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xok3精品小說 巡靈見聞錄 愛下-第1284章 靈觀高功-uacr9

hxok3精品小說 巡靈見聞錄 愛下-第1284章 靈觀高功-uacr9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无量天尊,善信为何睡在这里,万一受凉了可怎么办?”
一道问话传来。
‘善信’是道士对普通人的称呼。
我躺在地上,捂着额头寻声打望过去,一眼就看到面小铜锣,它正晃着呢,被拎在一个人的手中。
顺势向上看,一个面如冠玉、戴着道冠的年轻道士正好奇的看着我。
“去的,还真是一记铜锣?”
问题是,一个死道士为何出现在法珑寺中?
“偶勒个……。”
低声咒骂一句,一骨碌半坐起来,怒视道人,一只手指着他大声质问:“你谁啊,为何在我耳边敲锣?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道理吗?”
一顿指责扔了过去,英俊道士的脸色可就发黑了。
“福禄无量!这位善信好没有道理,贫道观你印堂发黑、邪气缠身,意识到你即将被邪气引入梦魇世界,因而灌注能量于铜锣法具之中,耗费精气神的才敲响了还魂之音,引你归来;
好嘛,反倒是被误会了?早知如此,贫道才不会做这个滥好人呢,善信保重,贫道去也。”
“哎呀,道长请留步!”
我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心中直喊:“想睡觉有人送枕头。”
管它黑猫白猫的,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虽然在佛教名刹遇到一道士有些离谱,但没听人说嘛,是他敲响铜锣救了我一命的。
姑且不论这话真假?但道士应该是个有本事的,而我不就是想找个有本事的帮忙驱邪吗?
这人都送上门来了,必然是老天不绝我啊,岂能将人往外推?
直到此刻我才注意到,在自家眼中殿内愈发明亮起来,这绝对是夜视能力。
没工夫细想自己怎么就觉醒了异能般的夜视之力?当务之急是留住有本事的道人。
大树底下好乘凉,有这尊大神在,剩下的追命九夜或许都能捱过去了,
“前提条件是他真有本事,而不是江湖骗子!”
心中琢磨着这些,急急说着:“道长息怒,是我睡昏了头,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冤枉道长在前,请道长接受我的道歉。对了,敢问道长名号,还有,从哪里来啊?”
听到我承认错误了,年轻道士停住了脚步,面色缓和下来。
他随手将小铜锣塞到布包之中,这才示意我找地方坐下。
我俩都端坐蒲团之上,借着星光说起话来。
“贫道出身于临城的‘道德灵观’,俗家姓李,你可以称呼贫道为李道长或者是李高功。”
“道德灵观?高功?”
我眼睛霎间就亮了。
要知道,下一步的目标正是名满天下的道德灵观,那地方比之法珑寺还要牛的说。
民间传说那里曾经出现过羽化升仙的道家大能,说的神乎其神的,那可是反手就能将女人头和她姐妹齐齐打灭的超级存在,要是找到那样的高人驱邪,必然事半功倍。
没想到眼前这位就是出身于道德灵观的?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哈!
更不要说他提及的称号了,李道长比较大众,不算什么,但后面的李高功可不得了。
相比于一知半解的佛教,我对道家的了解可就深多了。
高功,可不是一般道士能担任的。
简单讲,那可是观中的经师之首,只说道家经文,就得无比精通,而这只是基本,还须精通斋蘸布置坛、,踏罡步斗等法事,擅长行走阴阳、驱邪纳福、令传九幽、主导道仪诸事才成。
所以说,高功必然是高人!
但这其中还有个问题,李道长怎么证明自己真是道德灵观的高功呢?
这玩意儿人嘴两张皮的,随便说说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因而我欣喜亢奋之余,也留着那一份小心。
“可别真的遇到江湖骗子了,印象中,高功级别的道长都岁数老大的,这位是不是太年轻了,还没有我大呢,就高功了?”
心头疑惑翻腾。
年轻道士怕不是心理专家?他只是看我一眼,就微笑着说:“善信莫不是在怀疑贫道道德灵观的身份?”
我悚然而惊,很想找一面镜子照照自家的脸,自己心思这么容易就被看穿了吗?
“善信不用这般疑惑,想来你听说过佛家的他心通,怎么说呢,道派也有类似的法门,贫道略懂皮毛。”
他继续微笑。
我下意识的保持脸僵状态。
必须保持住,谁身边有这么一个善于观察人心的,都会害怕吧?
“李道长不必善信、善信的喊我了,不太习惯啊,我名姜度,就是本城人,你喊我姓名即可。”
我将话题转到这方面来。
“恭敬不如从命,但直接喊姓名有些过,不如喊你姜小友吧?贫道今年六十有二,喊你一声小友也算合适。”
“什么?道长你六十多岁了?真的假的?”
“贫道会点驻颜术,因而容貌保持在年轻之时,这在道家不算什么高深法门。”
“这还不高深,你要是将此术标价竞拍,全世界的女人都得疯。”
“哈哈哈,姜小友很风趣嘛,玩笑说的不错……。”
李道长是个会说话的,三言两语之间,距离就被拉近许多,然后他亮出了身份令牌,做工古朴,上面有繁复花纹,标着古字道德灵观字样。
我翻来覆去的观看半响,只能递回去,因为这东西在我手里毛用没有。
按照李道长的话说,此物上面有道德灵观独有的法力波动和验证信息,有法力的同道只要感知一下,就能确定他的身份了。
目下的我,最多只能算是个觉醒了鸡肋异能夜视眼的普通人,如何能感知到法力波动?
“是贫道的疏忽,一时间忘了小友不具法力的事,身份还真是难以自证了,也罢,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友撞邪了,贫道遇到就不能不管。”
英俊到脸庞都在发光的李道长收回了令牌,话头转到了这方面来。
“那依着道长看,我这撞邪的根源是……?”
盯着他的眼问出这话,存心考较对方的本事。
身份令牌或许可以造假,但本领这玩意儿是没法以假乱真的。