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nkb81精品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六百九十章 大會奪名旗飄飄讀書-wkrsj

nkb81精品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六百九十章 大會奪名旗飄飄讀書-wkrsj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慈航殿圣女的来临,使得这一次东极岛大会的进程直接推进了高潮当中。
在场的人。
有小声说着话的。
也有一脸花痴模样望着高台之上的圣女之人。
就连七大宗门的人,也都有一些弟子,都期望能接近慈航殿圣女的。
会场旌旗招展。
姜空见时间也是差不多了,随即向着他身边的那位一直未曾说过话的二岛主小声的言语了一声。
随即。
那位二岛主突然站了起来。
顿时。
会场所有的人见东极岛的这位二岛主起了身,立马就止住了声音,静待着这位二岛主说话。
“大会开始!”东极岛的这位二岛主,起身后也只是说了这么四个字后,就直接坐下去了。
姜空得了话后,赶紧起身,向着不远处的一位东极岛弟子挥了挥手。
那位东极岛弟子赶紧走至高台一侧,“大会开始,第一项进程,宗门之战。”
此东极岛弟子是此次大会的主持者。
同样,乃是这东极岛二岛主的二弟子姬文。
姬文即为这东极岛二岛主的二弟子,同时也是这东极岛的绝大事务的主事之人。
其身手虽不是东极岛弟子一代最强者,但也是不差的。
先天之上三层。
如此境界,放眼江湖之上,又有多少人呢?
随着姬文他的话一落。
所有参与此次大会的人都知道这宗门之战是何意。
当然,这其中是不包括钟文他们的。
宗门之战,争的乃是第一宗门之意。
以往的第一宗门,一直都是云罗寺。
从来就不曾改变过。
其实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一次大会的宗门之战,估计依然还是云罗寺。
无论从名声也好,还是从实力来论也罢,云罗寺当之无愧。
“此次宗门之战分两种,其一与着往年大会一般,云罗寺依然乃是江湖第一宗门,此名不争!如真有人想要争夺这江湖第一宗门之名,也可派出弟子入场比斗,但比斗的弟子必须是同等境界的弟子,敢问可有何门何派愿意一试?”姬文再一次的说道。
姬文的话一落。
会场鸦雀无声。
这比什么?
比笑话吗?
谁不知道这云罗寺传承甚久,其寺内高手如云,技法也是多不胜数。
同等境界的弟子出战,又有几人能胜过云罗寺的人呢?
而钟文一听之下,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一场比斗。
只是可惜,自己已是武道之境七层了,想要参加,也是无法了。
如自己控制境界比斗,到也不是不可以,但接下来的比斗,估计也就与钟文无缘了。
好半天,也没有人愿意上场一试。
就连六大宗门的人也都没有人敢派出弟子出来一战。
说来。
这样的一种比斗,谁的心中都有一杆称。
这江湖第一宗门之名,可真不是那么好争的,哪怕六大宗门的人都知道,如果真要是争了这第一宗门之名,如江湖之中,或唐国发生了什么大事件,他们宗门有没有这个能力处理,这才是他们不敢争这第一宗门之名的原因。
时过一刻钟后。
姬文见没有人敢上场比斗,只得再一次的喊话道:“即然没有任何宗门派出弟子出来争夺,那这江湖第一宗门之名依然乃是云罗寺。”
钟文环视了一圈后,又是看向高台上坐着的七大宗门之人。
心中已是认为,这江湖第一宗门之名争夺,估计也只是走一个过场罢了。
至于这其中是否有什么事情,钟文也不了解。
虽说。
钟文心中着实想争一争,但也知道。
即然六大宗门的人都不敢与这云罗寺争这江湖第一宗门之名,想来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问题的。
随即,钟文向着坐在自己前面那天宇派的向问道长打问。
向问是一个值得结交的道人。
钟文的这一打问,向问就如实向着钟文小声的解释了起来。
随着向问的解释后,钟文终于是明白了,这江湖第一宗门之名,代表了什么了。
“看来,这江湖第一宗门原来还有着如此作用,这个名号,看还真只有云罗寺能担了。”钟文得了向问的解释后,心中暗道。
自己想争,那也得太一门有人才行。
向问所言。
这江湖第一大宗门之名,可是需要处置江湖争端的。
而且,当唐国江湖受到外来侵犯之时,云罗寺必须站出来抵御。
