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etarx火熱都市小说 網遊之金剛不壞 txt-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奇怪的大鬍子修士讀書-9v82r

etarx火熱都市小说 網遊之金剛不壞 txt-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奇怪的大鬍子修士讀書-9v82r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你……你是……牛哥……”
割一刀震九州虽然心里没逼数,但却不知一次见过王远这招绝技。
当年的虎山君死的多惨,割一刀震九州至今响起来还头皮发麻,如今眼前这个毛太也用出了这一招,割一刀震九州登时精神恍惚,如同穿越了一般,不自觉得就喊出了王远的名字。
“嘿嘿!”
王远没有理会割一刀震九州,把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尸体随手一扔,踏着斗战速度全开,直奔前方飞去,王远有太极熊200%的移速加成,脚下斗战又有300公里/小时的时速,寻常人根本难以望其项背。
况且王远一爪子下去,小楼一夜听春雨死的如此凄惨,绝大多数人都被这残暴的手段震慑住,没人敢追。
一眨眼的功夫,王远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王远跑路,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春光灿烂身上。
能够飞升并修炼到金丹期,在座的各位都不是什么新手玩家,还是要面子滴。
几千人被人拿去当炮灰这般戏耍,大家自然也气不过。
王远还好一些,这家伙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可春翔在方才却是大家的精神领袖,得知自己被春翔欺骗,大家自是不能忍。
此番就算王远不跑路,众人第一个收拾的也得是春光灿烂这个狗贼。
可就在大家准备动手的时候,春光灿烂突然裂开,化作点点碎片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假物代形】
原来方才就在王远击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瞬间,春光灿烂已经使用法术神通跑路了。
“草!!”
“狗东西竟然跑了!”
“这老家伙真是太猥琐了,X他妈妈!”
“狗东西,别被我抓住,不然非得把他按进屎坑里,灌它吃屎!”
“带我一个!我贡献一斤!”
“我捐十斤!”
见春光灿烂和王远都跑的无影无踪,众人那叫一个气急败坏,纷纷破口大骂起来,春光灿烂已经在众人意念中吃了一顿屎。
“追啊!不要让他们跑了!”
割一刀震九州见大家如此义愤填膺,大吼着指挥众人去追杀王远二人。
“呵呵……今天天气不错!”
“是啊……挺风和日丽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没把割一刀震九州的话放在耳朵里。
开玩笑,这是什么地方?
栖云山!
莫说山上这般景象,即便是入口之外都是危险重重,大家损失三分之二的人马才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谁特么闲着没事在一个陌生的危险之地乱跑。
况且刚才跑路的王远和春光灿烂也不是弱手。
春光灿烂手下金木水火土五行魔神法力强悍,一己之力就能挡住追兵。
王远虽然没有展露多少实力,可方才击杀小楼一夜听春雨那一爪子显然也不是弱手。
就算追上了又能如何?单挑有把握杀的了这俩人吗?
杀得了又能如何?有什么奖励吗?
大家都是刚进会不久,对乾坤伏魔会没有任何感情,你一个破帮主算什么狗东西,也敢让我们去白白送命?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吗?
割一刀震九州心里没逼数,小楼一夜听春雨却是不傻,也知道大家那点小算盘,当即下令:“击杀二人随便一人,奖励上品灵石十块!”
“这不是灵石的事!”乾坤伏魔会众人看到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奖励微微一愣,纷纷道:“关键是这里太危险了,我们不敢乱跑。”
“二十块!”小楼一夜听春雨又道。
“那春光灿烂也是高手。”
“三十块!”
“我们……”
“五十块!再废话一句就减十块!”小楼一夜听春雨怒道。
“不就是两个王八蛋嘛,这就去把他们宰了!”众人摩拳擦掌便要追上山去。
“老大,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里等!”
就在这时,帮派频道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为什么?”小楼一夜听春雨看了一眼那人ID“听风就是雨”。
听风就是雨道:“因为这栖云山的入口只有一个,他们如果不死的话,肯定还是要在这里出去的,如果死了的话,我们也抓不住他们,不如先在北庭故地复活点安排人手围堵,我们在这里以逸待劳守株待兔。”
“唔……”
小楼一夜听春雨沉吟了一下,随后道:“你说的很对,大家就地修整,在附近埋伏,保持最好状态,等那两个王八蛋来了,就把他俩一网打尽。”
“明白!”
