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qqfk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四百零三章大勢所趨-2sa1q

hqqfk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四百零三章大勢所趨-2sa1q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焦躁不安的行为令姑墨蓉蓉他们忽然意识到,柳大少对于崇州绝对不像表面唱唱牧歌,劝劝降那么简单!
私下里他肯定做了一些什么自己等人不为所知的谋划。大帅现在的反应说明他的计划也许进行的并不顺利。
姑墨蓉蓉到底是一个女子,心思较为宋清他们细腻了一些,加上执掌姑墨国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非同一般。
姑墨蓉蓉稍微思索了片刻便反应了过来,柳明志方才不止一次提到崇州城上空,上空的话只有信号弹这种东西在城外可以清楚的观察到。
姑墨蓉蓉从贴身的皮甲中取出一块干净的绣帕递到了柳明志的面前。
“大帅,擦擦汗吧,有些事情急不来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蓉蓉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柳明志一愣,诧异的看了姑墨蓉蓉一眼,从这个姑娘透着清澈的眼眸中柳明志知道,这个心思聪慧的女子一定是猜到了什么。
默默的颔首一下,柳明志接过佳人递来的绣帕擦拭了一下脸上因为急躁冒出的细汗,绣帕上淡淡的兰花香令柳明志焦躁不安的心情微微有些舒缓下来。
擦汗之后,柳明志习惯性的将绣帕收进袖口,显然是将绣帕当成自己的手帕了。
一直观察城墙上情况的柳明志忽视了姑墨蓉蓉本想伸手接回绣帕,最终羞赧收回手臂的娇羞神情。
“蒋磊!”
“末将在!”
柳明志朝着大帐外的沙盘走去,蒋磊极有眼色的跟了上去。
沙盘前,柳明志抬手在沙盘之上比划起来,不时地对着蒋磊讲述着什么。
蒋磊频频点头,脸上的神色愈发的凝重了起来,不时地伸出手指在沙盘之上测量了起来,手中的棋子不时地插在沙堆上面。
良久之后,蒋磊对着柳大少抱了一拳,举着令旗翻身上马朝着城外的炮兵阵地奔袭了过去。
在宋清等人愕然的神色之下,蒋磊指挥者炮手将布置后的火炮来了一次极大的更改,很多火炮搭配的方式令程凯他们这些门外汉看的是一头雾水。
柳明志取出千里镜,望着城墙之上奋力击鼓压制将士们歌唱牧歌声音的金国将士叹息了一声。
“百善官啊百善官,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要带领飞熊卫的将士死守崇州,那就不要怪本帅不在乎与婉言的私人情分了!”
“本帅坚决不可能拿我兄弟们的性命跟你们耗下去!”
城墙之上一直目不转睛观察城外敌情的百善官轻而易举的便看到了炮兵阵地的变动,微微嘀咕了一下,百善官神色有喜有忧的挥动着手中的令旗。
“传令!停止擂鼓,迅速下城,防止敌军的火炮轰击!”
“得令!”
不足盏茶功夫,城墙之上的飞熊卫将士迅速朝着城墙下撤离而去,精锐之处再次体现出来。
“儿郎们,大汗带着咱们南下出征,是为了咱们突厥将来能够一统天下,为了我突厥的万世基业啊!”
“只要攻下大龙,咱们也可以不再遭受暴风雪的侵袭,不再担心牛羊冻死,部众们食不果腹活活的饿死在风雪之中。”
“咱们怎么能辜负了大汗对咱们的厚望!”
“试问天下,无论是大龙还是金国,哪有一国之君为了百姓们的将来御驾亲征的,只有咱们大汗一人坐到了。”
“儿郎们,南人视咱们为不通教化的蛮夷,可是咱们自己摸着良心想想,大汗立王庭以来,从来没有像当初的西王庭一样,霸占最好的牧场,占领最好的河流,而是全部分给了咱们下面的部落!”
“大汗爱民如子,咱们既然跟她南下出征了,怎么能令她寒心呢?”
“儿郎们,拿起你们手中的弯刀,背上你们的弓箭,与金国的盟军弟兄们并肩作战,死守崇州,为大汗她们挥师南下,攻占大龙京师争取一段时间。”
“只要大汗能够一统天下,咱们纵然战死,也是突厥子孙后世子子孙孙敬仰的英雄!”
