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eppo2精彩都市小說 妙手神農 夜猛-第兩千二百三十二章 啥是門當戶對閲讀-s567t

eppo2精彩都市小說 妙手神農 夜猛-第兩千二百三十二章 啥是門當戶對閲讀-s567t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陈东终究是犟不过余飞,毕竟别人要是要求余飞做什么,陈东可以帮余飞拒绝,余飞自己要求做什么,那是余飞的自由。
一个人的自由不容别人侵犯,陈东最后只能目送着余飞和其他人一起将翻倒,但是还能用的步战车一起翻转过来,余飞自己一个人钻了进去。
余飞开着步战车开路,车队又前进了起来,东方冷等了许久等不到余飞,只以为是余飞有其他事情,便也没有到车队前段来寻找。
其实这种车辆的驾驶难度并不高,因为在如今这个年代,各种科技都在向便捷化发展,尽可能的都将操作难度降低。
车内的不同位置有不同的分工,所以驾驶位只负责架势,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余飞开着步战车走在前面,眼睛盯着前方的路面,几乎可以提前看出百米以上。
除非是遇到了弯道,余飞就会提前减速,反正要去确保实现末尾的道路,要是出现意外情况,自己绝对可以将步战车在遇到危险之前停下。
陈东是十分的揪心,恨不得陪着余飞,但是理智告诉他,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自己要是跑去陪余飞,要是一下牺牲掉两个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行驶了一段时间,余飞感觉车身忽然震动了一下,他惊讶的转头看去,看到可以打开进入顶部操控重机枪的那个进出口,孙赖子钻了进来。
“有烟吗?”
孙赖子钻进车内,拿出来一个打火机对余飞问道。
“有!”
余飞笑着在怀里摸了摸,摸出来了一盒烟丢给了孙赖子。
“呼,过瘾,你先开着,我眯一会!”
孙赖子一口气将一根烟抽完,觉得十分过瘾的他,坐在了一个座位上,双手抱在脑后,准备小眯一会。
“我建议你最好尽可能的减少自己和步战车的接触面积,否则真的要有被我没发现的地雷的话,恐怖的爆炸能量传递上来,很容易震断你的脖子,震烂你的内脏!”
余飞扫了一眼孙赖子的睡姿,然后提醒了一句。
“我对你有信心!”
孙赖子无赖的说道,没有听从的余飞的提醒,反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这次回去,你找个女朋友吧!”
余飞干脆也不管他了,而是专心的盯着前方的道路,然后对孙赖子说道。
“以前可能还能遇到真爱,现在的话,别人恐怕都是奔着咱们兄弟的钱来的,还是算了吧!”
孙赖子听完过了一会,幽幽的对余飞说道。
“原来你的心结一直在这里,我就说你如今这条件,怎么还一直单身!”
余飞听完瞬间就明白了,如今孙赖子跟着自己,按理说十里八乡的姑娘,只要孙赖子愿意,姑娘不同意的绝对不多,而他还能单身,原来是他自己不愿意。
“这不叫心结,这叫现实。现在谁都知道你的为人,所以也知道跟着我,那绝对是不缺钱花,我要是想要,只要我开口,你有多少钱就能给我多少钱,可越是这样,我越不能随便找人当老婆了,谁和我谈对象,你不思考这些钱的问题?”
孙赖子谈到了这个话题,反而坐端正了,十分认真的对余飞说道。
“其实你错了,找对象这件事其实真的讲究一个门当户对,只是如今的门当户对不像古代那么迂腐了,说的不光是各自的家庭财富和地位,要门当户对的其实是素质、品德、教养等精神财富。”
“你说曾经的你能遇到真爱,可是当初的你一无是处,坑蒙拐骗偷你样样精通,人干的事儿你一件不干,那样的你,哪个优秀点的姑娘敢跟着你?赌你一个未来?还是赌你总有一天要改邪归正?”
步战车里面只有他们兄弟两个人,余飞的对讲机的话筒也没有打开,所以他就直接和孙赖子谈心了,正好聊到了这个话题,那就干脆深入的讲一讲,帮兄弟打开这个心结。
“话是这样一句话,道理好像也没问题,可是要说如今的门当户对,我跟着你那是积攒了无数的精神财富,我自认为如今三观很正,做人也达到了巅峰,普通的姑娘能配得上我?不普通的姑娘都事业有成了,恐怕又看不上我了!”
“而且还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们怎么确定她不是为了我们兄弟的钱在逢场作戏的表演?考虑我的时候,她肯定不可避免的要考虑到我的钱,可我要是一无所有了,就剩下精神财富了,她还跟不跟我?不跟的话怎么办?”