重赏之下必有炮灰。
五十块灵石就是五千金,除了飞云踏雪那种非人类,五千金对于任何玩家来说都不是小数目。
有五十块灵石作为悬赏,大家接到命令后,干劲十足纷纷落地修整四下埋伏,把栖云山出口围的严严实实,就等王远二人落网。
北庭故地复活点那边,乾坤伏魔会玩家也将复活点团团围住,包围了起来。
无论王远二人是活着回来,还是被山上的怪物杀死,都是跑不了了。
……
另一边,分头跑路的王远和春光灿烂已经回合在了一起。
“可以啊你,跑的还挺快!”
春光灿烂对王远跑路技术表示认可。
“你也不弱啊,我都不知道你啥时候跑的。”王远与其惺惺相惜。
这俩人行为真是出奇的相似,一样的卑鄙,一样的猥琐。
“接下来该怎么走?”王远问春光灿烂道。
看春光灿烂对这里如此熟悉,好像来过一样,跟着他走,总比一个人没头苍蝇似的乱闯强多了。
这栖云山不仅有妖族兽修,还有魔族修罗,个个都是金丹五层以上修为,还是成队编制,和军队一样。
这种有组织有几率的怪物,进退之间配合严谨,是最难对付的。
方才王远跑路的时候就遇到好几波,得亏王远跑得快,不然这会肯定还被那些怪物缠着呢。
春光灿烂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来过。”
“不会吧。”王远道:“看你挺熟练啊,先让人送死一波就很六。”
王远说的是进栖云山的时候,入口打开,春光灿烂并没有先进来,反而让别人先进,这明显是知道入口有陷阱。
“熟练个屁,这叫经验!”春光灿烂道。
“什么经验?”王远不解。
春光灿烂语重心长道:“就是换位思考!遇事不能慌,得先从你自己的角度代入一下游戏设计师,不要怀疑,他们肯定比你更猥琐。”
“我……”
王远对春光灿烂佩服的五体投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老家伙没白活这么大年龄。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就这么一点点的找?”王远又问道。
“嘿嘿!”
春光灿烂嘿嘿一笑道:“无需这么麻烦,看我的!”
说着,春翔双手一合,结出一个奇怪的印记,召唤出金木水火土五只魔神,随后大喝一声:“散!!”
五只魔神分别往五个方向飞去。
王远见状感叹不已。
这春光灿烂还真是有一手。
百蛮山的控尸之术,本就不是什么高明手段,莫说是在仙灵界这种修士遍地走的地方,即便是在凡间界,大家也不怎么把赶尸匠放在眼里。
而春光灿烂却偏偏能把这个偏门的职业,玩出了花来。
从方才的五行大阵到现在用魔神搜山,这些尸体在春光灿烂手里还真是攻防一体,辅助多用,就好像随身带着五个小弟一般。
之前听说春光灿烂要学什么天魔附生身外化身法,显然是要把这五头魔神炼做分身,这要是学成,那基本就等于六个打一个了……
想想就觉得赖皮。
“怎么样,流弊吧!”春光灿烂显摆道:“我这魔神是尸体炼化,怪物都不会攻击他们。”
“牛逼牛逼!”
王远连连竖起大拇指。
“哈哈!”
春光灿烂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待会跟着你春叔,必然保你周全。”
“多谢多谢!”
王远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春光灿烂这家伙是挺混蛋的,为了自己的任务,坑死几千人当炮灰眼睛都不眨一下,可这家伙却也讲义气,对与自己认可的朋友,有好处也不会落下。
这家伙明明知道王远不会法术,在仙灵界不会法术基本就等于废物了,可他几次都把王远置身于危险之外,这会儿也没有说把王远扔到一旁不管。
就这一点,足见此人性格和王远颇有相似之处。
王远也是如此,对于不熟的人,什么都使得出来,但对朋友或合作者却是相当义气。
“你别在那里傻笑了!快来给我护法,待会搞到法术你先挑!”
说着,春光灿烂盘膝坐在飞剑上,闭上了眼睛。
王远知道,春光灿烂这是在接受魔神传来的信息,于是不敢怠慢立在春光灿烂身旁。
足足半个小时后,春光灿烂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神闪烁,似乎十分兴奋。
“怎样了?”王远问道。
春光灿烂道:“找到了!跟我来!”
