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1af0e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624章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o1nd0

1af0e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624章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o1nd0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云天顶!!!”
周轻云瞬间摆出戒备的姿态。
玄机摆手,道:“不必着急,他此来没有恶意的,或者说,我没给他发挥恶意的机会。”
“够精明,我本想捉住周师妹,以周师妹威胁交换浅雪,没想到你的神识竟始终在她身上,不给我半点机会!”
云天顶死死盯着玄机,冷冷道:“你倒是滴水不漏,玄机,你早知道我会来?”
“我只是肯定,你不会对那云浅雪视若不见而已。”
玄机示意周轻云站到一边。
而周轻云脸色亦是变的极其难看。
显然,她关心玄机,过来看看情况,却没料到自己竟差点落入这云天顶的手中。
玄机微笑安慰道:“师妹不用多虑,以他实力虽远在你之上,但你在蜀山阵法附近,纵然他出手偷袭,你也有至少五成把握可以遁回护山大阵之内,他是追不得的,这也是师弟你没有出手的原因吧?”
云天顶问道:“你是刻意在这里等我?”
玄机淡淡道:“我能肯定一件事情,你若上蜀山,绝对会上这九脉峰看上一看,尤其如今这九脉峰已经不属蜀山之内,你也不必顾忌化神修士出手……”
云天顶冷冷道:“我在山下看到了玉魅和玉魍的尸体,还感应到了我的化身出手的痕迹,看来,浅雪是被逼到了极致,以至于连我留给她的最压箱底的宝物都给用了出来,她现在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已经与玉魅玉魍她们一般无二,死无全尸,要么……”
玄机道:“你运气不错,就是那个要么,她在我的手里。”
“她还好吗?”
“不好,她自寻死路,布下九伤绝阵意欲威胁我蜀山,结果阵法出了意外,阵法反噬之下,伤了她的本源……当然,暂时是死不了的,但离死也不远了,不过你这么疼爱你这个女儿,只要还有一口气,你就不会对她视若无睹的,所以这不影响我在这里和你说话。”
“看来你果然是有备而来……说吧,怎么才肯把浅雪还给我。”
“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我的要求也很简单。”
玄机淡淡道:“我要你给我立下一个誓言。”
“什么誓言?”
“我要保证方正的绝对安全,所以我要你立誓,此后一生,永不许再打仙玄之体方正的主意。”
云天顶皱眉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会信我的誓言么?”
“魔道中人皆已违逆天道,我自不信你的誓言保证,但我信你的舔犊情深。”
玄机淡淡道:“你女儿既落入我手,我自不会不做什么防护措施,你也是我蜀山弟子,该听过断魂禁吧?”
断魂禁?
周轻云看了玄机一眼,很乖巧的没说话。
云天顶闻言却是一震,眼底已是布满杀机。
他咬牙,一字一顿道:“玄机,你当真想死?!”
玄机道:“这断魂禁是我给她下的,云天顶,我的操守你还信不过吗?”
“可断魂禁一下,我女未来生死岂非皆在你心……”
“她若再敢杀人放火,我蜀山弟子自会出手阻她,若阻不得她让她逃了,那算她命大,若她本事不济逃不掉,算她合该被我蜀山弟子斩妖除魔,无论什么结果,我决不会用这断魂禁来对付她,只要方正无恙,我便绝不会动用这断魂禁毁她,这是我给你的相应的保证,我可立下天道誓言,若有违今日之言,他日必遭万魂噬咬而死!”
云天顶闻言脸色微变,显是听出了玄机话外之意,冷冷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方正无恙?!”
玄机详细解释道:“就是说,日后方正若有个头疼发热,缺个胳膊少个腿什么的……这些都会报应到你女儿身上,总之一句话,方正残,云浅雪残,方正死,云浅雪死,方正若神智尽失,沦为傀儡,你女儿也将彻底变作活死人,再无救治之理。”
云天顶怒喝道:“可若是那方正自己找死,招惹了那些邪宗之人……”
玄机无奈道:“那就只能怪浅雪侄女儿倒霉了。”
云天顶:“……………………………………”
周轻云撇开脸,身躯轻抖,明明面前的是魔道之主,将众多宗门宗主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巨魁人物,但她却感觉,自己的同情心好像是站在对方那边的。
师兄委实有些……欺负人了。
“我不是说了么,我只是要保证方正的绝对安全!”
