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k89ye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第二百三十三章 離別閲讀-n5kt7

k89ye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第二百三十三章 離別閲讀-n5kt7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小說推薦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你好,莫娜女士,我是烛火的领袖卡洛斯,你可以称呼我为卡洛斯先生”。
平静的走进这间帐篷,面带微笑的卡洛斯表现出的是一份还算像样的“领袖风范”,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经历,如今的异灵者少年早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稚嫩气息,虽然他依旧年纪轻轻,但是他却已经具备了那份属于“领导者”的独特气质。
起码现在大多数人在得知他是烛火的领导者之后不会表现出“这么年轻的人居然是烛火的领袖?”了,而是普遍会感慨“烛火的领袖居然这么年轻”。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不错的进步。
比如现在莫娜见到卡洛斯之后就没有再诞生多余的怀疑或者犹豫,虽然不难看出来她也在因为卡洛斯的年少而惊讶,但是这位中年妇女还是赶紧趁着这个难得的“见领导”的机会用那副有点阿谀奉承的语气说道:
“哎呀,卡洛斯先生,能够见到您真是太好了,我家两个可怜的孩子终于有救了,幸亏有你们烛火存在,我家女儿才能有一点希望呀,这是一些心意,还请您一定要收下”。
根本不给卡洛斯多说话的机会,硬凑过来的中年妇女就把一袋子沉甸甸的钱币硬塞了过来,从口袋的大小以及口袋上突出的形状不难看出袋子里装的应该是大概40多枚银币,对于一个普通人家庭来说,这些钱财真的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不难想象这位名叫莫娜的女人走街串巷攒了多久才攒下这样一笔钱财,现在只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在一个陌生的群体里不受欺负,她就愿意把这些钱财全交出来。
堂堂烛火的领袖当然不可能看上这点银币,这个道理莫娜其实也明白,但是她认为这种“塞钱”的行为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表态”,这是她多年以来作为一个市井小贩的“经验”所见。
只有见了领导塞了钱才好办事,在沃罗姆这个封建的贵族社会,贫民有着这样的认识也不足为奇。
当然,卡洛斯不是什么贵族,他肯定不会去收这样一位可怜母亲的钱就是了。
“异灵者只要愿意遵守烛火的规章制度就可以免费成为烛火的成员,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事实上烛火对内部成员一直有着充足的福利待遇,包括但不限于基础的文化教育,健康足量的一日三餐、每周三次的肉类食品补贴、两人间的住房、每个季节必须的衣物…………事实上你应该也能看到我们的成员都穿着质量上乘的棉质冬衣,平时还可以吃到水果零食,这都是烛火成员的免费福利,同时如果成员参加演出与日常劳动,又或者外出完成任务,组织也会按规则给予成员可以自由支配的金钱奖励”。
挥挥手控制着银币袋子飞回莫娜的怀里,卡洛斯又再一次耐心的重复了一遍烛火的福利待遇,他并不期望一个市井妇女真的明白这些所谓的“教育”又或者“健康饮食”具体代表着什么,他其实更多的是说给莫娜身后的两个小女孩听。
是的,虽然那两个看起来非常怕生的小萝莉从始至终都没有插嘴对话,但是卡洛斯知道她们其实一直都在很认真的听着自己的每一句言辞。
作为异灵者,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智都会比一般人更加早熟一些,也许在很多人眼里年仅七岁的小孩子还什么都不懂,但是卡洛斯很确定这两个新成员绝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对于如今“少子化”严重的烛火来说,年轻异灵者的成熟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为了确保安全,烛火明天就要再次启程离开这座小镇,后续的行踪也不会再让普通人知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想您应该做好准备与您的女儿分别了,不需要担心,就算形式再如何严峻的我们也不至于让年仅7岁的孩子走上战场,您的女儿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只是参加烛火的日常活动、学习基本的知识和文化,如果她们自愿的话,组织给她们安排的任务也只是在舞台上表演歌舞而已”。
非常镇静的叙述着烛火的安排,卡洛斯所说的确实是“真实想法”,虽然法琳塔提到过这两个双胞胎萝莉的异灵能力不同寻常,但是再怎么说7岁就执行战斗任务也太离谱了,所以……她们加入烛火很长一段时间的任务都是学习以及做一点“家务”罢了。
考虑到由于目前只有娜娅和诺娅擅长制作能够称得上“可口”的料理,卡洛斯甚至都已经想好给这两个女孩安排什么任务了,他觉得她们完全可以去给娜娅和诺娃当帮手,顺便学一学食品的制作,毕竟随着成员人数越来越多,只靠诺娅和娜娅两个女孩子负责大家的一日三餐确实有点太劳累了,就算格伦莫自告奋勇承担了所有搬运食材的“体力劳动”也是如此,如果多了两个“小厨师”,想来诺娅她们也能轻松一点。
而对于卡洛斯这样的安排,莫娜也算是放心了一些。
哪个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去打打杀杀?不管茉莉安卡和艾莉希尔的能力是什么,她们的母亲也一定更愿意她们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虽然她其实知道作为异灵者不学习战斗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现在烛火的领袖承诺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这么年幼就走上战场,她还是会松一口气。
不知不觉间,分别的时刻已经到来了,作为一位普通人母亲,莫娜已经把女儿送到了“烛火”、见到了领导、也在这两天时间里亲自确定烛火组织里的环境十分优秀,其实她内心的重担已经放下不少了——虽然永远不会再见的离别之苦还是让她忍不住落泪,但是…………这个世界的残酷就是如此。
相比于那些心存侥幸最后被禁忌教廷夺走亲人挚爱的痛苦家庭,莫娜理智的决定已经带给她的女儿们莫大的幸福乃至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