“狼神会保佑我们的,儿郎们,随本将军杀敌立功吧!”
窝赤台的嗓音都有些嘶哑了,他却毫不在意,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不少的部众的眼神中又重新燃起了战意。
“狼神保佑突厥,大可汗万岁!”
“狼神保佑突厥,大可汗万岁!”
“大将军,城外的敌军炮火太厉害了,咱们无论是兵器还是甲胄根本比不过他们,跟他们作战完全就是白白送死!”
“兄弟们不怕死,可是兄弟们不想白白的送死。”
“大将军,咱们五万人现在只剩一万五千人了啊,大汗不止一次说过,不要学习南人那种明知不敌还要白白送死的习惯,活着才有希望!”
“大汗说过的,投降之后可以从头再来,战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的儿子才三岁,我的女儿才刚刚出生半年,我战死了他们就要被别的部落给掠夺了过去,下场好一点还能长大成人继承弟兄们的意志,不好的就会被当做奴隶对待。”
“大将军,柳明志扬名数十载,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坑杀战俘的先例,投降吧,我不想我的儿子女儿没有爹爹,我的女人成为了别人的女人!”
“弟兄们,大汗自己都说了,不要白白的死战,咱们投降她是不会怪罪咱们的!”
“你们想看到自己的妻儿老小被别的部族掳去当成奴隶对待吗?”
窝赤台的话音刚落,东侧的街道之上便响起了一个说话声,话语令不少刚刚意动的突厥人神色再次低沉了下去,显然是感同身受的想到了什么。
窝赤台,扎勒等将领的目光瞬间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扫视而去,想要找出这个惑乱军心的家伙,然而街道之上人头攒动,只能知晓大概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到底是哪一个人方才喊得话。
“这位兄弟说得对,我们活着,以后还能跟着大汗再次建功立业,可是今日要是战死了,别说无法建功立业,就是自己的妻儿老小都保不住了,这样的仗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没错,咱们水密部五万强壮精锐尽出,部族中只有一两千的兄弟驻守,其余的都是老弱病残,咱们战死了咱们水密部迟早要被别的部落吞并过去!”
“大将军,他们说的是啊,大汗立王庭之后虽然禁止咱们各个部族私下自相残杀,争夺牧场,可是咱们全都战死了,水密部就名存实亡了,到时候别的部族找个名义吞并了咱们,大汗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别人纵然不吞并咱们,大汗也会下令咱们跟强大的部族合在一起的!”
“大将军,我们不想打了,若是实力相当的冲杀也就算了,可是咱们现在就是在送死啊,昨天一天三万兄弟就回来了一万五千多兄弟,不能再打了!”
“不打了,投降回家!”
“我们要回突厥,要回草原,我们不打了!”
“兄弟们想回家的跟我打开城门投降啊,留在城里就是白白的战死啊!”
“………”
随着第一道声音落下,瞬间街道之上的几十处地方都响起了投降的话语,窝赤台等人根本看不过来到底是什么人发出的声音。
“弟兄们,出城投降啊,城外说了,第一个出城投降的人赏黄金万两,前一百人赏千两白银!”
“比咱们杀十人功劳的赏赐都多啊,不想死的,骑马跟我走!”
眨眼间,一道人影翻身上马,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窝赤台看着数十步之外抽出弯刀挥舞着要出城投降的‘突厥’儿郎,嘴角哆嗦了一下,本能的取下背后大弓。
然后尚未来得及搭箭,一道道身影翻身上马从一旁的民巷中迂回着朝着城门奔袭而去。
剩下的突厥人神色犹豫的环视了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兄弟们朝着城门奔袭而去,一些人终于忍不住翻身上马,不敢去看窝赤台的位置,纵马跟了上去。
领头羊的作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当第一个人出现的时候,早已畏战的人便会纷纷效仿。
窝赤台望着炸营一般开始大批上马冲向城门的儿郎们虎躯哆嗦了起来。
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远处较高的房顶之上,突厥人装扮的中年人脸上挂着惊喜的笑容。
“放信号弹,让大帅炸开城门,等着突厥人出城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