玄机安慰道:“放心吧师弟,你没见过方正,不了解他,这小子懒的跟猪一样,能不下山绝不下山,而且为人行事谨慎非常,与我那大弟子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他自己主动找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云天顶冷冷道:“但若他真的找死,我反而要顾全他的安危?!”
玄机道:“他是你小女儿的弟子,亦是你的徒孙,性命又与你大女儿连在一处,你们一家亲,你不护他谁护他?你可知道,你这弟子甚得你那小女儿清儿的欢心喜爱,你若护他,清儿便会感激你,正好可补足你多年来对清儿的亏欠……”
云天顶沉默了一阵,死死握着拳头,一字一顿道:“好,我答应你,可于此立誓,此生绝不主动打那方正的主意。”
玄机道:“更保证方正的安全!”
云天顶深深吸了口气,道:“更保证方正他日的安全,如违此誓……”
玄机补充道:“如违此誓,就让云浅雪魂飞魄散,形神俱灭,再无转世之机!”
“玄机,你欺人太甚!”
“云天顶,你既堕了魔道,便不该有破绽的!”
玄机叹道:“你如今的破绽在我手中,我自然要吃你个够。”
“好,如违此誓,就让云浅雪……”
玄机又补充道:“就让我云天顶的女儿云浅雪!”
“师兄。”
周轻云轻轻叫了一声,揪了揪玄机衣襟,暗示他别太过,不然若云天顶真的玉石俱焚,他们也难办。
玄机不为所动,道:“说吧。”
“好!”
云天顶冷冷道:“若违此誓,就让我云天顶的女儿云浅雪,魂飞魄散,形神俱灭,永无转世之机”
“不主动打方正的主意……这誓言发的不尽不实,不过也足够了。”
玄机认真道:“放心吧云天顶,我不逼你弃恶从善,也没打算救你女儿脱离魔道,我没那兴趣……我只有一个目的,我要保证方正的绝对安全,仅此而已。”
云天顶闻言胀红的神色稍稍和缓不少,心知如玄机这等修道之人,当守本心,有些誓言确实不能乱说。
虽然自己这边也差不多,但魔道中人比他强太多了。
他深深吐了口气,说道:“我已经发下誓言,你是不是该放人了!”
玄机摇头道:“不行!”
云天顶冷冷道:“你果然在骗我!”
“不然不然,我玄机素来以诚待人,何时撒谎骗人过?”
玄机笑道:“只不过,你保证方正不受伤害,我同样保证决不在别种情形之下对她使用断魂禁,这是公平公正的交易,可你若想接回浅雪,这已是额外的了,你还需诚意才行。”
“你还想要什么诚意?!”
玄机摇头道:“云浅雪如今是我蜀山的俘虏……纵然是凡间战场,也有用赎金救回俘虏一说,所以我这还打算……”
“我没兴趣跟你废话,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云天顶打断玄机的话。
玄机道:“我要那股化神之力!”
“不可能!”
云天顶冷冷道:“这股力量我耗尽了千辛万苦方才得到,你张嘴就要……我对浅雪虽舔犊情深,但却也没有打算为了她放弃一切,你该知道,这股力量对我有多么重要,不可能。”
云天顶冷冷道:“反正我话摞在这里,你下断魂禁也好,灭魄术也罢,浅雪人在你蜀山若有恙,除非你蜀山中人永世不下蜀山,否则,我让你蜀山下一个,死一个……逼急了我,别怪我玉石俱焚!”
玄机叹了口气,说道:“也罢,那你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了,你自己看看你手中可有什么东西能抵你的女儿,若我满意,你女儿也不是不能还给你,不然她就得留在我蜀山了,当然,她体内有我蜀山的灵脉,我忍一时还行,时间长了我定然会动心,到时,岂非你我之间只能玉石俱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