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afmo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節 葉赫部的命運轉折推薦-oei2d

afmo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節 葉赫部的命運轉折推薦-oei2d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兄长,听说这一次李成梁是真的一病不起了,大周朝廷已经允了他致仕,可是他的儿子们却还在辽东呢。”女子目光看着自己兄长。
来了京师城这么久,布喜娅玛拉多少也对大周朝廷内部的一些东西有所了解了。
昔日对李成梁最恨的不是别人,正是像他们叶赫部、乌拉部、辉发部和哈达部在内的海西四部,若不是李成梁不遗余力的对努尔哈赤的支持,建州女真凭什么就能靠着几副破烂甲胄起家,有了今日的气象?
现在辉发部和哈达部早已经灰飞烟灭,成为了建州女真的盘中餐,乌拉部正遭受着建州女真的疯狂进攻而摇摇欲坠。
叶赫部当然也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但是叶赫部却不敢轻易出手救乌拉部啊。
如果有地图就能看得到,随着辉发部和哈达部的覆灭,建州女真已经牢牢地控制了整个松花江大曲折处的要害地区,对叶赫部也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现在的叶赫部已经无力单独应对建州女真的威胁了,而且自打十多年前的九部之战后,科尔沁人就彻底退出了和海西诸部的联盟态势,转而开始保持中立,而现在据说努尔哈赤已经开始派遣使臣前往科尔沁交好科尔沁诸贝勒,这才是让叶赫部最为担心的。
一旦科尔沁部转变态度向建州女真靠拢,那叶赫部就真的是腹背受敌,只有灭亡一条路了。
但是在以前,无论叶赫部和乌拉部如何向原本该是这个地区的仲裁者——大周辽东镇投诉,得到的都是沉默,这也让叶赫部和乌拉部无比绝望。
一直到前几个月,金台石和布扬古他们从偶然而来的商人那里得知蓟辽总督兼辽东镇总兵李成梁一病不起不能视事了,他们才看到一抹曙光。
没有李成梁就没有建州女真的今天,这是海西四部主事者的一致观点,只可惜现在海西四部只剩下了两部,但是现在还不晚。
所以他们才不惜冒着危险潜入大周境内,来到大周的京师城里,希望能够在这里寻找到支持和帮助。
“嗯,正是我们要来这里的原因,李成梁虽然不在了,但是他的儿子们仍然却在辽东有着莫大的影响力,现在大周还没有任命新的蓟辽总督和辽东镇总兵,我们就要搞清楚,大周下一任总督会是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对于建州女真的态度如何,……”
布扬古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很清楚,当下的大周恐怕是没有多少能力对气焰嚣张的建州女真作出多少举措的,哪怕大周也意识到了建州女真的野心和危险。
据说大周去年才因为西边儿的边境叛乱打了一场大仗,连蒙古右翼都被卷了进去,大周在这一战中也伤了元气,辽东这边更多的是如大周那些官员武将们所说的那样,需要镇之以静。
可大周可以镇之以静,叶赫部能镇之以静么?乌拉部能镇之以静么?
镇之以静的结果就是建州女真一步一步蚕食鲸吞,解决了乌拉部,就该轮到叶赫部了,也许这就是三五年内的事情。
叶赫部不能坐以待毙,这是部里边大人们一致观点。
蒙古人那边自然是没法依靠的,叶赫部没有什么能给科尔沁人,科尔沁人在建州女真和叶赫部之间只会选择如日中天的建州女真,那察哈尔的林丹巴图尔还是毛都没长齐的孩子,唯一的依靠只能是大周。
“兄长,我们叶赫部的命运就只能系于大周身上么?”布喜娅玛拉忍不住道,手中拿柄乌黑发亮的圆月弯刀轻轻的摩挲着。
“要么就向我们的杀父仇人努尔哈赤投向,让叶赫部成为历史,变成建州女真的一部分,要么我们就只能依靠大周,……”布扬古看着自己妹妹。
从哈达部的歹商到乌拉部的布占泰,再到哈达部的孟格布鲁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几乎每一个和她订亲的人都遭遇了厄运。
“我绝不嫁给我的杀父仇人,叶赫部绝对不能输给建州女真!”布喜娅玛拉一字一句地道。
布扬古摇摇头,谁都不想输,更不想灭亡,哈达部如此,辉发部如此,乌拉部也是如此,但是哈达部和辉发部已经成为历史,乌拉部即将成为历史,叶赫部又凭什么能不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呢?
