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wzl1u優秀都市异能 三國之世紀天下 愛下-第六一三章 邢道榮分享-dg6te

wzl1u優秀都市异能 三國之世紀天下 愛下-第六一三章 邢道榮分享-dg6te

三國之世紀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世紀天下
周泰,常遇春,蒙恬,韩信。
这四个名字,一个比一个震撼,即便是李阳,早已听惯了名将名字的,看到这四个名字出现在一起,也不禁直接站了起来。
“大哥,您说对面的人是韩信?”张良双眼瞪大,也是有些不可思议。
“没错,任狐传来的消息,言明对面主将便是韩信,而且还有蒙恬。”
这三人都是一个时期的人,韩信更是与张良一样,后期一起帮助刘邦夺得天下,自然都是认识的。
“我说为何有些熟悉。”张良低头,喃喃说道。
“韩信,兵仙,多多益善!”李阳皱眉,“所以对面士兵反应会如此之快,以韩信的应变速度,如何反应不过来。”
“大哥,韩信和蒙恬联手的话,确实难以对付了。”
“嗯!”李阳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却展颜一笑,“子房也不必涨他人士气,我军有药师,有武安君,有二弟和三弟,不仅不弱于对面,甚至更强。”
李阳说的没错,遥看华国几千年历史,被称为军神的并不多,但是白起、李靖和韩信都在此行列内。
对面一个军神,但是己方却是有两个,还有一个谋圣加武神,对比之下,又有何惧。
“大哥所言甚是,不过既然知晓对面是谁,那便要重新规划对策了。”张良点了点头,不过脸色却是并未放松下来。
他曾与韩信共事过,也清楚一些韩信的行事手段和统帅习惯,可以对症布置,或许可以克制。
李阳也知晓这点,便点了点头,“子房你对其较为熟悉,稍后我便将子龙他们叫来,共同商讨。”
对于韩信和蒙恬,除了武安君以外,其他几人即便不甚熟悉,对他们的事迹也都是有所了解的。
外加上张良这个‘熟人’,因此众人经过激烈的商讨后,也终于得出了最终决定。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韩信指挥,硬闯对面已经不太现实,即便能够冲破,那损伤也是李阳不能够接受的,因此只能绕路悄然渡河击之。
不过想要完成这个任务,那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必须瞒住赵军的眼目。
李阳大军一百多万人,其中自然有不少敌人的奸细,甚至历阳城和周边也是有大量的人员监视,这个是无法彻底避免的。
想要绕道从他处而行,那不管怎么行动,必然会被敌人发现,到时又如何能做到暗度陈仓呢。
因此,必须杜绝敌人细作和哨探的探查。
为此,李阳军做了两点,第一,将墨衣楼早已探查出来的敌人细作和哨探全部拔除,第二,全面封锁长江水岸,不让一封书信,一个人跨过长江。
李阳军对于长江流域的把控还是很强大的。
虽然东海上出现了赵军瑞的一支不小的舰队,但是相比于镇海军还是有些差距的。
他能够在海上击破几艘墨龙,那完全因为墨龙全部满载的缘故,若是让他继续北上,即便不会被镇海军全军覆没,那也只能大败而归。
为了封锁长江海域的情报传递,李阳让严义将所有此来的墨龙战舰全部行动,不仅做出要殊死一搏的假象,也是更好的封锁了长江情报的传递。
完成这一步之后,历阳城内十几万大军便开始逐渐撤出历阳城,随后向西南方向而行。
之前李阳来到历阳的时候,李靖便说过,哪里有另一处适合抢滩登陆的地点,而且几乎没人把手,因此他们便将目标选择到了哪里。
大军浩荡,缓慢行进,甚至为了防止对岸的敌人发现,他们还绕了些原路。
好在不到半月,先头部队便来到了指定位置。
此次前来的主力,乃是狂龙军团,也是由赵云率领而来。
因为时间紧急,赵云稍作合计,便安排大军开始趁早上有雾,悄悄渡河。
渡河的船只是他们从陆路一路运输过来的,这也是他们行程缓慢的原因。
小船放入长江后,赵云便一马当先,作为先锋部队向对岸进发。
或许是大雾掩护,也或许是对岸没有敌人把守,赵云他们一路顺利来到了对岸。
“快!速度登陆,小船回转,继续运人!”登陆岸边之后,赵云悄声吩咐了一声,便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全员戒备!防御列阵!”赵云对着登岸的士兵吩咐道。
第一次登岸的李阳军,也只有千人而已,若是敌人这时候冲上来,根本无法挡住多久,因此必须确保敌人没有埋伏。
“你们在这里防守,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乱动!”
众士兵悄然点头,算是应诺,而赵云随后便手持长枪,脱离了队伍,躬身向外走去。
赵云也是艺高人胆大,而且如今这世上,除了‘世纪’以外,怕也是无人能够拦住他。
赵云一路悄然行进,并未看到敌人身影,不过就在他刚刚放松身形的时候,却猛然听到侧前方全来了呼喝声。
赵云眉头一挑,脚步变得更加轻盈小心,缓缓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挪去。
“营寨!”行进不过百米,赵云便发现了眼前竟然出现了一道木墙,心中不禁惊讶。
“大哥和二哥所给情报中,完全没有这个营寨的消息!”赵云皱眉沉思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探查一番再回去。
他绕着木墙转了几米,发现了一处木质哨塔,大约估算了一下后,便足下用力,直接攀了上去,在那哨兵还未反应之际,便一枪将其戳死。
此时大雾未散,远处和其他哨塔皆不在视线之内,哨塔底部的情况,却是勉强能够看清一些了。
“数十人军队巡逻,不过一刻便是一队,这营寨内怕是不下五万士兵。”赵云沉思一下,心中猜测,不过脚下却是一动,趁着敌人巡逻的空挡,跳下了哨塔。
随后想内一路小心摸索,也终于让赵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营帐。
赵云知晓,这便是营寨内的主账,便悄然摸了过去。
“哼!什么据守,那姓韩的就是畏战,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将领竟然直接成了我们的头,甚至压蒙将军一头,老子就是看不过。”
“将军所言甚是,也不知道主公和蒙将军被灌了什么迷魂汤!”
“就是就是,看那小子的筋骨,若是拼斗的话,将军不出十招就能将其斩杀,有何资格做我们主帅。”
“哼!我邢道荣,有万夫不当之勇,打他还用十招,他能撑过我一招,我就佩服他。”
“将军所说不错,来将军,我敬你一杯。”
赵云刚走到近前,便听到那帐中大声呼喝着,心下不禁一动,暗道‘赵军瑞隐瞒韩信的身份,此人怕是不清楚韩信能力,而且看其表现,怕是对被派到这里不满了,不过听闻其声音,赵云暗道,这邢道荣怕也是一员猛将,好在他吃了一夜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