二人驾起飞剑一路向北,飞了足足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一处山坳上方。
山坳处满是血气,一股腥臭直冲云霄。
“我靠!什么味!”
二人尚未降落,王远差点就被这血腥气掀一个跟斗。
这味道太呛了。
王远屏住呼气使出龟息法,便闻不到这难闻的气味,可那血腥之气钻进鼻孔,依旧熏得王远直皱眉头。
而春光灿烂就比较牛逼了,这血腥臭味如此浓郁,春光灿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还特么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这就非常恐怖。
不过想想也没毛病,毕竟是玩尸体的,什么恶心的场面没见过,这都是常规操作而已。
二人降落在地,王远明显察觉到了此处天地灵气要比其他地方浓郁很多,而且四面八方的灵气还以极快的速度往此处聚集。
之所以有这么大血腥气,就是因为栖云山妖魔修罗杀戮气息裹挟其中,将灵力凝聚成血气。
这般血气,极其邪门,会摄人心魄。
若是春光灿烂这般邪派修士拿来修炼,自是事半功倍。
可若是正派修士用来修炼,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修为尽失。
王远身怀大品天仙决,乃是无上大道修炼之法,金刚不坏之躯加佛法定力,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诸邪不近。
此时身处血气之中,王远背后莲花光芒大盛,形成一个护罩将血气阻隔在外。
跟着血气集结的方向,二人一路前行,终于在山坳的尽头处,看到一个山洞。
山洞上刻着三个篆字——栖云洞。
“就是这里了!!”
看到眼前的山洞,春光灿烂兴奋的说道:“这里是当年长眉老祖炼魔之地,冥炎鼎肯定就在这栖云洞里。”
王远紧皱眉头。
按照石公所说,这个世界像是一个被灵气充斥的气球。
灵气若是泄露,定然会在一处聚集。
此时血气从四面八方聚集于栖云洞,显然天地灵气泄露和这栖云洞也有很大的关系。
春光灿烂要找的东西就在栖云洞里,自己要找的东西也在栖云洞内,难道真是撞车任务?
如果是撞车任务,这就很难办了!
石公这还是第一次给王远发布任务,王远想要提升实力就不能给他搞砸了,而春光灿烂的目的则是修炼天魔附生身外化身大法。
王远自然也知道这门神通对春光灿烂的重要性。
这个任务要是撞车,二人谁都没有退缩的理由。
这就很难抉择了。
“走!进去!”
春光灿烂召唤出魔神在前面开路,招呼王远一声小心翼翼的踏入了洞内。
王远紧随其后。
“刷!”
一进入洞口,二人眼前场景瞬间转换。
这栖云洞并非是一个山洞,里面竟别有洞天,是另外一个场景。
栖云洞内场景极其的空旷。
王远二人踏剑飞在空中四下张望。
目光所及之处,尽皆都是紫色的水晶。
很显然,天地灵气集结于此,这水晶显然便是灵气凝结的晶体,由于天地灵气内含血气,气息驳杂混乱,所以不是通常所见的灵石,而是这般紫色水晶。
“发财了发财了!”
春光灿烂激动不已道:“就算找不到冥炎鼎,这些紫水晶敲下来也能卖个好价钱。”
都是天地灵气凝结而成,紫水晶对于邪派修士的作用不弱于上品灵石,卖给血神宗或阴风洞玩家,也能换不少灵石。
王远用不到的东西都是垃圾,所以王远的眼光并没有在水晶上,而是顺着天地灵气凝聚的方向探查。
天地灵气进入栖云洞后没多远,便一路向下凝聚。
王远目光跟着往下看去。
“咦这是啥?”
当王远低下头看到地面景象的时候,不由的一愣。
“???”
春光灿烂也跟着往下看去。
只见二人正下方立着一尊紫色的大鼎,鼎内跳动着紫色的火焰,天地灵气正被鼎内紫色的火焰大量的吞噬。
鼎的正下方,是一个巨六芒星阵,阵法将栖云洞全部覆盖。
王远和春光灿烂二人,就立在六芒星阵中心位置的正上方。
正下方的位置,坐着一个人。
那人背着一柄黑色长剑,头戴这斗笠看不清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