就凭着部落里的萨满说过自己妹妹“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一句妄语而已,萨满说的那么多话都没有实现,怎么就这句话就变得那么神奇了?就因为布喜娅玛拉长得不同凡响?
见自己兄长目光定定的看着自己,有些古怪,布喜娅玛拉抿了抿嘴,“怎么了,兄长,我说的不对么?”
“不,布喜娅玛拉你说的很对,或许叶赫部会消失,但是却不该消失在建州女真人手上!”布扬古也沉声道:“所以我们必须要求得大周的支持和庇护。”
“可是兄长不也说过现在大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么?他们在西边儿出了内乱,还和蒙古人撕扯不清,哪里还有精力来过问辽东?”布喜娅玛拉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
“此一时彼一时,李成梁的想法未必就是下一任蓟辽总督的想法,大周如此之强大,哪怕他们只是稍微给我们和乌拉部一些支持,建州就别想像以前那么轻松了。”
二人正说间,一个壮硕的年轻人已经带着几个人进了屋来,“布扬古,布扬古!”
“德尔格勒,怎么了?”
来人是布扬古堂弟,布扬古叔叔金台石的儿子德尔格勒,一个宽面细眉的壮实汉子。
“打听到了,打听到了,大周朝廷据说要任命一个叫冯唐的武将担任蓟辽总督,……”
“冯唐?是哪里人,现在在做什么?”
“听说是大同那边的人,现在是榆林总兵,去年大周西边那场叛乱就是他去平定的,大周朝廷有意让他出任蓟辽总督。”德尔格勒一进屋也是端起一碗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够,抹了一把颌下的水渍,这才继续道:“我是托山陕会馆的人打听到的。”
山陕会馆的商人在辽东那边也有商站,包括叶赫部,这些商人一样每年都要来收牛马、皮子、金砂、药材,带来盐块、铁器、棉布和些许瓷器、丝绸,不过瓷器和丝绸都不是叶赫部急需的,铁器和盐块才是最重要的,其次是棉布。
布扬古大为失望,这意味着即将上任的蓟辽总督还在榆林,他当然知道榆林在哪里,在西边数千里之外,他现在根本无法见到了。
“德尔格勒,你是说现在还只是一种说法可能,这个冯唐并没有被正式任命?”
德尔格勒点点头,“听说大周朝廷在李成梁不干了之后一直没有选出合适的人,有些人不愿意去,而有的人想去又不够格,这位冯将军据说本来是要被任命为三边总督,嗯,就是大周西面边境的总督,后来才准备让他去辽东,……”
“现在这个人还在榆林,兄长,我们不可能去榆林,难道要在这京师城里一直等着他?那不知道要等多久了。”布喜娅玛拉看着兄长。
布扬古也是难以抉择。
在这京师城继续待下去无疑太难受了,因为不知道那一位冯将军什么时候能到京师城来接受任命,也许一个月,也许三个月,他们不可能在这里等几个月。
可是去榆林也不现实,几千里地,人生地不熟,他们甚至都不是大周人,本来来京师城就是和大周商人做生意为由来的,现在要去榆林肯定会有许多麻烦。
“布扬古,我得到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这位冯唐将军的家在京师城,他有一个儿子非常了得,是大周很著名的读书人,很得大周皇帝的信任,……”
德尔格勒的话让布扬古皱起眉头,“德尔格勒,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也许可以去见一见冯将军的儿子,从他那里打听一下消息,看看他们的态度。”德尔格勒貌似粗豪,但是心思却很细。
“那这位冯将军的儿子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嗯,就算是书读得好,就能得到大周皇帝的看重?”布扬古不相信有这等事情,大周皇帝是何等身份,岂会如此信任一个普通读书人?
“这,那个商人就没有说了,只说这个冯公子好像也是他们大周最高学府的一名官员,具体是做什么的,就不清楚了。”
这已经很难为德尔格勒了,他一得到消息便急匆匆的赶回来,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兄问得如此详细。
“那就去问清楚!多花些金子也没关系,反正我们来都来了,难道还能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布扬古一挥手,“如果真的是很受大周皇帝信任的读书人,而且还是官员,那说明这冯家父子很不简单,也许我们叶赫部的命运就能迎来一个改变的机会,那就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