黄不接,连一个拿得出手的后辈弟子都没有。
“不知道王家准备了什么来考验我身后这些学生?”,食神问道,目光从王衍等人身上扫过,再次看向柴半祖,尽管柴半祖是供奉,但在此刻的王家大陆,唯有他做主。
王衍很平静,他本就是门面,让王家不至于连个代理族长都没有,至于决定权,跟他毫无关系,一旦新空走廊修复,王祀长老他们回归,随便是王素还有王易都可以取代他。
柴半祖看向王妙妙,“没跟前辈说吗?我王家决定开放三阿绝境给忆贤书院的精英学生历练”。
王妙妙看都没看柴半祖,她是一众王家人中唯一一个不给柴半祖面子的,也不想给任何人面子。
柴半祖挑眉,却无法找她麻烦。
“王家真够诚意,那我就代学生们多谢王家了”,食神笑道。
不久后,王衍这个代理族长亲自带众学生参观王家大陆,他也就这个用处了,让一个族长带学生参观,算是再一次示好。
王家大陆吸引着无数人,中平界修炼者别说王家大陆,就连顶上界都不容易进,而今有机会登上王家大陆,不夸张的说,可以吹一辈子。
“自我王家大陆诞生至今,久经风雨,仇敌,杀手,红背,暗子,都曾在这片大陆之上留下痕迹,但没有一人可以活着离开,看到那道刀痕了吗?那是我王家曾经一位半祖先辈留下的,我王家擅长掌法,然而那位先辈却独爱刀法,其刀法之强悍力压一个时代,更观望剑碑,以刀法压过那一代刘家的剑术,震慑一个时代”。
“那里是我王家另一位先辈所留,那位先辈观下凡界百万生物,开创了百万道掌印,逐一融合,形成最终的无变掌法,屠杀过永恒族杀十二候之一的相候,如今的相候早已不是曾经的相候,那个相候就死在这位先辈之下”。
“当初陆家无能,导致红背暗子泛滥,更引起一场大规模战乱,我王家冲锋在前,大陆五指差点断裂,才镇压那次战乱,看到地上的暗红色吗?那就是我王家无数先辈的血,不管是曾经的陆家,现在的寒仙宗,神武天或是白龙族,都没有我王家这般铁血历史…“。
王衍很自豪的带学生们参观大陆,一边参观一边介绍,看得出来,对于王家的历史,他是真的自豪,同时也不忘抹黑其它人。
不管四方天平做了什么,与陆隐有多大仇恨,他们始终在出力,一直抵挡永恒族,这是实实在在的功劳。
脚下,鲜血早已干涸,成了凋零的黑色,但依稀还能闻到血腥味,看到曾经杀伐在前的修炼者视死如归,这些人,值得尊重。
陆隐看着王衍滔滔不绝的介绍,如果将来他能为陆家报仇,四方天平又该怎么办?
一路上,王衍介绍了太多的王家历史,树之星空多少年,在这之前的道源宗,乃至天上宗,王家历史虽然因为岁月太悠久而模糊,却并未完全消失,出过的人杰数不胜数,别说半祖,祖境都有不少,听得那些学生目泛异彩,能加入这种大家族是多荣幸的事。
这就是王家想要的效果。
对于这些学生来说,祖境遥不可及,然而却被王衍说的好像加入王家就能成祖一样。
“大家看,那里有一座雕像,永久立于我王家大陆之上,他并非我王家的人,而是因为仰慕我王家而加入的外姓之人,名为重越,重越前辈天赋异禀,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我王家当时的长辈,被我王家吸引加入,我王家供其所有修炼资源,让他一步步突破,星使,半祖,乃至–祖境,他,是我王家的外姓之祖”,王衍指着远处那个雕像崇敬道。
一众学生惊叹,连忙接近雕像观望。
人群中,白薇薇不屑。
农四娘龇牙,“不要脸”。
陆隐不解,“怎么了?”。
农四娘低声道,“重越老祖根本不是王家的人,只不过与王家关系亲近”。
陆隐眨了眨眼,“那他的雕像怎么会在王家?”。
农四娘道,“听长辈说重越老祖确实受过王家恩惠,但也只是小小的恩惠,与王家关系亲近,而那时,重越老祖除了与王家亲近,也与我农家,与陆家亲近,可惜,重越老祖死了,当时他身边只有王家的王凡老祖,王凡老祖说重越老祖临死前的愿望是长埋王家大陆,这才有了王家为重越老祖建造雕像一说”。
“其他人根本不信,但王凡老祖既然这么说了,也没人能反驳,最终还是将重越老祖葬在了王家大陆,王家也因此吸纳了不少外姓修炼者加入”。
陆隐懂了,王凡这一手做的够绝,试想,修炼者谁不想成祖,但成祖太渺茫,别说散修,就算四方天平,农家,刘家乃至陆家这些庞然大物,又有几人可以成祖?但王家硬生生培养出一个外姓老祖,对其他修炼者来说冲击力多大?那是无与伦比的。
其他修炼者都会认为只有在王家才有可能得到倾斜的资源,才有可能成祖,如果有的选择,当然选王家。
王凡这一手不仅将重越老祖的尸体遗物留在王家,更吸引无数修炼者加入,聪明啊。
远处,那些学生们一个个眼睛铖亮,盯着雕像,年轻人都有梦想,一个个幻想着成为祖境强者,这个雕像对他们冲击太大了。
王衍得意,这个雕像是王家招揽外姓修炼者的利器,试问谁看到王家有外姓老祖,并且留有雕像后不心动?谁不想将自己的雕像留在四方天平?谁不想成就祖境?
“我王家修炼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祭拜重越老祖的雕像,每个新出生的子弟都要来此观望,这就是我王家对待有天赋修炼者的心胸”,王衍道。
身为祖境,死战永恒族没有留名,却因为被人利用而留名,总感觉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