如果抵御不了,会动用其名号召集江湖中人共同抵御。
至于七大宗门其余六大宗门为何不会派出弟子争夺这江湖第一宗门之名,也是因为他们没有云罗寺那么多的高手,甚至名声都不够云罗寺响亮。
种种之因,钟文这才明白了那姬文刚开始所说话的意思了。
这更是让钟文明白了为什么全场会鸦雀无声,任何一门一派都不会派出弟子去试一试了。
“大会继续,宗门之战第二种,乃是新星宗门争夺之战,不论境界,不论年龄,均可派人出场,此次新星宗门争夺之战,仅决胜出前三名。前三名将可得到我东极岛的一部份资源,其中包括功法,药草,上等兵器等资源。”姬文继续说道。
姬文这话一落。
会场之中,顿时就开始议论纷纷了。
不知情的人,着实不知道,这宗门之战第二场,还有着如此好的条件。
功法,药草,兵器。
这可是小门派以及中等门派最为缺失的东西。
如这些门派有着这样的东西,那其实力势必大涨一截的。
“此次新星宗门争夺之战,所有宗门均可参与,有愿意比试的,可自行选派人手上场。”姬文再一次的喊道。
可当姬文的话一出后。
顿时,一个中等门派的弟子就飞上了场中。
如此好的条件,是谁都想争上一争。
哪怕是小门小派的人,都想派人上去争上一争。
这可是东极岛的功法,药草,以及兵器啊。
如此好的奖励,不要说是小门小派的人了,哪怕是七大宗门的人,心中都想立马上场争一争了。
“哥,我要上场。”此时的小花,见有人上了场,心中意动的说道。
钟文瞧了瞧了上场之人,发现那人比着自家小妹还要强的先天之境高手,赶紧劝阻道:“人家是先天之境,你上去也是被打的份,好好坐着看戏吧。”
“师兄,要不我去试上一试?”李山也是想去试一下。
“算了吧,现在出场的都是一些小人物,到到最后,那七大宗门的人必然会上场,你上去也只是让人家看一场戏罢了。”钟文回道。
着实。
现在也只是一些中小门派的人上场,待到高潮之时,那必然是七大宗门之争。
东极岛的功法,药草,兵器。
不用想就知道其厉害之处了。
随着那人上场之后,又是一个人跃入场中。
此人的身手,比刚才的那位要高上一层,乃是先天之境二层的高手。
姬文看着场中已是有了两人,笑着说道:“二位即已入场,可随时比斗,但切记点到为止,莫要伤了和气。”
随着姬文的话一落后。
二人到也自报了家门,这才开始比斗了起来。
一个先天之境一层,与一个先天之境二层比斗。
如其技法稍稍强大,纵身术稍稍强大一些的话,到是也能与着一位先天之境二层的高手比斗一番的。
可是。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中小宗门的人,技法也好,还是兵器也罢,均是比不得大宗门。
这不。
那先天之境一层的高手,与着那先天之境二层的高手一比斗,不到二十招后,就落败了。
而且,身上还多了一条剑伤。
“承让了!”那人见自己胜出,向着落败之人抱拳示意歉意。
有一就有二。
即然已是开场了。
紧随其后,有着不少的中小门派已是派人参与其中。
半个时辰之后。
一位先天之境五层的高手,独立于场中。
此人。
先天之境五层,已是连胜七场。
如此战绩,着实不俗。
而且。
此人还是一位纯散人。
也就是钟文曾经在外岛见过唯一的一位纯散人伍弟。
一个纯散人能把武学练至先天之境五层,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以及多大的努力才能达到他如今的地步。
钟文都能想到。
此人如果有着宗门的话,成就必然会不凡。
毕竟,这位纯散人年岁并不高,也仅是过百而已。
“师兄,伍弟的身手真的很不错,如果是我的话,早就落败了。”李山瞧着场中的伍弟,心中也是意动的很。
比斗到现在,他当然是也看出了这位纯散人伍弟的身手如何。
伍弟虽仅只是一位先天之境五层的高手,可这手上的技法,却是不输于先天之境六层的高手。
可是。
这中小门派当中,却是连一位先天之境六层的高手都没有。
想要再派人上场,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伍弟着实不错,只是可惜了他这份天赋和毅力了,如果他能入得哪个宗门,其成就不止于此。”钟文叹息道。
“贫道上清派志平,前来领教阁下高招。”正当钟文他们说着话之际,上清派中一位弟子跃入场中。
随着那位上清派弟子志平一出场,钟文即已是发现,此人的身手也是不俗。
身为七大宗门之一的上清派,怎么可能会缺好手呢?
先天之境七层。
而钟文瞧着上清派已是派人出战了,钟文也能估算到这一场比斗的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