孙赖子将自己心头的疑惑和问题讲了出来,说实话他想的真不是一般的多,余飞泡妞都不想这些,他竟然全都想到了。
“额,你或许可能真的想多了,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你一定要事事都搞清楚,那其实已经失去了爱情的本质,别管他钱不钱的问题了,咱们挣钱不就是给身边的人花,给自己的女人花吗?只要咱高兴,她花去呗!”
“你只要观察一下,她人品有没有问题,道德有没有问题,素质有没有问题就够了,毕竟咱们也是从一无所有闯到了今天,只要一个人是可造之材,融入我们之后,自然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我们锻炼她其他的能力不就是了!”
余飞觉得和孙赖子讨论这个问题真的太蛋疼了,先把恋爱谈起来再考虑别的也不迟,要是对方做人有问题,有余飞和麻老道两个人,对方什么心思都得暴露出来。
反正想到孙赖子这货,整天和麻老道还有老鬼头这两个不打算陈家的货跑出去逛窑子,余飞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男人终究得有自己的一个小家,有了这个小家,心才会有一个港湾,无论外面遇到如何的大风大浪,疲惫的心都有一个修整的地方。
“可是我怕……”
孙赖子还是想要争辩。
“怕个锤子,你是爷们儿你怕什么?怕自己吃了亏?能吃什么亏啊!真正的好姑娘,在结婚之前是绝对不会乱花你的钱你放心,乱花你的钱的女人,就等于暴露了,你想要甩就可以甩,就当是你情我愿的付费娱乐的一番,等你真正确定对方的为人了,然后再结婚不就得了!”
余飞粗暴的打断了孙赖子,不想再听他的那些消极的言论了。
“真的吗?万一到时候我心软,你说怎么办?”
孙赖子挠挠头有些为难的说道。
“要是不过分,我帮你打个半死送到天涯海角,要是很过分,我挖个坑埋好了再通知你!”
余飞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这样辣手摧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孙赖子顿时不忍心的说道。
“记住,男人不是不能打女人,而是不能随便打女人;不要被别人定的规矩束缚了自己,该打的人还是要打,该扇的巴掌也不要去忍,女人也是人,我们也是人,大家都是娘生的肉长的!”
余飞无奈的说道,孙赖子如今的变化让余飞觉得太蛋疼了,曾经的一个混混,如今竟然变成了他们这些人里面最优柔寡断的一个人了,本来应该是最没良心的一个人,如今看起来同情天下所有人。
“那你说我上哪里去找呢?”
孙赖子被余飞说的心动了。
“除过去窑子里,剩下的地方你随意,当然了,有夫之妇要是能避免就避免,毕竟要是这事挨到咱身上,咱也受不了是不?”
余飞随便说道,说话的时候,给自己也点了一根烟。
“行,我回去了琢磨琢磨!”
孙赖子点点头,被余飞点开了窍,整个人看起来都活跃了很多,似乎大脑里面正在不但的筛选认识的女性。
“不要自卑,大胆的去想,大胆的去追,咱兄弟现在随便出去一个,那都是可以号称有上亿身家的人,而且还是现金流,不是某些号称有上亿资产,实际上欠了银行好几个亿,流动资金拿出来几百万都困难的那种!”
余飞鼓励了一句,生怕孙赖子内心自卑,明明有好的选择却不敢选择,反而最后为了求稳,选择的不是最满意的那个。
“嗯,知道了!”
孙赖子点点头,余飞这话让他觉得心里太暖了,跟着余飞混,他觉得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是自己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善事积累的福气。
孙赖子跟着余飞迟,所以要是放在一个自私的人心里,那孙赖子就是一个员工而已,顶多是一个资格较老的员工。
这个社会的现状就是,无论员工多努力,无论员工给老板创造了多少财富,钱终究是人家老板的,人家吃肉又喝汤,完事让你舔一舔碗那都是很仁慈了。
而余飞却不是那样的人,余飞是真正的将每个身边人都当朋友当亲人,他将后山经营的和一个家一般,每一个人都是亲人。
所以赚回来的钱,不是谁一个人的钱,而是大家的钱,只要是被余飞认可的这些人,无论是谁需要钱,余飞都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能拿出来的上限。
也正因为是这个缘故,所以余飞身边的每一个人,出去和别人打交道、做朋友等等都需要小心翼翼。
因为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在没有钱的时候,他们没有几个朋友,如今感觉走到哪里都有朋友,全都很热情,逢年过节都会亲切问候,可事实上这些人是真的朋友吗?大家真的是因为惺惺相惜所以才会联系的如此紧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